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访沈(上)
仙阙师姐2019-03-17 19:486,346

  岑华手下的心腹阿凯劝说道:“尊主,你要回去?”

  岑华微微点点头。

  阿凯一手握剑一手包拳,单膝下跪,连忙道:“尊主!万万不可,现在仙门百家都知道了您现在在阳朔天水,您去了,就是去送死啊!”

  “死又何妨,又不是没死过。一别十二年,该回去探望探望老朋友了。”岑华微微咧开嘴角。

  “可……”阿凯话未说完,就被岑华打断了。

  “阿凯,你跟了我有七八年,可有过怨言?”

  “阿凯的命是尊主就的,阿凯的命就是尊主的,尊主要回仙门,阿凯就跟着您。”阿凯热泪盈眶,但却一直低着头,不敢发出哭声。估计是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岑华蹲在阿凯面前,用手抬起阿凯的下巴,用手轻轻地为他擦汗流淌在两旁的泪。笑道:“仙门百家恨我入骨,此番凶险,你还不够资格和陆洪、沈壁交手。你在这里待着,我先走一步拖着他们,你快走,去彼岸天城找岑嘉敏,说你是我的护卫,她会让岑氏弟子保护你的。”说着便把令牌交到阿凯的手中。

  令牌用白玉制成,白玉之上有一朵暗红色的彼岸花,美妙绝伦。在彼岸花里面的,就是金色的“华”字,这个“华”字是岑华用她的血和彼岸花捣碎产生的红色液体以及厉鬼峰最美的“花魁”——栴檀花。

  栴檀花生长于阴煞极重之地,与人们说的长在地狱中的彼岸花一样,说它们是“阴花。”人们又把栴檀花称作“地狱香风”。因为栴檀花多半为红色和黑红色,并且,开出的花骨朵中间有着和彼岸花一样长的花蕊,彼岸花无毒,可是因为栴檀花和彼岸花神似,常常毒死了一些修为中等或者偏下等的仙门子弟。

  其实彼岸花长在地狱里只是人们幻想出来的,彼岸花在长江那边随处可见,只是人们都因为百鬼不宁,被吓怕了而已。

  可是栴檀花是真的只生长在阴煞之地,并且极难养活,因为厉鬼峰是万鬼的栖息之地,又有许多洞穴,洞穴中,又有许多小溪,栴檀花喜阴煞、水,厉鬼峰无疑是最佳生长之地。

  栴檀花又因为是岑华亲手植种,棵棵都有法力。寻常人碰了这东西就会断裂。无论是手还是手臂。

  “看着我的眼睛。”岑华把阿凯的下巴抬起来道。

  阿凯十分乖巧地看着。岑华的眼睛冒出了一束红光,随即,阿凯便倒下了。

  岑华眼中的红光还未消散便吩咐她的贴身婢女——小柔道:“他睡到傍晚就可以醒,你们务必去彼岸天城,我不在你们身边,厉鬼就会无主,你们现在还不够资格和他们争。”

  小柔点点头。

  之后岑华便摘下一朵栴檀花,念动咒语,栴檀花发出黑红色的的亮光这便是——千里传音。

  千里之外的岑嘉敏看到了岑华养在华汝洞里的一株栴檀花发出了光。这株栴檀花是岑华走前为她种下的,是相互传讯的工具。

  华汝洞是当年岑华灭掉沈家后修炼的洞穴,她大功已成后便封住洞口禁止任何巫溪弟子进入,可是岑华临走前打开了洞口,洞口内的煞雾多年也未散尽,并且带着岑嘉敏,道:“这株栴檀花是我当年闭关修炼时种下的,认主,今日让你前来就是让它,认你做主。从今后,这就是我们彼此联络的工具了。”

  “那要怎么做?”

  “很简单,只需要你的一点血。”

  说罢,岑华便割开了岑嘉敏的手指同时念动咒语,滴上了她的血。

  栴檀花认主了。

  岑嘉敏摘下栴檀花的一朵花瓣念通咒语兴奋道:“宗主,你要回来了吗?!”

  “不是我要回去,是我的侍卫和贴身婢女。他的手中有一块白玉制成的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华’字,到时候务必放他进来,拼死护着他,懂了吗?”

  听到岑华提出了那块玉佩,顿时脸都黑了。她有些担忧,但还是劝说道:“宗主,那可是陆河叔叔在你五岁时送你的礼物,怎么能说给就给呢?”

  “本座想干什么干什么,你也想管?我给他,自然是放心,你今天话有点多啊。”远在阳朔天水竹林的岑华似乎有些生气。

  岑嘉敏听出了岑华不高兴了,立刻住嘴。耳前这个女人的声音,比五年前变得更加冷淡,更加成熟了,以至于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冷到人的骨子。岑嘉敏都不敢相信她经历了什么。

  从小时候被她捡到当丫鬟,再到后来给了她自由。陆氏灭门后,她在厉鬼峰修为突飞猛进,又不远万里找到了她,教她仙门武功,跟着她到处游历……那时的她虽然入了魔道,但还是那个爱笑,声音甜美的那个女孩儿。

  可是自从她独自一人灭掉沈家后性情大变,脸上的妆容也越来越浓,原来眉间的一朵粉色的桃花花瓣,如今,也变成了完全绽放的红色的彼岸花。不知在沈家受了什么刺激,回来以后经常呵斥人,疯狂地修炼,不断地开拓魔道的法术,为此,还在巫溪的彼岸天城自己运用气功开凿出一个洞穴,供自己闭关修炼,这个洞就是“华汝洞”。闭关修炼了三年,又自己孤身一人前往厉鬼峰最阴邪的洞——“阴洞”中用万鬼生前的执念和怨气炼出了天地间最可怕的召鬼符“落泱”。

  岑嘉敏微微怔了一下:“好的宗主。小姐,玲玲想你了,回来吧……我们有十二年没见了……”岑嘉敏哭腔道。

  阿玲是岑华让她当丫鬟时取的名字,虽然是丫鬟,但是情同姐妹,从来不让她干重活,只是让她端茶送饭而已。

  岑华怔了一下,因为这十二年来她只顾潜心修炼,控鬼,炼器,根本无心管辖彼岸天城的事,细细想来也确实对不起她。

  岑华柔柔地安慰道:“好……等我,玲玲不哭啊……”

  “呜呜呜……”岑嘉敏抢先断了联系,因为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哭得更厉害。

  岑华捂住嘴巴,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转,可就是不掉出来,但还是扬袖而去,她准备一次好好拜访一下老朋友,而第一个访问的就是元阳沈氏。

  元阳沈氏门前————

  岑华穿着一身黑袍,面前遮着一层薄薄的黑纱,额前的两撮头发随着风的方向而飘动,扎着一个高马尾,增加了些许灵动,尤其是红色的眼影,眉间的彼岸,更给她添上了几分神秘色彩。她站在沈氏门口,看来已经和门前的看门弟子对持已久。

  “我再说一遍,我要见沈壁。”岑华微微蹙着眉声音有些不耐烦。

  “宗主没时间见你,看起来您也是有身份的人,何苦为难看门弟子呢?”两名看门弟子拔出沈家直系弟子的亲眷剑,剑出剑鞘,剑出鞘的一瞬间发出了刺眼的光,两道仙剑看门弟子的手上显得异常夺目。

  一只剑尖在岑华脖子前,像是在威胁岑华。

  岑华则轻蔑一笑,用手轻轻移开,道:“就你们两个小孩儿省点气力,叫你们家主出来,你们相安无事,不然,就算你们家主在旁,我也照样杀。”

  两门弟子呆住了,因为这是沈家,沈家家主沈壁更是玄力高于任何人,只有二人他不敌,一是陆洪,二来便是他的青梅竹马——岑华。从十二年前沈家灭门,岑华只是微微作用气力在他的胸口拍了一掌,沈壁就大口吐血,功力大部分散尽,但是岑华又大费周章地救他,大概是岑华并不想杀他,但他极力阻拦,可是岑华两眼发着红光,三年了……初次用魔道杀人,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识。

  可是眼前的这名女子,无论是身形,还是冷冽的眼神都神似岑华,并且能在沈家门口大言不惭,可能只有到处人人都惧怕的一代魔尊。想到这里,两名弟子不禁打了寒颤。

  “何人敢在沈氏门口喧闹,不把我这个沈氏宗主放在眼里吗?”说着沈氏大门突然打开,一道精美的剑夺门而出。

  只见岑华会心一笑,伸出右手的食指中指,不偏不倚,沈壁的佩剑正好在岑华的两根手指之间,“啪”的一声,“星汝”的剑身断了,而后两根手指向天空方向弯曲了一下,残剑竟然依然可以能够使用,并且“星汝”是岑华当年亲手做给沈壁的,认主,除了岑华和沈壁能够驾驭它,其他人根本不可能驾驭它。断剑向着沈壁方向刺去,沈壁反应快,接住了剑把。

  “十二年了,沈壁,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岑华边说摘下了黑色面纱勾起了嘴角。

  两名弟子惊呆了,“哐啷”一声,仙剑掉在了地上。在她面前威胁她,让沈宗主知道,肯定要死的。几乎全天下人都知道岑华氏沈壁心尖儿上的人。

  沈壁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他们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岑华,只是轻轻地动了一下嘴角,好似在说:“你回来了啊,真好……”

  第二章:访沈(上)【完】 岑华手下的心腹阿凯劝说道:“尊主,你要回去?”

  岑华微微点点头。

  阿凯一手握剑一手包拳,单膝下跪,连忙道:“尊主!万万不可,现在仙门百家都知道了您现在在阳朔天水,您去了,就是去送死啊!”

  “死又何妨,又不是没死过。一别十二年,该回去探望探望老朋友了。”岑华微微咧开嘴角。

  “可……”阿凯话未说完,就被岑华打断了。

  “阿凯,你跟了我有七八年,可有过怨言?”

  “阿凯的命是尊主就的,阿凯的命就是尊主的,尊主要回仙门,阿凯就跟着您。”阿凯热泪盈眶,但却一直低着头,不敢发出哭声。估计是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岑华蹲在阿凯面前,用手抬起阿凯的下巴,用手轻轻地为他擦汗流淌在两旁的泪。笑道:“仙门百家恨我入骨,此番凶险,你还不够资格和陆洪、沈壁交手。你在这里待着,我先走一步拖着他们,你快走,去彼岸天城找岑嘉敏,说你是我的护卫,她会让岑氏弟子保护你的。”说着便把令牌交到阿凯的手中。

  令牌用白玉制成,白玉之上有一朵暗红色的彼岸花,美妙绝伦。在彼岸花里面的,就是金色的“华”字,这个“华”字是岑华用她的血和彼岸花捣碎产生的红色液体以及厉鬼峰最美的“花魁”——栴檀花。

  栴檀花生长于阴煞极重之地,与人们说的长在地狱中的彼岸花一样,说它们是“阴花。”人们又把栴檀花称作“地狱香风”。因为栴檀花多半为红色和黑红色,并且,开出的花骨朵中间有着和彼岸花一样长的花蕊,彼岸花无毒,可是因为栴檀花和彼岸花神似,常常毒死了一些修为中等或者偏下等的仙门子弟。

  其实彼岸花长在地狱里只是人们幻想出来的,彼岸花在长江那边随处可见,只是人们都因为百鬼不宁,被吓怕了而已。

  可是栴檀花是真的只生长在阴煞之地,并且极难养活,因为厉鬼峰是万鬼的栖息之地,又有许多洞穴,洞穴中,又有许多小溪,栴檀花喜阴煞、水,厉鬼峰无疑是最佳生长之地。

  栴檀花又因为是岑华亲手植种,棵棵都有法力。寻常人碰了这东西就会断裂。无论是手还是手臂。

  “看着我的眼睛。”岑华把阿凯的下巴抬起来道。

  阿凯十分乖巧地看着。岑华的眼睛冒出了一束红光,随即,阿凯便倒下了。

  岑华眼中的红光还未消散便吩咐她的贴身婢女——小柔道:“他睡到傍晚就可以醒,你们务必去彼岸天城,我不在你们身边,厉鬼就会无主,你们现在还不够资格和他们争。”

  小柔点点头。

  之后岑华便摘下一朵栴檀花,念动咒语,栴檀花发出黑红色的的亮光这便是——千里传音。

  千里之外的岑嘉敏看到了岑华养在华汝洞里的一株栴檀花发出了光。这株栴檀花是岑华走前为她种下的,是相互传讯的工具。

  华汝洞是当年岑华灭掉沈家后修炼的洞穴,她大功已成后便封住洞口禁止任何巫溪弟子进入,可是岑华临走前打开了洞口,洞口内的煞雾多年也未散尽,并且带着岑嘉敏,道:“这株栴檀花是我当年闭关修炼时种下的,认主,今日让你前来就是让它,认你做主。从今后,这就是我们彼此联络的工具了。”

  “那要怎么做?”

  “很简单,只需要你的一点血。”

  说罢,岑华便割开了岑嘉敏的手指同时念动咒语,滴上了她的血。

  栴檀花认主了。

  岑嘉敏摘下栴檀花的一朵花瓣念通咒语兴奋道:“宗主,你要回来了吗?!”

  “不是我要回去,是我的侍卫和贴身婢女。他的手中有一块白玉制成的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华’字,到时候务必放他进来,拼死护着他,懂了吗?”

  听到岑华提出了那块玉佩,顿时脸都黑了。她有些担忧,但还是劝说道:“宗主,那可是陆河叔叔在你五岁时送你的礼物,怎么能说给就给呢?”

  “本座想干什么干什么,你也想管?我给他,自然是放心,你今天话有点多啊。”远在阳朔天水竹林的岑华似乎有些生气。

  岑嘉敏听出了岑华不高兴了,立刻住嘴。耳前这个女人的声音,比五年前变得更加冷淡,更加成熟了,以至于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冷到人的骨子。岑嘉敏都不敢相信她经历了什么。

  从小时候被她捡到当丫鬟,再到后来给了她自由。陆氏灭门后,她在厉鬼峰修为突飞猛进,又不远万里找到了她,教她仙门武功,跟着她到处游历……那时的她虽然入了魔道,但还是那个爱笑,声音甜美的那个女孩儿。

  可是自从她独自一人灭掉沈家后性情大变,脸上的妆容也越来越浓,原来眉间的一朵粉色的桃花花瓣,如今,也变成了完全绽放的红色的彼岸花。不知在沈家受了什么刺激,回来以后经常呵斥人,疯狂地修炼,不断地开拓魔道的法术,为此,还在巫溪的彼岸天城自己运用气功开凿出一个洞穴,供自己闭关修炼,这个洞就是“华汝洞”。闭关修炼了三年,又自己孤身一人前往厉鬼峰最阴邪的洞——“阴洞”中用万鬼生前的执念和怨气炼出了天地间最可怕的召鬼符“落泱”。

  岑嘉敏微微怔了一下:“好的宗主。小姐,玲玲想你了,回来吧……我们有十二年没见了……”岑嘉敏哭腔道。

  阿玲是岑华让她当丫鬟时取的名字,虽然是丫鬟,但是情同姐妹,从来不让她干重活,只是让她端茶送饭而已。

  岑华怔了一下,因为这十二年来她只顾潜心修炼,控鬼,炼器,根本无心管辖彼岸天城的事,细细想来也确实对不起她。

  岑华柔柔地安慰道:“好……等我,玲玲不哭啊……”

  “呜呜呜……”岑嘉敏抢先断了联系,因为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哭得更厉害。

  岑华捂住嘴巴,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转,可就是不掉出来,但还是扬袖而去,她准备一次好好拜访一下老朋友,而第一个访问的就是元阳沈氏。

  元阳沈氏门前————

  岑华穿着一身黑袍,面前遮着一层薄薄的黑纱,额前的两撮头发随着风的方向而飘动,扎着一个高马尾,增加了些许灵动,尤其是红色的眼影,眉间的彼岸,更给她添上了几分神秘色彩。她站在沈氏门口,看来已经和门前的看门弟子对持已久。

  “我再说一遍,我要见沈壁。”岑华微微蹙着眉声音有些不耐烦。

  “宗主没时间见你,看起来您也是有身份的人,何苦为难看门弟子呢?”两名看门弟子拔出沈家直系弟子的亲眷剑,剑出剑鞘,剑出鞘的一瞬间发出了刺眼的光,两道仙剑看门弟子的手上显得异常夺目。

  一只剑尖在岑华脖子前,像是在威胁岑华。

  岑华则轻蔑一笑,用手轻轻移开,道:“就你们两个小孩儿省点气力,叫你们家主出来,你们相安无事,不然,就算你们家主在旁,我也照样杀。”

  两门弟子呆住了,因为这是沈家,沈家家主沈壁更是玄力高于任何人,只有二人他不敌,一是陆洪,二来便是他的青梅竹马——岑华。从十二年前沈家灭门,岑华只是微微作用气力在他的胸口拍了一掌,沈壁就大口吐血,功力大部分散尽,但是岑华又大费周章地救他,大概是岑华并不想杀他,但他极力阻拦,可是岑华两眼发着红光,三年了……初次用魔道杀人,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识。

  可是眼前的这名女子,无论是身形,还是冷冽的眼神都神似岑华,并且能在沈家门口大言不惭,可能只有到处人人都惧怕的一代魔尊。想到这里,两名弟子不禁打了寒颤。

  “何人敢在沈氏门口喧闹,不把我这个沈氏宗主放在眼里吗?”说着沈氏大门突然打开,一道精美的剑夺门而出。

  只见岑华会心一笑,伸出右手的食指中指,不偏不倚,沈壁的佩剑正好在岑华的两根手指之间,“啪”的一声,“星汝”的剑身断了,而后两根手指向天空方向弯曲了一下,残剑竟然依然可以能够使用,并且“星汝”是岑华当年亲手做给沈壁的,认主,除了岑华和沈壁能够驾驭它,其他人根本不可能驾驭它。断剑向着沈壁方向刺去,沈壁反应快,接住了剑把。

  “十二年了,沈壁,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岑华边说摘下了黑色面纱勾起了嘴角。

  两名弟子惊呆了,“哐啷”一声,仙剑掉在了地上。在她面前威胁她,让沈宗主知道,肯定要死的。几乎全天下人都知道岑华氏沈壁心尖儿上的人。

  沈壁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他们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岑华,只是轻轻地动了一下嘴角,好似在说:“你回来了啊,真好……”

  第二章:访沈(上)【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珠香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珠香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