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秋灵之死
盐巴周亚华2019-04-14 12:453,343

  老太太跟着走出家门,她站在晒场上,望着儿子的背影渐渐远去。老太太颤栗着,两颗泪水滑落,她抬手拭泪,终于抑制不住,哽咽起来。

  路上,大雾已消散。施昊东拖着行李,向前走着,突然,他一怔,看到:前方站着一个人,此人正是:樊秋灵。

  这时,后面来了一辆客车,施昊东看到了客车,赶紧招手,客车在他身边停下,车门开了。施昊东没有立即上车,他低头,呆了呆,汽车司机按响了喇叭:“嘀嘀!嘀嘀!”施昊东一怔,赶紧上车。客车关了门,向前驶去。

  施昊东站在车上,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向前看了看,看到:前方的路旁,秋灵也招手,拦下了客车。客车门开了,秋灵眼泪汪汪,看了看站在车上的丈夫(施昊东),也上了车。客车关了门,向前驶去。

  施昊东瞪了她一眼,生气的样子,不再看她。施昊东回头,看到了一个空位,走了过去,放好行李,坐下。秋灵也跟着走来,站在他身边,望着施昊东,捂着嘴,颤栗地哭着。

  施昊东瞥了她一眼,又回头,生气的样子,瞪着窗外,不说一句话。

  秋灵颤抖地哽咽起来,她哭着说:“我们回去好不好,昊东,我们回去好不好啊,呜呜呜……”

  施昊东又瞥了她一眼,冷冷地说:“哼,笑话,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回去?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你下车吧。”

  “昊东,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呜呜呜……”秋灵使劲儿哭着。

  售票员在收钱,她走来,收了施昊东的钱,又看了看秋灵,秋灵在颤栗地哭着,售票员没说话,向里面走去。

  施昊东又瞥了秋灵一眼,说:“你下去吧,我早就后悔了,当初就不该和你在一起,这是我此生最后悔的事情,明白吗?”

  秋灵使劲儿哽咽着,她扶着座椅,蹲了下去,头伏在手臂上,一个劲儿哭泣。

  售票员又走来,看了看,弯腰,拍拍秋灵的肩膀,问:“小姐,你要去县城吗?”

  “她不去,你让她下车吧。”施昊东对售票员说。

  “哦,好吧。”售票员回头喊司机:“停一下,停一下,有人下车。”

  客车停下,门开了。

  “小姐,车停了,快下车吧。”售票员又弯腰,拍拍秋灵的肩膀,说。

  秋灵使劲儿哽咽着,她扶着座椅,头伏在手臂上,一个劲儿哭泣,她没有理会售票员。

  这时,车上的旅客你一句我一句,嚷了起来:“喂,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啊,想走你就快点买票啊。”“喂,你快下去呀,我们还要赶到县城办事儿呢。”“是啊是啊,不要耽误我们了呀。”……

  售票员又拍拍秋灵,说:“好了好了,大家都有意见了,快下去吧,啊。”售票员搂起秋灵,扶着她,向车门走去。秋灵颤栗地哭着,在售票员的搀扶下,她哭着下了车。

  一阵风儿吹来,路上扬起一片灰尘,从车旁掠过,秋巧满脸泪水,发丝飞舞,她看着客车启动,向前开去,在公路尽头消失。

  白天,向阳村。

  施老太太家。堂屋门口,施老太太扶着门框,站着,她在发呆。突然,她一怔,看到,晒场上,秋灵擦拭着眼泪,慢慢走了过来。

  老太太看了看秋灵,转过头来,又望着前方,一动不动。秋灵走到了门口,怯生生的样子,说:“妈,昊东,他,又走了。”老太太装作没听见,望着前方,一动不动。

  秋灵惊愕的表情,望着老太太,不知如何是好。她想了想,不再说什么,怯生生的样子,向里面走去。

  秋灵刚走进大门,她听到老太太喊了一声:“等一下!”秋灵站住了,她又听到老太太在说:“你走吧,不要再到我家来了。”

  秋灵大吃一惊,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猛回过头来,眼泪汪汪看着老太太,颤栗着说:“妈,您怎么啦,妈,您这是怎么了呀妈妈,难道,您也嫌弃秋灵了呀,妈妈,您也信了谣言吗?不,妈妈,您不要信哪,秋灵对天发誓,自从来到施家,秋灵从未和外面的男人勾搭过呀妈妈,妈妈,您相信我好不好呀,妈妈,妈妈,您要相信我呀,呜呜呜……”秋灵大哭着,噗通跪在了老太太身边。

  老太太也颤抖着哭起来,说:“秋灵啊,也许,你和我们施家没有缘分哪。以前,外面,那么多风言风语,我也不信,可是,这一次,有人看到你和洪家二傻子在一起,还说,你们俩都是从竹林里出来的,别说是昊东,就是我,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呀,孩子啊,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过那样的日子了,整天被人指指点点,活得憋屈呀,您能理解我吗秋灵啊?”

  秋灵没哭了,眼泪汪汪,睁大眼睛瞪着老太太,冷冷的表情,说:“难道,这样的谣言,您也相信?”

  老太太抹着泪水,哭着说:“孩子啊,就算,这次,又是谣言,可是,我再也承受不起了呀,你走吧,啊,我只是一个老太太,我是人哪,不是铁打的呀,呜呜呜,你走吧孩子啊,你走远一点啊,求求你,让我过几天清净的日子好不好啊,求求你,求求你呀,呜呜呜……”

  秋灵恍惚的样子,慢慢站起,冷冷地笑了两声,她满脸泪水,呆呆的样子,说:“好吧,妈,我走,我走,既然,您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秋灵再怎么解释,也是多余的了。妈,您保重,还有,还有婷婷,您一定,一定要告诉她,我是爱她的呀,我舍不得她呀,呜呜呜……”秋灵哭着,转身,冲出了施家大门,她向小路跑去。

  小路上,秋灵哭着,跑着,又遇见了几位老太太,几位老太太让到了一边,等秋灵跑过,一位老太太警惕的表情,指指点点,在小声说着什么。菜园里,两位老人在施肥,看到秋灵从菜园旁跑过,他俩神秘兮兮地,走到一起,也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秋灵跑到了荷塘边,她伤心哭着,颤抖地拿出手机,看了看,坐下,开始编辑信息。

  白天,火车上。

  火车的车厢里,坐满了人。施昊东也坐在里面,列车快速前进,他望着窗外发呆。这时,他的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施昊东拿起手机,看了看,显示屏上出现了秋灵的名字。他点开信息,看到了这样的文字:

  “我走了,昊东,你要保重,在外打工很辛苦,你千万千万,不要累坏了身体。虽然,我们相处的日子不多,但是,你知道吗,这一生,我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和你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子。也许,你不信,因为之前,我还有过一段婚姻。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昊东,你是我最爱的男人,你让我感受到了最美好的爱情,也明白了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所以,我一直在等你,一直没有变心,因为,在我心里,我已是你生命的一部分,当然,你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昊东,我是那么地爱你,在我眼里,你是神,是我的世界,是我的一切……正因为我是那么地爱你,所以,我要走了,也不恨你,我甚至,不恨任何人,哪怕是造谣生事者,我也不恨。现在,我只想完成两个心愿,第一个心愿是:我在心里,轻轻地叫你一声老公,你在心里默认,并且答应我一声,好吗?第二个心愿是:我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求求你,相信我是清白的,好吗?若有来生,我还要做你的妻子,如果你还想出去打工,我会陪你一起去,如果有老人和孩子,也把他们一起带出去,好吗?永别了,老公!”

  昊东瞪着手机,生气的样子,将手机扔在了台面上。他眼泪汪汪,愤怒的表情,瞪着窗外发呆。火车在快速前进,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白天,向阳村。

  向阳村旁的地里,开满了油菜花。油菜花旁的小路上,搭起了一座简易灵堂。哀乐阵阵,随着风儿飘向远方,灵堂内,摆着一副棺木,背景墙的横幅上,赫然写着这样几个大字:“沉痛悼念樊秋灵同志”。

  芮老太太牵着豪豪走了进来,说:“豪豪,你跪下,给干妈妈烧点儿纸钱,让她保佑你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将来考上北大清华。”豪豪跪了下去,开始烧纸钱。

  灵堂外,施老太太也牵着婷婷走了进来,婷婷在哭,她擦拭着泪水,望着棺木,随着奶奶一步一步走近。施老太太说:“婷婷啊,你也跪下,给阿姨烧些纸钱,让她保佑你健健康康,一帆风顺,将来考上北大清华。”

  婷婷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奶奶,说:“她不是阿姨,她是我的妈妈。”

  “不,孩子啊,她是阿姨,现在,她已经不是你的妈妈了,明白吗?”施老太太看着她说。

  婷婷似懂非懂的样子,点了点头。她跪了下去,与豪豪一起烧纸钱。

  外面,洪家二傻子走了过来,他站在门口,望着灵堂里的棺木发呆。这时,有人喊道:“二傻子,你是来看老婆的吧?”有人哈哈大笑,说:“二傻子,你去哭呀,快去呀!”又人说:“哎呀你们别说了别说了,二傻子怪可怜的,好不容易有了老婆,一下子又死了,他心里肯定很难过呀。”有人在笑:“哈哈哈哈……”

  洪家二傻子瞪着灵堂里的棺木,自言自语道:“她好傻!”(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留守向阳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