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螳螂捕蝉
结网先生2019-03-27 00:034,403

  尹溪月只觉手臂上一阵刺痛,当即惊呼道:“你给我注射了什么?”<p>  “嘘!”袁正男将一根食指放在唇上,“这样,你就可以安心养病,不会转院了。”<p>  “你……这是什么意思?”尹溪月强行按捺住自己的恐慌。<p>  “你被注射了这种药,”袁正男说,“也只能靠我给你治好。你找其他医生,都是没用的。我和司徒小姐需要你帮忙。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你离开医院。万一你要转院呢?或者……你的脚好了,你出院了呢?”<p>  尹溪月愕然不语。<p>  袁正男继续说:“哦,对了,你的脚伤快好了。那更好,反正我要你做的事情,在你腿脚不方便的时候,你也做不好。”<p>  “你们究竟想要我做什么?为什么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对付我?”尹溪月愤怒地说。<p>  袁正男“哈哈”直笑:“你急什么呀?反正你现在可以安心留在医院养伤了,等你的伤好了,我自然会来找你的。现在,你还是快点回病房吧,我看成志明找你找得很急。还有你最好什么也别和他说,否则,他没办法化解你体内的药性不说,万一……我心情一不好,也不肯给你治了呢?哈哈,记住,不能转院,不能出院哦,不然,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呢……”<p>  说罢,袁正男打开病房门,出去了。尹溪月听到,袁正男故意装出关心的语气,大喊一声:“成医生,你的病人在这里!”<p>  随着袁正男的话音落下,成志明急切地推开房门:“你到哪里去了?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p>  “我……”<p>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我快点陪你回去吧。”<p>  这一次,为了保险起见,成志明一路上死死拉住尹溪月的手,直到把她送回病房。<p>  “你怎么和袁正男在一起?”成志明疑惑道,“他和你说了什么?”<p>  尹溪月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抚过手臂上犹有被针刺痛的感觉的地方,想起袁正男的威胁之语,最终还是选择暂时隐瞒:“没什么……真的,别问了。”<p>  时间过得飞快,尹溪月渐渐痊愈。这几天,她一步都没离开过病房,也变得寡言少语了很多。她常常一个人发愣,更加时常食不下咽、睡不安寝,总是猜测袁正男和司徒湄儿想要她做什么,最重要的是,袁正男究竟给她注射了什么药物?<p>  终于有一天,在尹溪月的伤好得差不多的时候,袁正男来了。<p>  面对眼前的不速之客,这次尹溪月平静异常:“说吧,你们想要我做什么。”<p>  袁正男阴笑道:“快人快语,司徒小姐没看错人。”<p>  袁正男大咧咧坐在尹溪月对面,拿起桌子上一根香蕉,自顾自地剥起来,对尹溪月说:“你在我们医院里,总是碰到奇怪的事,知道是为什么吗?”<p>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尹溪月说,“但是我看之前游医生一提到他父亲,就话里有话的样子,我猜他父亲在建造医院的时候,动了手脚。”<p>  “你倒是机敏,”袁正男说,“可是你猜猜,是什么样的手脚?”<p>  “我之前的猜测是,游医生父亲痴迷于灵异事件,而人类在正常的情况下,是看不见鬼的。而游医生的父亲,使得住在这医院的人,可以和鬼魂相通。”<p>  “哈哈,幼稚,”袁正男冷笑道,“游显达的确对一件事情感兴趣,不过不是灵异事件,更加与鬼无关!”<p>  “那是什么?”<p>  “穿越时空!”<p>  “什么?”<p>  袁正男的眼睛里绽放着奇异的光芒:“这是司徒小姐经过多年的学习和对医院的观察发现的,她刚开始告诉我的时候,我也不信。可是,她向我列举的事实……一次又一次证明了这个理论。游显达设计医院布局的时候,将这个医院设计得,可以使不同的时空交错!”<p>  “你是说……”尹溪月惊异地说,“之前我看到司徒太太也好,看到颜紫绡也好,还有年轻时的梁主任,少女时期的司徒湄儿,都是因为……我走入了过去的时空?”<p>  “不错!”<p>  “那为什么我没听别人说过他们见到过这些异象?难道只有我能够步入另外的时空?”尹溪月问道。<p>  “不是只有你能,”袁正男解释道,“而是只有一部分人能够。而你,就是其中之一。其他的有这种异能的人,你也不是不认识。梁维钧就也是这样一个人!”<p>  “那我们……究竟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尹溪月无比惊骇。<p>  “那得从这家医院的布局说起,”袁正男说,“这家医院的建造,包含了金、木、水、火,五行占其四,唯独缺了一个最重要的土!你看,门诊楼在东边,属木;住院楼在南边,属火;中有天桥相连,而且以从门诊楼到住院楼的方向为导引,呈有去无回之势,这便是以木生火。医院有停车库,停车库起建于西方,属金,划定过车位的土地面积较大,而顶棚逐渐缩小,且有包围凉亭之势。凉亭建于北方,而且名为‘天一亭’,天一生水。所以,停车库与凉亭合起来,就是金生水。这家医院,五行缺其一,又被游显达以特殊的建筑材料建成,只要补足了‘土’,人就可以跨越时空。而你也好,梁维钧也好,都恰恰补足了那一行。”<p>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能补足土?”<p>  “因为你们的生辰!”<p>  见尹溪月不懂,袁正男不耐烦地说:“五行中的土,对应的数字是五和六。其中,五为阳土,六为阴土。也就是说,生日农历五月初五、六月初六、五月初六或者六月初五的人,如果再配上恰到好处的出生时辰,就可以补足那个土,通行于过去与现在。当然了,只能在这家医院里。无论什么人,一旦离开医院,就不会再有这通天的本领。也幸好,当年政府收回医院用地时,不管拆了什么,都没动医院最关键、最核心的门诊楼、住院楼、天桥、车库和凉亭。来,你快点告诉我,你出生的年月日……”<p>  “我……我是1990年6月28日出生的。”<p>  “啊?妙啊,真是太妙了!”看袁正男现在的表情,仿佛对他来说,司徒湄儿许诺的科室主任之位已经唾手可得了,而他正在对那个位置垂涎三尺,“你是五月初五的生日,你是双阳土之人啊!而且,五月初五,乃五毒之日,寻常的东西,根本镇不住你的命格!而且最妙的是,你是农历闰年出生的人。农历的闰年,比平常的年份,整整多了一个月!所以,生日占了土,又出生于闰年的人,在这家医院里,不但可以自己穿越时空,而且在穿越时空的时候,还可以多带上一个人!这可是连梁维钧都做不到的啊!”<p>  “可是,我怎么能够任意穿越时空呢?每次我回到过去的时候,都是被动的,根本不受我自己控制啊!”尹溪月辩解道。<p>  经历了这么多怪事,尹溪月逐渐见怪不怪了。所以,她可以很从容地接受,袁正男关于她能穿越时空的说法。然而,对于袁正男和司徒湄儿想要她做的事情,她还是能找理由推脱就尽量推脱的好。<p>  “不,你仔细想想,”袁正男依旧笑得像只贪婪的狼,“你每次回到过去,也就是说,见到那些异象之前,脑子里都转过什么念头?”<p>  由于尹溪月也非常想解开自己身上这个谜团,她顺着袁正男的话,努力地回忆起来。<p>  “第一次,我来到了医院早已被拆掉的花园里,回到十几年前,看见司徒湄儿和她母亲……那之前,我只想着,能出去透口气,找个地方散散步;第二次,我来到了医院从前的神经外科第三病区,那是因为我半夜发现病房里的马桶坏了,出去找厕所找不到,护士台没人,其他病人也休息了,我想到个有人的地方,找人问问厕所在哪里;第三次,也就是刚从神经外科的医生办公室里出来,我马上就进入过去了……那是……那一次是……”尹溪月努力思索着,“哦,对了!我纯粹只是好奇!之前游医生被一个护士叫走,说梁主任让他去帮忙,梁主任和一个病人起了纠纷。我只是好奇,梁主任和病人起了什么纠纷。”<p>  “紧接着你就看到,”袁正男兴奋地说,“梁维钧在某个过去的时段,和病人起过的纠纷?”<p>  “嗯……”尹溪月点点头。<p>  “强大……太强大了!简直强大到不可思议!”袁正男惊叹道。<p>  “什么东西强大?”<p>  “你的意念!”<p>  “我的意念?”<p>  “你想啊,”袁正男咽了口唾沫说,“你一想有个地方可以散步,就来到了过去医院的一个很大的可以供你散步的花园;你一想找个人问问厕所在哪里,就来到了医院过去人最多的神经外科第三病区;你一想看看梁维钧和病人的纷争,就来到过去梁维钧和病人争执的时候……你只要稍稍动一下念头,就可以去到你想去的过去的任何一个时段,看到你想看的任何东西!准确地说,不是你走入了过去,而是你强大的意念力,把相应的过去感召而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念力像你这样强大的人!”<p>  “那些异象,都是被……我自己的意念感召而来的?”尹溪月也感到不可思议。<p>  “不错,”袁正男说,“这些年,梁维钧也正是凭着自己的意念的力量,在过去与现在之间,来去自如!”<p>  “梁主任?”尹溪月奇道,“梁主任总是往返于过去和现在之间干什么?”<p>  “干什么?哈哈,”袁正男笑道,“当然是为了救颜紫绡啊!科技每天都在进步,医学也一样!梁维钧就是想,用现在发达了的医学技术,回到过去拯救颜紫绡的生命,彻底改变历史!司徒小姐说,梁维钧试图这么做,已经很多年了,可是,他至今都没有成功。”<p>  “梁主任的目的是救颜紫绡,”尹溪月恍然大悟,“那么司徒湄儿的目的,就是把现在最顶尖的医学成果的资料,带回十几年前,去救她的母亲!”<p>  “你总算聪明了一回,”袁正男搓着手,眼睛里精光乍现,“不仅如此,如果过去的我,得到了这些尖端的医学资料,我的医术就可以超过同科室的所有医生,包括梁维钧!只要你成功了,我在现在这个时空,就一定……一定可以成为科室主任,甚至获得更高的地位!”<p>  “你们找我,就是为了让我把这些医学资料,带给过去的你,并且监督过去的你,救司徒湄儿母亲的命?”尹溪月问道,“你们……是怎么发现我有这种能力的?”<p>  “是司徒小姐,”袁正男说,“司徒小姐那天,在住院楼二楼的楼梯口和你相遇的一瞬间,就把你认出来了。十三年前,她陪司徒太太在花园里观赏山茶花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你。直到那天在楼梯口再次遇到你,她发现十几年过去了,可是你的容颜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她才知道,原来那时在花园里遇到的你,是从‘未来’过去的。她立刻就明白了,你就是她要找的,可以在紫荆山医院里穿越时空的异人!”<p>  袁正男一阵狂笑,尹溪月则彻底被这一连串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惊得怔在那里。<p>  最后,袁正男渐渐止住了笑声,他把自己的指节捏得“嘎吱嘎吱”地响:“可是,我为什么要听司徒湄儿的呢?你把我给你的资料,送到过去,给年轻的我就好了……至于她的母亲……哈哈哈!”<p>  尹溪月忘记了,她和袁正男是怎样结束这一场谈话的。她只记得,袁正男走了好久以后,她都对着袁正男留给她的一大叠医学资料发呆,仿佛没了魂儿一样。<p>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又一个人不请自来了。<p>  这个人就是司徒湄儿。<p>  “你来找我,又是想干什么?”尹溪月警惕地问。<p>  “我有些话,想和你谈谈,”司徒湄儿妩然一笑,“放心吧,我是来帮你的。袁正男之前来找过你吧?难道你不想摆脱他对你的控制吗?让我猜猜……袁正男一定对你说,把资料带给从前的他,不用管我妈妈的死活,是吗?”<p>  “你都知道?”<p>  “当然,我足够了解袁正男,”司徒湄儿的眸光,如寒刀出鞘般地凛冽一闪,“他总是想做螳螂去捕蝉,可是又忘了黄雀在后的道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度医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