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神秘人
那年十月2019-03-19 10:143,190

  大伙为了村子的安全,拼了命的把实叔往山上抬去,虽然这一天就硬生生抬了两次棺材,但强子和蛋娃并没有什么怨言,毕竟实叔在世时帮助过他们家里,或多或少其他村民也出于感恩,心中都没有什么怨言。

  太阳恐怕不多时就要下山了,站在山顶上望去一片煞红,犹如那碗鸡血洒满了天空。一阵凉意的微风吹来,大家本应该感觉到凉爽,可给他们的感觉却不是那样,反而带来一些刺骨的寒意,刘师傅也感觉到了这不是风,就是一道阴寒的煞气。

  “好了,就埋在这里,虽然这块地不是很好,毕竟村民费了半天的功夫才挖出来。老实,你就将就将就吧,这一次你还是和小芳一起生活,没有人会再去打扰你们了,要是大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别见怪,你在时大家都是邻居,走了就别再回来闹事了,以后每逢清明大家也都给你俩口子烧点纸钱啥的,你就安心的走吧。”说完话刘师傅就着急的命令大家赶紧埋土,此时的风不知为何竟然大了起来,吹得大家都睁不开眼,而棺材里居然闹出了动静,噼噼啪啪像是要跳出个人来。

  村长知道实叔肯定死得很冤,要不然都下棺了为何还不肯安息的走。只见棺材盖像是要被里面的实叔给顶开,响声越来越激烈,望着那黑漆漆的棺材,所有人都惊恐的往后退了一大步,包括刘师傅的那些徒弟自然也退了退。

  一旁的爷爷和老爸都被吓得不轻,老爸挡在爷爷前面,应该是要保护爷爷以免遭到危险。正当大家感到绝望时,刘师傅做了个可怕的举动,他居然跪在了实叔坟前,接着怪事发生了,刘师傅像是棺材里死的是他的亲人那样,伤心欲绝的哭了起来,过一会儿又莫名其妙的傻傻发笑,在场的人都看傻了眼,不知道刘师傅这是在做哪门子事。

  村长试探着问:“老刘,你这是做什么呢?”

  刘师傅没有回答村长,而是对棺材里的实叔说道:“我知道自己错了,请你不要再这样下去。”

  强子和蛋娃吓得紧紧抱在一起,也许是刚才那事发生的太快了,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这是怎么一回事。刘师傅其他的徒弟则不敢靠过去,一个个傻愣愣的望着地上的师傅,就连刚才逞能的大师兄此刻也被吓得腿软了,接着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村长再一次试探地问:“老刘你别吓我,你……你……你这是哭啥呢?”

  这时村长和刘师傅挨得最近,因为他想要上前和刘师傅对话,所以刘师傅的一举一动村长都看的清清楚楚,刚好在刘师傅抬起头来那瞬间,村长看到了一样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那就是刘师傅的双眼中映出一副实叔被碗盖住的画面,此时刘师傅的双眼好比一面镜子,把刚才替实叔做法事的场面一 一刻画了出来,村长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摔了一跤,可村长没有喊出疼痛来,而是呆滞的坐在地上,嘴角怪异的微笑着。

  眼看棺材盖就要被冲开,刘师傅再一次做了一件诡异的怪事,他居然活生生把自己的双眼给挖了出来,然后惨然的笑了笑,接着把那双还带着血粼粼的眼睛扔进了坟墓里,奇怪的是棺材盖再也没了动静,不过大家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刘师傅要把自己的双眼挖出来,难道他中了邪?

  一旁的爷爷此刻稍微清醒了些,他立马吩咐强子几人赶紧动手,太阳就剩下一点了,听见爷爷的怒吼,强子和其他人才恢复神来,操起铲子就埋土,几分钟时间又多了一座崭新的墓地。

  后来听说刘师傅回到家第三天就离奇去世了,他死的时候没有一个子女敢靠近他,因为子女发现那人根本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我们村的实叔。紧接着我们村的怪事也是连连发生,刘师傅去世后村长也莫名其妙的死了,也是在刘师傅去世的第三天。

  这天晚上爷爷一个人去村长家帮了忙,吃过晚饭独自一人走了回来,到家了爷爷对老爸说了一些村长临死前的怪事。

  “阿祥,恐怕我也快要走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老爸不知是没听清楚还是不敢相信爷爷所说的话,做了一个不懂的意思,接着爷爷把刚才话又说了一遍。

  “你还记得老实吊死的事吧,当时就我和村长在,你们都去抬我那口棺材去了,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我和村长也没对人说起过这事,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说不说都没关系了,村长也已经死了,刘师傅早在三天前也死了,那都是因为老实搞得鬼。我记得那天刘师傅命令徒弟把老实从门上放下来时,我和村长居然看见老实突然睁开了眼睛,时间是那样的短暂,我们当时以为看花了眼都没当回事,现在才知道不是那么简单,而且老实当时还张了一下嘴,我和村长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老爸安慰爷爷说:“爸你想多了,村长应该是得了什么疾病才去世的,至于刘师傅嘛,的确死的有些无法解释。”

  “阿祥,不会错的,今天是村长去世,三天后肯定就该轮到我了,我唯一舍不得的是我那小孙孙,可惜我看不到他长大了,没办法,要怪就怪我们命中注定。”

  “爸你说什么呢,活的好好的说什么死呀死的。”老爸的语气有些不坚定,因为他也知道村长死的时候不寻常,听说那些见过村长遗体的人出来后脸色都白的吓人。在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村子里死了三个人,加上刘师傅已经是第四个了,三天后爷爷恐怕也会落难。

  “阿祥你听我说,如果爸走了你要好好保护这个家,不能再让其他人受到伤害。”就在老爸还要劝阻爷爷,可爷爷没有再给他机会,说完这些话爷爷就回到他的房间,留下老爸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堂屋。

  不幸的事总是发生的很快,爷爷真的在村长去世的三天后也走了,他死的时候听老爸说也很吓人,双手成了鸡爪一样,眼睛瞪的很大,看样子爷爷是死的不甘,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怪事。这一下大家都不敢再来帮忙了,村里人都流传说谁来帮忙谁就是下一个,所以爷爷死的时候特别冷清,甚至奶奶都被吓得都不敢再回到他们以前的房间去了。

  办完爷爷的后事,老爸整个人憔悴了许多,后来听老爸说爷爷去世那一年才45岁,身体也没什么毛病,可就是死的时候像是经历了万般痛苦和折磨。古人常说屋漏偏逢连夜雨,是的,事情就是那样离奇,在爷爷去世后的第六天奶奶居然也走了,因为前三天死的是蛋娃,为这事村子里的人都说我才是罪魁祸首,是我克死了他们,要不是我芳姨也不会死,都是我说地狱派来索命的亡魂。

  至此以后没人在到我家来,就在奶奶的头七忙完那天晚上,老爸和老妈累得半死,按照常人是不该让老妈干活,毕竟刚生完小孩,可村子里的人没有一个过来帮忙,老妈见老爸那样辛苦,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不管老爸怎么责怪她就是要帮忙。

  老爸怜惜老妈问候道:“没事吧,要是累了就赶紧休息去吧,我一会就忙完了。”

  其实老爸知道老妈不敢一个人去睡觉,最后老爸就让老妈坐在门口看着他,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老妈好像看见黑暗处有个人影向家里走过来,她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慌忙叫来正在干活的老爸。

  “阿祥,你看那是啥?”

  老爸从屋子里走过来一看,只见黑影越走越近,最后站在我家门口始终不愿意进来,就那样直直打量着老爸和老妈俩人。此人看上去像是道士,穿着一件古老的蓝色中山服,样子看上去应该有五十岁左右,他出现后并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望着老爸老妈,出于礼貌老爸首先开口问了此人。

  “请问您这是找谁?”

  此人没有回答老爸的话,而是掐着指头算了算,又摇了摇头,叹气的说:“你们村不太好啊,不但这样你家里也不太安静,看来还要出大事。”

  老爸一听慌了,如果再出事就只剩下他和老妈加我三人,为了不再失去亲人,老爸主动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递过去一支香烟给这个人,有些求助的模样。

  “不知这位大叔是做什么的?我们村的确出了许多怪事,我家里也是这样,刚才听大叔说什么还要出大事?”

  此人看了看老爸,叹了口气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家有人出生在一年当中最阴的时辰,是这样吗?”

  老爸一听神了,眼看全村都有救了,老爸激动的抓住此人的手,赶紧想把他拉去家里,可此人却有些不愿,眼见救命恩人就要离开,老爸居然跪了下来,也许他不想看到老妈和我任何一人离开他,他只能跪下来求助于这个陌生人。

  “你们家的阴气很重,我先替你镇住这个气,免得你家人到头来恐怕没一个活的下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