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迷惑森林,天人永隔
暗夜落雨2019-03-20 11:236,117

  “大少爷真的不是我干的”,一声惨叫出现在贫民窟中,在一群黑甲卫士的威胁下,所有贫民窟的人都被集中起来,而在人群的最中心,一名全身都是鲜血,双腿被人切断的中年人正凄惨的发出声响,而且还不忘向一位身穿锦衣的青年求饶,这样的画面让周围的贫民都看的动容。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干的,不然的话,你不可能还呆在这里”对方脸上充满怒火,不过还保持着理智,并没有直接取下伍鸣的性命,反而劝导对方“只要你告诉我,云海去哪里了,你就放过你,别忘了,你还有儿子”

  这个青年就是卓琳,舞阳城卓家大少爷,以心狠手辣而著称,之前在地下室的青年也正是他,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块能够改变天赋的血珀,结果居然被人偷了,怎么可能不然他生气,所以在得知这件事的第一时间就进行了调查,而目标很快就确定下来,负责打扫地下室的仆人伍鸣和云海。

  因此第一时间就带人包围了整个贫民窟,结果发现伍鸣一家还在,但是云海父子却已经消失了,这样的情况已经说明一切,虽然知道伍鸣不一定知道这件事,但是卓琳并没有打算放过对方,所以就命人砍断伍鸣的双腿。

  “父亲”

  卓琳的话刚说完,一个少年的声音就响起。

  “少爷,看在我辛辛苦苦为卓家干活十几年的面子上,求你放过我孩子吧,”

  皮肤黝黑的少年就被人抓了过来,他就是伍伟,看见少年的出现,伍鸣立马磕头求放过自己的孩子。

  “啊”一声惨叫,卓琳听到这样的话更加生气,一脚就踩在了伍鸣的断腿处,一脸狠毒的模样

  “你算什么东西,别说十几年,就算你给我们卓家干了一百年,你也只是一个奴才,现在奴才偷了主人家的东西,你会该怎么办”伍鸣的话非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让卓琳更加生气。

  “少爷,我们打听到,今天城门一开,云海就带着儿子出城了”一个应该是队长的黑甲战士来到卓琳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报告。

  “大少爷,以现在的情况,伍鸣一家应该不是同伙,而云海出城后应该不会选择走官道,最有可能的是走迷惑森林,虽然有危险,但是至少有机会甩开追兵”有人提出了判断。

  “那就追,人死无所谓,但是东西一定要拿回来”卓琳深思了一会,虽然迷惑森林有一定的危险,但是考虑到血珀对于自己的重要性,还是决定去追云海父子。随后看着一身惨样的伍鸣和不断落泪的伍伟“留几个人将这边处理一下”

  “求你放过我们吧”

  听到卓家少爷的话,再看到对方带人走后还留下了2个人,看着对方慢慢的抽出刀刃,明白自己和儿子就要命丧黄泉了,但是还是希望对方能够手下留情,而在这一刻,伍鸣心中最恨的却并不是卓家,而是云海父子,就是因为云海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才让自己的双腿被砍断,如今连儿子的命都保不住了,难道云叶的命是命,自己儿子伍伟的命就不是命了。

  “不甘心阿“看到对方一步步靠近自己,伍鸣闭上了双眼,不想在最后一刻看见自己孩子倒在血泊中。

  “住手”当留下的黑甲战士狰狞的就要挥动手中的利刃,一个声音响起阻止了他们的下一步动作,而听到这样的话,仿佛感觉到一线生机的伍鸣睁开了双眼,看见了一个全身裹在黑衣中的人慢慢走来,从他有些弯腰的身形和沧桑的话,应该是一个老头。

  “李师”

  两名黑甲战士立马收下了手中的兵器,并且向对方行礼

  “这两个人我有用,少爷那边我会解释”

  “是,那属下告退”这两人明显知道老人身份不简单,因此并没有再纠缠就离开了,当然走之前把周围的人都给赶走了,毕竟两人不傻,看李师的样子应该是有话要对伍鸣父子交代,因此就随带的帮对方清理一下环境。

  “嘿嘿嘿,果然是真的天魂体”,周围人刚走完,这个被称为李师的老人就挥了下手,原本在伍鸣身边的伍伟就被他隔空抓了过来,之后不断的摸着伍伟的身体,嘴中还发出这样的话。

  “前辈,你…”

  虽然刚才被救了一命,但是对方这样的模样还是让人害怕,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伍鸣还是小心翼翼的发出询问,至于伍伟早就被这样的情况吓得脸色发白,一句话都不敢说。

  “老夫李锦,乃卓府客卿,你的孩子根骨不错,我想收他做徒弟,你觉得怎么样,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不过这样我就不会管你们父子死活了”

  “谢谢前辈,儿子快跪下拜见师傅”听到对方的身份和要求,伍鸣仿佛见到了新的希望,立马就同意了,毕竟能活谁想死,即便是自己没有双腿,但是只要儿子能够成为对方的徒弟,那么生活是没必要担心的。

  伍伟听到父亲的话也明白现在的情况不容自己选择,在被对方放下后就立马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当然他心里了留了一个心眼,因为刚才对方在摸自己的时候,他有一种感觉,对方充满了贪念,不像是对待徒弟的样子。

  “呵呵,都很聪明,我就喜欢聪明人,你们自己跟上”李锦对这个结果很满意,随后就转身走了,至于伍鸣父子,他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跑,因为对方应该明白现在只有跟着自己才能活命。

  伍伟立马背起自己的父亲跟上,当然父子两个在离开前还是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生活的地方,以及云海家的位置,只不过再也没有昔日的怜悯,反而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恨意。

  迷惑森林内部

  一个中年正背着少年满头大汗的在林中行走,而他的手中则拿着一把剑,剑上还沾有滴滴血迹,很明显之前发生过搏斗。他就是云海,而背上的就是云叶,至于盗来的血珀则被云叶挂在了胸前,因为对于这件东西的作用不得而知,再加上地下室中的自爆一幕,让云海也不敢乱来,所以就只好先将其挂在儿子的胸前。

  “父亲,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云叶虽然一直呆在父亲背上,但是却被父亲的举动感觉很莫名其妙,而且今天发生的一切让自己感觉处于梦幻中,自己的父亲居然是一位战阶巅峰强者。

  虽然云叶因为体质原因不能学武,但是却没有阻拦对于修炼的羡慕,有一次城内出现了大盗,作为舞阳城第一大族的卓家就派出了高手捉拿,双方在城中大战,当时卓家黑甲护卫队队长林涛就大发神威,击杀了对方,而父亲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实力竟然和印象中的林涛差不多,这简直打破了云叶的三观、

  “我偷拿了卓家的血珀,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们要尽快逃走,不然会被追上的”

  作为父亲的云海虽然现在很注意四周的环境,但是还是为自己的孩子解惑了,至于自己盗走血珀的事情,云海也觉得没必要瞒着孩子。

  “都是因为我,父亲才会在这么干的,要我们走了,伍叔他们会不会有事”,父亲是为了他才会选择这样干的,云叶并不能对此说什么,但是却还是为自己的朋友担心。

  “放心,伍大哥一家和此事没关系,卓家是不会牵连无辜的”云海为了安云叶的心只好这样的回答,但是作为出身于世家的云海却明白,像这样的情况一旦发生,世家的处理方式都是很极端的,不管是否无辜,基本上都是凶多吉少,但是这一切却并不能对云叶说。

  云海身后几十里处。

  “少爷,对方的实力不俗,甚至可能和属下同阶,所以为了少爷的安全,还是属下带人追就行”

  看着这一路上见到的魔兽尸骸,林涛的表情越来越谨慎,他没想到一直是以仆人身上呆在卓府的云海,竟然本身是一位不输自己的高手,如果对方有什么企图的话,恐怕事情就不简单了,所以为了少主的安全,林涛就建议自己带人去追,卓琳带着其他人先回去。

  “不,绝对不行”卓琳现在很生气,一直以卓家继承人自称的自己,竟然没发现在眼皮底下还隐藏着这样一位高手,如果不是这一次的血珀被盗,恐怕对方还会继续隐藏,万一以后卓家遭遇大事,这人再从背后一击,恐怕事情就不简单了。

  而且血珀的事情至关重要,难免身边的人也有和云海一样的心思,所以卓琳觉得自己必须要亲自带人追,不然谁敢保证会发生什么意外。

  看见自家少爷的决定,林涛也只能遵命,而且还提出了建议“从对方的路线来看,可能是为了隐藏身份,对于迷惑森林并不熟悉,因此路线有些偏了,我们可以用撒网的方式逼得对方往东北方向逃,那个地方属下去过,是悬崖绝壁,退无可退”

  “就按照你的想法,让下面的人去干”卓琳也对林涛的计划表示了认可

  三个时辰后在东北处的悬崖边,云海被人包围了

  “可恶”看着包围自己的人,云海知道自己中计了,本来以自己的实力,只要没有遇到林涛和卓家少爷卓琳,一样可以从其他方向逃走,但是为了避免起冲突被人发现,才一次次的避开这些人,没想到这是对方的计谋,目的就是将自己逼到这里,现在自己背后是悬崖,前面是卓家高手,几乎是一处死地了。

  “云海,认命吧!你逃不掉了,没想到你竟然藏着这么深”卓琳看着云海,满脸寒意。

  “卓琳,想要我认命,要看你有没有本事”虽然明知九死一生,但是云海也没想过要放弃,毕竟自己所作所为已经激怒了对方,就算投降,对方也不可能放过自己,而且就算真的放过自己,没了血珀,自己儿子的命怎么办。

  “现在连少爷都不叫了,看来你隐藏在我们卓家一定有任务,只要你说出来是谁指使的,我就放过你”卓琳发现对方无路可逃后又打起了新的想法,想知道一个战阶巅峰的高手会隐藏在自己家族,到底是为了什么?

  至于血珀,应该不可能,虽然这一次是云海盗走的,但是血珀落到自己手上也才一年,而云海在卓家已经十几年了,这完全是两码事

  “少爷,迟则生变,等抓住了对方,想要知道什么有的是办法”林涛看见卓琳想套话,就阻止了对方。

  “也是,你们一起上”卓琳觉得的确是这样,这里毕竟是迷惑森林,待久了可能会引起麻烦,所以就让人先抓住对方再说。

  卓家的护卫就纷纷举起了刀刃冲向云海,一时间刀光剑影纷纷涌现,不过面对涌现而来的众人,云海并没有太在意,目光一直盯着后方的林涛和卓琳,而对应面前攻击自己的这些人么毫不在乎,只见他到轻轻一挥,仿佛周围空气都静止,冲在最前面的三个护卫就感觉喉咙一凉就此失去了知觉。其他的人看见最前面的三个人喉间冒血,立马吓得后退,然后就十分警惕地看着云海,但是环顾四周,却一个人都不敢上,当然不排除这些人都打着让别人先上,自己后上的想法。

  看见云海一出手就震慑了自己的护卫,卓琳非常生气,打算亲自出手,这个时候林涛就用手阻止了想要往前的卓琳“少爷这个人交给我吧,你还是在后面掠阵”说完就举起手中的长枪,以迅雷之势攻向云海。

  看着林涛手中寒心星星的枪刃。云海眼神也变得更加犀利,手中的宝剑顺势一档,仅仅是一击就爆出火光,只是一击擦身而过,但却已经非常明白两人的差距十分渺小。生死相 ,谁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击杀对方?

  但是云海的劣势更大,他还背着自己的儿子。在战斗的时候难免需要分心保护,林涛则具有非常大的优势,周围全是自己人,可以放心大胆的进行攻击。

  “长虹贯日”。林涛左脚往后一踏,手中长枪在玄气的运作下竟然发出红色光芒

  “紫生云海”,云海也不甘示弱,手中宝剑立马旋转,用剑气在胸前旋转出一道紫蓝色的圆形玄气。

  双方交手一蹴而至,玄气飞溅四周,周围的护卫急忙后退,事后发现每个人的身上衣服都有无数道口子,甚至有些人没有衣服遮挡的地方都被割出血印。

  都是高手,没有任何的试探,一出手就是绝招,而交战后林涛气喘吁吁,但却没有受伤,但云海就不一样了,但靠着自身实力挡住了对方的绝技。但是因为需要分出一部分玄气保护自己的儿子,所以难免分心,因此就处于劣势,嘴角也溢出丝丝鲜血。

  剑光枪影充次着这一片空间,旁人根本根本无法在两人交战区逗留,而站在后方的卓琳看见双方的战斗,眼神一冷。

  林涛和云海实力相差不大,想要拿下对方还是能有点难度,不过云海有一个弱点,那就是背上的儿子,如果能从这个地方入手,说不定就能顺利的拿下此人,作为卓家的继承人,本身的眼力还是有的,在短时间通过双方的较量就看出了两人之间的实力。虽然到了最后林涛赢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但是为了安全着想,还是需要快速结束战斗,因此就打算从云海儿子入手。

  “吃我一招,电枪飞鸣”。交手数十回合奈何不了对方,林涛的血气也再一次涌现,这样的战斗在林涛的生命中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出现了,上一次还是在舞阳城抓捕一位盗贼时才出现的。但是对方实力才仅仅是战阶中期。那一战过后,林涛已经数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手,卓府虽然也有和同级的高手,但是因为身份原因并不能和他们动手,而这一次居然在云海身上找回了昔日的激情。所以这一次他也没打算再留手。

  “云玄苍蓝”面对对方的攻击,云海也用出了家族绝学,右手举剑向天,左手玄气集于指尖,从剑柄一直移向剑尖。手中长剑爆发耀眼蓝光,仿佛是深海般的颜色一涌而出。

  金蓝交错。偶尔溅射出去的玄气直接让数百米内的树木岩石纷纷化为灰烬。而这一切也被云海背上的云叶看的一清二楚,这就是战阶巅峰的实力吗?太可怕了,那比战阶更加强大的宗阶战斗起来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同级相争,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是很难有绝对把握战胜对方。两人交手接近百回合依然难分胜负,随即林涛的攻击再一次发动。云海刚想回击,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寒光从云海背后袭来,云海心有感应,立马就选择激发生命潜力,爆发出双倍战力击退林涛,随后反身抵挡,但时间已来不及,一只玄气幻化的弓箭从直接从云海胸口穿入,又从云烨背后而出。

  “少爷”

  这个时候本该进攻的林涛却放弃了,反而看向了自己的少爷,因为偷袭云海的玄气箭就是自家少爷发出的,因此也让林涛感心生不满,毕竟对一个强者来说,在交战的过程中,偷袭对手是一种耻辱,不过碍于对方身份不好多言。

  “云海,你今天插翅难逃。如果没有儿子的拖累,可能你还有机会从我们眼前逃走,但是现在身受重伤的,你又有什么办法能够离开呢?”看到了林涛的表情,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引发了对方的不满,但是卓琳并不在乎,因为血珀对自己实在太过重要了。

  云海也并没有搭理卓琳,反而将自己的儿子放了下来,发现儿子虽然被穿胸而过,但是却并咬着牙并没有发出惨叫,可能是深怕叫声会影响自己父亲的发挥,尤其是云叶正用明亮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个时候云海就觉得自己这一生最亏欠的应该就是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一个救了潦倒的自己,而且还为自己生了孩子,但是却没有享福就已经死了。另外一个虽然活了十几年,但每天都病怏怏的,没有年轻人的快乐。

  “叶儿,我们云家原本是楚国的大贵族。只不过后来父亲我得罪了一个很可怕的人,才遭到了灭族之祸,之后才遇到了你!本来我以为我们父子两个可以平稳的过完这一生,但是没想到今天居然要命丧于此。希望你不要恨父亲”

  “父亲,今生没有办法给你养老,如果有来生。我还想当你儿子”

  在这一刻,父子两个人真情相遇,让看着这一切的林涛也感觉好像心酸,如果有机会,自己也想和云海把酒言欢,一起切磋,如今虽然也想放过这对父子,但是看到脸色毫无变化,依然还是冷酷的卓琳。所以只能心生无奈,看样子这对父子是今天是没有办法活下去了。

  “不过人生在世,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能放弃,所以你现在也不要怪父亲”

  听到这句话,云叶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感觉自己突然间被抛上天空,等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往悬崖跌路。悬崖下是波涛汹涌的大河,看着悬崖上满眼泪水的父亲。这一刻云烨有一股怒气从胸口而出,为什么自己没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的修炼。如果自己也能像父亲一样强,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而站在悬崖边的云海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洪水淹没,收起了悲伤,转过身长剑指向卓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虚空传说之玄天大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