第十七章 例行公事
路归不2019-03-12 12:413,706

  “有空,不知道你想问什么?去车外谈吧,正好有些事······也想问一问。赵警官,可以吗?”夜七月随口回复,脑海中有太多的问题萦绕,此时又不知从何问起。

  赵卫国听到她的回答,有些诧异,一挑眉头,与她对视几秒,点头同意。夜七月走在前面,赵卫国紧随其后,来到了昨晚与许卫东座谈夜聊的地方。一罐空啤酒,一罐满当当的啤酒,几根烧剩的烟屁股屹立在小土堆上。一个白色的塑料袋,被几十颗的花生松辽辽地压在地面上,风拂随舞,不能如愿随风飘远。一切如旧,静摊在原地,似乎在宣告,昨夜如此真实。

  夜七月如昨晚一样,盘坐在原地,拍拍地,示意赵卫国坐在昨夜许卫东的位置上。他不是很情愿,但在夜七月坚持的注视下,勉强坐下。

  “赵警官,是不是想问,昨晚我在哪里?有没有没听到、看到什么异常?你还想知道······小毛为什么会来找我要东西吃,而且不止一次?你更想知道——我的姓名?年龄?职业?从哪儿来?又要去哪?是否是一个人,在这列火车上?对吗?”夜七月悠悠地说出她的猜测,认真地盯着对面,又一张陌生面孔。

  “你?···你!唉!······是的,既然猜到,麻烦你解答一下。”

  赵卫国饱经沧桑的一张脸,把吃惊,怀疑,迷惑又自嘲的一系列表情,演绎的淋漓尽致。原来这位是电影学院毕业的,从心里活动到表情都很到位,感情拿捏的也恰到好处,不肥不腻。

  “很奇怪吗?破案的电视剧里都是这么问的,很多人都受益匪浅,学不会犯罪都难。我平日主业是看电视,除了体育节目,什么都看,所以知道你要问什么,电视上都是这么演。言归正传,说点你想知道的——本人夜七月,今年三十,职业刚才说过。一个人搭乘本次列车,从起点到终点,旅游度假。至于,失踪的小毛,我还真不清楚,他为什么老找我要吃的?我猜······肯定不是因为我长得漂亮,小毛还没到会欣赏的年龄呢!”夜七月自顾自地说着,没有理会对方凛冽的眼刀飞过,屏蔽掉,继续分析。“应该是食物的诱惑,小毛妈妈带的,没有我的食物好吃。而且,我看起来也比较和蔼可亲,好说话,小孩子的直觉一向都很准。昨晚,我整夜坐在这里,喝酒,吃花生,随便······与‘人’聊天,赏景,没发现什么,就这些,你可以去查,如果还有怀疑的话。”

  夜七月回答完毕,一脸无辜地目视着对面的人。虽然说的话,有些厚颜的成分,但不妨碍英明神武的赵警官,作出正确的判断。

  “你是说,一个晚上,你都在这儿?没回去睡觉,而是在这野地里坐了一个晚上?不是一个人?”

  很明显,夜七月刚刚的说辞,没有说服力。这年头说假话的人太多,真话都被同化的没有一丝可信度,何况没人能证明,她说的是实话,除了那位已经做鬼多年的许卫东。此刻,夜七月还真是不管跳进哪条河里,都洗不清,摘不掉。

  “对的,一个晚上,不是一个人,跟一位像你一样年纪的大叔聊天。要不,地上怎么会有两罐啤酒?不要问我——他的名字,真不知道!人证,我找不到。物证,就在你眼前。你可以选择信······还是不信。”

  “他的大概外貌特征,你应该还记的吧?呆了一个晚上,不会连对方的长相和大体身形都不记的吧!”赵卫国显而易见的猜疑。

  “我要说天太黑,没看清,你会怎么想,警官?”既然不信,为何又刨根问底,她还懒得说。

  “呃?请别介意,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一个年轻的女人······大晚上的与一个陌生人,在野外聊天,太不可思议,难以自信。”

  “我明白,换做我,我也不信。这种做法难免让人浮想联翩,也不能怪别人多想···唉!那个人将近五十岁,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但不会超过一米七三··七四,身体微胖,比你胖些,属于虚胖型,肉萱萱的。胖胖的圆脸,粗壮的浓眉,鼓眼塌鼻梁,厚嘴唇,面相温和,不像坏人。”

  “不像坏人?你胆子还真大,坏人两个字不会刻在脑门上,让人一看就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没有听到或看到什么?”

  “没有,若真能听到或看到点什么······也不至于如此。”

  “谢谢你的配合,如果想起什么,可以通知我。这是我的手机号,二十四小时开机。”

  赵卫国也许觉得,从夜七月身上得不到有用的信息,所以不再有问题。他递过一张名片,上面是姓名和手机号,居然还有邮箱和QQ号。

  “那个人,不喝酒吗?这罐啤酒还是满的,这烟也像死人抽的,还插在地上,够吓人的。你确定······你不是跟鬼一起喝的酒,聊的天?以后,天黑后还是不要乱走,现在也不是很安全,要懂得自我保护。年纪轻轻的,别太大意,后悔药可没地买,自己小心!”赵卫国打趣道,同时也不忘叮嘱几句,是个尽职尽责的人民公仆。

  “这你都看出来了,厉害!是不是也算有人证了?没有嫌疑了?”

  “只是例行公事,问了很多人,你不必想太多,我先走了,想起什么的话就打手机。”说完,赵卫国急忙起身,要走。

  “赵警官,请等一下,你问完了,我还没问呢!”

  “你?要问什么?尽快,我的时间不多,还要找孩子,你会有什么问题?涉及到太机密的事,我不一定会回答。”赵卫国枯笑了一下,无奈地坐回来。

  “到底丢了几个孩子?几个大人?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看到或听到吗?你们就没有一点线索吗?”

  “嗯······这个······本来这是······还是告诉你吧,省的听别人以讹传讹。一共丢了十个孩子和一个列车长,你说怪不怪,竟没有一个人看到和听到,简直不是人干的事。怎么找?让人头疼,唉!”赵卫国一脸的苦瓜相,五官扭曲的着实难看。

  “十个?一下子丢了······十个孩子和一个大活人····是挺蹊跷。十个孩子,性别比例是多少?年龄大概在什么范围?昨晚,赵警官也没发觉丝毫的异常吗?”

  “很惭愧,不知怎么的···我昨晚竟然睡着了,毫无察觉。据目前掌握的情况,丢了十个男孩,年龄大约在五岁到八岁之间,都不大,年龄偏小的占大多数。”

  “都是小男孩?你们准备怎么找?跟上级联系了吗?有没有请求最近的公安武警帮忙吗?”

  “这个·····还没定·····你也不要问了,这不是······我这级别能做决定的。”

  “你们确定孩子们不在整列列车上?较近的周围也看过了吗?”

  “确定不车上!有些心急的家长已经在周边寻找了,要是有信,我就不会挨个找人问话了。”

  “这还真是怪了······”头有些胀痛,让夜七月忘记了已经想好的许多问题,思路短时卡壳。

  “我要回了,实在没空闲聊了,有事打电话。你也别乱走,找孩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万一你再丢了,更麻烦,可不能再丢人了。唉···”赵卫国真是坐不住了,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

  夜七月目送赵卫国急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明白——此起儿童失踪案,不简单。结局的不确定性,让接案的一线公职人员压力巨大,委重投艰。此刻,她对许卫东更加好奇,看来施法回显是迫在眉睫,势在必行。

  夜七月四下扫视,确定周围没人,掏出背包中的钱包,打开取出几张黄色灵符和一只笔。她把符以东南西北为基准,摆在周围的八个方位,没有原清浅为她周身护法,只能用庇身符为自己护法。符在,夜七月施法时,人鬼妖仙神都无法靠近,可充分保证自身的安全。

  她聚精会神,放轻呼吸,看着周身,被符咒散发出的蓝色为主,夹杂金色的光罩团团护住,形成一个柱形的光壁。她安心地用灌满朱砂的软笔,在一张空白的黄符上飞笔走画,注法勾符。一张问魂符,上书许卫东的名字及复杂的符纹。虽信息不详,但她至少能看到一些死前的景象,验证一下死因,是否如他所说,也许真能找到他拒绝自己的真正根由。

  夜七月用打火机点燃手中的问魂符,打出复杂的手印,低声念出咒语:“冥冥至灵,暗期朔望,三魂七魄,倾解冤结,天地证吾,问魂前尘,现!”黄色的符纸渐渐燃尽,夜七月缓缓闭上双眼,一片漆黑。当光亮浅浅地在周围逐渐散开,逐渐清晰,她察觉到——自己再次身处运动的车厢里,夜七月明白,这就是许卫东死前的那列火车。

  还是一节卧铺车厢,车里的一切与她所乘的那列车,几乎一模一样。三三俩俩的人,或坐,或立,或躺,与现实中的几乎一样。这声音,这画面,如此清晰,如此真实,细微可辨。但夜七月清楚,这只是过去的情景重现,都是虚幻的。

  她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许卫东的身影,挪动脚下,朝最近的一端走去。两节车厢的连接处,好像第一次遇见许卫东,正是在这儿,夜七月杵在那,有几秒的出神。眨眼间,许卫东拎着一个暖水瓶,已经直接从她的身体里,穿堂而过,毫无感觉。

  “许哥,等一下,我们能谈一谈吗?”

  生前的许卫东,与昨晚见到的,没有分毫改变。此时,他被一个年级略轻,长相颇好的男人喊住,停下了脚步。许卫东又从夜七月的身体穿回,她就是空气,没有一点障碍。

  “我们还有谈的必要吗?孙长荣,你到底想干嘛?难道你还真把我,当个傻瓜在耍吗?”

  许卫东见来人,面色阴沉,语气愤然,目光如灼,闪着熊熊的火焰。来人也不恼,而是波澜不惊地说出一番话,就让许卫东平静了许多,两个人对峙在车厢连接处。

  “许哥,过去的事······我无话可说。对与错,牵扯太多,无法分清,也没必要去苦苦纠缠。为了家耀,我只是想跟你好好的谈一谈,毕竟这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我们都要继续过下去,你说是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夜流火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夜流火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