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锦州城
繁花落尽终是悔2019-04-05 05:501,393

  古朴的街道上,两侧的楼房错落有致,黑色的屋瓦和,木制的楼房,显得格外厚重,繁华的街道上,行人不断,来来往往,好不热闹,这就是锦州城。

  锦州城内有两条小河,和城外的护城河相连。给锦州城提供着水源,和水上的交通。那两条小河上有很多的石桥,密密麻麻像经络一半,是锦州城充满活力的源泉。在这时有一道身影缓步从石桥上走来,一身灰色布衣肩上扛着一个木棒,木棒上插满了冰糖葫芦。他慢慢的走到路边,开始叫买道。“买冰糖葫芦咯,珠圆玉润红糖赤,机不可失在今日!买糖葫芦,糖葫芦!”三五成群的小孩儿,跑到他的面前,递上一两文钱拿着一两根冰糖葫芦,在那里有模有样的学着“珠圆玉润,红糖赤,机不可失,不可失…”“我知道,我知道,机不可失,在今日!”他微笑的看着这些孩子在那里摇头晃脑的吃着冰糖葫芦,微微的摇了摇头。他看到冰糖葫芦已经卖光了,便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扛起裹着稻草的木棒,慢慢的向石桥上走去。

  他慢慢的向前走去,走过繁华的街道,走过排列整齐的屋舍,最后竟是走出了锦州城,向城东走去。那有一大片桃花林,尚还有一段距离,便能闻到那扑鼻的桃花香。现在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那桃花飘飘零零,星星点点,如雨般的落下。铺成了一块香气扑鼻的地毯,他走在地毯上,发出“沙~沙”的声响。不远处有一个茅屋,屋前那一圈竹竿便是院子,院子里面,只有星星点点的花瓣。显然是被刚打扫过的。

  还没有进院子,他拉开木质的大门,便听到茅屋中传出的朗朗读书声。他大声的问道“泽儿,可熟记否?”屋内的读书声停了下来,茅屋的门,轻轻地打开,走出了一个身着布衣青衫的少年,简单朴素,甚至有些简陋的青衫,并没有遮掩住少年温文尔雅的气息,甚至带来了些许淡然的气息。他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孩子,那少年便是许云泽。他轻轻接过父亲手中的木棒说“早就熟记于心了,父亲可亲自检验。”“好,那我来问你,何为五德?”许云泽略加思考后答道“五德就是修行之德,善人之德,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也。”他点了点头“不错, 我再问你一段, 如何言?”许云泽微皱了下眉头说“知者弗言,言者弗知,塞其闷,闭其门,和其光, 同其尘 ,挫其锐而解其纷,是为玄同。”“嗯,不错,功课已完,便出去走走吧!”

  许云泽并没有动,他像父亲提到“父亲,明日便是孩儿十七岁的生辰。父亲可还记得向我许诺过什么?”他像是被石化了一样说“为父老了,忘了,忘了。 明日再说,出去走走吧!”许云泽点了点头,向院外走去。他的声音渐渐的没入了桃花林深处。而许云泽的父亲许世安,还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他默默的念着“莲啊,我们的孩子已经十七岁了,我们已经十三载没有见面了。现在就让泽儿去面对,会不会有些太早了?唉,我真是没用…”

  许云泽默默的走在桃花林中,满地的桃花,像是因为他的伤心而显得厚重。这繁华美丽的景象,他已经看了十七年了。早已眼熟至极。她一直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他有一些零散的记忆,只记得是小时候他被父亲带着,离开了他的母亲,却因为太小而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他一直想问自己的母亲是谁,可父亲总是说,等你大一些再告诉你吧!这十七岁的许诺,还是他一直追问,父亲才答应的。他只知道自己的父亲满腹才华,医术举世无双,却总会在月半时的深夜,对着月亮默默的哭泣,或许那是父亲正在想着母亲吧!桃花飘飘落落,景象如梦似幻,许云泽却对此已司空见惯,他默默的向林中走去。

继续阅读:第二章初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树桃花,许卿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