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多情自古伤离别
顾夕霖2019-04-11 08:414,339

  且说窦玥与墨玉成亲之后,很快又过去几个月,窦玥诞下一对龙凤胎,墨玉欣喜万分,心里甚是开心。过了一会子,墨玉便给他们取名,女孩名唤薛雨雪,男孩名唤雨锡。

  光阴如梭,转眼十年之后,雨雪与雨锡已经十岁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该来的早晚都会来。这日窦玥的爹爹林志懿与薛玉镕进京还未回来,而窦玥与墨玉的两个孩子还在园子里玩耍打闹,他们始终还不晓得这日要大祸临头了。

  两个时辰之后,在府外不远处有位年青公子正快马加鞭向薛府赶来,这位年青公子是杨府大少爷,姓杨,名唤文琪。过了一会子,文琪很快就来到了薛府府外并飞快地下了马,然后便急匆匆的走上前去“咚咚咚”敲了下薛府的门,府里的丫鬟听到有人敲门,立刻就跑去开门,丫鬟开了门之后,文琪飞快地进了薛府并关上了薛府的门,然后文琪便飞快地向厅堂上跑去。

  没过一会子,文琪来到了厅堂上,窦玥与墨玉见文琪这么着急,肯定有事要跟他们说,然后便看着文琪问道:“文琪,为何如此着急?”身旁的墨玉也跟着问道:“是啊,文琪,为何你如此着急?到底出了甚么事?”听完窦玥与墨玉的话,文琪着急地看着他们俩回答道:“墨玉哥,窦玥嫂嫂,岳父他出事了。”

  听到这话,墨玉吃了一惊,便看着面前的文琪问道:“你说甚么?文琪,你快告诉我,我爹他到底出甚么事了?”听完这话,文琪看着他们俩哭泣道:“事情是这样的,今儿在镶虞殿上,丞相高临颐诬陷薛叔叔是乱臣贼子,结党营私。薛叔叔晓得是高临颐的奸计,结果薛叔叔当着皇上的面与高丞相吵了起来并出手打高丞相,谁料薛叔叔居然打到了皇上,皇上雷霆大怒,立刻就下了旨,要抄了薛府全府的人。”

  听到这话,墨玉与窦玥犹如晴天霹雳。几个时辰之后,曹夕一边骑着马一边拿着圣旨来到了薛府府外,府里的丫鬟跑到墨玉的面前说道:“公子,夫人,曹丞相来了。”墨玉与窦玥一听到是曹夕要见他们并立刻叫丫鬟去开门迎接曹夕,然后便叫文琪回避一下。没过一会子,曹夕很快就来到了薛府府里的厅堂上并看着他们说道:“薛玉镕之子薛墨玉与薛夫人林窦玥接旨。”

  听完这话,墨玉他们立刻跪下来说道:“臣薛玉镕之子薛墨玉(臣薛墨玉之妻林窦玥)接旨!”说完,李夕拿着圣旨宣读道:“奉皇帝诏:“兵部侍郎薛玉镕竟然以下犯上,在镶虞殿上殴打朕,乃是朝中的乱臣贼子,实在罪无可恕,现立刻革去了兵部侍郎薛玉镕的官职,将薛玉镕斩首示众,但念薛家一家是世代忠良,又曾为北墨立下大功的份上,免去其家人死罪,将其家人逐出家门,便将薛府内的全部家产充入国库,钦此!””

  听到这道圣旨的内容,墨玉他们俩瞬间就觉得崩溃了并低着头哭泣道:“臣……薛墨玉……(臣……薛墨玉之妻……林窦玥)……领旨……谢皇上不杀之恩!”说完话之后,便向曹夕拜了四下,然后便起身去卧房里整理了所有的衣裳与其他东西带着窦玥与两个孩子向薛府府外走去,过了一会子,文琪便带着他们四个便离开了他生活多年的家薛府。

  没过多久,文琪带着墨玉他们四个来到了杨府府外并进了杨府府里。文琪带着墨玉他们四个进了府之后,立刻就与文琪的父母见了面并帮墨玉他们四个在杨府府里安置好房间。这日夜里窦玥坐在床铺上哭得泣不成声。

  这时,窦玥的哭泣声把睡梦中的雨雪吵醒了,雨雪来到窦玥的床前看着窦玥问道:“娘亲,您为何这么难过?碧玉不喜欢看到娘亲这么难过。”说完,雨雪帮窦玥擦干了眼泪,窦玥听完碧雪的话,还帮窦玥擦干了眼泪,窦玥心里甚是感动,然后窦玥便看着雨雪回答道:“雪儿乖,娘亲只是想起了你的祖父,所以才难过落泪。”

  听完这话,雨雪看着窦玥哭泣道:“娘亲,您别难过,您难过,雪儿也会难过的。”说完话之后,雨雪抱着她娘亲窦玥哭了一个多时辰。转眼新的一日又到了,雨雪与雨锡很快在杨府府里与文琪的两个孩子杨钰弦与杨霜英相识,他们四个一见到对方,就好像似曾相识,然后他们四便各自对对方一见倾心,过了一会子,他们四个便到园子里头去玩耍了。

  光阴如梭,转眼七年过去了,他们四个也长大成人了。这日钰弦拉着雨锡来到园子里,然后便看着雨锡说道:“雨锡,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告知于我。”听完这话,雨锡看着钰弦说道:“钰弦,何事哪?你就问吧,我定会如实告知于你的。”听到这话,钰弦心里甚是开心,便看着雨锡问道:“我问你,你喜欢我妹妹霜英么?”

  听到这话,雨锡有点害羞,便害羞着看着钰弦回答道:“我……我……”听到这话,钰弦有些着急,便看着钰弦说道:“雨锡,如果你是真心喜欢我妹妹,就大胆的说出来,你何必要吞吞吐吐呢?”

  听完这话,雨锡看着钰弦说道:“钰弦,你说得对,从小我就喜欢霜英。”听完这话,钰弦笑了笑并看着碧锡说道:“不愧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你现在需要赶紧进京赴考,等你高中状元之后,就回来娶霜英为妻。”

  听完这话,雨锡一一都答应了。五日之后,雨锡准备去渡口坐船进京赶考。雨雪,霜英,钰弦与他们的娘亲爹爹一起送碧锡到渡口,碧锡回头看着他们说道:“爹,娘,霜英妹妹,钰弦哥哥,妹妹,你们都回去了吧,我路上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你们不必担心我。”

  听完这话,窦玥走上前去并看着雨锡说道:“锡儿,路上小心,你要早些回来。”听到这话,雨锡一一都答应了并跪在窦玥面前拜了四下,然后便与书童李梓墨上了船,过了一会子,窦玥便静静地看着雨锡坐的那艘船已经远去了。

  转眼雨锡已经走了快一年了。这日早上窦玥又旧病复发了,窦玥心想道:“都快一年了,为何锡儿还没有回来?难道是有甚么事耽搁了?”墨玉见窦玥闷闷不乐的躺在床上并走上前去说道:“娘子,该喝药了。”

  听到这话,窦玥便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墨玉便接过紫莺手里的药并把药喂给窦玥吃。药刚刚喂完,忽然听到府外有敲门声,外头的小厮立刻就跑过去开门,

  开门一看才知道是碧锡的书童李梓墨回来了,梓墨一进府里并飞快地快步至窦玥与墨玉他们俩的卧房,梓墨跪在窦玥的面前哭泣道:“夫人,老爷大事不好了。”听完这话,窦玥有些不太明白,便看着梓墨问道:“梓墨,为何你如此慌张?是不是公子他出甚么事了?”这消息很快就传遍整个杨府。

  过了一会子,碧玉他们三个一同来到了窦玥与墨玉他们俩的卧房房里,只见梓墨跪在床前。窦玥问完之后,梓墨说道:“回夫人的话,公子他……他……”听完这话,窦玥看着梓墨问道:“公子他怎么啦?梓墨你快告诉我。”听到这话,梓墨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知于窦玥,窦玥听到这噩耗,心里悲痛欲绝,犹如晴天霹雳,魂飞天外,她的病变得更加严重了。碧玉他们三个听到这噩耗,也犹如晴天霹雳,霜英听到这噩耗,心里悲痛欲绝。过了一会子,霜英便晕倒在地,雨雪他们见霜英晕倒在地并把霜英扶回卧房。

  三日之后,病入膏肓的窦玥躺在床上,窦玥双目含泪地看着墨玉他们说道:“官人,雪儿,紫莺,我恐怕是时日不多了。”听完这话,墨玉坐在窦玥的身旁并看着窦玥说道:“不会的,娘子,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墨玉说完之后,雨雪走到床前并跪在床前哭泣道:“娘亲,您定会好起来的,您不要丢下雪儿一个人。”听完这话,窦玥抚摸着雨雪的脸庞说道:“雪儿,你不要难过,你以后要听爹爹的话,不要太任性了,你晓得不?雪儿。”

  听到这话,雨雪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答应了,此时的雨雪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紫莺也走上前去并跪在床前,然后便看着窦玥哭泣道:“姑娘,您说过我们俩是一辈子的好姐妹,您不能言而无信,您不能丢下奴婢一个人。”

  听到这话,窦玥心里不知有多难过。过了一会子,窦玥便双目含泪地看着墨玉他们说道:“官人,雪儿,紫莺,我还想去园子里看看梅花与桃花,还想我以前最喜欢那首曲子。”听完这话,墨玉点了点头答应了,然后便让丫鬟准备好古筝弹奏。

  没过一会子,墨玉与雨雪扶着窦玥行至园子里并坐在椅子上,然后窦玥便靠在墨玉的怀里看着园子里的梅花与桃花,听着她最熟悉的古筝曲。听了一会子古筝曲之后,窦玥说道:“今年的梅花与桃花开的真美,这曲子我也许久没听了,没想到还是这么优美。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说完,又接着吟诗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听到这话,墨玉说道:“只要娘子喜欢,为夫可以每日叫人弹奏给娘子听。”听完这话,窦玥说道:“官人,来不及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清楚。我知晓我已经时日不多了。”说完,又接着问道:“官人,你能否答应我最后一件事?”听到这话,墨玉回答道:“娘子,你说,为夫答应你便是。”听完这话,窦玥说道:“我离世之后,立刻将我火化掉,然后再我带回林府,我想爹爹娘亲了。”

  说完,墨玉难过地点了点头答应了窦玥说的事。跟墨玉交代完之后,并把雨雪叫了过来,雨雪见母亲窦玥快要离去并跪在窦玥的面前哭着叫着“娘亲”窦玥见雨雪这么难过,她心里甚是难过,然后便看着窦玥说道:“雪儿,娘亲走了之后,你不能以前那样这么任性,要听爹爹的话,你晓得不?雪儿”

  说完,便把钰弦也叫了过来,并看着钰弦说道:“弦儿,我晓得你从小就喜欢雪儿,我现在就把雪儿托付给你。”说完,便把雨雪的手放在钰弦的手里,钰弦说道:“您放心吧,舅母,我定不会辜负雨雪,我们俩一生一世都要在一起。”听完这话,窦玥心里甚放心,然后便说道:“好,有你这句话,舅母就放心了。”

  说完之后,他们俩便起身站在一旁。过了一会子,窦玥又说道:“官人,你定要记住我说的话,对不起,官人,我不能陪你一生一世了,,官人你要好好活著,我们只能……来世……再作夫……妻……了。”说完之后,窦玥便断了气,墨玉見窦玥断了气,难过地抱着窦玥哭得泣不成声,雨雪他们见窦玥离世了,心里悲痛欲绝,然后便跪在窦玥的面前并趴在窦玥的身上哭得泣不成声。

  转眼新的一日很快便到了,墨玉按窦玥生前的嘱咐,把窦玥的遗体火化了并带回林府与她的爹爹娘亲合葬在一起,虽然窦玥的遗体已经火化,但是这是窦玥生前最后一个心愿,墨玉也不可能不答应窦玥,更何况窦玥是墨玉深爱之人。没过多久,紫霜也离开了林府并离开京都。

  三年之后,箐懿二十六年,箐懿皇帝驾崩,在箐懿帝皇后李氏的辅佐下,新帝箐钥顺利登基,改年号为箐钥。新帝箐钥得知了薛玉镕被陷害一事,箐钥帝得知此事,大发雷霆并将高临颐革去官职,并将高临颐推出去斩首示众。

  杨府里,雨雪与钰弦在厅堂上拜堂成亲并入了洞房。杨府的二姑娘霜英因碧锡遇难的事,而病入膏肓,没过多久,霜英也因病离世了。

  几日之后,墨玉离开了伤心之地京都并坐船去了梧桐城。 几年之后,钰弦的父亲文琪也离世了,而雨雪与钰弦的两个孩子也已长大成人,雨雪在这年旧病复发,没过多久,雨雪也因病离世了。雨雪离世之后,钰弦便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京都。从此,文琪他们再也没有回到京都。

  欲知事后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缘穿梭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