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上)李捕头夜探裘王府
子泓2019-03-31 20:203,769

  裘王府,白素贞似有感应般的突然心神不定,掐指一算,便知许仙有难了,急命碧青前往探听详情。碧青遂前往追踪许仙,一路追到了县衙公堂,隐身在一旁悄悄观看着……

  许仙正战战兢兢地跪在堂下……

  李彪在一旁站着,以蔑视的眼神瞟着许仙……

  知县周天禄高坐堂上,一敲惊堂木道:“你就是盗贼许仙?”

  许仙道:“回大人……小的是许仙……但并非盗贼啊……”

  周天禄道:“哦?你不就是前日给本官送药的那个广生记的伙计吗?”

  许仙道:“正是小的……大人……”

  周天禄道:“药铺的伙计,如何成了盗贼?”

  李彪从旁闪出道:“老爷!不瞒您说,他是小人的内弟,也的确是广生记的伙计。可我没想到,他在外面不好好做生意,竟然干起这勾当来!昨日给小人一锭一百两的白银,说要筹备婚事。小人只当他是日常积攒的私房。想他一个小伙计,才做学徒不久,哪能积攒得百两银子的私房钱?这银两八成就是赃银!”

  周天禄道:“许仙,李头的话可是属实?你的银子从何而来?”

  许仙道:“大人……草民果真不曾偷盗啊……”

  周天禄道:“既非盗贼,缘何会有赃银在手?

  许仙道:“这……”

  碧青在一旁看着,暗自惊叹道:“奇怪!那银子明明是虾蟹小妖去弄来的,怎会是这钱塘县的库银?”一面想着,一面退去……

  许仙只是支吾着说不清楚,心道:“白小姐啊……你可害苦我了……我若供出你来,要你一个千金小姐在公堂上抛头露面,岂不有辱家声?坏了她家门风……宁可她无情,我却不能无义……”

  ——

  裘王府,白素贞正审问着小夏、小谢……

  小夏道:“什么?库银?不可能啊!这些银两是黑大王亲自交给我们的!”

  小谢道:“对啊!黑大王素日里用的银两都是在江底打捞上来的无主之财!不可能是什么库银啊?”

  小夏道:“就是!即便是库银,那也该是镇江府的,不是钱塘县的。钱塘县的库银怎么会跑到镇江府的辖区去?”

  小谢道:“对啊!这钱塘和镇江还隔着一段距离!也不能够啊!”

  白素贞疑惑道:“那究竟怎么回事呢?”

  碧青道:“姐姐,不如咱们再去公堂上看看再说?”

  白素贞点点头。

  ——

  公堂上,周天禄见许仙半晌无言,有点不高兴,喝道:“本官在问你话呢!你不说话装什么哑巴?本官警告你:休打什么歪主意!免得皮肉受苦!”

  许仙惊道:“大人问的什么话……草民实不知情……不知该如何作答……”

  周天禄示意一旁的李彪将证物拿出。李彪将那锭银子呈给周天禄。

  此时,白素贞和碧青一起现身在公堂,隐身看着公堂上发生的一切……

  周天禄道:“许仙你看!这可是你昨日带回家的一百两银子?”

  许仙抬头一看,慌乱地点点头道:“的确是那锭银子!但并非大人所说的库银啊!”

  周天禄道:“好!那么你可曾留意这锭银子底下刻有‘钱塘库银’的烙印?”

  许仙答道:“啊?这个……草民确不曾留意……”

  周天禄示意李彪将银子拿给许仙看……

  白素贞灵机一动,急忙上前对着那锭银子施法!

  等到许仙拿到手的时候,底部的“钱塘库银”字样早已经消失不见!

  许仙拿着银子翻来覆去地看着,好奇发问道:“大人……小的眼拙……并没发现有什么烙印啊?”

  周天禄一愣,敲一下惊堂木,怒道:“嗯?难道本官还骗你不成?你好好看看清楚!”

  许仙只是翻看着,却找不到任何印记,额头直冒冷汗……

  李彪看到许仙的情景,不耐烦地上前指点着:“哎呀!不就在银子底下吗?你不至于……”说着上前将银子反转过来,赫然发现底部平平!的确没有任何烙印!

  “这怎么可能?刚才明明还有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李彪惊呼道。

  周天禄也惊奇道:“什么?不见了?快拿给本官瞧瞧!”

  李彪便将银子呈上,周天禄也是颠来倒去地看了几回,果真不见任何烙印!急道:“哎哟!我怎么也会老眼昏花到这种程度啊?”

  在一旁隐身的白素贞和碧青不禁掩嘴而笑,悄悄退去……

  周天禄责怪李彪道:“李头!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你说库银失窃了吗?怎么又不是了呢?”

  李彪道:“这……大人!小的昨夜当值清点库银,的确是发现少了啊!难不成是小的拿错了……”

  周天禄道:“拿错了?难道你也老眼昏花了吗?”

  李彪心中狐疑,眼前浮现出昨夜潜入库房的情景——

  昨夜,李彪独自潜入县衙库房,掀开白天刚入库的那箱库银,拿出一锭;又从身上取出许仙给他的那锭银子,对比着看了又看,将两锭银子全都装到身上,关好箱子离去……

  李彪突然眼前一亮,极力争辩道:“大人!小的想起来了!昨天他手里拿着两锭银子呢!给了小的一锭没有烙印的,还有一锭被他私藏起来了!那一锭上定是有烙印的!”

  许仙惊道:“姐夫你……胡说什么?我何曾有过两锭银子?明明是你说要拿去兑换碎银,怎么去了一夜就诬赖我盗了库银?”

  李彪道:“是我拿的没错!因为我当时就发现了银子上的烙印!断定了那就是库银,所以才没敢归还于你……大人!如果不是赃银,他为何不肯供出银子的来源呢?”

  “你……”许仙此时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既不忍破坏白素贞的声誉,又想保住自己的清白,两难道:“老爷……这银两是……是我一个朋友送的……”

  周天禄道:“朋友?那大概就是同党了?他姓什么?叫什么?住在何处?”

  许仙道:“我……我不知道……”

  李彪急道:“大人!他昨晚分明说过这银子是一位娘子所赠!如今人赃俱获,却又拒不肯认……分明就是在包庇同党!”

  周天禄怒道:“再不招来,大刑伺候!”

  许仙恐惧道:“大人息怒……她姓……姓白……不……不知道她住哪里……”

  周天禄冷笑道:“哼!你不老实是吗?来人!给我打!”

  许仙急道:“不要……老爷,我说!她叫白素贞,住在……在双茶坊巷……”

  周天禄道:“哦?双茶坊哪里?”

  许仙道:“草民只记得……门前挂的牌子上写的是白府……”

  周天禄道:“白府?这白素贞是何许人?”

  许仙道:“她自称是……白太守的千金……”

  周天禄疑惑道:“白太守?奇怪!据本官所知,那白太守早已过世,从未听说还有个女儿。难道是有人冒名?这样吧!李头,你马上派些人手,本官要亲自到那双茶坊的白府去勘探一番!”

  李彪道:“大人,你看天色已暮,行动不便,不如……明日再行?

  周天禄焦急道:“哎呀!库银失窃,这事比天还大啊!万一出了闪失,可是要杀头的!别管什么黑天、白日了!你叫他们准备火把,咱们马上连夜赶过去!”

  李彪道:“是!大人!”

  许仙此时心慌意乱,心道:“白小姐啊……并非小生有意拖累你……实在是我……无能为力啊……”

  两衙役将许仙押下。李彪瞟了一眼许仙,奔出门去……

  此时已经暮色沉重。李彪领着几名捕快跟在周天禄后面;许仙被铁链锁着,愁眉苦脸地跟在李彪后面。一行人齐往双茶坊赶去。

  李彪看到路旁“双茶坊”的牌子,傲慢地看许仙一眼道:“就是这儿吗?”

  许仙点头无语,李彪道:“这里就没什么人烟嘛!你确定在这里?”

  许仙也疑惑地左右环顾着,众人继续前行……

  ——

  白府内,白素贞和碧青正喝茶聊天……

  碧青道:“想必许公子这会已经没事了吧?”

  白素贞正欲掐算,一阵嘈杂的人声从外传入,大吃一惊道:“不好……有人!”

  只见老龟推门而入道:“不好了……娘娘……外面突然来了好多官兵……”

  碧青愁苦地道:“大概是衙役上门来搜查了……怎么许公子还是没能脱困呢?”

  白素贞道:“不要慌……青儿,你先出去看看!我自能应付……”

  碧青应声匆匆离去,白素贞两袖一挥,周围的一切恢复了原来的废墟……

  ——

  裘王府门前恢复如初,变成了残垣断壁……

  李彪带领众人走近看到,大惊……

  大门上歪歪斜斜地挂着一块牌子,写着“裘王府”三个字……

  李彪对周天禄道:“裘王府……大人,这里是裘王府,不是什么白府!”

  周天禄道:“裘王府……这……这可是荒废了近百年的宅子!怎么可能有人住?!”

  李彪道:“晋贤,你确定你没有记错?这里是裘王府,不是白府——就算是,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

  许仙困惑不解道:“这……我白天来的,的确是这里……可现在怎么……”

  李彪喝令衙役道:“你们再到四周看看!有什么白府没有?”

  几个衙役散开,许仙恐慌地环顾四周……

  李彪暗自对许仙道:“晋贤,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糊弄姐夫的?这银子要真是你偷的,你就认了吧!县太爷还会网开一面,也不至于做个死鬼……”

  许仙道:“姐夫……我从小在你家长大,我的为人,姐夫应该清楚啊……”

  李彪道:“哼!你少拿这个做说辞!我李彪一向是铁面无私的!别老是拿这个套近乎……”

  许仙道:“姐夫你……”

  几个衙役回来道:“李头,这四周没有一户人家,根本就没有什么白府!”

  大门内吹出一阵阴风,继而飘出几团鬼火……

  “鬼……有鬼啊……”众人胆怯地集体往后缩步……

  李彪惊恐道:“大人,我看还是算了吧……这裘王府既然已经荒废近百年,周围肯定没人住的……这儿可闹鬼啊……”

  周天禄道:“好啦!那只是磷火!哪有什么鬼?!库银找不回来,可比见鬼还难受!你们都随我进去!李头,前面带路!”

  李彪一惊,拉过许仙,战战兢兢地进门,众人紧跟其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