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上)强娇娘充作千金体
子泓2019-04-04 12:224,030

  苏州城的专诸巷,老龟、老贝、小夏、小谢扮轿夫抬轿而至。轿内坐着是白素贞。黑风扮管家在轿前领路,碧青作丫鬟随轿侍立。四人落轿,黑风上前叩门。

  老人陆老三出门迎接道:“您是——”

  黑风递上一封书信道:“老人家,这里有封书信,是王锡章王大人差人从杭州送来的,请您过目。”

  陆老三接信阅读良久恍悟道:“原来是王锡章大人的外甥女呀!怎么……又要回苏州安家落户了?”

  黑风道:“老人家,是这样的:自从王大人到京城上任,一直挂念着这边的房屋无人照看。虽说有老人家您帮忙看护,但到底不是自家人,不好麻烦。又恰巧我家舅少奶奶迁居至此,暂且无处存身,大人就送她来此居住。一来,可以散散心;二来,也顺便照看门户,不再麻烦老哥哥!”

  陆老三道:“王大人心疼我了!既如此,你们就搬进去住吧!有什么要帮忙的,只管吩咐!别客气!”

  黑风道:“多谢老人家!碧青,快扶小姐出来,见过陆老叔!”

  碧青应言扶白素贞下轿。

  陆老三看得发怔,心道:“久闻王大人甥女花容月貌,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白素贞施礼道:“小女白秀英见过陆大叔!”

  陆老三躬身道:“不敢……”

  白素贞道:“小女初来乍到,要麻烦大叔多多照顾!”

  陆老三谦逊地道:“好说……”

  ——

  胥江驿内,甲头手提鞭子,在许仙面前甩得呼呼作响。

  许仙惧怕地道:“老爷,小的真的……没银子了……我身上所有的银子,昨天都已经交给老爷了……”

  甲头道:“真的没有了?没有倒也无妨。老爷我教你去赚钱!”

  许仙疑惑道:“教我……赚钱?”

  一堆破旧的衣服被扔在许仙面前。

  许仙不解地看着甲头。

  甲头道:“快!换上!”

  许仙道:“老爷……这是……”

  甲头得意地道:“这是老爷我精心设计的乞丐装……”

  许仙惊讶道:“乞丐装?”

  甲头道:“赶快给我换上,好上街讨钱去!”

  许仙大惊道:“什么?老爷是叫我扮成乞丐去骗钱?真是荒唐至极!”

  甲头怒道:“怎么……你还敢跟老爷我叫板了?是不是?今天,你要是拿不出银子来,就赶紧给我上街去讨!否则,我这鞭子可不闲着!去?还是不去?你自己说!”

  许仙惧道:“老爷……这种事,小生实在做不来呀……”

  甲头道:“做不来,自有老爷我教你!这是我这儿的规矩:凡押送到这儿的犯人,头一月必须得扮成乞丐上街讨得银子供奉本老爷!否则,就免不了每天一顿鞭子!谁都不例外!”说着扬鞭示威。

  许仙寻思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如暂且依了他,再找机会去找师叔……”

  甲头道:“怎么……你到底做?还是不做?”

  许仙道:“好……就依老爷……”

  甲头喜道:“这才是嘛!”说着将乞丐装扔给许仙道:“赶紧换上,老爷我待儿会来过目!”

  ——

  苏州城卢家巷,许仙蓬头垢面地走在街上,手上还拎着一个小竹篮。甲头乔装为行人,跟在他身后,压低声音指责着:“我说你倒是开口说话呀!老爷我教了你半天,你别全都给我忘了!”

  许仙低声道:“老爷……我……我实在说不出口……”

  甲头恶狠狠地道:“说不出?!说不出,回去就等着挨鞭子吧!”

  许仙委屈地道:“老爷……”

  甲头低声道:“快喊呀!别磨磨蹭蹭的!”

  许仙勉强地抬高声音道:“我……各位老爷、夫人、太太、小姐……行行好……赏口饭吃吧!”

  行人渐渐围观过来……

  ——

  街上,一位气宇轩昂的年青公子顾锦云跨马游街,被很多仆人拥护在中间……

  众仆人敲锣打鼓,热闹非凡。顾锦云不停地向众人拱手……

  很多路人纷纷停下脚步围观着,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人啊?莫不是谁家公子中了状元?跨马游街呢!”

  “哪里是什么状元!这是我们苏州城里有名的大户,姓顾的大家啊!”

  “顾家?原来如此!只是他们出门游街,也没必要闹这么大的动静吧?”

  “听说是要进京献宝呢!”

  “进京献宝啊?是为了什么啊?”

  “听说顾家老爷要升,所以要将传家之宝献给皇上,以报答圣上洪恩哪!”

  人群之中,一个小伙计跟一位年轻姑娘在一旁听着……

  年轻姑娘王月英羡慕地道:“好气派哟!什么时候,我出门也能像这样排场,那该有多好!”

  小伙计阿喜听到王月英的话,愤愤地看着街上的游行队伍,心道:“老天不公!为什么就没将我生在富贵之家?!”说着拉一下王月英道:“小姐!咱们该回去了!”

  ——

  卢家巷,甲头暗地里朝许仙的膝盖后打一拳……

  许仙扑通一声,被迫跪倒在地。

  甲头低声道:“快给我磕头!装得可怜点!接着喊!”

  许仙默默流着泪,勉为其难地向众人跪地磕头,一点不敢抬头看人。“各位老爷、夫人、太太、小姐……行行好……赏口饭吃吧!”许仙略带着哭腔说,引动的围观行人议论纷纷。阿喜跟着王月英走近……

  “真奇怪!这段时间,仿佛行乞的人特别多……”

  “大概是附近哪里遭灾了吧……”

  “看这位公子年纪轻轻,又眉清目秀的,不像个讨饭的呀!怎么也不找个正经生意做做……”

  王月英在一旁听着众人的议论,凑上前去道:“想必……本就是个生意人,时运不好,亏了本,沦落街头了!我们能帮忙的,就帮一点吧!糟糕……我出来时忘带银子了……”

  王月英刚欲转身,却见阿喜站在他面前笑道:“小姐,只要您高兴,我身上的银子全都给他!”说着从袖中摸出几粒碎银,放入许仙面前的篮子里。

  王月英喜道:“阿喜,你心地真好!好啦!我们回去吧!”

  阿喜同王月英挤出人群,这才猛然意识到:“不好……那些银子是老爷叫我去买药材的,我怎么都给……”说着回望看一眼密集的人群,狠心离开道:“算了……大不了,挨顿骂……”

  “真可怜……我们也帮点吧……”众人开始纷纷向篮子内投放铜板。

  白素贞挤进了人群,将一锭银子放入竹篮。

  许仙一直低着头,不好意思抬起,突然看到有人往篮子里放了一锭银子,大吃一惊,猛抬头一看。白素贞冲许仙回眸一笑,一闪身,消失在人群中……

  许仙惊奇道:“白……白小姐……”起身欲追。

  甲头在许仙身后使劲一拉,低声道:“怎么……想逃跑!没门!”

  许仙止步,心道:“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见她?再说,她在杭州,又怎会跑到这儿来?一定是我看错了……”

  越来越多的人施舍铜钱给许仙。甲头在后面偷着乐,低声自语道:“没想到,这小子扮乞丐这么成功!收获还真不少!以前的犯人还没一个能抵得上他的……”

  行人散尽。甲头将许仙拉到一个僻静的小角落里,趁人不备,一把夺过许仙手中的竹篮,喜形于色地清点起篮中的银钱道:“兄弟今儿个干得不错!老爷我头一次到这卢家巷来讨钱,就发了个够!待会儿请你喝酒去!”

  许仙勉强一笑道:“谢谢……谢谢老爷……”突然意识到一个词,“老爷,您说——这里是卢家巷?”

  甲头道:“对呀!怎么……你还知道这个地方?”

  许仙道:“没……只是……听着耳熟……”

  甲头道:“卢家巷是苏州城有名的老街巷了,听说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好啦!走!老爷请你喝酒去!”说着一搂许仙,离开街市。

  许仙心道:“卢家巷?师父给我的信上,不就写着这个地址吗?这么说,师叔就住在这条街上……”

  ——

  碧青和黑风偕同虾蟹龟贝几人站在江边巡视着……

  黑风道:“这江中时有过往船只,运气不好的,遇上风浪就会沉没。年深日久,江中一定积聚了不少的无源之材。”

  碧青喜道:“那太好了!我们下去打捞,一定会有不小的收获!

  黑风道:“嗯!虾蟹龟贝,你们先下水布下渔网,做好准备!”

  虾蟹龟贝潜水而去,黑风和碧青在岸边巡视。

  远处闪动着一些火星,伴随着一阵嘈杂声。

  碧青猛然发现道:“不好!黑大哥!那边有人过来了!我们暂且避一避吧!”

  黑风点点头,与碧青隐身退去……

  顾家献宝的队伍停在江边……

  老管家顾能上前,走到少爷顾锦云的面前,扶他下马道:“少爷,您准备好,我们这就上船,转走水路了!”

  顾锦云道:“船只都备好了吗?”

  顾能道:“都备好了!”

  一艘大船停在江边。

  顾锦云手中拿着一个锦盒,众人拥护着他上船。

  江水渐渐泛起波纹,形成一个漩涡,越转越大……

  顾能发觉江水的不正常,使劲一拉顾锦云。

  顾能喊道:“少爷小心!”

  虾蟹龟贝从江水中跃出……

  顾锦云被管家一拉,手中的锦盒失手跌入江水中……

  顾锦云大喊道:“不好!宝!传家之宝掉进水里了!快!”

  一只盛满东西的巨网被虾蟹龟贝拉出江水……

  几个仆人慌忙跳进江水中……

  岸上众人惊慌失措,乱成一团……

  ——

  夜里,胥江驿,甲头热情地招呼着许仙吃饭,不停地敬酒、喝酒,已有明显的醉意:“兄弟呀!今儿个干得不错!大哥我来敬你一杯!”

  许仙不自在地道:“老爷……我……”

  甲头道:“怎么……你不认我这个大哥?”

  许仙急辩道:“不……”

  甲头再举杯道:“来!干一杯!大哥我再传你几招讨钱妙法!明天还能讨得更多!”

  许仙愁眉苦脸地道:“啊?明天还去……”

  甲头道:“怎么啦?”

  许仙道:“没……没什么……”

  甲头道:“我知道!你是怕……大哥把你给忘了!怎么会呢?我甲大哥向来是最通情达理的!”说着取几个铜板塞给许仙道:“今天,你功不可没!这是大哥赏给你吃酒的!拿着拿着!”

  许仙勉强收下道:“谢谢……谢谢大哥……”

  甲头喜道:“这才是嘛!好兄弟!来……喝酒……”

  许仙寻思道:“这是个好机会,去找师叔送信……”

  许仙主动敬酒道:“大哥……小弟敬您……”

  甲头喜不自禁地喝着……

  许仙将自己的酒暗中倒掉,又不停地向甲头敬酒。

  甲头喝着喝着,终于倒了下去……

  许仙小心地叫道:“大哥……老爷……”

  甲头趴在桌上昏睡过去,没有反应。

  许仙鼓足勇气,从身上取出书信看了看,又装在身上,再瞟了甲头几眼,见他没有任何动静,才紧步朝门外走出……

继续阅读:第十回(下)弱相公逼为乞丐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