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上)争龙权白帝斗赤龙
子泓2019-03-17 21:534,071

  深夜,华丽的阿房宫里,由白帝子托生的秦始皇坐于书桌前,一手托头,一手压着桌上的竹简,昏昏欲睡。

  风起,桌上的灯烛随之摇曳着,一下子被吹灭……

  白帝子的影子从秦始皇的身体里款款走出,飘出宫门,化作一道白光直冲云霄……

  天宫,丹霞阙,金母娘娘正襟危坐,闭目念咒。

  一道白光闪入,化为白帝子,叩拜金母。

  白帝子稽首道:“小龙拜见娘娘!”

  金母睁眼看道:“白帝子,你回来了!”

  白帝子有些心虚地道:“小龙……小龙遵照娘娘吩咐,完成统一大业,今日特来回复娘娘……”

  金母道:“白帝子,本宫命你在大秦为帝,统一六国,解救万民摆脱战乱之苦。不想你却走入歧途,害百姓又重新陷入水火之中。你可知罪?”

  白帝子自觉理亏道:“娘娘……我……”

  金母道:“如今,本宫将另选才人接任天下,你该退位让贤了!”

  白帝子惊讶道:“另选才人?娘娘,不……”

  金母道:“怎么,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

  白帝子不服气地道:“娘娘……求您再给小龙一次机会吧!我大秦一手夺得的天下,实不甘心就此奉送他人……”

  金母无奈地道:“唉!白帝子,当日我命你下凡为帝,本打算在你完成此举功德之后,即刻度你成仙。可如今你造下太多杀孽,连成仙的机会也断送了……”

  白帝子道:“娘娘,小龙在世为人,并不曾滥杀无辜啊,这徒造杀孽,从何说起?”

  金母不悦道:“焚书坑儒,你活埋了多少才干儒生!修筑长城,又使劳苦大众,民不聊生……”

  白帝子道:“焚书坑儒,修筑长城,都是为稳固江山社稷着想,我不认为有什么过错!”

  金母道:“凡事一分为二,行事须心存仁义。你稳固江山是对,却视命如草芥。先功后过,同样是错!接掌天下之人,已经出世,这是天意啊!”

  白帝子道:“倘若天意果真如此,那夺我江山之人现在何处?小龙势必与他拼上一拼!”

  金母道:“怎么……你还要继续执迷下去,不思悔改吗?!”

  白帝子道:“小龙虽执迷,却不悔夺取天下。即便今生不能成仙,乃至命丧黄泉,也要与他决一雌雄!”

  金母语重心长地道:“世上万般,最难的便是‘放下’二字。不想你下凡一遭,竟会如此沉溺于世俗,不能自拔,连修行大业都能舍弃!辜负了本宫对你的一片厚望啊……”

  白帝子固执地道:“小龙不肖辜负了娘娘;但我不能因此而违背己愿,做出后悔于己之事,还望娘娘成全小龙痴心一片!”

  金母道:“白帝子,你已称帝数十年,尽享世间荣华,到底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难道不知道?帝王纵然伟大,但终究还是个凡人。再有前途的国君,终不免一死。只有修仙得道,方为证道。”

  白帝子道:“凡人自然是不免一死,可小龙斗胆请教娘娘:为什么凡人就不可以与天地同寿?”

  金母道:“仙凡有别,亘古难变,岂容你置疑?”

  白帝子道:“我偏要抗争这个千百年来极不公道的规矩!”

  金母惊道:“你……你想怎样?”

  白帝子道:“如果我铲除那即将接任帝位之才人,岂不就能永远地称帝于世了?”

  金母怒道:“天意如此!岂容你妄为?”

  白帝子顽固地道:“我不信什么天命、地命!只有我亲自尝试过,那才无愧于心!”

  金母道:“白帝子,你太天真了!一切早已注定,倘若一意孤行,到时酿成苦果,后悔也晚了!”

  白帝子坚定地道:“小龙此心已定,决不后悔!”

  金母沉吟着掐指一算,点头会意道:“好吧!白帝子,既是你痴心未悟禅机,本宫也无话可说。你要找的人现在骊山中,乃是赤龙转世,那头顶呈赤色雾气的便是。可此行凶多吉少,还望三思而后行。切记!切记!”

  白帝子脸上微露喜色道:“小龙谨记娘娘教诲!就此拜别!”心想:“晓婉,我终于争取到这个机会了!你一定要等我!”说着化作一道白光离去……

  金母叹道:“哎!自作孽,不可活!”

  ——

  阿房宫里,秦始皇猛然惊醒,环顾四周,惊疑不已。

  梦中金母的话犹在耳畔:“你要找的人现在骊山中,乃是赤龙转世,那头顶呈赤色雾气的便是……”

  秦始皇寻思着:“赤龙……骊山……好奇怪的梦……”瞬间有些恐慌道:“难道说,我大秦江山果真危在旦夕了吗?来人啊!”

  一侍从进内听令道:“皇上,您有何吩咐?”

  秦始皇道:“快!快去准备车马!寡人要往骊山一带巡视!”

  ——

  深山酒肆中,众劳工围桌畅饮,同向一个官兵装扮的人(刘邦)敬酒。

  众劳工道:“刘大人,那秦始皇暴虐成性,丝毫都不顾及百姓的死活。像您这么宽宏大量的人,才是做皇帝的第一才人!”

  刘邦笑道:“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这一路上押送的劳工是死的死,逃的逃,延误了不少时日,就剩你们几个了。始皇要是知道了,定要拿我治罪。我这‘宽宏大量’只怕换来的只有死路一条——与其大家都死,不如死我一个的好!你们就趁今晚,快快逃命去吧!”

  众劳工道:“大人既知此去必是死路一条,为何还要回去送死呢?您对我们有恩啊!我们弟兄绝不能就这么走了!”

  众人纷纷应和起来:“对对对!既然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与那始皇帝大干一场!至少还有生还的希望!只要大人您一声令下,我们弟兄情愿跟随您鞍前马后,谋反躁动,死了也不亏啊!”

  刘邦道:“好啦!你们的好意,我刘邦都记在心里了!什么都别说了!喝酒!”

  众人开怀畅饮起来……

  ——

  一大队人马飞速前进……

  飞驰的马车中,秦始皇靠着车厢,昏昏欲睡……

  白帝子自秦始皇身体里飘出马车……

  皓月当空。

  白龙洞口,腹部圆大的张晓婉独坐石岩上,翘首夜空,望着一轮圆月,浮想联翩……

  张天师的话犹言在耳:“你……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你跟她私会也就罢了!居然还整出个孽种来!我没有你这样的败坏门风的妹妹!你走!”张晓婉如闻霹雳,怔怔地看着张天师道:“哥……这可是你说的!当真不再认我这个妹妹?”张天师道:“从此以后,你我不再是兄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再也不管你了!

  想到这晓婉伤心不已,悲泣不止……

  一道白光闪入,白帝子已到白龙洞外。

  张晓婉惊喜迎上道:“白郎!”

  白帝子喜道:“晓婉……你怎么回来的?”

  张晓婉欣喜地道:“白郎……我们可以长相厮守了!再也不用去管他什么神仙、妖怪……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白帝子先喜后惑道:“真的吗?——可是,为什么?你哥哥他……”

  张晓婉收起笑容道:“我已经没有哥哥了……他已经跟我断绝了兄妹关系……以后……他再也不会管我了……”

  白帝子惊疑地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张晓婉道:“我已有了你的骨肉……”

  白帝子转喜道:“什么?孩子?我的孩子?”

  张晓婉道:“孩子就要出生了……哥哥说我败坏道家门风,将我赶了出来!别再想他了,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去过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说完拉白帝子欲走。

  白帝子却顿了一下道:“不!你先别急!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我马上就可以拥有整个天下了!”

  张晓婉迟疑道:“怎么……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白帝子道:“不!我说过,我要给你这世上最大的幸福!只要我打败了赤龙,我就可以不受生死限制,永远地成为整个天下的主人!如果我成功了,你就是整个天下的母亲,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到时候,天师他还会不承认我吗?”

  张晓婉道:“白郎,难道你不明白?什么荣华富贵、功名利禄,都不是我想要的!不要再为那些虚幻的东西所牵绊!除了你,我什么都可以舍弃的!”

  白帝子道:“不!我答应过要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就一定要做到!我不能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你相信我!我会成功!一定会的!我马上去找那赤龙决斗。你和孩子就在这里等着我的好消息!”说完欲走,却被晓婉拉住,急喊道:“不……白郎!你回来呀!你不要去……你这么做,逆天行事,后果会很严重的!万一有去无回……我不能让你去冒险!”

  白帝子道:“晓婉,有你在这儿等着我,一定会带给我无穷的力量!我一定会成功!你别怕,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张晓婉懊恼地道:“白郎!你怎么不明白?我要的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虚名,那是毫无意义的!我要的只是你这个人——”

  白帝子道:“人?不……我只不过是一条还未成龙的蛟而已!如今,我连成仙的机会都给断送了……就这样让你跟了我,我真的什么都没能给你……我还害得你跟你哥哥反目……要是我连这个‘虚名’都争取不到的话,那以后还怎么面对你?你别怕!等我回来!”

  张晓婉道:“可是……我并不在乎你……”

  “但我在乎!”白帝子打断道:“身为你的郎君,我就要给你这些!你明白我的心吗?”

  晓婉无言以对。

  白帝子拉过晓婉的手道:“记着,等我回来!”

  张晓婉勉强地道:“好……那你一定要答应我:千万——千万保护好自己……为了我和我们的孩子……”

  白帝子道:“放心吧!”

  晓婉恋恋不舍地松手,白帝子化作一道白光离去。

  晓婉紧紧追出,远眺着……

  ——

  深山酒肆中,众人喝得酩酊大醉,横七竖八地躺着。

  天边渐渐泛起红光……

  刘邦的影子从他的身体里走出来,化作一道红光,直冲云霄……

  天宫丹霞阙,一道红光在金母面前降下,随之化作赤帝子叩拜道:“小龙叩见圣母娘娘!”

  金母道:“赤龙,秦王朝大限已到。本宫即将天下交付与你;但那始皇帝元神苍龙,并不肯就此罢休,誓要与你争夺天下!你难逃此劫!”

  赤帝子忧虑地道:“娘娘,始皇帝暴虐成性,置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弟子很想解救万民,积修功德。可此行吉凶,还望娘娘指示!”

  金母道:“今夜寅时,白、赤二龙争夺龙权,势必有场恶斗。为助你赢得此战,本宫特赐你赤霄神剑——”金母一挥袖,变出赤霄神剑,交给赤帝子。

  赤帝子接剑,欣喜道:“多谢娘娘!小龙代天下万民感谢娘娘大恩!”

  酒肆中,刘邦从梦中惊醒,已时值深夜,定了定神,赫然发现桌上多了一把红光烁烁的宝剑!惊疑不已道:“难道……这真的是天意?”

  一旁的劳工被刘邦的说话声惊醒:“大人,您怎么了?

  刘邦道:“你们快看这把剑……方才做了个怪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