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老实人”的心情
重阳羊2019-05-20 12:414,331

  陆晓珺和几个姐妹静静的听着客人们欢声笑语般把气氛活跃了起来,却没一个搭腔的。经历这样一幕,已是惊弓之鸟,实在没有心境,脑子想着的是怎么脱身,什么时候脱身,台费、小费等等,在此时已不再重要。姐妹们都在心里祷告,她们没一个人敢提出要求,就只有傻乎乎坐着,强颜欢笑的陪着这帮子“阎罗”……。

  对于陆晓珺,时间似乎凝固了。她被冷落在一旁发愣,脑子里不停闪现着陆以舒可能发生的不幸。一切可能发生的恶劣后果,陆晓珺似乎都想到了,她却无能为力,只能在璀璨夺目的包间一角懊恼着。

  十几分钟后,门被打开,陆晓珺突然回过神抬起头,脑海里闪现着陆以舒安然无恙的走进来,寄希望自己刚才是胡思乱想。然而,她期待的看着门内,她失望了,走进来的是杨维涛,杨维涛是一个人走进来,陆晓珺侧脸视线绕过杨维涛身后观望,陆以舒并没有进来。这就奇怪了,已经神经质的陆晓珺特别注意到了,杨维涛就穿着一件白衬衫,肩膀处还沾着一大滩血渍。陆晓珺敏感到一丝不妙的气息,陆晓珺潜意识不断感觉陆以舒发生了什么意外,心里惋惜陆以舒的命运不济。

  陆晓珺忍不住要站起来质问,旁边的清清也感觉到陆以舒凶多吉少,也担心陆晓珺冲动,一手拉住陆晓珺的胳膊,一手按住陆晓珺大腿,眼色提醒她要不轻举妄动。

  众人本以为杨维涛应该会满脸洋溢着笑容走进来,分享他刚才的战果,其他客人都在琢磨着刚才的计划。但见杨维涛并没有喜悦,一脸难色,擦拭着额头的汗珠,似有恐惧之气,走起路来有些晃荡。面对本来应该得意洋洋却满脸愁容的杨维涛,客人们一脸懵,纷纷放下酒杯停下嬉笑望着他。

  “怎么了?”

  王星一脸疑惑,嬉笑着:“玩得这么样,这丫头正不正点。”旁边的同伴也起哄,纷纷放下酒杯松开搂着的女孩。

  “看这妞,估计还是雏,憨哥,你这可是赚了。”其中一个嬉笑叫嚷,“要真是第一次,可是开苞,必须给喜钱。”

  “志哥讲的对,憨哥,按市场价最低也给5万。”另一个同伴哈哈大笑说,“赶紧掏钱吧。”

  “今晚就您一个玩的嗨,星哥讲了,今晚消费,该你买单。”

  “滚,这是大家举手表决的意思,怎么变我一个人的主意了,老杨,这小子不地道,挑拨我俩关系。”

  “是,是。星哥提出来的,我们都赞同了。”

  “你们这帮人呀,小日本打过来,头一个当汉奸,刚才讲的好好的,现在成我一个人的主意了。”

  众人嬉弄,老杨没有应话,转身对站得最近的陆晓珺结结巴巴的说道:“美女,那个女孩不知道发什么疯,撞到茶几上,寻死腻活的,哭的撕心裂肺,叫嚷着士可杀不可辱,看着就让人心疼,搞得我,都不忍直视,你呢,赶紧过来看看。”老杨磕顿下,摇摇头表情凝重叹了口气。

  “我呀,从小就胆小,最害怕见这种血腥事。”

  “妹妹,你赶紧过去看看,她发什么神经。”老杨见陆晓珺不动,指着她问。

  一听到陆以舒果然遭此横祸,本就担心其安危的陆晓珺也顾不得上什么老板经理允不允许,没有理会旁边的领班,拔腿就往隔壁的包间跑去。陆晓珺更明白,连客人都说了,老板应该不会为难自己。

  杨维涛瞬间给人的感觉还真是胆子小,就这点事,居然把他吓得,一只手捂着下巴,摇摇晃晃的扶着桌角坐在沙发上,身体向前双臂伏在茶几上,露出战战兢兢的神情,喘了几口气,端起杯子晃晃荡荡的往嘴里送。随行同伴立刻放下酒杯起身向老杨靠拢上去,之前商量半天的腹稿也抛掷一旁,也不挑逗了,纷纷嘘寒问暖。

  “您没事吧?这出来玩就是开心的,别闹出不开心,就不值得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您说句话,是不是那小丫头惹你生气了。”

  “您跟个小婊子置什么气。您消消气,我跟店里说,现在就过去,这小妮子今晚是活腻了。”

  “就是,别气坏了心情,这事我去处理,回头我就找人送她回家。”

  “领班呢,叫她滚过来,怎么搞的,拗,你们老板刚走,你们就上天了。”

  “没听到我们说话,经理呢、妈咪呢?”

  小姐们也是心慌故作镇定,担心别受什么牵连,听这帮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靠近门口的一个叫冰冰的公主很机敏,急忙叫了一句“我去喊经理。”一下窜了出去了。众人这才想起来这句托词,懊恼的目送冰冰离去。很快,几个领班和楼层经理得知情况也是赶紧赶过来,止步于门口,一脸焦虑在屋外徘徊思虑,不进去吧,这要是怪罪下来怎么受得了!进去吧,又该说些什么。经理和领班陷入深深焦虑,相互嘀咕。

  “怕什么来什么。”

  “这又惹什么事了?”

  “冰冰,你们把我们喊过来干吗?陪你们一起挨骂?”

  叫冰冰的公主也是一脸委屈,说:“他们要我喊你们过来,我不来喊?难道讲您忙,没空。”

  经理欲言又止,他也知道这事躲不掉。经理叹了口气,语气低沉的对旁边的三个领班说:“走,刀山火海。”几个领班也是硬着头皮进了屋。看着沙发上的客人,经理和领班咧着嘴笑。

  有客人盯着经理,用五指敲敲桌子,佯装微笑却阴阳怪气的说:“有什么好笑的,经理,你来畅谈下,你们的小姐,把我哥吓得这样。”经理没法回答,杵在那。杨维涛抬手摆摆,语气低落的说:“不关他事,你们也别难为他了。”听到这话,在看经理和领班的神情,明显放松了,瞬间轻松了。

  杨维涛不追究了,只是不找经理麻烦了,大家都有同感,陆以舒这次算是捅了大篓子,小命难保。刚才望着陆晓珺一溜烟的背影,大家置若罔闻,没人有心思理会陆以舒的安危,当务之急是怎么安慰伺候好当前的主,转而聚集在老杨身边。楼层经理和几个领班也不能杵在那无动于衷,如何缓解尴尬的局势。

  “杨总,你可好点来。”经理慢声细语地说,又指着旁边站在墙角的三个女孩说道,“你们几个还愣在那干吗?”

  站在墙角的三个女孩一看楼层经理皱着眉鼓着嘴型,立刻领会楼层经理的意思,急忙点点头。

  “在那磨叽什么,快过来陪杨总说说话,给杨总揉揉缓解下。”

  墙角的三个女孩急忙三步换作两步围拢到老杨两边,三个女孩挨着老杨一手搂着老杨的腰和脖子,一手连揉带轻拍老杨胸脯,满脸妩媚,话语柔美的安慰着老杨。

  “杨总宽心,可舒服点来。都怪卉卉(陆以舒)不好,把您吓成这样,放心,以后来这直接找小妹我,保证把您服侍好。”

  “也找找我么,人家比她差哪了?唔唔,人家不依,人家不依。好伤心呜呜。”

  “光看她俩了,难道我不是美女吗?我也要,雨露均沾吗?”

  三个女孩诙谐调笑,老杨长吁一口气,渐渐冷静了下来,拍拍大腿,露出笑容。拉开提包抽出一叠百元钞往桌上一放,手一挥,围着他的几个女孩见状,争抢着分钱,满脸欢喜的齐声呼喊:“谢杨总。”你争我夺的分完钱掖入胸角。

  另外一边,冲回包间的陆晓珺推开包间门一霎那,只见陆以舒整个人都躺在沙发上呻吟,她额头不停地流血,半张脸和头发都沾着血,身上也都是血迹,盖在她身上西装的后背黑了一大片。陆晓珺急忙跑过去抬着陆以舒头喊了好几声。

  “你怎么样,醒醒,别吓姐姐呀?”

  陆以舒缓缓睁开眼,低微的应声道:“姐,我,我,我好累”。

  陆晓珺看着虚弱的陆以舒,心里五味杂陈。

  “你呀,他想怎么样,顺着他点,来这上班,就是受委屈的!”

  “我要保住我的清白,我不能对不起我对象。”

  “还想着你对象,不说了,撑住,你一定要撑住,我抱你去医院。”

  陆晓珺弯下腰本想把她抱起来,可一个瘦小平时注意保持身材的小姐能有多少力气,因为力气太小,刚抱起又跌在沙发上,起伏跌落让陆以舒疼痛呻吟发不出声。陆晓珺连急带累,满脸大汗,赶紧询问:“没事吧,都怪我。”说话间,陈桑等人也赶了过来,一看这情况,陈桑赶紧指着陆以舒吩咐。

  “阿光,快,送医院。”

  阿光带着几个小兄弟应声冲过去,几人抱起来陆以舒,阿光安排一个小兄弟背起陆以舒。阿光说:“小强,稳着点,赶紧送医院。”小强背着陆以舒点点头说:“是,光哥,交给我了。”陆晓珺用衣服盖着陆以舒。陆以舒似乎缓了回劲,但也只是气若游丝,颤颤巍巍看着围在一圈的姐妹,一颗颗泪珠由脸颊滑落,声若蚊蝇般说:“我要死了,我不想死,我弟还等着我挣钱给他治病,”陆晓珺也忍不住潸然泪下,但还给止住泪花安慰道:“没事的,去医院包扎一下,很快就能康复,你要坚强,你弟还指望你来。”

  一出包间门,没走几步,正好撞见杨维涛和王星正离开走出包间。杨维涛已经缓过神,客人们一边说话一边向外走,来言去语、谈笑风生,刚才的事似乎已经过去。

  王星笑着说:“时间不早了。我跟老杨在北京开了几天会,又去参加国宴。都没休息好。后天还要参加市人大政协会议。”杨维涛也是笑容满面,看着跟随的其中一个男子。

  “对,我们先走了,徐亮是吧,谢谢今天晚上你的海鲜自助餐,我吃的好饱。”

  “憨哥,言重了,吃个便饭。”

  走到吧台, 陈桑一帮人也抵到,两拨人迎面相会。杨维涛掏出卡付账,看到满身是血被人抱着的陆以舒,刚要说话, 陈桑急忙迎过去满脸堆笑的说:“实在对不起,小丫头不懂事,弄得一身血,吓到了您,您别介意,以后一定注意。”杨维涛欲言又止,眉毛紧皱,王星瞥了一眼,没有说话,带着几分蔑视的神色。陈桑看着架势,担心杨维涛不罢休,后退几步,假意伸手一巴掌打到陆以舒脸上,咒骂道:“臭丫头,扰了几位老板的心情,还不给道歉。”可能是陆以舒已受伤,这一巴掌,让陆以舒顿时咳出一口血。王星一脸不屑的看着。杨维涛用手挡了一下眼睛头一扭,好似不忍看到血腥场面。跟着杨维涛的一个壮汉快步走过去,一脚跺到陈桑大腿上,把陈桑踹倒在地。

  “你们有完没完,是第一天出来混,我大哥从小就是个憨厚老实的孩子,胆小怕事,你丫的跑过来吓唬人,我大哥刚刚受刺激,你他妈的又来找事,是不是想把我哥吓死。”

  陈桑一怔,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居然一把跪倒连连磕头道歉,阿光和几个小兄弟在后面咬着牙默默地看着,杨维涛见状,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是共和国了,民主社会,能不能别来封建这套,你今晚已经跪了几次了,膝盖不疼呀。”杨维涛看着卑笑的陈桑,走到她身后,看了一眼病怏怏的陆以舒,从包里拿出一叠钱往陆以舒衣服里塞,神情暗淡叹着气说:“这小丫头呀,也不容易,这是5000块钱,给她的小费,这事我也有责任,你们先带她去看看病。医药费,回来找你们老板,就讲我讲的,让你们老板给你们报销。”陈桑 赶紧拦过去,说:“不用,今天已经惹得您不开心了,怎么能还让您掏钱!”杨维涛微微一笑,眼神凝重的说:“人家小姑娘也不容易,搞成这样,找你们老板报销没错,不会让你们老板贴钱的,回头,我跟你们老板算。”旁边的人一听这话,急忙称颂。

  “把您弄成这样,还给她钱。”

  “杨总,你的心肠真好。”

  “就是,要我,哼。”

  说着话,大家走到门口,望着背着陆以舒远去的身影,杨维涛打开奔驰G级看了看众人说:“我先走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运城市之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