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掌!再一掌!
肆亿2019-03-25 10:243,251

  “奥洛斯,住手!”

  方芳冰冷的呼喝声响起。

  已经来不及了!

  两人本来就相距不远,那火焰凝聚而生的雄狮又极为壮硕,此时一个前扑就到了林牧近前,烈焰翻滚的爪子当头拍下,势若奔雷!

  奥洛斯此时已经打红了眼,哪里还会理会方芳的喝止声?一双火拳紧随烈焰雄狮之后,直击林牧的要害。

  奥洛斯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得意的笑。

  他甚至已经想象到林牧被自己击倒,跪在地上求饶的情景。

  林牧也在笑。

  冷笑。

  奥洛斯留着后手,林牧又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底牌?

  林牧从一开始迎战奥洛斯,就没有出全力,所以才会被击退,会一退再退。他在试探奥洛斯的真正实力,同时也在节省自己本就不算多的灵力,来应对奥洛斯有可能出现的大招。

  此时的烈焰雄狮,和奥洛斯眼中的疲惫,证明他几乎已经用出了全力。

  林牧不再刻意保留,体内的灵力喷涌而出,一双大手几近透明,甚至似乎有淡淡的光芒萦绕其上。

  一掌!

  “轰!”

  带着煊赫威势的狮爪,在离林牧的额头不足十厘米的地方突然静止,甚至能看到林牧的眉毛都被高温烤的微焦。而烈焰雄狮的狮头应声碎裂,变成炙热的火焰坠落满地,像是下了一场缤纷的火雨。

  顿时,“噗、噗”声不绝于耳,整个驾驶室弥漫着一股金属被高温熔化的味道。

  林牧右臂之上的衣服如穿花蝴蝶一般,四散纷飞,露出一条精壮的手臂,手臂之上有一层细密的血珠,血珠被高温烘烤转眼间就结成了一层血痂。

  林牧的手臂被血痂包裹,看上去狰狞可怖,但他就像没有感觉一样,身体向后滑出,避过了火雨。

  奥洛斯见林牧如此模样,知道他虽然破掉了自己的烈焰召唤,但也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有没有废掉不知道,但起码这场战斗是无法再正常使用了。

  虽然震惊于林牧的突然爆发,但眼下的情形似乎对自己更有利,奥洛斯哪里不知乘胜追击的道理?

  林牧怕被火雨沾身,奥洛斯却毫无顾忌。

  任由炙热如岩浆的火雨滴落在身上,在衣服上灼出许多孔洞,奥洛斯毫不避让,甚至连表情似乎都变得有一丝舒爽,挟裹着一股衣服烧焦的味道,挥拳而至!

  林牧依然在冷笑,似乎被血痂包裹住,无力垂落的手臂不是他的一样。

  林牧伸出完好的左臂。

  再一掌!

  一种冰寒气息瞬间蔓延全场,地上散落的火雨就像彻底失去了氧气支持的烛火一样,骤然熄灭。就连奥洛斯身上的火焰,也在象征性地挣扎之后,不甘地停止了燃烧。

  驾驶室里的温度急剧下降,四周的玻璃上甚至因为冷热交替太过迅速而出现了水汽。

  “嘭!”

  “咔!”

  林牧感觉自己的手掌像是击碎了一块冰层,触手冰寒,却异常坚韧。冰层虽然被自己一掌击碎,但也将自己的掌势彻底化解。

  “方芳?”

  林牧眉头紧锁,盯住了站在自己身侧,容貌秀美、冷若冰霜的女子。

  此时方芳右手前伸,在自己胸前结成一个手印,身上散发着冰寒的能量波动,先前出现的变化显然是她所为。

  “你什么意思?打算二打一吗?”林牧的声音似乎比那块冰层还要冷。

  “胜负已分,你赢了。”方芳收回自己的手掌,淡然道。

  “你以为你是裁判吗?”林牧冷笑一声,讥讽道:“奥洛斯召唤出那只小猫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手?现在看到他要吃亏了,就站出来了?”

  “来,来,来,你如果想帮他就尽管上,老子不会说你们人多欺负人少。”

  林牧嘴上虽然说的满不在乎,但却不着痕迹地和方芳拉开了一些距离,同时凝神戒备。

  林牧此时是又怒又惊,怒的自然是方芳拉偏架似的横插一脚,惊的却是这个小娘皮所展现出的实力。

  通灵巅峰!

  曾经的逍遥仙帝一口气能吹死无数个通灵巅峰,现在嘛……

  林牧就算再施展一次“灵爆术”,都没有把握打赢。

  不过打不打得赢是一回事,敢不敢打又是一回事。堂堂曾经的逍遥仙帝,岂会未战先怯?

  “不用方芳出手,我现在就能打到你求饶!”奥洛斯在一旁冷笑一声,双臂之上又涌出了一层烈焰,但较之前暗淡了很多。

  “奥洛斯,你不要太过分了!”

  林牧的一句“无耻小人”还没有骂出口,就听到方芳的一声冷喝,同时素手轻轻一挥,就将奥洛斯手上的火焰再次熄灭,同时在他身上结成了一层冰霜。

  “方芳,你干什么!”奥洛斯显然有些惧怕自己身上的冰霜,惊怒道。

  “我说过,你输了。”方芳声音冷清地道:“你如果不服气,我可以跟你打,打到你服气为止!”

  林牧有些意外方芳的所作所为,也明白过来她出手干预,只是不想让奥洛斯伤的太重,并没有要为奥洛斯强出头的意思。

  这让林牧对方芳的感官有所改善,心中的怨气也消了一些。

  奥洛斯显然在方芳手上吃过亏,此时听到对方这样的话,虽然因为不甘而眼睛血红,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奥洛斯在这里好歹也有些地位,让他滚下去这件事就算了吧。”

  方芳的这句话让林牧对她的感官再次下降,心说这小娘皮是真不会好好聊天。

  “你们可以进行先前的赌注。”方芳继续道。

  “什么意思?”林牧挑了挑眉毛。

  “方芳姐的意思,就是说你可以让奥洛斯赔给你一些东西啊。”艾薇娜不知道什么走了过来,替林牧解惑道。

  艾薇娜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轻轻点了点林牧满是血痂的右臂,轻笑道:“好像腊肠哎。”

  林牧一阵呲牙咧嘴。

  “林大哥,对不起!”艾薇娜哭丧着脸赶紧道歉。

  林牧赶紧摆摆手,对小姑娘表示自己不要紧,道:“之前说了,我对他那些破烂没兴趣。”

  “这样啊。”艾薇娜松了口气,想了想突然眼睛微亮道:“可以折算成钱啊,多实惠。嘻嘻。”

  “奥洛斯,快点向林牧道歉。”方芳见林牧的心思有所松动,知道对方也并不是一定要让奥洛斯下不来台,只要奥洛斯低头认错,这件事就能得到缓解。

  奥洛斯知道大势已去,自己如果再不服软,恐怕方芳第一个不会放过自己,平静地道:“林牧,对不起。”

  只不过奥洛斯低着头,谁也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林牧面无表情,似乎是将奥洛斯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笑话,一句道歉就完了?道歉有用的话,哪里还有那么多不共戴天的仇恨?哪里还会有那么多仇杀?

  “拿来。”方芳向奥洛斯伸出一只素手。

  “这张卡里有五十万米金,当做我的赔礼。”这次不等方芳催促,奥洛斯主动抛给林牧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道:“不记名,没有密码,全球通用。”

  林牧虽然对这个世界的金钱概念有些模糊,但也知道五十万米金换算成华夏币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自己最近也有些囊中羞涩,刚好拿来用一下。

  况且,五十万米金换奥洛斯的尊严,也算可以。

  林牧老实不客气地将银行卡接在手中,打算收进自己的口袋,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高温熏烤得不成样子,扭过头来对慕小双道:“有没有我能穿的衣服,给我来一套。”

  “我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林牧晃了晃手里的银行卡。

  慕小双知道林牧如此表现,就是不打算再追究奥洛斯,难得地笑了笑,派人去帮林牧取了一套工作服。

  林牧找了一个僻静的房间,将身上的衣服换成了工作服。

  幸好,戒指和手机都完好无损。

  等到工作人员把所有物品都整理好了之后,慕小双领着林牧先挑选了一件东西,算是兑现承诺。

  慕小双守诺,林牧也厚道,没有再拿储物戒指,而是选了一把品秩不高的飞剑。

  飞剑样式中规中矩,重要的是没有破损,拿来勉强用用还是可以的。

  当然,林牧跟慕小双她们的说法就变成了另外一番说辞,意思大概就是自己一直缺一件趁手的兵器,这次能够得到这把“珍贵”的长剑,算是赚到了。

  这也就是林牧觉得这把飞剑普通,在慕小双眼里,这些地球上的工艺打造不出来的武器,个顶个的锋利无匹、坚硬非凡,称得上神兵利器了。

  但既然承诺了林牧,慕小双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

  接下来,林牧一行人彻底成了看客。分类、记录……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看过之后,林牧心道果然,这里也有识货的人。

  那些储物戒指被重点保存了起来,就连储物袋也很受重视,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打开。

  林牧看得无聊,便推说自己要疗伤,跟慕小双讨要了一处住所,便自行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宇宙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宇宙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