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借道西夏
2019-04-17 00:152,711

  “好酒也不能贪杯!”亦巴合给男人再满上一碗,就把酒壶藏起来!

  铁木真笑道:“两碗而已,和喝水也没有差别?”

  “那……就再喝一碗,不能再多了!”亦巴合可怜兮兮道。

  铁木真也不是酒鬼,没有酒就像没有命一样,摆摆手笑道:“不喝……就不喝吧!”

  铁木真吃饱饭,亦巴合收拾好碗筷,给男人端来洗脚水,一边捂着鼻子道:“大汗,你的脚臭烘烘的!”

  “哦……”铁木真老脸有些难堪,将两只大脚放进水里,故作淡然道,“废话,不臭,洗脚干什么,再说你骑马一个月,说不定比我的脚更臭!”

  “才不呢?”亦巴合只是笑话一下,并没有嫌弃,小心翼翼的给男人洗一遍,然后擦干净!

  洗完脚,铁木真扭扭后背道:“有点痒!”

  “大汗,那我去烧热水,给你泡泡澡!”亦巴合不禁莞尔道。

  “嗯!”铁木真点点头,确实是该洗洗了,只是一直太冷,再说路上也不方便,洗洗也好。

  铁木真看着亦巴合出去,自己闷在屋里,无所事事就起来寻找亦巴合,看到亦巴合正在烧火,拍拍脑袋道,“怎么你自己来烧水,看来是该找个人给你帮帮忙!”

  “大汗,你怎么来了?”亦巴合赶紧起身道,她万万没有想到,男人会钻进厨房。

  铁木真摇头笑道:“就是找不见你,来看看,怎么连个烧水的人都没有,看来术赤台是该换换了?”

  “不管术赤台将军的事,亦巴合一个人习惯了,突然来一个人有些不习惯!”亦巴合其实是把术赤台当成恩人,如果没有术赤台,扎合敢不也逃不过最后一劫,如果没有术赤台,她也不会遇到一个体贴她的男人,唆鲁禾帖尼也不会遇到一个关心她的父汗!

  “我不怪他就是!”铁木真摆摆手,他也不会为这点小事责怪术赤台,虽然他没有承认,但是术赤台掌握的人马也足够一个千户的称呼,他有心把千户换成将军的头衔,又觉得和宋金一样未必合适草原,还是称呼千户更容易让人接受。

  亦巴合试试水温,微微一笑道:“大汗,水烧好了!”

  铁木真看着亦巴合烧一大锅水也着实不容易,干脆让亦巴合把木盆放到厨房里,洗完澡后,铁木真感觉浑身一轻,自得道:“不早了,我们睡觉吧!”

  “大汗,你先去,亦巴合洗洗脸!”亦巴合看到男人得意的目光,耳旁有些发烧。

  铁木真被亦巴合推出厨房,回到大帐,暗自摇头笑道:“果真蹊跷,厨房是砖头垒的,大帐反而是蒙古包!”

  亦巴合收拾完毕,低着头走到床边道:“大汗困了吧,我先把油灯熄灭!”

  “不困,等一会再熄不迟!”铁木真指着土炕道,“你先睡吧!”

  “嗯!”亦巴合心口一颤乖乖的爬到床里边。

  铁木真将亦巴合拦进怀里笑道:“我是吃人的老虎,有这么可怕吗?”

  “不是!”亦巴合不是害怕,只是羞涩毕竟还有油灯在呢?

  “怕什么?”铁木真盯着亦巴合,就是要在油灯下好好观赏一下,再熄灯还是老夫老妻吗?

  夜幕深沉,亦巴合也疲倦的睡去,只是从来没有睡的这么沉,从来没有睡的这么香!

  她梦到唆鲁禾帖尼的在色愣格河谷底谷底的笑声,梦到美丽的青海湖,梦到了金銮殿上的扎合敢不,她努力的叫着阿布……阿布……

  扎合敢不似乎没有看到一般,压根没有理会亦巴合,急得亦巴合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的男人在耳旁笑道:“醒了!”

  “大汗,该起了!”亦巴合看到天已微微亮,才恍然醒悟到自己做整整一夜的梦,挣扎起来道。

  铁木真搂着亦巴合道:“还早呢,再睡会!”

  亦巴合挣脱不掉男人有力的臂膀,乖乖的闭上颤抖的眉睫,铁木真再次睁开眼睛,天已大亮,被亦巴合推起来抱怨道:“昨晚可把我累坏了,你倒是一点不累!”

  “大汗,你胡说什么?”亦巴合羞涩不依道。

  铁木真摇头笑道:“没有什么,就是腰有点疼!”

  “该做饭了!”亦巴合转身出去,不在搭理铁木真。

  铁木真也没有理会亦巴合,盘腿而坐,在谷底也没有少打坐,好像又到瓶颈,没有一丝进展,他有心去问耶律齐又觉得不合适,毕竟是秘传,人家已经教你不少,再去偷师就有些不地道。

  铁木真用过饭,再次招来赤老温、别勒古台、术赤台道:“术赤台你尽快协助赤老温打探清楚王纪剌部和大金的动向,别勒古台也要试探一下汪古部,如果没有大问题,就试试西夏的战力如何?”

  “大汗,无端开战,似乎有些不妥?”赤老温也不是白给的,一路上也把铁木真老底探出来七七八八,无非是先打西夏,再打金国。

  铁木真摇头道:“有何不妥?”

  赤老温也明白,草原部落都是喜欢突然袭击,然后是一击致命,可是,铁木真如今已经不是部落首领这么简单,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道:“大汗身份不同往日,如果不宣而战,有失大汗威名!”

  “那就有别勒古台、术赤台去借道吧,就说我们要征讨也客扯连。”铁木真本来打算偷袭的,看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赤老温是心腹干将,他的话依然是有道理的,铁木真也不愿意多费脑筋。

  “诺!”别勒古台听到让自己领兵顿时大喜,他早已经不耐烦什么联络官了?

  赤老温三人离去不久,耶律齐姗姗来迟道:“大汗恕罪,手下来早晚一步!”

  “也不晚!”铁木真摆摆手,也没有看到耶律齐脸上有一点惭愧的模样,心中不满道,“我们现在储备多少粮草,我可是花费整整一百万银子!”

  “回大汗,我们有一百余万石的粮草,足够十万大军一年的消耗!”耶律齐也明白,一百万石在铁木真心头是没有多少概念的,要说够十万人马吃用一年,大概是人都能明白?

  “一两银子只买一石粮食?”铁木真有些疑惑,买这么多粮食一点优惠都没有,而且还贵上几倍。

  耶律齐犯难道:“大汗有所不知,这些粮草大部分都是金国的军粮,是那些将领冒着杀头的危险换来的,自然要翻数倍!”

  “扯淡,一把火就能解决问题,还冒着杀头危险呢?”铁木真懒得较真,又问道,“如果加上牛羊,我们能够养活二十万人马一年时间吧?”

  “如果只是一年,完全没有问题!”耶律齐心头疑惑,他不知道铁木真是如何知道金国将领的那些勾当。

  这事情在辽国后期也是时有发生,所以他是心里门清,和平时期越久,吃空饷的问题越严重,金国号称一百万军队,实际上能有五十万就不错了,其它人马大部分都是民兵形式,或者干脆拉壮丁,临时就能组成百万大军。

  当然,战斗力也不会太差,武器装备都是齐全的,虽然会有破旧,但是影响不大,再说以老带新,这也是惯用手法,打上两战,新兵就会变成老兵!

  “西辽那边可有什么消息?”铁木真有心问别勒古台、术赤台,心里也明白,问也是白问,干脆问问耶律齐,他出自西辽,自然会关心西辽的事情。

  耶律齐不知道铁木真为何问到西辽,有些疑惑道:“没有什么消息?”

  “速不台、哲别,他们什么时间能回来?”铁木真暗暗点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他最怕花剌子模出问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欧亚最强帝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