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村落
锺语2019-03-23 15:573,424

  扶桑一开始是拒绝乘坐这头威猛异常的凶兽的。

  有关于猼兽的凶猛,嗜血,村落里的传说极多,几乎达到了闻猼止哭的程度。

  耳旁的风疯狂刮过,扶桑现在有一点凌乱。

  自己居然坐上了猼兽!天呐!好快!

  辰空一脸淡定,看着身前一脸震惊的小女孩。

  他一开始是有点吃惊的,这头凶兽卖相很是威猛,但对二人却是极为温和,就像二人长年饲养的宠物一样乖巧。

  猼兽载着二人飞奔,沿着大椿空出的一条小径,以辰空之前数十倍的速度往禁林边缘赶去。

  “扶桑,”辰空想要了解一下这个小女孩的村子:“你住的那个村子,大概有多少人?”

  扶桑头微微一歪,似在思索:“大概有三百口人。”

  “有修行者吗?”辰空又问。

  “修行者?”扶桑思索了一下:“你说的是大人们吧,像我们这样的村子是不会有大人驻留的。但是我们每个村子会有一位祭司,祭司会有准大人的力量。”

  “祭司?准大人?”辰空不解:“准大人是个什么境界?”

  大椿笑了:“就是触摸到了凡境的门槛,懂一点粗浅的元气运用,但还没有开始修行。”

  辰空点点头表示知道。

  扶桑嘴角动了动,想要说祭司很厉害的,手段很是神奇,但转念一想,自己旁边的一个是传说中的树神,一个是能和树神平等对话的人,这么争辩似乎毫无意义,最后还是选择闭上了嘴,不去说什么。

  辰空不再说话,只低头沉思,反正这头凶兽并不需要人去驾驭,它自己就能循路而往。

  林间不时有树叶飘落,夜间出现的那些虫豸全都不见身影,猼兽沿着大椿所开辟的路线一路狂奔,扶桑从一开始的惊惶之后慢慢地适应了猼兽的存在,眼睛不时的左右转动,目光自身边的奇异植物上掠过。

  阿公曾说过,这禁林之中有不少生死人肉白骨的奇药,而这一路上扶桑见了不下三四种和传说中的描述相仿的植物。

  对于小女孩的想法,辰空和大椿是毫无所知的。二者并不关心这个小女孩的所思所想。

  此时辰空心里,不停地想着出了这林子之后,自己该以何种身份自处,又去何处,这扶桑所说的村子倒是能待上一待,但终究不是久留之地,修行者都没有的地方,又能知道什么辛秘。

  大椿此时心里则是想着自己是在将怎样一种存在送出了这片禁林,或者说,是怎样一种动荡即将降临这个世界。难说呀,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此子绝不简单,但不论他怎么看辰空似乎都与常人无异。但一念及此,他又想到了辰空吃那果子时的轻描淡写,心下又不由得疑惑,不应该啊……

  三个时辰在众人的胡思乱想中一晃而过,猼兽停在了林子边缘。

  辰空极目一望,这所谓禁林之外,是一片灰色的大地,天空笼着一层淡青色,天地之间是朔风杂着残雪在飘飞。这辽阔的天地间,辰空所见植物竟百里难有一株。死寂的平原。

  辰空回头看了一眼“禁林”,树木茂盛,繁花似锦,奇珍难计,还有稀松的阳光洒下。转回头,辰空怎么看怎么觉得外面才是禁地。

  “那里就是我的村子!”扶桑手遥遥指向辰空右边二十里处的一片村落。

  再次得见村落,让险死还生的小女孩雀跃起来,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阿公更是有些激动。想起此番禁林之行,小女孩心底很是后悔,差点就回不来了,这段日子阿公一定很担心。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看向了辰空,眼中满是感激之情。

  “我们过去吧。”辰空对于小女孩刚刚片刻之间那复杂的心理活动全然不知。只是拍拍猼兽,给它指明了方向。

  猼兽极为聪慧,明白辰空的意思之后,当即向从扶桑所指的村落疾驰而去。

  坐在猼兽背上,辰空转过身看向渐渐远去的树林,在心里道了一声再见。

  大椿没说话,只是一道讯息传入辰空脑海。

  没有名字,但是辰空能看出是一种御兽之法。当下辰空冲着林子再次抱了抱拳,以示感谢。扶桑见此,虽不明所以,但是也学着辰空的样子,冲树林行礼,嘴里嘟囔着“感谢树神救命之恩”之类的话语。

  辰空笑了笑,也不说什么。他看出了大椿对这小女孩的暗中牵引,他需要出去,去有人的地方,救命恩人前来总好过陌生人上门。然后林子很大,他们刚好遇见。他不觉得有这个必要,但也没觉得大椿多此一举。

  以猼兽的速度,扶桑的村子很快遥遥在望。

  辰空让猼兽停下,自己翻身落地,将小女孩也接了下来。

  “我们等会走去你的村子。”辰空稍作解释。小女孩点点头。

  再次熟悉了一下大椿给自己的御兽之法,辰空咬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指尖。以骨为笔,以血为墨,书写符篆。辰空落笔,静心凝神,指尖微颤,笔走龙蛇。猼兽静立,它知晓树林里那位的意思,所以并不抗拒辰空的定契。

  一个形似苍龙的奇异符篆在猼兽额头渐渐成型。勾完最后一笔,辰空收回手。只见那血篆逐渐发出青色的光,在字体内飞快流转。那气息辰空很熟悉,是之前自己吃的果子的香气。

  龙形古篆渐渐渗入猼兽额头,猼兽的气息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的内敛,直到最后近乎于无。在篆体快要彻底没入猼兽体内的时候,辰空伸出了右手,手掌轻轻按在了猼兽额头。

  “吼。”猼兽张口轻轻吼了一声,以示顺从。吼完这一声,在扶桑惊奇的目光下,猼兽渐渐消散。

  辰空手停在空中,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波动自其右手掌心扩散而出,逐渐远去。

  在离辰空二人不远的那个部落里,有两人同时把头转向了辰空所在的方向。一个是赤裸裸着上半身,躺在院中摇椅上抽着旱烟的中年汉子,脸上满是常年奔波的沧桑痕迹。另一个则是躺在炕上,白发白须的七旬老者,老者身边围了些人,似在争论着什么,有两派人持着不同的意见,老者并不发话只静静地听着,在感知到那波动时,才猛地转头,盯着辰空所在方位。

  而再回到辰空这边来,辰空对那道波动倒是有所察觉,但却无法阻止,这是必然的。那应该是猼兽与自己完成定契的最后步骤,向天地宣告。辰空本身并未开始修行,体内并无属于自己的元力,不然便可轻易掩盖那道元气波动。本来这御兽之法,书写那“御”篆是需要元力支持的,他之所以能成功书写,全仰仗那大椿的果实之内蕴含的澎湃元力。虽然辰空吃那果子时没有任何异样,但那些元力在自然流逝之中有一些在辰空体内驻留下来。

  辰空收回手,只见右手掌心多了一枚兽纹。看着掌心那枚獠牙可见,依稀可以看出是猼兽之首的兽纹,辰空笑了笑。一份大礼。

  “走吧,先带你去见你阿公。”辰空对扶桑笑了笑,示意可以走了。

  扶桑还沉浸在辰空刚刚“杀”猼兽的手段之神奇,那传说中的凶兽竟然连“反抗”都不能。当下辰空在小女孩的心里的身影无限拔高,扶桑不由得把辰空和那些大人们放在一起做比较,却发现根本没得比,那些大人们杀禁林中的凶兽远没有这么轻松。此时再听到辰空的话,当即乖巧无比的点点头,走在前面为辰空带路。

  辰空全然不知小女孩的心思,若是知道,想必是哭笑不得的,他只是将猼兽收服,可不是杀了,之所以以那么轻松,还是大椿早有交代的原因。

  扶桑的家在村子的东边。这整个村落被一片土路贯穿,分为东村西村两处。在村后的一处小丘上是村里的祠堂,也用于祭司带领村人进行祭祀活动。

  在扶桑的带领下,二人很快来到了一处院落前。小女孩心里很是激动,终于能再见到阿公了,当即推开院门,向着里屋奔去,一边跑还一边喊:“阿公,扶桑回来了!”

  而在里屋炕边,原本围着争论的一群人此刻集体噤声了。他们刚刚听到他们本在争论要不要去寻找的老祭司孙女的声音了!看似虚弱的的老者也一下子坐了起来,凝神去听。所有人都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所以想要再去确定一下。

  “阿公!”扶桑又喊了一声,她跑进了里屋,出现在众人面前。

  “桑桑!”众人一阵惊喜,这下子人活生生出现在众人面前,假不了了。一下子所有人都笑了。

  “老祭司,你看!”

  “老祭司,扶桑没事!”

  “扶桑回来了!好好的回来了!”

  ……

  老者颤颤巍巍的下了床,扶桑一下子扑到了老者怀里。一时间种种心绪涌上心头,二人都是哭了出来。老者的泪水浑浊,小女孩的泪珠晶莹,两人抱头痛哭,心里还是欣喜居多。小女孩此番安然回来,于老者而言可以说是奇迹了,在当初知道自己孙女偷跑去禁林的时候,老者心都凉了,禁林二字意味着什么,他比常人更清楚。

  周围的村人看着这对祖孙重逢,脸上也满是高兴的神色。他们本来在犹豫是否进入禁林找人,禁林当中的危险,那都是村人口口相传,世代铭记的,他们不到万不得已,是真不愿进入禁林。这下小女孩自己回来了,当然是皆大欢喜了,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结局。

  在所有人都沉浸在那感人的氛围中的时候,辰空站在门口,抬手摸了摸鼻尖,有点尴尬哈,都没人注意到自己,被无视了呢……

继续阅读:第五章 新老祭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源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