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章
羊云2019-03-21 09:141,638

  我不知道是不是全世界都这样,但我知道,我母亲绝对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让我又爱又恨,能让我奔溃,能让我前进的一个人。

  母亲只读过小学,可想而知的不通情达理,记忆中她对我的打骂以及嘲讽胜过夸赞,所以现在只要母亲夸赞了我我都会因为这份夸赞而感动的难以平复,因为她,我变的自卑。

  母亲从来不会鼓励支持我的爱好,她也是喜欢把“别人家的孩子”挂在嘴边的一个人,无论是在教育我还是在亲朋好友面前,我永远是被她贬低的一个人,这也使我没自信。

  母亲喜欢冷暴力,无论是她做错了还是我做错了,冷暴力是她解决一切问题的手段,而我却因此承受着冷暴力产生的压力,我的心理脆弱极度缺乏安全感,因此我特别想要依赖别人。同时,我也潜移默化的学习了她的冷暴力处理方式,因此犯过许多错,因为母亲从来没有教过我正确的处理方式。

  母亲的嘴巴里永远没有好话,尽管我知道她一向如此,但承受不住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顶嘴,我有时候真的是受够了,你能想象那种被最亲近的人贬到无地自容的感觉吗,我甚至因为母亲的那几番话而一度想要跳楼自杀呢。

  可是我并没有,因为我有一颗可笑可悲的孝心。

  母亲在计划生育的艰难下,顶着奶奶重男轻女观念的压力流产多次,最后还是女儿,女儿,女儿,只有一个儿子,在家族里是极不光彩的。

  母亲常说自己没有重男轻女,可这都是假话,我看的明明白白。对我,只要我没考上高中就不让读高中;对弟弟,即便200分全市没高中录取也要苦苦哀求跑断了腿的去找学校。对我,我喜爱画画却以读书为重阻断了我的梦想;对弟弟,他喜欢画画那是二话不说,一学期几万几的学费毫不吝啬,看着弟弟天天背着自己喜爱的画具走来走去,我不可能不嫉妒,不委屈,不恼火,而我的母亲还成天向别人诉苦我的不理解,是,我至今不理解,倘若这不是偏心,那什么才是偏心。

  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实际上我一点也不好,当初因为面临高考改革的我压力已经大的可以去自杀了,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控制不住情绪和泪腺,天天以泪洗面,我想我如果去画画参加高考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半死不活的在教室里做着完全不会的卷子而痛苦。因为我知道我成绩不算优异,一直以面子,以成绩为喜的母亲是我压力大山之一,我是多么的害怕她的责怪,尽管她说她不会,可是我不信。

  至今难忘的是我右眼皮上那一个青色的像痣一样的东西,每次照镜子看到的时候我都会心抽一下,那是很小的时候,因为一道不会做的题,母亲拿着手中的铅笔不小心用力戳下的痕迹,或许里面还留着那铅笔的芯吧,我知道母亲不是故意的,但伤已经留下了,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里的。

  我的所有成绩都是看着她的脸色,考好点我或许能好受,考坏了那我也完蛋了,冷暴力的母亲会将一切写在脸上,我不得不承认,她在这方面对我造成的伤害太大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虚荣,为什么因为一点优异了他人的成绩而忍不住炫耀和沾沾自喜,这是缺点,可这也是我寻找心灵慰藉的方式,我的心仅仅在母亲手下已经是遍体鳞伤了。

  我当然是心疼母亲那渐渐白了头发和爱操劳的心,正因为如此我才选择大学毕业回到家中,可这并没有使我快乐什么,母亲更年期了,嘴巴比以往更加刁钻难听。

  只要一进门,说的第一句就是牢骚,之后是一步一个牢骚,我根本不想回她。我不是没有和她争吵过,我的脾气几乎是和她一样的暴躁,很多次了,可她只会用冷暴力处理,独留我一个人胡思乱想,抑郁流泪,有时候她还会在我听得见的情况下诋毁我,说我连狗都不如,狗还知道听话……

  我真的想过,哪天我要真自杀了,我的遗书上绝对会留下母亲的影子。

  我不知道怎么变强大,询问朋友找心理医生,说最好的建议是离开,可是母亲一听到我离开就立刻露出委屈难受的表情,一副我没良心没孝心要去死的表情,我自然舍不得,我也难受,因此周而复始的,我还是留在了家里饱受折磨。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处理这种困境,我的母亲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理解的女人,我要怎么做才强大的起来,我要怎么办才能让她满意,我想我这辈子都没办法让她满意了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妈,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