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久旱逢甘霖 他乡遇故知
寂寞梧桐锁清秋2019-03-19 10:145,142

  今天是除夕,明天就是又一个新年的开始了。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枫她们来毛岛也有一年多了。忙忙碌碌,担惊受怕的过了一年,这最后的一天也该放松放松了吧!

  毛岛是个多民族、多国籍混居的地方,各国的传统文化和节日颇多,都列入了当地的法定假日。中国的春节也列入其中。所以从除夕到正月初一在毛岛的所有华人都会放假两天。

  枫所在的工厂由于深处甘蔗林之中,监管不严,除夕那天的上午还在继续上班。直到下午才提前点下班放假。

  下班后,工友们都三五成群的相邀到各宿舍过节。

  枫也已经跟林小姐约好了去她那儿过节。

  出了厂门,枫看见早就等候在路口的林小姐,

  “枫……”林小姐老远的朝枫招手喊着,

  “嗳,来啦。”枫一路小跑的向林小姐奔去。

  车子里还做做着三个人,一个是男驾驶员,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女的,后排还有一个男同胞,枫一个也不认识。

  上车后,林小姐告诉她今天是除夕,她是专门来接她们去过节的。

  枫此时的心情是无比激动的,想想身边的工友们,以及在成千上百来毛岛打工的劳工之中,有几个能有她这么幸运的,居然在异国他乡还有人惦记着请她去过节!枫感到无比的自豪,初来乍到时所遭遇的种种不辛、心中的辛酸苦辣统统都抛到了脑后。心情愉悦的一路随车而行。

  车开到路易港后,在报社旁边的大道右侧拐了个弯后就直接出了市区。

  “嗳?不对啊林小姐,我们这不是去社长家吗?”因为去过几次社长家了,枫对去社长家的那条路已经很熟了,所以枫感觉路走的有点儿不对。

  “哦,我们今天不是去社长家。是到一个朋友那聚餐。”

  “我认识吗?”枫怕陌生不适应,所以饶有兴趣的问了句。

  “你?_恐怕不认识吧。他来毛岛有些年头了,你也不可能遇到他的。”看枫有些失落,于是又接着说:“不过没关系的,今天去那的人多,兴许里面有你认识的。”

  “噢!”枫随口应了一声,心想:管他呢,生咋不怕它,能出去见识一番也比总窝在宿舍里强吧!觉得想通了些什么,枫略微紧张的心情也渐渐的平稳下来。

  车子继续开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后,到了一处厂区门口停了下来。这时从院子里迎面走来一个年轻的男子,枫一眼看去觉得好面熟,“这,不是胡伟吗?他怎么会在这儿?不对啊,胡伟不是在家里上班吗?那……会是他吗?”枫满脸狐疑的望向那个年轻男子,不确定自己是否是看错了人。

  林小姐走上前去跟那个男子寒暄,枫跟在后面想插话问一下,又觉得不礼貌,

  “这位是……额?你是……?”那个男子看到林小姐后面的枫,想问是谁,又愣了一下,

  “噢,她叫枫,是我的朋友。”林小姐接过话介绍。

  “不是……你真的是枫啊!”

  “你是胡伟。胡伟……真的是你啊!我就是枫啊……咱们是老乡”

  “对啊!我们真的是老乡,难怪我第一眼就觉得我俩似曾相识。呵呵……”

  “我在车里看到你就感觉一定是你了,胡伟,你不是在家里上班吗?怎么到这儿来了呀,你什么时候来的啊?……”在国外见到了自己认识的老乡,枫激动的话也多了去了。

  “额?你们……原来你俩是老乡啊!”林小姐惊愕的看着他俩,“怎么这么巧啊!早知道你俩认识也用不着我去请她来你这里啊!”

  “是啊,巧,真是太巧啦!赶早不如赶巧,那么就都请吧!大家都在里面等着呢……”胡伟一边说一边伸手做了个请进的动作。

  大家一起往里走,胡伟走到枫的身边悄悄的说“枫,今天人多,可能没时间跟你细聊,一会你把联系方式告诉我,等有时间了我去看望你好吗?”

  “嗯,好的。”枫点点头,继续跟着林小姐往里走。

  进入厂区后,她们一行跟着胡伟来到一栋宿舍楼前,迎着中间的走廊进去,两边有几个小房间。

  枫跟着林小姐进入一个房间。里面已经坐着三个人,一男两女。两个女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有人进来抬头看了看又转了过去继续看电视,那男的则站起来微笑着说:“林小姐,你也来啦!来,快请坐!……后面的也请进来吧,房间小,请随意些。”

  枫跟着也在那两个女的的旁边坐下,还没坐稳,就听旁边有人叫她:“枫……”她忙抬头看去,

  “咦,李小芸……韩秀秀,原来是你们俩啊!”

  “是啊!刚才在看电视,没注意……你?……怎么过来的?”李小芸狐疑的问道:

  “……唠,是林小姐带我来的。”枫指了指林小姐,“你们俩呢?脚可够快的啊……呵呵……”枫想问她俩是怎么过来的,又一想这不废话嘛!人家是什么人?举手之劳的事嘛,有你那么费劲吗?所以她没敢问下去,只得自嘲的笑笑。

  “哈哈,我们当然比你快啊!因为我俩有专职司机呀!喽……就是他,”说着,韩秀秀指了指那个男子。

  枫顺着她所指的那个方向看去,只见那个男子正在跟林小姐说话。看来是跟林小姐相熟。

  那男子一边跟林小姐聊天,一边时不时的抬眼瞄一瞄枫这边。

  忽然被一个陌生男子盯着看,枫觉得惶恐不安,于是收回目光低头揉搓着自己的双手。

  “枫,过来。”林小姐喊道:

  于是枫起身走了过去。

  见枫走过来,那个男子站了起来说:”你就是枫啊!真难得,幸会幸会。”说着伸出手去,

  枫不知所以然,也只好伸出手去跟那个男子握了握,

  ”鄙人,张朝中。怎么样?对我有印象吗?”

  “额?……张朝中……?”枫想着这个名字……

  “枫,张先生是我们报社的常务理事兼文友联谊会的会长。”没等枫说下去,林小姐就插话了。

  “噢”。枫有口无心的应了一声,还在继续想:“张朝中?……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个名字……张朝中?……”,

  “怎么样?想起来了吗?看来我这个名字对你印象不深刻啊!哈哈……”那个张先生笑眯眯的看着枫,

  “额?……不是,我好像看到过这个名字……好像是……一封信……对,是一封信。”于是她抬起头问那个男子:“张先生,你是不是给我写过一封信?”

  “是啊!是啊!你终于想起来了。我还在信里夹了几张邮票,可是你一直都没有给我回信喔!我还在纳闷,是不是我哪里说错话,得罪枫小姐了哦!”

  “不是……我……”枫想起了那封信的内容……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是两个月前的一个下午,枫下班后刚走到楼下的传达室门口,忽然听见有人在里面喊她的名字,走进去一看,是当地的一位黑人阿姨手里正举着一封信,示意她过去拿。枫开心的以为是父亲给她回信了,当接过信一看,

  “咦?这不是父亲来的信啊!地址不对。是不是搞错了?”

  一看收件人,枫。

  “是自己的名字啊!”再看看寄件地址,全英文的看不懂,好像是从当地的某处寄来的。

  “晕,这异国他乡的有谁会给我写信啊?”

  拆开信后,从里面掉出来几张邮票。

  “咦?这谁啊?还怕我没钱买邮票怎么的?”

  枫好奇的打开信来看里面的内容,只见信里写道:

  枫,你好!当你在百忙之中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会问我是谁?为什么会给你写信?其实这个答案并不重要。我是通过李小芸了解了你的一些情况,并且经常浏览你写的文章,从你的字里行间我读懂了你对生活的绝望,以及对周围人群所产生的恐惧感,你以为你所遭遇的生活是不辛的,人心是奸诈的,那是你经历的太少,正所谓:风吹雨打知生活,苦尽甘来懂人生。其实,人生就是一种忍受;一场经历;一次懂得;一场赌博!希望你能早日走出那段阴影,尽快的融入新的生活。我能帮你的也许是微不足道,但只要你有困难,可以写信告诉我,我会竭尽所能的去帮助你。关心你的人:张朝中

  枫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觉得信的内容还是挺有善意的,确实是写给处在迷茫期的自己的,不过当看到李小芸三个字时,枫就觉得不舒服了,不管他的意图是什么,她都觉得不应该也没有兴趣去继续了解了。想想自己现在所过的倒霉透顶的苦逼日子,还是不要去节外生枝,以免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想罢就收起信回去了。

  今天,在除夕夜偶遇张朝中,想起信的内容,枫觉得自己就像个透明人,从内到外,被人一语中的的看穿。

  当看到李小芸,感觉自己是被她给出卖了。她和张朝中又是什么关系呢?

  “……哦,我想起来了,那段时间挺忙的,忘了给你回信了,不好意思哈……”枫觉得尴尬,所以就敷衍的随意说了句。

  “噢……是没时间啊!……那今天总算是有时间了,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啊!是吧,枫?”

  “额?……呵呵……缘分谈不上,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出于礼貌,不知该怎么说话的枫还是不太情愿的接过话题。

  “咦……枫,没想到你还挺有人缘的哈!不仅认识胡伟,还认识张先生啊!”林小姐在旁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哪里,哪里,误会了。胡伟是我老乡,至于这位张先生我也是初次见面……真没别的意思……”

  “是的,林小姐,你别误会。你还不知道我这个人嘛就是爱管闲事,乐意帮助咋自己的同胞嘛!”张先生也在一旁附和。

  “知道!不知道的话我会当着几位美女的面说这话吗?”说着林小姐站了起来,“那你们都认识了,我就不打扰啦,你们接着聊,我去隔壁看看其他人。”

  “行,你去吧。我跟枫聊会”

  林小姐出去后,枫就在她刚才的位置坐下跟张先生接着聊。由于李小芸在,枫不好意思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于是岔开话题聊报社里的事情。

  一会儿,胡伟进来了。他径直走到枫的身边,“枫,今天不好意思啊,来的人多,没空跟你细聊。”

  “没关系,你去忙吧!以后有的是时间。”枫体贴的点点头,继而又问:“需要我帮忙吗?”

  “噢,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在等一会就可以开饭了。你今天可是稀客,就好好的坐着跟张先生聊聊天”说着又转向张先生,“张先生,今天就麻烦你陪陪枫了。”

  “交给我,放心吧!保证给你把老乡照顾得妥妥的。”

  “呵呵……那麻烦你了,噢……枫,你把地址写给我吧。”

  “好的,你等会儿。”枫说着从随身的包里拿出纸和笔把地址和房东家的电话号码写在上面递给胡伟说:“周末你可以打这个电话,是房东家的,他会叫我的。”

  胡伟接过来看了看,“好的,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接着就折起来放进口袋里。

  “那,我就不陪你了。还有张先生……”说着就往外走,

  旁边的李小芸和韩秀秀也站了起来,“我俩也去帮忙。”

  “好吧,你俩是老熟人了,那帮我摆桌椅和碗筷吧!”说完,三个人就都走出去了。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枫和那位张先生,枫觉得没话题很尴尬,倒是那位张先生先开了口,

  “枫,你……认识胡伟。”

  “嗯!”枫肯定的点点头说,“我俩是一个镇上的。几年前又在同一个厂里上班,经常在一起玩。”

  “噢!怪不得他对你这么热情。”

  “是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今天我还没来得及跟他泪汪汪呢!呵呵……”枫挺幽默的来了一句,“那,你是怎么认识胡伟还有李小芸的?”

  “哦,是这样的,我是先认识胡伟的。我经营的铺子跟他厂里有业务往来,来往的时间长了,就认识了胡伟。至于李小芸嘛……”他顿了顿好像难于开口,“……唉,提起她可就有故事了……”

  从他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枫知道了故事的大概:

  原来在半年前,有一天李小芸去赌场赌博,那天正好有个穆斯林教徒用汽油弹扔进了赌场,当场炸死了赌场老板和几个赌徒,当时赌场里一片火海,有人就从二楼的窗户往下跳,有好几个都摔断了腿。张先生家开的铺子就在赌场隔壁,那天他就站在窗子下面接住了从窗户往下跳的李小芸,所以就认识了。李小芸也就经常的去他的铺子里玩,经常讲一些厂里的事给他听,结果提到了枫,枫当时已经是报社的会员,所以他对枫有些印象,再通过李小芸提供的地址给枫写了一封信。

  原来如此啊!枫觉得自己先前有些冤枉他了,其实这个人挺善良的,是个有良知的中国人。

  晚饭一直进行到午夜十二点。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此时的华人居住区里,热闹非凡。只听见外面隆隆的炮声响起。大家都兴奋的跑出去,看那五颜六色的烟火把黑暗的夜空照亮了,瞬间变成了烟花的海洋,此起彼伏的烟花似在争奇斗艳,又像在展示着人们日新月异的美好生活。而大人们的欢笑声,孩子们的尖叫声,汇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枫第一次在国外过春节,感受着海外同胞的这种思怀故土、传承中华文化的拳拳之心,心中感动万分……想起远在家乡的亲人和朋友,他们此时的心情亦是如此吧……触景生情,不禁热泪盈眶……

  这时,胡伟悄悄来到枫的身旁,递过一个手帕"枫,想家了吧"

  "嗯……"枫哽咽着拿过手帕,偷偷的擦着眼睛回应,

  "没事,习惯了就好。以后你可以把我这里当成你的家,有空就过来做做,聊聊,这样你就不会孤单想家了。"

  "嗯,谢谢你,胡伟。有你在,真好。"听了胡伟的话枫的心情平静了许多,愁眉舒展,又恢复了常态。

  夜深了,晚宴也就此结束了。这个除夕夜枫没有回去,因为胡伟约他明天去郊游。所以张先生自告奋勇的开车送她和林小姐回了社长家。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往事拾趣 原是情根早深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