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之挚友
润德2019-04-20 13:121,423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些重要的人,有亲爱的家人,有相守一辈子的爱人,当然还有亲爱的朋友。

  不管是小学还是初中,我都有一些经常一起玩的好友,虽然现在不怎么联系了,见面也不怎么说话,但是我心中一直有他们的一个位置,一份属于我们曾经的回忆,不知他们是否还记得我。

  高中时代开始,挚友便加多了,我们班的男生女生大多数都很仗义。记得高中有一次举办新年晚会,我扮演了一个反串,当时全班都惊呆了。高中的挚友非常多,大智、小胡、棍儿、蛋、愣、酸、古董、 长青、成、老鼠等等,比比皆是,记得一二年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当时八个男的,喝了十二瓶白酒,当时真是把我的酒量打开了,三天没想吃饭。我们每次过生日都会请一个宿舍的出去吃饭,那可是辛辛苦苦攒了一个月的零花钱。后来不知何时开始,好像是从我开始的,我过生日给全班买糖、买瓜子,后来就流行开来,每个人过生日都自觉的给全班买糖、买瓜子。想想当时天真烂漫的高中生活,一点烦恼都没,整天开心。

  大学时代,我们班是房地产经营与估价,这个专业就我们一个班,我们班一共二十个人,八个男的。于是我们非常团结,就是因为人少,每次聚会总是一个都不少。我跟于夫威当时是在一个混合宿舍,其他俩个专业各俩个人,我们六个一个宿舍,其他四个分别是董文辉、杨海震、江元凯、刁明翔。我们班的其他六个男生分别是:浪秀、浪琦、妹纸、大老黑、华哥跟浪超。依稀记得我们全班逃课去外面上网,当时班长华哥被导员一个电话叫回去,真是好玩。而且大学毕业的一段时间,也是认识了几个很好的挚友,张龙,贺存折,存金,李刚,崔国海。大学时代就是混日子,不上大学有点不甘心,上了之后又是混日子。

  毕业之后便开始走向现实生活,现实是一把利刃,磨平了我们的棱角,在现实中我也认识了不少的好友,朱恩光、孙姐、梁姐、张总、曹樱、辛德华、杨梓涵、马姐、石姐还有塞香府饭店的一些人,这些人大概已经把我遗忘了,我还依旧记得他们,在我心里也是有一席之地的。当然毕业后也遇到不少算计我的人,感谢他们的算计让我得到了成长。

  我最想说的一个人,是我从高一开始认识的一个网友,他叫孙泽宇,当时他初一,我们都喜欢一款游戏《帝国时代》,他在我的日志里评论了一下,于是我们认识了。我们都爱中国文化,都喜欢美术,武术,古典名著,都爱伸张正义,但是这方面他做到的比我多,他学到了美术,散打也是出神入化,文学基础比我强,仗义起来也比我仗义,不知道我有什么颜面做人家的兄长。我们一直都在交流,虽然一直没有见过面。我大学时代,也就是他高中时代,我们通过短信方式做了俩首诗,如下:

  一:《诉衷情二首》

  孙泽宇:白发空垂三千丈,凌云志难酬。一笑世间万物,纵横捭阖间。怅寥廓,少年志,天地间。扶摇直上,鲲鹏展翅,指点江山。

  我的是:悬梁刺股十数年,天下足未立。苦叹伯乐难遇,千载空悠悠。忆往昔,英雄梦,尘世中。激流勇进,鲤跃龙门,留芳留情。

  二:《江城子、望月抒怀》

  孙泽宇:寒窗十载心茫茫,自难寐,面憔悴。玉兔入户,独饮心自醉。流水落红中秋至,业未成,几多悲?

  我的是:苦读三年志未酬,心廖寂,神已非。明月无痕,雨过空伤悲。箭飞梭穿佳节过,前途渺,何时归?

  第一首对词不够押韵,第二首我觉得还可以,当然比起大诗人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前段时间看到一个黑心商家事件,于是引发感慨:

  《读道德经感》

  曾经做梦大同道,无奈世间多浮尘。

  只恨没有通天力,除尽天下无量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夕一夜转瞬一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