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泓

  碧青惊魂甫定,回头看一眼道宗。

  道宗慌忙撇开碧青的眼神,欲躲进寺去……

  碧青急喊道:“许相公!”

  道宗一愣,收住脚步,却没有回头,顿了一下,又要进寺……

  碧青急喊道:“哎!道宗师父!”

  道宗回头,勉强笑道:“女施主呼唤贫僧可有什么吩咐吗?”

  碧青质问道:“难道你不是许相公?”

  道宗道:“女施主您认错人了!贫僧自幼出家,已经不记得俗家姓氏……哪里知道什么许相公?”说完转身欲走。

  碧青恨道:“许仙!你好绝情!我真的想不到,你离家出走这么多年,连家中的亲生儿子都能抛下!竟然跑到老秃驴这儿来躲清静!你忘了姐姐当初是怎么托付你的?”

  道宗背对着碧青,半晌无言,泪水默默地流下……

  碧青道:“现在你居然说,你不认识我?既然你压根不认识我,为什么还要救我呢?”

  道宗拖着哭腔道:“女施主请不要多心……贫僧出家人……焉能见死不救?如今施主既已脱险,就请尽快下山去吧!贫僧告退了……”说完径直进寺而去。

  碧青不甘心地追上道:“哎!许仙你给我站住!道宗师父……许相公……”

  ——

  法海和张天师站在江边,凝视着滔滔江水……

  张天师道:“二十年了……和尚你想清楚了吗?”

  法海疑惑道:“不知天师所指为何?”

  张天师道:“当年水漫金山一案,你有几分责任?”

  法海不悦道:“天师还提此事?贫僧何错之有?”

  张天师不快道:“老和尚,想不到二十年了,你还是如此的顽固不化!”

  法海道:“天师错了!老衲恰恰是思考了二十年才得出这个结论……贫僧度许仙入我佛门,这有错吗?白素贞与许仙本就是段孽缘!不想她冥顽不灵,竟与老衲苦苦相抗……当初,我不是没有给过她退路……可她听了吗?倘若她心存一点善念,何至水漫金山,生灵涂炭?害得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失去了曾经安定的家园,至今依然遭受水患的侵害……就算等到雷峰塔倒,西湖水干,也不足以赎清她的罪孽!”

  张天师无奈地道:“老和尚!贫道原本以为你是有道高僧……可现在看来,真是高估你了!一个不懂得反省的人,又岂能得道?”

  法海道:“天师又错了!最该反省的是白素贞,而非老衲……”

  张天师气道:“你……”

  ——

  金山寺禅房,道宗推门进来,赶忙将门闩住,背靠着门默默流泪……

  碧青在外面不停地叫门……

  碧青道:“许仙你给我出来!”

  道宗只是闭目哭泣,充耳不闻……

  碧青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躲得掉吗?”

  碧青施法穿墙而入,不满地瞪着道宗。

  道宗无奈地坐到一边,捂着脸抽泣不止……

  碧青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姐姐当初千叮嘱,万吩咐,要你把梦蛟抚养长大……想不到你居然离家出走这么多年——这也就算了!你还要剃光了头,跑到老秃驴这儿来当和尚?难道你就想让那秃驴称心如意,以为咱们一家人都好欺负吗?”

  道宗吼道:“不是的!我就是要让他知道……他永远都不会成功的!即便他能拆散我们夫妻……但他却无法磨灭我的那颗心……”

  碧青有些意外道:“啊?”

  道宗道:“我在这里出家修行,一晃眼就快二十年了……都说出家人四大皆空,可我心里却一刻都未曾忘记过娘子的音容笑貌……法海他一心要度化我,可他越想让我抛弃红尘,我就越是放不下……这么多年以来,我就像一具行尸走肉的躯壳,空荡荡的……每天机械地重复着那些百无聊赖的事情……当天和尚撞天钟……什么时候等我这具躯壳化老作古,不中用了……这辈子也就完了……”

  碧青惋惜地摇摇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与其在这儿混日子,还不如你回到梦蛟身边去……至少能让孩子感受到一个家的温暖啊!”

  道宗道:“家?没有娘子何来家?又谈何温暖?这个家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支离破碎了!”

  碧青道:“可梦蛟他还需要你啊!他都已经长大成人了,竟然还从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对他有多残忍?”

  道宗道:“是……这就是我唯一还心存歉疚的地方……我太对不起梦蛟了……”

  碧青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走呢?”

  道宗道:“如果我不走,姐姐一定会逼我续弦……当初娘子也曾劝过我续娶月英……古有宋宏义,钟情结发不重婚;今有许晋贤,不负贤妻弃红尘……要是我不离家,势必要辜负贤妻了……”

  碧青道:“真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待姐姐的那颗心还是像以前一样……”

  道宗道:“小青,你不必再劝我了!我已经暗自发过誓:这辈子如果不能看到娘子脱离苦海,我甘愿为她吃斋念佛一辈子……我不求自己修成正果,只愿能替她消灾解难……何日见她超升仙界,我心愿方了……”

  碧青无奈地摇头道:“好吧……我明白了……我也会全心全意地想办法救姐姐出塔,好让你们一家团圆的!姑爷你保重!”说着出门离去。

  道宗看着碧青远去的背影,黯然伤神……

  ——

  江边,天上一道青光闪过,张天师警觉道:“和尚!今日我来,不过是想召回我那顽劣的徒儿,并无心与你争执不休……你与我外甥女的这段公案,看来也只有请高人才能明断这其中的是非曲直了!和尚!咱们改日再会!”

  张天师飞升化作一道黄光,追逐青光而去……

  法海回头看着张天师腾云飞去,盯着滔滔江水若有所思道:“我有错吗?”

  身后,水声滔滔……

  ——

  郊外,梦蛟闷闷不乐地坐在草地上发呆。

  碧莲从不远处走近,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李碧莲道:“蛟哥哥……”

  梦蛟一惊,回头看到碧莲,勉强一笑,转眼又沉下脸来……

  李碧莲歉疚地道:“蛟哥哥,你别这样嘛……你这样子让我心里也觉得不好受……”

  许梦蛟强笑道:“碧莲,说实话,自从我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后,突然就觉得这个世界没我想象中那么美好了……”

  李碧莲道:“是啊!咱们都已经长大了!再也回不到过去那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日子了……要是时间可以倒退,咱们可以永远都长不大!那该多好?”

  许梦蛟警觉道:“碧莲……莫非——你也有什么心事?”

  李碧莲强笑道:“没什么……蛟哥哥,我就突然想起咱俩小时候一起嬉闹的情景……觉得那个时候无忧无虑的!好幸福啊!我真怕……”

  许梦蛟道:“怕什么?”

  李碧莲掩饰道:“没什么……这段日子,你四处奔波,怕是功课都荒废了不少,是时候补一补了!”

  许梦蛟道:“哎!说真的,现在的我突然觉得对什么都失去兴趣了……”

  李碧莲道:“蛟哥哥,你的文章作得那么好!在书院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了!你可千万不能放弃学业啊!”

  许梦蛟突然烦躁地道:“可我真的不知道那些诗书礼乐究竟能带给我什么?没错!过去的我只有在舞文弄墨的时候才能获得一种满足感……可到头来,我不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连自己受难的母亲都无力救回……我真是没用!”

  李碧莲道:“蛟哥哥,你别这么说!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棒的!你一定要好好用功!我还等着你将来金榜题名的那一天呢!”

  许梦蛟道:“没有母亲在我身边,即便金榜题名,一举夺魁……又有什么意义?”

  李碧莲羞涩地道:“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不是人生两大乐事吗?”

  许梦蛟不安地道:“碧莲……我不过是个百无一用的寒儒……连功名都还没有求到……你真的认定我了吗?!”

  李碧莲暗笑,佯装忧虑地道:“不瞒你说,知县大人他已经向我爹提过亲了……”

  许梦蛟惊道:“啊?提亲?知县大人?莫非是那个周文信?”

  李碧莲不安地点点头道:“嗯……”

  许梦蛟紧张地道:“这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李碧莲道:“其实我爹早就说过想跟知县大人联姻的,我以前也没太在意……可没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突然……就在我往苏州找你的那几天,知县大人就已经亲自上门来找我爹送过聘礼了……”

  许梦蛟紧张地道:“啊?那姑爹他收了吗?”

  李碧莲暗笑,佯装苦恼地道:“那还用说嘛!我爹原本就有这个意向……更何况是知县大人亲自登门拜访,他哪敢拒绝啊?”

  许梦蛟焦躁不安地道:“怎么可以……不行!绝对不行!你绝不能嫁给周文信那种人啊……”

  碧莲看到梦蛟紧张的样子,心里喜滋滋的,却又故意装作无可奈何地道:“那又能怎么办?我爹那个坏脾气你也知道!上回因为我偷了他的马,一回来就被他狠狠教训了一顿。我要是再违拗他的意思,只怕活活被他打死都说不定……”

  许梦蛟急道:“碧莲!那怎么办啊?”

  李碧莲笑道:“我要嫁人,你着什么急啊?”

  许梦蛟道:“啊?你这……我……”

  李碧莲大笑道:“我骗你的啦!蛟哥哥!哪有那么容易就让那混小子把我给骗了去啊?!”

  许梦蛟松口气道:“啊?你……你吓死我了!”

  李碧莲转忧道:“不过……知县大人的确是跟我爹提过这事……”

  许梦蛟不安道:“啊?那……”

  李碧莲道:“蛟哥哥,你放心!就算我爹真的答应了知县大人,我宁愿咱俩一起私奔,也绝不会顺从他的意思!”

  许梦蛟感动道:“碧莲……我觉得自己好没用……真的值得让你这么待我吗?”

  李碧莲羞涩地笑道:“蛟哥哥,你还记不记得,咱俩逃往苏州避难的那个晚上?”

  梦蛟陷入回忆——

  梦蛟正欲躺下睡觉,猛遭七步蛇袭击,大喊一声……

  许梦蛟一瞬间躺倒在地,面色苍白,嘴唇发紫……

  李碧莲道:“遭啦……蛟哥哥你中毒了?”

  情急之下,碧莲抱住梦蛟受伤的小腿,欲用嘴吸出蛇毒……

  梦蛟猛地推开碧莲:“不要……碧莲……”

  李碧莲道:“蛟哥哥!要是不尽快吸出蛇毒,你这条腿就要废了!事不宜迟,我……”说着欲吸蛇毒。

  许梦蛟道:“碧莲……那是七步蛇啊……你为我吸毒,连你都会中毒的!”

  李碧莲大惊道:“啊?七步蛇?不……蛟哥哥……我一定要把蛇毒吸出来!”说着一面哭一面固执地吸蛇毒。

  梦蛟拼命掀开碧莲,挣扎几下,昏死过去……

  李碧莲大哭道:“蛟哥哥!蛟哥哥你不能死……你不能就这么死了啊……蛟哥哥……”

  碧莲还欲再吸蛇毒,猛觉头晕目眩,也昏厥过去,倒在梦蛟身上……

  ——回忆结束。

  许梦蛟道:“哎!你还提那事!我正要说你呢!以后千万别再做那种傻事了!就算我真的死了,无论如何我也要让你好好地活下去!”

  李碧莲笑道:“我心中所想何尝不是跟你一样呢?你知道吗?当时,你说那是七步蛇,你说你没救了……突然之间,我内心深处就生出一股强烈的力量,促使我去做那件傻事……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想!就怕会在那一瞬间彻底地失去你……好在老天真的很眷顾咱们……要是那次出点差错,我真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要是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许梦蛟感动地道:“碧莲……”

  李碧莲道:“所以,咱们根本就不用在乎我爹的想法!”

  梦蛟与碧莲四目相对,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