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落情淡2019-11-14 13:36591

  莫秋染吃力的扫视着屋子,发现这只是一间经年失修的柴房。

  哼!想让我死,门都没有!

  “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婧思关心的询问到。

  “没有,你去忙吧。”

  “是。”

  婧思出去后,莫秋染再次陷入沉思之中,他想弄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病会一直好不了……

  “哟,病秧子醒啦!”思索间,一粉衣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还跟来了几个下人。不用猜就知道是莫熙儿来找茬了。

  莫秋染无视了来人的冷嘲热讽,双眼无神的望着别处。

  “你!你竟敢无视我!莫秋染别忘了你的命在我的手里,我什么时候想杀了你就什么时候杀了你。”莫熙儿见莫秋染没有像从前那样一听见有人骂她就回嘴反而无视她,心里就不舒服。硬是鸡蛋里挑骨头——没事找事。

  “哦?妹妹这是要杀了我?”莫秋染缓缓的把目光投向莫熙儿,反问道。

  犀利的眼神似是要把莫熙儿看穿一般。莫熙儿被盯的发毛,转过身面向窗外说道:“莫秋染,你别乱叫,谁是你妹妹。本小姐是丞相府嫡女,哪儿来的姐姐,你不过是外人而已!”

  “外人?我的身体里流着父亲的血,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外人?”莫秋染不紧不慢的说道。

  “哼!你母亲就是个罪臣之女,不知道被狱卒玷污了多少次,不知道是怀上了那个的野种,来冒充父亲的女儿!”莫熙儿把从下人哪儿听来的闲言杂语说了出来。

  “你住嘴!你说我可以,但不许你侮辱我母亲!”莫秋染原本清秀无害的脸蛋变得万分挣拧。

继续阅读: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桃花逐水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