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秘密(下二)
偶像克莱恩2019-04-08 10:512,654

  第三天。

  我认为我知道了一切,也正因为知道一切,所以下定决心,我要给我的妻子解决烦恼,发生了这些事,她一定担心的每晚睡不好。

  可笑的是,我竟然我一直了解我的妻子,我深爱的妻子。

  但如今我得到的资料证明,我什么都不了解,不了解她的痛苦,不了解她的担忧,难怪半夜看到她在厨房拿着菜刀,眼神惊惧地看着我,难怪她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冷漠。

  原来,她认为伤害她的是这个世界,但她却无能为力,只能躲在厨房,瑟瑟发抖,也许她认为只有手握菜刀,才有一丝安宁。

  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她不应该默默地承受一切,作为她的丈夫,她的依靠,她应该告诉我的,不想我担心受怕,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不对,她一定会觉得告诉我之后会害怕,所以才选择隐瞒。

  但是我的妻子错了,爱只会给人勇气,它会让我无所畏惧。

  根据资料,我选择将矛头指向最近出现的碎尸魔,因为这同我妻子的遭遇很相似,找到它,即便我妻子的遭遇不是它造成的,它也绝对逃不了干系。

  一方面要盯着我的妻子,一方面要去调查碎尸魔,显然是不现实,除非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件事情当中。

  想到这个,我随地挑了个偏僻的小巷,不出我所料,我被人截住,刀贴在我的脖子上,威胁我说,将身上所有的前全交出来,否则要我好看。

  可是我身上没钱,该死的,我忘了这么重要的一环,有钱才能使鬼推磨。

  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混,竟然顶着脖子说出,你们这些渣子,混蛋,无耻的老鼠,整天做着这些勾当,就不怕遭报应,被碎尸魔找到……

  可能说得过火了,其中一个将头发染得通红的年轻小伙,(像医生你一样年轻),直接提着手中的铁棍,向我的脑袋招呼过来。

  我当时懵了,对方的报应没来,倒是我因为说话冲的报应先来了。那铁棒可有拳头那么大,一棒下去,人怎么会好受!

  说时迟,那时快!

  在铁棒离我只有一公分的时候,不,甚至更近,我的头皮甚至能感受得到铁棒舞起刮起阵风带来的刺痛感,对方停住了,硬生生地停住了,那时我听到对方骨骼碎裂的响声。

  当我睁开眼仔细看去,发现红头少年他的双眼没有焦距,死灰色,没有一点人气,就好像这具身体里面失去灵魂,只剩下空壳。

  其他几人也是这样。

  我一时慌了,猜测可能他们是病了,可是有什么病几人会一起发病的。

  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但我又发现了一件事情,他们似乎非常听我的话。看,我叫拿着铁棒的少年,直接撞墙,额头破了,鲜血直流,仍然在一直撞。直到我叫停,他才停下。(林凡视角:胖子又是指着一个空地,指着让自己看。)

  嗯,这一切都按照我的剧本进行!

  不对,不对!为什么是按照剧本进行,为什么我见到这样的事情觉得是理所当然?我见过,还是我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胖子又陷入疯癫的状态,冷静过后,又继续说下去。

  我考虑到他们现在非常听我的话,所以将监督我妻子的活让给他们,而我需要去找出碎尸魔,这是个技术活,我相信他们无法解决。

  事情顺利的进行。

  我在警局的朋友非常好,本来是属于非常机密的事情,但当我提出需求的时候,想都不怎么想,直接从档案室复制出资料交给我。

  但让我惊惧的是,他的眼神,死寂没有一点灵动,就好像,就好像,刚刚那几个不良少年的眼神。

  越想下去,就让我更加不安。不安的情绪,就像一团无形的气团,死死地裹住我,越缩越紧。你有想过窒息是那种滋味吗?就像你被人扼住咽喉,正常的吸气呼气成了奢望,而我那时的状态便是那样,而这一切的来源是对未知的恐惧。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警局的,我只知道,那时非常害怕,甚至一度忘记我还要去找碎尸魔。

  时间在流逝,生活还要继续,我的路还很长。

  夜晚,我游荡在碎尸魔出现的几个地方。有意思的是,这几个地方形成联合起来,形成一条直线,而我的家,我的妻子也在这条直线上。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针对我妻子的阴谋。

  但是我绝对会粉碎这个阴谋的。

  嘟~嘟~

  我的妻子,来电了。

  “喂!”

  “老公,你在哪?”声音有些颤抖,似乎非常害怕,这让我一惊,想到碎尸魔是不是找到我的妻子。

  “怎么了!”

  “我出门发现有人跟着我,其中一个的头通红通红的,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通红,通红,这让我想到,白天那几个不良少年,不,绝对不能让我的妻子疑神疑鬼。

  “没事的,没事的!现在你往窗外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沉默几秒钟,知道对面传来,“没事!”

  末了,“老公你赶紧回来!你好久没吃我煮的饭菜了,前些时候不是一直觉得饭菜味道不好,最近我给你试试新菜!”

  看,我的妻子对我还是很好的不是?

  ——

  说得过久,难免口干舌燥,嚷嚷,“医生,我要喝水!”

  林凡打来一杯温水,递给胖子。

  对方眉开眼笑,“就说医生和我妻子对我一样好!”

  得,说你胖你还踹上了……林凡不打算接话,只在心中腹腓一句。

  ——

  但第三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成,甚至连一点碎尸魔的线索都没有,这让我很是落败。随便找了个墙角靠着度过一晚。

  第四天,早上,我回到那个烤肉店,虽然味道不好,但是量绝对是够的。

  一手抓着洒满辣椒粉的肉串,一边盯着今早电视上的新闻。

  画面是一个记者和一个打满马赛克的人,从背景上来看离昨晚自己睡觉的地方不远。

  记者:请问,昨晚你见到了些什么?不用怕,你的脸被做过处理,其他人认不出来的!

  被采访者:我,呕,就是那个尸体,呕,他昨晚还是好好的,但是,但是,昨晚我看到小巷子的那个路灯底下,手里握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菜刀,一刀,又一刀把把自己的双腿给剁掉了,刀不快,又加上手不好用力,刀下去总被骨头卡住,然后是一段时间嘎吱嘎吱声,双手不断摇动卡住的刀,等到刀松掉之后,又是刀刀落下,咔~咔~咔~

  记者:可能他突然犯病了,你怎么不去帮忙,将他手里的刀用什么棍子之类的打掉!

  被采访者:我不敢,我怕,我真的不敢!

  记者:有什么不敢的,就像你说的,那对方肯定行动不便,打掉刀应该是很容易的!

  被采访者(激动):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你们这些白痴知道什么!

  记者:先生,请冷静,请冷静!

  一分多钟过去了。

  被采访者:不好意思,但那个场景,我无能为力。

  记者(兴趣高涨):先生能和我详细说说吗?

  被采访者(极度冷静):他的头就在他的旁边,使劲地瞪着我!

  哗~哗~哗~

  电视突然雪花白屏。

  说实话,我被最后一句吓到了,不过这也让我重新审视这个碎尸魔!

  它可能真的是魔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球也疯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