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幕落
忏悔者爱德华2019-03-13 19:553,343

  从弗拉基山脉到安德烈峡谷,两者的距离大约有1100法纳尔,此处,正是兽人的哨所。

  在预定的进程中,兽人的各部落将各自派出数量不等的军队,在这个地方完成集结后,组成联军,对格萨领发起攻势。然后,以格萨领为跳板,重新划定边界。除此之外,这个地方也将成为兽人们的一个重要据点,一旦战事出现重大变故,也可以借助峡谷的优势,全面撤离。

  “先知,难道人类真是被神所眷顾的种族吗?”逃亡的路上,蒙巴顿颓废的说。只要稍微回头,就能看到,追随在他身后的士兵们,已经是七零八落,很难想象,之前这是一支锐不可当的军队。

  在此战之前,蒙巴顿从未想过,自己会输得这么彻底,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自己带来的几千名兵士在顷刻之间,便损失殆尽。离开王国前,他对国王苏莱曼三世如是说道,“陛下,就请您安心吧。只要此战我们取得胜利,那么我们就再无后顾之忧了。”可事到如今,别说夺回失去的领土,就连自己这支军队是否能安全回到国内,都不得而知。

  东方的天空露出了鱼肚白,这说明离天亮也不远了。“必须要快点了。”如果说之前是因为输了这场战斗而丧气,而现在,很明显不是情绪低迷的时候了。失去夜晚护佑的他们,随时可能被敌人消灭。

  想到这里,蒙巴顿开始仔细打量他麾下残存的士兵们,其全神贯注的神态,犹如他在欣赏宫廷中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

  蝎尾狮军团不愧被称为联合王国中的精锐,虽然被打得七零八落,但也只是就整个军团的编制而言。从一开始的骚乱过后,很快就恢复了本该有的纪律。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士兵们的情绪都或多或少的被这次的战败所影响了。

  “听着,我勇敢的士兵们,不必丧气,我们并没有彻底被击溃。些许的失败只是为了收获更大的战果。以我毕生的荣誉向你们保证,我会带着你们以胜利者的姿态再次踏上这片土地。”蒙巴顿一口气从阵列的中央冲到前方,嘶哑的声音中,却再次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就像是生命的火焰,再次点燃。

  士兵们没有回应他,只是继续埋头默默地赶着路,他们清楚,这只不过长官安慰他们的托词,失败了,只能撤退了。回到国内后,想必那些家伙们一定会尽情的嘲笑他们吧,然后,这支无敌的军队也就到此为止了。荣耀与耻辱之间的转变,只在瞬间。

  两侧的风景越来越眼熟,道路也逐渐变得弯曲狭窄,当闷头赶路的士兵们抬起头来往四周张望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安德烈峡谷的入口处。

  “这附近,真是安静,看来,我们暂时不必担心其他事情了。”。此时,四野空旷,空气中有些微的寒意,席卷而来的冷风被禁锢在幽深的峡谷内,发出低沉的呜咽声,让人不寒而栗。

  正当士兵们准备在原地进行休整时,一阵让他们恐惧不已的声音传来:从峡谷传来了一阵清晰的马蹄声。那声音朝着他们而来。

  “是谁!”蒙巴顿跨下马背,紧张的看着前方的大雾,拔出腰间的短刀朝峡谷内走去。

  “登,登。”马蹄声不断地靠近。

  “我听说了,兄弟,你似乎在格萨领吃了个大亏啊。”不断逼近的马蹄声停了下来,随后,便从浓雾的后方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从这幸灾乐祸的语气来看,声音的主人不仅与蒙巴顿是老相识,而且二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太好。

  仿佛这场大雾从来没有出现过,转瞬间,峡谷内的雾气便迅速消散。一道阳光从东边的天际射进峡谷,金色的光芒下,一位精廋的兽人将军正驱使着迅龙朝这些失败者徐徐前进。

  “祖灵在上,阿里,如果你是特意来嘲笑我的,那么,这里不欢迎你。”

  事出突然。

  即便蒙巴顿也考虑过会有后援部队,但是,却也不应该是眼前这个狡诈的男人。

  在这次远征之前,阿里被苏莱曼三世委派为比昂行政区的军事长官,并未与他同行。料想国王也是知道他二人素来不和吧。

  “你怎么会来这里?”

  蒙巴顿将短刀放回原位,把缰绳交给身旁的卫兵,踏步向前对阿里质问道。

  “听着,伙计,你以为我愿意来这个鬼地方吗?如果不是陛下的命令,我这个时候还在比昂行政区狩猎这些软弱的虫子。虽然说,你的战败也在先知们的预料之中,不过,没想到你会输的这么快呢。”

  浓雾快散尽了,阿里来到蒙巴顿的面前,双手搭上对方的肩膀,注视着这个老对手,说道,“老伙计,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了,放下心来,去王都复命吧。”

  就在下一瞬间,出现让人难以相信的光景。山谷间,不远处的小树林里,一个个士兵相继走出来。仔细看看,在不久前,他们还是蒙巴顿的士兵,只不过,接下来就变成了一具具焦黑的尸体。他们,正是死于刚才的战斗。没人注意到,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挂着一丝愧疚,而在场的士兵们看到自己的同伴也是露出了尖叫声,这其中,包含着恐惧,惊异或是喜悦。

  “如何,这就是先知的真正实力。”看到蒙巴顿惊愕的表情,阿里很高兴,这让他有一丝成就感,“我保证,在这个边境地区,没几个人见识过这么高明的控偶术。只要作为本体的原主依然活着,人偶们会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艾米尔,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你我的时代都过去了。”

  他们并没有死,准确来说,这次跟随蒙巴顿上战场的只是随时可以抛弃的炮灰。

  泪水打湿了蒙巴顿的眼眶,对他而言,只要士兵们能活着出现在他的面前,就足够了。

  “这么说,答案就只有一个了吗?”

  “对,为什么这些士兵们会完好无损的站在你的面前,为什么陛下对你的失败毫不在意,你应该很清楚了。”顿了顿,阿里继续直视蒙巴顿的双眼,问道,“那么,老伙计,你的回答呢?”

  “回到王都后,我会去面见陛下,向他递交辞呈。”

  “这是最佳的判断,我的兄弟。”

  ……

  正当蒙巴顿得知王国真正的打算而不得不黯然退场,格萨领的战局如同阿里所说,出现了新的变化。

  此变化者,正是阿里所提到的人偶,此刻,战场上的“尸体”又再次从地上爬起。

  一名民兵将手中的长矛用力抛出,长矛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漂亮的贯穿了冲在最前面的几名兽人的头颅。很快,其他留守的士兵们反应了过来,面对这些再度复活的兽人大军,纷纷拿着手中的武器招呼着兽人。

  然而,即使这样,片刻之后,那些倒下去的兽人又再次站立起来,继续冲锋。

  “异端,可恶的兽人,竟然敢勾结魔族,主会给予它们圣裁的。”

  恐怖及狼狈紧紧包围他们。对这些虔诚的民兵和修道士而言,在福音会的教义以及常识之外所无法理解的,都可以统称为异端。而现在他们所面对的这些怎么也杀不死的敌人,就是兽人勾结魔族,身为异端的最好证明。

  “你是说,那些被我们消灭的兽人再次复活了?”

  格萨领的领主官邸内,肖恩男爵正靠在长椅上,进行短暂的休憩,刚才的兽人的攻势,可谓是十分凶险,若非在与凯尔达进行秘密会晤后,得知了兽人的阵型布置后,恐怕早已输了吧。但是,斥候传来的军情让他看清了现实,敌军,还尚未击破。

  “是的,男爵阁下,黑压压一片的兽人大军,就和施了魔法一样,不管我们怎么样攻击,都会再次从地上爬起,甚至那些头只有一半的敌人都能行动。”

  听完斥候继续陈述的消息,男爵更是瞠目结舌,虽然这话听起来很夸张,但绝非空穴来风。因为,盘踞这个地方数百年的吸血鬼就是如此的存在,可是,即便强如血族,也有自己的弱点。

  “肖恩老爷,在下冯·道格曼侍奉您已经长达三十年了,时间虽然很漫长,但是,陪伴您的日子真的很开心,请恕我先离您而去。”

  “道格曼,你这家伙,难道你想?”

  在听到他的管家所说的这一句话后,肖恩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样,刚想说些什么,就昏厥了过去,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你们几个,将男爵阁下从密道安全送到格萨领外,这些,是你们的报酬。”

  不知何时,从官邸大门走进几名陌生人,他们看到这一幕景象,也是不敢置信。旋即,又拍拍胸部,对道格曼说到,“你放心,贵族老爷,我们暗刃佣兵团是出了名的讲信用。看在这些亮闪闪的金币的份上,这件差事,就交给我们吧。”

  ……

  “卡诺西,去将男爵的印章拿来,签署完接收协议以及投降书后,你们就带着领民们撤退。”

  “啊,多么美丽的火焰啊,吞噬吧,这世间一切的不净之物。”

  新月历777年秋,格萨领当代领主所居住的官邸遭到不明袭击,被火焰焚毁肖恩生死不明,管家道格曼在签署完投降书后,当场自决。

  至此,格萨领正式陷落,而兽人的野望也才刚刚得到满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虚荣之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