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水之阳
中二病大叔2019-03-25 10:042,332

  西方群山间隐约可见的夕阳穿过傍晚厚重的雾霭洒在古老的城墙上,将漫长时光侵蚀下逐渐衰败腐朽的古都洛阳染透成淡金色。乱世掀起虚假繁荣堆砌而成的辉煌从不给任何名城留一丝体面,而新近的战火完全扒下了千年神都最后一片遮羞布。古城残破不堪而城外流淌的洛水自西向东奔流而去依旧对面前的灾祸丝毫不以为意。

  自北方大草原袭来的高潮狠狠鞭策着惨遭战火蹂躏的落魄名城,断壁残垣对此无动于衷,只有掉光了叶子的树林在瑟瑟发抖却不知到底是畏惧来势凶猛的寒潮亦还是在讥笑。几只掠过天空的乌鸦更是呱呱呱的发出成吨的嘲讽并且逃离现场。本欲大发淫威却频频被讥嘲的寒流开时暴走,疯狂寻找施虐对象以挽回所剩无几甚至为负的自尊心。一只单薄的身影自城内走出,身穿脏兮兮破破烂烂的灰色麻衣面如枯槁形容憔悴,双目无神麻木不仁挂着与年龄绝不相符合的绝望。远处遥不可及的夕阳终于落入西方极乐世界的怀抱,眼前萧条失落的景象褪去最后一丝残霞。疯狂的寒流更加暴虐,积怒已久的羞愤化作上古神灵的刀剑,化作天庭威严的狂雷,化作极北万古不化的冰川,砸向了奄奄一息的少年,绝不有任何的同情怜悯,誓要将眼前倒霉的少年碎尸万段。少年身上那件缝缝补补的‘衣服’扑扑作响以至于有些洞口在寒流的淫威下发出绝望的呜咽声。

  在战火来临之前半个月里,曾经繁华富庶的神都洛阳早已陷入了混乱。混乱的开始是暮商霜降有些许冷寂的清晨,霜花悄然绽放在所有良善富庶人家的窗棂,落叶无声堆砌在妇人有意无意不曾清扫的角落里。总角垂髫和花甲古稀们还蜷缩被窝里做着美梦,殷实人家的长妇已经操劳在伙头间忙碌起一家人的晨宴。整个洛阳城除了少许的阴暗所在都处于一片祥和之中。

  晨曦贪婪的攀附在古朴尊贵的神都,仿佛要沾染一番千古名城的气度。横亘在前方的洛水亦却嗤之以鼻绵延向远方缓缓流去。

  此时洛阳正北方的天空有遮天妖禽极速飞来,在其头顶站着一众身穿道袍脚踩木屐背负各异兵器的身影。众人皆面带愁容难抑焦虑,形容惨淡。他们给一片祥和安定的神都带来了最坏的消息,北地重镇安亭坪一夜失守,全部守军将士四十万,前往支援的魏属修仙者各门派修士及其所属妖兽全灭。

  急促的马蹄声,混乱的妖兽咆哮声,尖锐的号角声响彻神都洛阳的清晨。吵醒了总角垂髫的美梦,花甲古稀的回忆,打断了妇孺们忙碌的早宴,也让整座神都陷入了混乱。休战二十年,洛阳的安宁再一次被打破。

  可是这些事对于无父无母无名无姓流浪已久的小乞儿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是最不受人待见的小乞儿而已。每天穿梭在繁荣的市巷,为了一块发霉的糟糠米饼而走遍整座城市。当潮水一样妖兽和敌军涌向洛阳知道一刻钟攻破城门长驱直入,可怜的小乞儿已被人打晕扔在臭水沟。无论是守军还是敌军,亦或者是逃难的商旅百姓都没有注意到趴在臭水沟昏迷着的小乞儿。当他在饥寒交迫中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天。敌军已经退走,只留下被无情战火摧残后的古城废墟。

  目光所及的那些惨象如同人间地狱。城内到处是缺腿少胳膊的尸体,遍地都是腐烂恶臭的内脏,和倾颓倒塌的浑浊在一起的分泌物不知道是脑浆还是胃分泌物的乳白色肉糜混合着犹未干涸的血迹。一排全身赤果果的女人攥紧手捂着眼睛瘫缩在枯草堆间,好似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仍在苦苦哀求或者是为了死的微微体面一点。挣扎与反抗似乎毫无意义,临死之前做出的那些举动或许对于那些施暴者而言太过多余甚至让其心里更加满足。有的女人身旁还有稚嫩的曾经鲜活存在过早夭折的稚子。曾经繁华尊贵的街头已不复存在,成片成片倒塌的房屋让他很难相信这是他记事以来生活着的的繁华洛阳。

  战争机器的消耗了大量城内存留物资,;继而逃难者席卷所剩无几财物跑路;侵略者扫地皮式搜刮后的废墟本就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幸存者流民则搜刮走了任何一点可以吃的东西。小乞儿于空无一人的废墟醒来找遍整座废墟也找不到一丁点儿食物,他的目光迎向了那些还未腐烂的冰冷。

  小乞儿疯狂的自我暗示,自己只是在填五脏庙。两天多没有吃过东西的饥饿感摧毁了所有的理智,驱使着少年狼吞虎咽直到胃肿胀,恶心发吐。自记事以来小乞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能饱‘餐’一顿。在阴冷肮脏的臭水沟昏迷了两天让本就赢弱不堪骨瘦如柴的小乞儿患了风寒。他于血色残阳落入西山残霞渐渐褪去的傍晚蹒跚着脚步走出废墟迎上了来自北方大草原寒流满怀恶意的洗礼。终于在最后一丝残霞消失夜幕来临的时刻倒在如今已成为废墟的洛阳城外。小乞儿面朝黄土,干裂的嘴唇亲吻着无数风流诗人商旅士贾前来朝圣,甚至修仙者神魔鬼魅曾经彳亍徘徊留恋不已的青石板上。

  如墨般的夜空凝聚着厚重粘稠阴云,寒风携带着雨水以视死如归的气势俯冲向洛阳废墟,誓要将这丑恶搅的更加污浊肮脏。夜幕下的所有丑恶愈发狰狞,肆意摧残早就饱受苦难煎熬的小乞儿。

  一丝光亮自东方而来划破夜色下的雨幕,如同撕裂黑暗的闪电径直落在小乞儿的身侧。一身素净洁白的道袍衬的这道身影愈发挺拔修长,两道笔直整齐的美髯挂在那宛如刀削的俊朗面孔下神采飞扬。好一个‘越罗衫袂迎春风,玉刻麒麟腰带红。’恰似那‘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他的目光略过远处废墟,近处的青石板官道,停在昏迷过去的小乞儿身上。他回忆起了七年前盛夏的夜晚。一颗前所未见的巨大流星划过星空,有着天下第一神相之称的麻衣神算子最后一次在人前卜卦。他的批言所指,便是眼前这个濒死的少年吗?疑虑,不安,挣扎,迷惑交织在脑海挥之不去。多年来修身养性悟道修仙自问道心稳重,亦无法释怀。

  踟蹰良久,俯身抱起少年郎。手心托着一团温润氤氲肉眼可见的光团,真元如潮水般涌入小乞儿濒死的躯壳,修复近乎溃散的意识,维持体内仅有的生机。转瞬间消失于夜色下,只留下一声悠悠的叹息饱含痛惜怜悯,被转瞬即至的暴风雨埋葬在青石板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者的自我修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