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上)媒取纸伞谋双求对
子泓2019-03-29 17:044,418

  广生记药铺,许仙、金升整理着药材。

  外面传来碧青的声音:“有人吗?”

  金升迎出道:“姑娘,你怎么又来了?”

  碧青进门,向里张望着道:“我来找人……许公子!”

  许仙乍见碧青惊讶道:“嗳?这不是……碧青姑娘?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碧青道:“许公子!那会儿我就来找过你,谁知你不在。”

  许仙道:“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碧青道:“公子忘了吗?昨日借伞、济舟之恩,还未曾答谢,怎能草草了事呢?”

  许仙道:“些许小事,怎敢劳动小姐致谢?”

  碧青道:“公子难道忘了?您的雨伞尚在小姐那里,你总不会不要了吧?”

  “这……”许仙本不好意思讨要,却又想起姐姐昨晚的叮嘱:“对了,晋贤呀,你方才借出去的那把雨伞,一定要记得取回来!那还是你姐夫从衙门带回来的紫竹柄、八十四骨的好伞!可别给弄丢了!”于是勉强道:“伞自然是要取的……只是,姑娘拿来给我便是,何必再惊扰府上呢?”

  碧青笑道:“小姐说了,公子的恩情,必要当面言谢才是!我家小姐已经等了许久!就请公子马上随我走一趟吧!否则,姐姐又要责备我不会办事了!”

  许仙为难地转向金升道:“哦……金大哥,我有事要出去一趟……麻烦你代我向师父告个假……”

  金升道:“好!你尽管去吧!”

  许仙道:“碧青姑娘,我们走吧……”

  碧青道:“好啊!公子请——”

  许仙不自在地跟着碧青出去……

  金升疑惑道:“嗳?这小子是怎么回事?才回来又往外跑?”

  ——

  裘王府外,残垣断壁,一片荒凉。

  白素贞从破旧的大门里走出来,两手一挥,荒宅被富丽堂皇的庭院所取代……

  白素贞含笑走进门去,关上大门,拿出海螺一吹道:“虾蟹龟贝!速来见我!”

  虾蟹龟贝四小妖现身道:“娘娘唤我们前来,有何吩咐?”

  白素贞道:“你们扮作仆人,待会喜迎贵客临门!”

  虾蟹龟贝道:“领娘娘法旨!“

  ——

  碧青领着许仙穿街走巷过来,许仙一路念叨着旁边的路标:“箭桥……双茶坊……姑娘,我记得以前,这里没有人家的,怎么……”

  碧青道:“公子有所不知,都说是以前了!我家小姐是刚刚才搬到这儿来的!”

  裘王府外,一块写有“白府”的牌子高高悬起……

  碧青引许仙走近道:“许公子,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许仙嘀咕道:“白府?好华丽的宅子……”

  碧青暗笑着上前叩门……

  老龟所伴的老管家开门应道:“是碧青姑娘!”

  碧青道:“老管家,麻烦您进去向小姐通报一声,就说许仙许公子到了!”

  “老汉知道!”老龟说罢进内。

  碧青道:“许公子,请进!”

  许仙不自在地走进……

  碧青跟随进内,掩上大门……

  ——

  闺房里,白素贞喜滋滋地抱着雨伞坐着……

  老龟进门道:“娘娘!那许公子来了!”

  白素贞惊喜地起身应道:“真的?你先出去招待着。等到恰当的时候,再请他到闺房来……”

  老龟道:“是!娘娘!”

  白素贞道:“嗳……记住!从现在起,只能叫小姐!”

  老龟笑道:“是!小姐!”

  ——

  客厅,许仙落座,老贝装扮的老婆婆奉茶出来。

  老贝道:“公子请用茶!”

  “有劳婆婆了……”许仙心道:“奇怪……她家不用丫鬟,却请个老太太来服侍人……”

  老龟将老贝拉到一边耳语道:“老婆子……你那茶是从哪里摄来的?”

  老贝低声道:“这茶连同娘娘摆的酒席,都是从十里以外的酒楼摄的……还是西湖龙井呢!”

  老龟暗笑道:“老婆子还真有一手!”

  许仙喝了一口茶,心道:“这是什么茶?太香了……从没喝过这么好的茶……”

  碧青道:“许公子,您先品着茶,待我前去通报小姐……”

  老龟拉过碧青,耳语几句……

  碧青道:“许公子,请到里间去见我家小姐!”

  许仙道:“啊?小姐闺房……只怕……我一个男人不好私进吧?”

  碧青道:“小姐都同意了!没有什么进不得的!走吧!”

  许仙道:“这……”

  碧青道:“进去吧!不碍事的……”说罢强拉许仙。

  许仙不好意思地挣脱道:“不……姑娘不要拉……我自己走……”

  碧青松开手,低头一笑。

  许仙被动地跟着碧青走着,心道:“真的要去见她吗?”越走越慢,最后索性停住道:“青姑娘……小姐闺房,小生实不敢冒犯……不如,让我在此候着……烦请姑娘取了雨伞带给我即可……”

  碧青道:“嗳!雨伞好取!恩情难谢,小姐不光要还伞,还要向公子致谢的,这可疏忽不得!快请进去吧!不然小姐该等急了!”

  许仙为难地移动了步子……

  碧青拉着许仙到白素贞的闺房。

  白素贞隔着屏风坐着……

  许仙走到门口,背过身子站着,不敢进去……

  碧青道:“许公子,快些进去呀!姐姐就在那儿!”

  白素贞在里面道:“是许公子吗?既然来了,为何不进门来?”

  许仙为难地转过身子,低着头道:“白小姐……小生来得冒昧……打扰小姐了……”

  白素贞从屏障后款款走出道:“公子何必如此谦逊?奴家等你许久了!快请里面坐!”

  许仙被碧青推进内坐下,面前摆着一桌美味佳肴。

  白素贞斟酒给许仙道:“公子请先小酌几杯……”说罢欲斟酒,却被拦住许仙道:“万万不可!小生是来拿伞的……还望小姐取了伞给我,在下便告辞了!实不敢再搅扰府上……”

  白素贞道:“昨日湖上遇雨,幸遇公子,承蒙不弃照料,未曾淋雨。奴家心里甚是感激……这杯酒权当一礼,聊表谢意。公子请——”

  许仙勉强接过道:“这——这点小事,实不足挂齿……小姐过谦了……”

  白素贞娇羞地一低头,笑道:“公子如此彬彬有礼,倒令奴家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许仙颔首微笑,不自在地喝了酒……

  白素贞道:“前日奴家路过广生记药铺,看到公子在那里向乡亲们售卖避瘟药丸。想不到,公子这么年轻,就有了自己的药铺,可称得上是事业有成了!”

  许仙道:“不不!小姐弄错了!我哪有能耐开得起药铺……哎呀!小姐,说起药铺,小生是真的耽搁不得了……再晚些,只怕误了店里生意,师父要生气的……”

  碧青道:“啊?原来那店不是公子自己开的?”

  许仙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白素贞道:“哦……我一直都以为那广生计就是公子自己开的药店呢!看来是我们弄错了……”

  许仙道:“是的……所以,我是不能耽搁太久的……”

  白素贞道:“那你师父会不会待你很凶啊?”

  许仙道:“凶倒也罢了……只是……耽误了生意,工钱可就不保了……”

  白素贞道:“哦……公子如此老成,何必受这个约束?难道就没想过自己开店吗?”

  许仙笑道:“小姐说笑了!开店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我一个伙计,哪有本钱……”

  白素贞思筹着起身道:“公子且坐着略饮几杯,待奴家进去取伞出来!”

  许仙道:“有劳小姐了……”

  白素贞冲碧青使眼色道:“碧青,要好生招待着……”

  碧青看白素贞进内道:“是!姐姐。许公子,这些都是临时做的下酒菜,寒碜得很!您别嫌弃……将就尝尝……”

  许仙看着眼前的美味佳肴,暗自惊叹道:“这菜还说寒碜……那我们普通百姓就真没日子可过了……”

  许仙用筷子夹起菜尝着……

  白素贞刚走进内间,顿了一下,又收住脚步,躲在门边,窥视着碧青……

  碧青冲白素贞一点头,欲给许仙斟酒,却被许仙拦住:“姑娘不必再倒……取了伞,小生便要告退了……”

  碧青笑道:“公子不必心急,且放心小酌几杯,小姐取伞,可还要等许久呢!”

  许仙道:“哦……小生也不敢久留的……”

  碧青道:“不知公子贵庚?”

  许仙道:“小生虚度……二十光阴……”

  碧青惊喜道:“哦!如此说来,我家小姐倒长你一岁了!唉!姑娘家年龄越大,越不是事儿。不像公子,风华正茂……想必,家中夫人也是花容月貌,才配得上你人才一表!”

  许仙道:“姑娘说笑了!我一个穷伙计,温饱之忧才得勉强解决。这娶亲之事,还不容我考虑,哪有什么夫人?想你家小姐是白府千金,有多少富贵享用不尽,还发什么愁啊……”

  碧青道:“公子有所不知,小姐自幼父母双亡,每日就在这深宅大院之内,孤守空闺,甚是寂寞。虽有家财万贯,可以不愁生计,但若外面生事,连个可以出面的人都没有……真是为难得很……”

  许仙道:“小姐深居闺中,怕外面生什么事啊?”

  碧青道:“盗贼窃匪、地痞流氓,还有那些个登徒浪子……想都不敢想啊……要是多个男人,也就心安了……”说罢有意看着许仙。

  许仙听说,不自在地撇过头去……

  碧青暗笑着……

  许仙道:“小姐花容月貌,德才具备,何愁没有才子匹配?又何必因此而发愁呢?”

  碧青佯装悲泣道:“说起这事……我就……”

  许仙惊吓赔礼道:“对不起……我一时大意,说错了话,得罪姑娘了!”

  碧青破涕为笑道:“公子不必惊慌,此事与公子无干……”

  许仙道:“那是……”

  碧青佯装哭泣道:“其实,小姐当初是和一位张官人定过亲的。谁知那张官人是个短命鬼……还未及小姐过门就……”

  许仙同情地道:“原来,小姐也是如此不幸之人……”

  碧青哭泣不止道:“可怜小姐独守空闺,竟要守这活寡了……”

  许仙感慨地道:“原本以为这天下再无比我更不幸的人……谁知……那小姐既然已经定了亲,为何不搬去夫家孝养公婆?却还在这白府之内?”

  碧青一愣,眼珠一转,既而嚎啕大哭道:“那张官人也是赤条条光棍一个!家里再没什么人……小姐如今是无人可以依托了……”

  许仙极其同情地道:“真是太不幸了……”

  碧青这才痛快地说出:“本来……小姐这望门寡算是守定了……不想,偏偏遇上许公子你了!”

  许仙一愣道:“我?”

  碧青道:“我家小姐昨日与公子同船共渡,实是十世修来的缘分!承蒙公子照料,小姐感恩戴德,情深意长,有意将终生托付公子!”

  许仙大感意外道:“这……这万万不可……”

  碧青道:“有何不可?小姐与公子都是不幸之人。如今相遇,不幸变万幸!你们相互扶持,相互照顾,共度难关,岂不是两全其美?”

  许仙为难地道:“可是……婚姻大事,怎可如此草率地决定?我也……”

  碧青道:“公子双亲不也已经亡故了吗?既然如此,婚事应该自己做得了主啊!”

  许仙道:“可我家中还有个姐姐,虽不是长辈,也好似半个母亲。这婚事无论如何,也要和她商量的……”

  碧青道:“那就去告诉她呀!”

  许仙道:“这……还有这婚嫁,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凭我现在的能力,怎么能……不行!肯定不行的……”

  碧青道:“哦!我说为了什么!说来说去,不就是为了银子吗?!”

  许仙脸色一红……

  一直在外窃听的白素贞听到这对外喊道:“青儿!你过来!”

  碧青道:“姐姐喊我有事,公子请先坐着,待我进去看看!”

  许仙看着碧青进内,寻思道:“能娶到如此娇妻,我是求之不得!可是……这美事来得如此突然,竟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般,倒叫我一下子无福消受了……这是真的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