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阿喜2019-05-30 16:371,684

  张安世陪同太仆公孙贺在霸上迎接使团归来。“怎么不见张骞大人?”公孙贺环视一圈,疑惑地问。

  使团中人都露出悲戚之色,有的竟抽泣起来,金日磾答道,“张骞大人从乌孙回来的路上病倒了,我们加紧脚步也没能让他再看一眼玉门关。”

  出使乌孙堪称成功,博望侯不光促成了汉朝和西域大国的往来通商,也通过个人的斡旋协助昆莫稳住了乌孙就要分裂的动荡局面,虽有匈奴支持的大禄对汉使力挺的岑陬有所忌惮,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心力交瘁的张骞本就是抱病之身,在河西听闻匈奴单于伊稚斜离世的消息便安然地闭上了双眼。

  公孙贺一行表情也凝重起来,失去像张骞这样国宝级的人物对国家而言是不可估量的损失,看金日磾从使团的最中间牵出一匹高大的枣红马,相马无数的公孙贺瞪大了眼睛,他从没见过身材流线这般完美的骏马,身上的腱子肉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匀称,长长的颈项、柔顺的鬃毛、有力的尾巴,连眼神都有睥睨天下的霸气,虽未奔跑,公孙贺也能感受此马飒沓如流星的风范。

  “这是乌孙昆莫献给陛下的天马,此马可日行千里,比匈奴马更优良。”金日磾介绍道。张安世此时凑近,也想摸一摸这西域天马,却被金日磾打了一下手,“这天马岂是你这凡夫俗子碰得,莫要沾染了你的俗气。”

  张安世嘿嘿一笑也不气恼,小胡儿定是因为霍光没来迎接而心里不爽,一肚子怨气也就撒在他这霍光拥趸身上,金日磾哪里知道霍光已经被天子派去南越,就在使团和乌孙的昆莫大谈邦交之时,皇帝已经启动了收复南越的计划。

  在收复南越的策略上,不论是朝廷还是内阁都泾渭分明地分为文统和武统两派,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所需投放兵力、时间和金钱的消耗对比,武统所需时间短,但是耗费巨大,对帝国财政开支是艰难地考验,尤其当年秦始皇携横扫六合之兵威攻打百越,也未能一击中的,更是让不少人担心汉军能否一鼓作气收复南越。

  好在大将军提出,当年秦始皇虽然初征失败,紧跟着兴修灵渠,解决了后勤保障困难的问题,如今汉军水陆两军并进,更可以借收复南越之兵锋向西,一举荡涤包括夜郎、滇等地的西南夷,将巴蜀富饶之地牢牢掌握在帝国手中,而按照博望侯当年的假想,如果凿通蜀道,来往西域将更为方便。

  在此之前,皇帝已经派出了十多批使者企图穿越西南蜀道,寻找传说中的身毒国,但是都被滇王留置,皇帝把目光投向霍光,霍去病死后,霍光侍奉天子左右,因勤勉踏实又胸藏韬略渐得皇帝好感,张汤事件中,霍光虽与张汤有私交尺寸却拿捏得恰到好处,不偏不倚,闻听其蒙冤,不惜冒着得罪丞相的风险为其昭雪,更可见其品质,所以更加赏识倚重,国中大事也多叫他旁听参与。此前夜谈,霍光主张以相对怀柔的手段促成南越的收复,这和霍去病的想法是一脉相承的,以邦交、谍战为主,以武力震慑为辅,此前在内阁论证的阶段,桑弘羊也积极主张刚柔并济的方法,但是霍光没有想到皇帝会这般突然地将他推向台前,这使得他在南越的问题上跟大将军形成了对立。

  他只得硬着头皮、刻意忽略卫伉投来的不屑的目光说,“臣以为,南越潮湿、多森林的地形使得我军不能展开兵力,如果一旦被赵氏和吕嘉以地利天时所牵制,我军必将陷于被动,此时乌维单于刚刚接手匈奴,对我朝边境伺机滋扰,如果国家多数财力被南方所累,则得不偿失,当年始皇帝以五十万军队收复南越,我军虽然骁勇,至少也要二十万,所以臣主张用间。”

  “赵婴齐刚刚去世,赵兴和摎氏无力掌控南越局面,朕可以扶持他逐渐掌握南越政权,但是,羽翼丰满的赵兴会不会又像他的父亲一样,只愿做偏安一隅的土皇帝,而置我大汉江山一统于不顾?假使子孟能以怀柔之策收复南越当然最好,但是大将军也应该让昆明池里历练的士兵们做好出征的准备。”

  当时的庭前会议张安世也在场,碍于人多他现在不能讲给金日磾听,天子看起来是采取了霍光的建议,因为第二天,天子调回上官桀护卫霍光和要回南越奔丧的赵次公前往番禺,霍光将亲赴前线主持内附之事。

  “我听说这汗血马是大宛的国宝,想不到乌孙也有。”公孙贺啧啧称赞。

  金日磾回答道,“昆莫也是无意间猎得的这匹宝马,他说也许是大宛人放松了警惕才叫它逃了出来,大宛是不会让这汗血马繁育到别国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霍光传:汉武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霍光传:汉武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