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肉眼能够看到鬼魂?
小小小小哥2019-03-16 11:482,551

  刺鼻的气味充斥着鼻腔,林帆的眉头皱动,沉重的眼皮缓缓抬起,入眼是耀目的白炽灯光。他身上盖着白茫茫的被子,那股味道他终于分辨出来是消毒水的味道。

  “我这是……医院?”

  剧烈的疼痛从他的五腹六脏释放,林帆硬是咬着牙没有喊出来,剧痛令他冷汗直飚。

  “小帆你醒啦!”

  熟悉的声音在林帆耳边响起,林帆的目光朝发声的地方搜寻着,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他的眼中,是他的妈妈母亲梁燕苗。母亲的两边发鬓已有银丝,岁月在她脸上留下明显的痕迹,一个女人拉扯一个孩子长大,付出所有的东西,可惜时光却不会停留。

  林帆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叫什么名字,打小以来他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因为没有父亲,林帆从小没少受人嘲笑,但他知道这是母亲心中的痛,他从来没有向母亲问起父亲的任何事情,父亲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只是个名词。

  在那场大雨后办公室的人当即就报警了,警察原本正打算收走林帆的尸体,却发现他还有气息,于是就将他送到医院里救治,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两天。警察从公司了解到林帆母亲的联系方式,并通知了她,梁燕苗收到通知后就连忙赶了过来。

  在病床前守护了两天的林母脸上露出一丝疲惫,不过更多的是担忧的神色。

  闻讯而来的医生正用听诊器在给林帆听证,林母眼角闪烁着泪花,生怕医生说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医生,小帆怎么样了?”

  医生放下听诊器。

  “阿姨你放心,患者能够苏醒就证明他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说来也怪,他身体上的伤愈合速度超乎常人,可能是他身体体质比较好的原因,相信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医生的话给林母吃了一颗定心丸,林母没什么文化,和普通市民一样,在医院医生说的话就是权威,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那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

  天刚蒙蒙亮,医院外的大树上鸟儿们叽叽喳喳嬉闹着。林帆独自在医院度过了一宿,至于林母她已经回家了。林帆看到母亲疲倦不堪的样子,想着让她回家休息,林母一直不肯,林帆好说歹说这才把她劝回家中。

  林帆一宿没睡,他在想昨天自己经历的那些是不是真实的,能够确定的是他确实被雷劈中了两次,这是他从医生口中听说的,医生还大夸他运气好,被雷击中两次还能生还。

  如果他真的灵魂出窍,那真是太奇幻了。

  突然,一道白影子从林帆眼睛快速飘过,当他眨眼后定睛细看的时候,病房里并没有任何人。林帆觉得自己肯定是太累,一晚没睡所以才看错的,就在他准备睡觉的时候,那道白影又一次呼啸而过,林帆四处张望,病房里确确实实只有他一个人。

  “这到底怎么回事?”

  咿呀!病房被打开了,梁燕苗提着保温瓶走入病房。

  “妈,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呀!多睡会呀!”

  林帆自己撑着身子坐了起身,他感觉今天身体的疼痛比昨天减轻许多,不像昨日那么剧烈。

  “我怕你起来肚子饿找不到东西吃,这碗鸡汤我熬了一个多小时的,里面有当归和虫草你快趁热喝。”

  林母拧开保温瓶,浓郁的香气飘散出来,当归的气味与鸡肉的芬香结合在一起,让人食指大动。林帆接过汤正打算吃时,他看到母亲身后站着一个白发老人,浓眉大眼,卧蝉紧随其下,高挺的鼻梁下有一撮浓郁的胡子,从上唇到下巴。老人穿着一身白袍子,两手的衣袖又大又长,浑身上下充满与现代格格不入的气息。

  “你是谁?”

  林帆朝老人问道,母亲顺着林帆的视线向后望去,却发现后面空空荡荡,根本就没有人的存在。

  “小帆,你怎么啦?”

  母亲脸上的疑惑让林帆更加感觉好奇,于是问道:“妈你看不到那里站这个人吗?”

  林母身体猛然一颤,视线又一次看回原处,确实那里没有人的存在。林帆看到母亲的神色,心里已有多数定夺,还没等母亲开口,林帆就已经开口。

  “哈哈,妈我逗你的呢!”

  “你个臭小子,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怪吓人的。”

  母亲捂着胸口,心有余悸的样子,当今社会是秉承着科学精神前进,那些鬼神之说已经没有多少人相信,不过像林母这一年龄阶层的人,可是相信有鬼神的存在。据说小孩子和长走夜路的人都容易看到鬼混的存在,在以前城市还未发展之前,这海珠市是一片荒凉,哪哪都是山呀树呀,这些人早出晚归的,曾经不少人见到过他们的存在。

  林帆笑着道歉,眼睛的余光依旧不时瞟向母亲的身后,那个白袍老人还在那里,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些什么,不过声音太小林帆根本听不见。

  林帆无视老人的存在,自顾自的喝起汤来,白袍老鬼见林帆不理他,似乎生气了,踏步渐渐靠近林帆,整个身体就要贴在他身上。林帆除了一开头有点惊讶之外,倒也不害怕,按照他之前的经历,鬼魂是不能够触碰人,对他造成不了伤害,既然是这样也就不必害怕。

  白袍老鬼见林帆竟然一点都不害怕自己,就像焉了的气球,独自坐在墙角边,样子十分失落。

  “妈,早上医生来过了,他说我今天可以出院了,我想等一下就回家。”

  母亲打量着林帆,看到他脸上的血色确实比昨天好很多,可是还是不放心的问道:“真的没事吗?要不在留院一天看看?”

  “没事的啦,我真的感觉好很多,而且在家里也方便很多。”

  “那好吧,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

  等林母离开病房后,林帆才敢认真观察白袍老鬼,他之所以没有和母亲说自己真的看到鬼是因为害怕吓到母亲,现在病房里剩下他一人,他就不用顾忌那么多。

  “你是谁?”

  白袍老鬼见林帆终于打理自己,开心地从角落里跳了起来跑向林帆,像个开心的孩子一般。他的嘴唇不断张合,可是林帆依然听不到他的声音。

  ​“你想说什么?”

  看到林帆听不到自己说话,白袍老鬼急得抓头挠腮,突然他想到什么,他俯下身子贴在林帆的耳朵旁。

  “小子,你这鸡汤不错,给我喝行吗?”

  总算林帆能够听到白袍老鬼的声音,这声音的细小程度让林帆不由在心里暗自吐槽。

  “你还没回答我,你是谁?”

  白袍老鬼抛了个白眼给林帆,他整了整自己的袍子,接着眼神变得十分高傲地藐视着林帆。

  “你听好了!吾姬姓,秦氏,名缓。”

  白袍老鬼说完自豪的昂起头部,一副睥睨天下的模样,嚣张地不得了。

  “不认识,很出名吗?”

  林帆一脸无知地说出这句话,白袍老鬼当即栽了个跟头,从地上缓缓爬起来,他的脸色通红,这是被林帆气的。

  只见老人大声吼道:“老子叫作秦缓,扁鹊你认不认识!你认不认识!老子就是扁鹊。”

继续阅读:第四章 被人暗算,身中剧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赴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