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晚宴
银鱼飞鸟2019-06-27 11:043,270

  巨虎口中衔着还在颤抖的飞鹤,轻轻落在水面上,踩在水面上不再引起涟漪,宛如踩在平地上,一步一步走向王爷。

  一个奴仆从屋檐上飞掠而过,看到王爷站在凉亭中,这才惊慌失措地落地,单膝跪地,低头不敢再看王爷,“奴才看守云梭雪虎兽不严,罪该万死。”

  王爷眼中看着雪虎兽,带着笑意,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一般,伸出右手摆了摆,“算啦,小云和我打小在天北雪云洲跟我受苦,受不了京都这种破地方也正常。你下去吧。”

  奴仆磕头之后便立马退下,云梭雪虎兽似乎知道结果一般,朝着奴仆低吼了一声,蹿到王爷的跟前,半个人大的硕大虎头不停蹭着王爷的脸。

  王爷右手顺着被风吹乱的虎毛,云梭雪虎兽享受地发出呼噜声,嘴中的飞鹤彻底断了气,耷拉下细长的脖子,被云梭雪虎兽丢到一旁,专心享受王爷抚摸额头。若不是巨大的体型显得突兀,那就如一只思念主人的小猫咪般。

  呼噜声带着池塘中的水泛起粼粼波光,一些鱼翻着白色的肚皮,渐渐漂浮到水面上。

  王爷拍拍云梭雪虎兽的大虎头,“小云,很快我就可以报仇了,别急别急。”

  亭子外,一个倩影拖着鹅黄色的披帛,香肩半露,广袖随着手臂轻轻摆动,裙下纤长的双腿若隐若现,若是再带点白蒙蒙的水雾,当是下凡的仙子无误。女子脚下莲步,轻缓优雅,走到亭子内,对王爷宠溺云梭雪虎兽的样子,捂嘴偷笑了两声。“王爷,藩国使者登门拜访,还有几个眼睛也来了。”

  王爷看着款款而来的女子,却毫不在意其口中的消息,关心道“冬儿,从家乡刚到这里,可还适应?”

  “京兆城外的岚若江常年水汽不断,再加上这儿已经半月没有下雨,已近初夏,怕是再没有老家的清凉了。”

  王爷缓缓坐在亭子上的石椅上,神色没有了之前的轻松,冬儿看状,也收起了之前的闲聊家常之心,耐心等待王爷发话。

  “冬儿,义父清楚记得,第一次见你,是在云洲天瑙河的断桥处,那时你瘦骨嶙峋,蜷在桥墩下,冻得全身发紫,已经奄奄一息。唉,这本是过去的事情,不应再提起。但今天能看到你已出落窈窕,这些年你一天天长大的样子,一一浮现,义父心中实在骄傲。你是我的好女儿,平时最为孝顺。这次请你来京兆,其实是义父报仇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只有你才能帮我,你可愿意帮为父?”

  冬儿听完,眼眶红红,立马跪倒在王爷的面前。“义父大恩,冬儿百死都难报其一,只要义父一句话,冬儿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回头。”

  王爷站起身,双手扶在冬儿的双臂上,“如果这件事情需要牺牲你一生的幸福呢?”

  冬儿缓缓抬起头,泪眼婆娑,“若不是义父,我本已经在那年严冬死去,冬儿这条命是义父给的,义父待我如己出,救命之恩和多年的养育之恩,冬儿无以为报,我这一生的幸福若是能帮义父报的大仇,那也是冬儿应尽的孝心。”

  王爷缓缓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冬儿,轻轻拍了拍冬儿的右臂,眼中露出一丝欣慰,“好,好孩子,你是为父的骄傲,此次行动凶险,但为父会尽全力保证你的安全,你暂且退下吧,具体的事情为父另有安排!”

  荣亲王府的夜晚,歌舞升平,杯筹交错。

  王爷举起手中的月光琉璃杯,对着坐下的藩王以及来宾说道,“来来来,饮盛!此次由皇兄下旨要我亲自接待藩王,可见是你我的缘分,来,本王可是拿出了百年的美酒佳酿,今晚不醉不归!易兄再满饮此杯!”

  哈丹巴特尔·易身穿虎皮大衣,络腮黑长,魁梧的身体坐在座位上,远远看去如一只大熊,手中的酒杯在他的手中如玩具一般,心中本就感觉喝得不畅快,听得到王爷的话,立刻丢掉了手中的杯子,“哈哈哈!好!今晚就来个不醉不归!哈哈哈,不醉不归!”

  转手右手抄起酒坛,头往后一仰,白色清冽的酒液如同溪流奔向大海,很快见了底。

  王爷见到拍手称快,挥手散去了轻歌曼舞的场面,低头跟左右的人吩咐了两句,说道“去,上好酒,今日本王倒要好好看看藩王的海量!”

  听到王爷的话,藩王更是高兴,拍着胸脯大声喊道,“我们巴桑国,喝酒是这个!”说完竖起大拇指,还看了看在座的人。

  王爷笑着指着其他在座的客人,“难道我们在座的人加起来还喝不过一个巴桑国的勇士?本王第一个不服,我们岚若男儿也是个顶个的好汉,不信在座的随你挑!”

  哈丹巴特尔·易左瞧右瞧,一点右手边的羊须男子,“你一坛我两坛,敢不敢喝!”

  “喝!”王爷回答得比谁都快!“文旭,你可不能丢了我们岚若帝国的脸!”

  文旭站起身来,一套云袖镶金的锦衣,看了一眼其他的宾客,拱手做了一个揖,“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还未说完,哈丹巴特尔·易已经一坛子咕咚咕咚得喝下了肚子,一抹胡子,大声说道“磨磨唧唧,赶紧的。”

  酒过三巡,堆积在厅内的坛子已经垒得如同小山包一般。在座的人倒地昏睡的有,强自支撑的有。只有哈丹巴特尔·易站在大厅的中央,左手右手都拿着酒坛子,大声喊道“还有谁来与我喝酒!哈哈哈。”

  王爷撑着头,指着台下,迷迷糊糊地说道“你莫要得意,几日后的马球赛,我们再见真章!”

  哈丹巴特尔·易两颧骨通红,衣服敞开,露出黑色的胸毛,摆摆手“我们巴桑国是草原的宠儿,区区马球,你们岚若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嗯?!”王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一个趔趄还没有站稳,被左右扶了一把,指着哈丹巴特尔·易“你,你个……你可愿意和我打赌!来人上宝贝!”

  哈丹巴特尔·易两个酒坛往地上一砸,“赌就赌!”说完一抹右手食指上的纳物戒,一只红色玉匣出现在手上。

  匣子打开一丝缝隙,清香扑鼻而来,整个大厅的酒味都被盖过。仔细一看,匣子中躺着一颗圆滚滚的丹药,呈淡淡的粉色。丹药旁,微微氤氲着微光。

  王爷看着丹药,脸色潮红,“这是六品丹药?!”

  哈丹巴特尔·易昂着头,将匣子收好,“六品上丹,太上驻颜丹!只要服下,可保容颜百年如同少男少女!”

  没一会儿,王爷的三五手下搬来一柄巨弓,弓弝上一颗苍狼的头,一对猩红的狼眼,狼头呈现大口状,仿佛要吞噬面前的敌人。一对弓臂上画着对称的北斗七星,连线处发出若隐若现的星光。

  哈丹巴特尔·易指着巨弓,砸吧砸吧嘴,“这,这是北斗天狼弓!我,我能摸摸吗?”

  王爷大袖一挥,似乎特别享受这一刻,“但试无妨!这北斗天狼弓是我派人在高人墓穴中,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弓弝上的那一对炽焱晶石,只要注入地灵力就可以发出炽焱箭,这是连地魂罗汉都要小心规避的存在。”

  哈丹巴特尔·易拿起北斗天狼弓,左手颤抖,一时间竟然再也说不出话来,神情严肃,右手发出金色的光芒,弓弦也随之变成金色。在拉动的瞬间,四周的灵气疯狂的涌向弓弝处的狼嘴口,暗金色的箭矢渐渐变得凝实。

  一声悠远的狼嚎宛如对月而啸,箭矢对月飞射,箭尾巴还带着点点的星光,飘零在空中久久不肯散去,而箭矢却早已不见了踪影,如划破虚空一般。只有亲眼见到它的人才能知道,那一箭是如何的惊艳!

  “好!真真是一把好弓。”哈丹巴特尔·易双眼通红,握着的手紧紧不肯放下手中的北斗天狼弓。“这个赌,王爷可说话算数!”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再说这是赌注,可能还是易兄你破费了呢!”

  此时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均哈哈大笑。

  趴在地面上装醉的人全都将这一切看得真切,听得真切。第二天也不知道是谁透露了消息,说是王爷昨夜里和藩王斗酒,输了不体面,又豪赌,要用国宝赢回面子,胜负就在最近的两国马球赛上。

  这不仅引起了百姓兴趣,各种盘口纷纷出现,赔率也多少不一,而且在皇宫里也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皇帝还在私下里特地问了王爷。

  “容弟,可真有此事!”

  王爷跪在地上,露出一副十分后悔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愚弟实在是喝酒误事,只是当时我实在气愤,那个蛮子竟然敢侮辱我们岚若帝国的男儿无用。皇兄,我堂堂岚若大帝国,先祖一刀一血拼出来的荣誉,如今为何要受这等侮辱!请皇兄为我出气啊!”

  皇帝扶起跪在地上的王爷,一脸中年憨态可掬的模样,大腹便便的身材也让他的动作显得缓慢。“容弟,你还是改不了你的性子。他藩国终究是来我国朝拜的,我们岚若泱泱大国就要有泱泱大国的气度,为兄就再给你加把劲,这马球队的人就由你组,这回一定要赢了他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占地为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