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做到最好
戚戚2019-05-20 13:067,981

  (很抱歉,之前的一、二、五,这三个地方有所改动,把戚戚这个人设改成叶老师。主题内容没怎么变,谢谢大家的支持。)<p>  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你很认真看某东西的时候眼前突然变黑的眼睛那种超级难受的感觉。<p>  那天晚上我正在认真的做作业,突然间,房间的灯灭了。“停电了?”我心里暗问自己。<p>  “喔ho~”只听见隔壁房间婶子惊悚的声音,然后“哐啷”,应该是椅子倒了的声音。<p>  “妈,你没事吧?”<p>  我能想象到婶子应该是摔倒了。虽然婶子多多少少算是我的监护人,对于我这个小孩多多少少都要有个她这个大人吧,但我对婶子的厌恶到身子的每个细胞都产生生物反应,我是连个正眼都不想瞧她。<p>  或许有些人看到自己讨厌的人出事了,他们会幸灾乐祸,要是以前我心中也会暗喜,但是现在不会了。也许厌恶让我麻木不仁,我没有任何感觉。对于我不在乎的人与事,不在乎到连个表示一下情感都无趣,脑子里就飘过一个“哦”字了了。我觉得那些我不喜欢的人,他们不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所以他们的好与坏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因为他们而或喜或悲,我只会为我在乎的人,我重要的人,为他们而喜、为他们而悲。<p>  我静静地看着黑暗,听从他们房间里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声音。<p>  “摔死我了。”<p>  “还好没死。”弟弟的声音由带着惊慌腔变成了咯咯笑。<p>  “兔崽子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我死了你还有妈吗?”<p>  “可是谁叫你去剪那个电线咯~不是说了不能碰电线,碰了会触电,然后电死吗?”<p>  我已经明白了,婶子把我房间的电线剪断了。<p>  “小孩不能碰,我是大人,没事。”<p>  “电线剪了不就没电了吗。”<p>  “没电了就没电了。”<p>  “等会儿,我出去一下。”<p>  “ei,你黑不溜秋的你去哪儿啊?”<p>  只听见弟弟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p>  “咚、咚、咚。”“哥,是我,你睡了吗?开开门。”<p>  “没有。”我回应着,摸索的开了门。表示我的屋外比屋里还明敞。<p>  月光下,弟弟的头到处探。“你房间的灯是不是不亮了?”<p>  “嗯。”<p>  只见弟弟光明正大的在我面前偷偷的笑,然后使劲地拉伸长他的脖子,使劲地点起他的脚尖,我看他那么吃力,勉为其难的低下头,他对着我的耳朵悄悄的说,“你那不是停电,是我妈把你房间的电线剪断了。知道了吗?”<p>  “嗯。”<p>  “好了,我走了。”这个大侦探侦查完他的案件,然后满意地走了。<p>  “ei这黑乎乎的你在外面干嘛?”婶子河东狮吼了。<p>  “来了!~”弟弟好像也挺不喜欢她的河东狮吼,也吼回去。<p>  “ei,你大晚上找他干嘛去了?”<p>  “没有,我只是去看看是不是哥哥的房间没电了。”<p>  “然后呢?”<p>  “他的房间确实没电了,我想就是你剪的这根线,所以他房间没电了。”<p>  “我跟你讲,管他房间里有没有电,你千万别碰这电线知不知道?!真的会电人,不要我说的话当耳边风。”婶子咬牙切齿,严肃地和弟弟说,轻轻地拉着弟弟的耳朵。<p>  “知道了!不要碰我的耳朵。”弟弟一手拍掉在他耳朵上面婶子的手。<p>  ………………………………………………………………………………………………………………………………………………。<p>  我的房间就是这样在黑夜里失去了光明,从此在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成了老鼠和蟑螂的游乐场所。<p>  每天我在学校课间的时候都要尽力地、努力地做作业。<p>  从小奶奶就跟我说努力读书,考上大学。我看别人的孩子,学习成绩好了,人人夸,特别是他们的家人,更是把他们宠上天。我想也许我努力读书,叔叔会接受我,婶子会接受我,大家会接受我,奶奶会开心……<p>  还好我家旁边有个齐天大圣神庙,我去那里拜拜了,“大圣,我房间没有灯了,晚上可以借用你家的灯看书写字吗?”我跪在大圣前打卦,没弄到好的。<p>  “你离我家那么近,也看到了,我挺可怜的,你就给我一个允许的卦吧。”我可怜巴巴地求着,终于弄到了好卦。<p>  “谢谢大圣,我不会白借你家的光的,以后你家的地我包了,我一定会好好打扫,把它扫得干干净净的。”<p>  所以每天晚上我都借着大圣庙里微弱的烛光读书,没有看书写字也去神庙里待到睡觉的时候回家。<p>  自从奶奶走了之后,婶子就把我的房间当成仓库,稻谷堆满了我的房间,小兔子也放在我房间养,又没有灯光,所以到了晚上,我的房间成了老鼠和蟑螂的游乐园。每天晚上都超级的害怕,蜷缩在床上,在黑暗里睁着眼睛寻找光明,都不知道和几只老鼠蟑螂对视了。我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在惊悚的陪伴下睡着。<p>  但是半夜脸还是被东西爬呀爬吓醒,不敢一手拍下,心里呐喊着把它们扫开;脚下毛绒绒的东西在串来串去,我一脚踢开被子……<p>  经常晚上都睡不好。所以每天对于我来说就是争分夺秒——争分夺秒上课,争分夺秒做作业,争分夺秒补觉。也就课间的时候能和同学见面,看看他们的模样,而我要么低头,要么埋头,反正我都不记得同学长什么样子了,我想同学可能也都忘记了我的长相了,在他们眼里我就是大神,睡神与学神的结合体。<p>  但是叶老师来了以后,睡神可能被她赶跑了,她总是拉着我在同学之间乱走动“别睡了,和同学一起去玩排球。”“这道题怎么做,小默你也一起来看看帮她解答。” ……<p>  后面的黑板抄报小默你和同学一起来吧。<p>  慢慢地,我和同学好像熟了起来……<p>  原来和同学玩在一起是那么的开心,动不动被同学提起是那么的幸福,有人在身边陪伴是那么的温暖……<p>  我知道恐惧不能带来任何的心安,既然恐惧向我扑来,我就与它为伴,不然我还能怎样。心里做好了千万的准备面对恐惧,被吓到那是必然的,但是至少坦然面对了。所以生活中的悲伤、烦恼、恐惧、迷茫……就让他们悲伤吧、就让他们烦恼吧、就让他们恐惧吧,就让他们迷茫吧,我们做好当下,努力为明天做好准备,不管所谓的卑不卑微,不管所谓的有没有用,面对了就好。<p>  有时候神庙有人有事在祭拜,所以我总不能还在那里干扰他们吧,无容身之处了,只能回自己的房间。<p>  打开房门,我看到了田里有好多的萤火虫,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到田里抓了好多的萤火虫回到房间里,放飞几只在房间里,有的放在瓶子里,抓一只在手上,让它的屁股对准我的书本,然后艰难的把作业写完了。<p>  虽然只是萤火虫带来的只是微弱的光,但他们足以让我快乐了。悲伤的是第二天他们都离我而去了……<p>  那只被我抓来强制屁股对着我的书本的萤火虫累趴在我的本子上了,袋子里的、瓶子里的可能是被憋死了,我还以为那几只被我放飞自由的会活下来,但还是在床头、床尾、门后等各个地方,和老鼠屎、蟑螂屎一起被我扫出来了……<p>  原本我想多抓几只,第二天就不用再抓了,这个礼拜就不用再抓了,原来急于求成,多了也没用,所以事还是一件一件来……<p>  ………………………………………………………………………………………………………………………………………………<p>  “小默?”<p>  “嗯?”我吓了一跳,原来是村里的人,看着他提着一袋的纸元宝、一篮子的东西,应该是来祭拜的。<p>  “大晚上的你在这里干嘛?”他们总是超级惊讶。<p>  虽然我只是他们的饭后无聊时的即兴话题,不是孩子的别人的孩子,但是其实他们偶尔也会露出对我的稍微关心,只是我也不接受他们这样顿时的怜悯之心,不是孩子的别人的孩子让我对他们的戒备如坚固的磐石墙。<p>  “你们忙吧,我回去了。”我懊恼自己太认真了,没有意识到人来,马上收拾自己的东西从他们眼里滚蛋……<p>  “好多人都看到了你在大圣面前读书,真是勤快。”<p>  “谢谢!”<p>  “没事的,你在这里看吧,不要走了。”<p>  “呵~”我笑了一下,收拾好了,书包背起来回家,“我走了。”<p>  从此我在村里就是大圣的孩子,我有大圣神佑,所以成绩才会那么好。<p>  我回到房间,把门关上,他们后脚也跟进了我家。<p>  我们家的房子围墙没建好,所以没有大门可以锁。<p>  当我回到房间,他们摆好祭品、上好香,后脚也跟进了我家,敲我的房间门。<p>  “小默,准备睡觉啦?”<p>  我很无奈,其实很不想和他们说话,很不情愿开了门……<p>  “啊!什么味道这么重?!你房间怎么这么臭啊。”<p>  房间就像是老鼠的粪坑一样,到处是老鼠屎、老鼠尿,能不臭吗。我淡淡的回了一字,“嗯。”<p>  “看你身上不臭的,你的房间怎么会那么臭呢?”<p>  我低下头,月光是如此的温柔把这个世界布置得冷淡加凄惨。<p>  那是因为我要穿的衣服都晾在衣杆上,从来都没有收拾起来过,因为也没有地方安置它们。我的房间不仅臭,还有很多老鼠带来的跳蚤,衣服如果放在房间里会被这些病毒感染。所以我从来都没把衣服收拾起来,都是到了第二天要穿它们的时候才收下来在浴室里换。每天我也都有擦身子,因为我的又破又旧的衣服,已经令我觉得在同学面前超级嫌弃,不想再因为脏、携带病毒(跳蚤)而让自己万劫不复。也许条件没有给我最好的,但我要做到最好,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不成为别人挤怼的皮囊……<p>  “怎么不开灯啊~不会省到连电都不舍得用吧,你奶奶可能都没你这么节约。”<p>  “嗯。”我笑笑而过。<p>  他还没有走的意图,显然是想进我的房间瞧瞧,“开开灯,让我瞧瞧你的生活环境。”苍白的月光下,我能看的他友善的嘴角从上扬到收敛。<p>  我早就玩弄着自己手指,沉浸在我的宫廷故事里不能自拔了。(大拇指是王上、食指是王子、中指是太监、无名指是高贵的王的女人、小拇指是人见人爱的公主,此时他们在上演宫廷剧,谁会是下一个王,他们该怎么相处呢,王上那么忙……)<p>  见我一动不动,他忍不住问,“怎么了?房间没灯吗?之前不是有吗?灯烧坏了吗?”<p>  “我要去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p>  “是灯烧坏了吗?是的话我明天帮你买个新的。”他那些不过是客套话,所以不必当真他会来真的,人的嘴巴就是jian,总爱把话说得好听点,把世界说得很美好,所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听就好。<p>  “不用oh,谢谢。我要睡了,明天要早起读书。”我想我说出读书二字应该能把他轰走吧。<p>  “好吧,那你去睡吧,我庙里的东西也要去收拾一下。”他终于意识到了自讨没趣了。<p>  “嗯,拜拜。”我轻轻地关上门。做事要轻手轻脚,东西要轻拿轻放。有些人的手心真的很重,感觉像是东西得罪了他,做事时哐当哐当的响,表示我的耳膜也要哐当破了,脑子都被这声音弄脑震荡了,我都心疼东西被他哐当坏了……<p>  人的嘴巴叫八卦一点也没有错,它能向上问出天文,向下问出地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终他们还是在我弟弟那里问出了我房间灯的事。<p>  “依儿,你哥房间是不是没有灯啊?你知道怎么回事吗?”<p>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妈弄的,她把我哥房间的电线剪断了。”被爱的人总是有恃无恐,对这个世界总是一无所知,别人问什么,弟弟就回答什么,他哪会知道那些人情世故。<p>  大家听到电线被我婶子剪了,也是大吃一惊,这女人太恐怖了,干对电动手,就不怕被电着……<p>  Σ( ° △ °|||)︴<p>  然后他们又在我放学的半路杀出来套我的话了。<p>  “小默,你婶子连电都不让你用啊?点灯都不让你点啊?”<p>  我把他们的话当风一样,而且只是微风轻拂过,一点感觉都没有,从他们身边走过,就像是聋子一样。<p>  “你婶子真的挺坏的,你挺可怜的。”他们跟上我。<p>  “看这天,明天应该是晴天。”<p>  “对,天气是挺好的,还好现在天气好,要收稻谷,就是需要好天气。”我以为他会转移问题,没想到没完没了了,“你有想奶奶了吗?”<p>  我摇摇头。<p>  “不是吧?你和你奶奶那么好,你奶奶都走了这么久,都不想她吗?”<p>  “有什么好想的,她有她的工作,我有我的学习,各自做好自己的事,便是安好。”我故作轻描淡写,其实我超想奶奶,我好想奶奶的怀抱,我好想做一个孩子。<p>  ( •̥́ ˍ •̀ू )<p>  他笑了,“你在说什么呢小默?”<p>  对哦~我在说什么,干什么?对他们这种人有什么好必要多话呢,我突然很后悔刚刚说的那么多话,我已经能预言到未来几天的事情了。<p>  “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如果我可以,我尽量帮你。”<p>  要是能帮我,就不会任婶子怎么乱虐我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p>  “快走吧,路上少逗留。”我催促他。<p>  ………………………………………………………………………………………………………………………………………………<p>  我永远记得小的时候被人套出话而带来的灭顶之灾。<p>  当时也只是别人在路上套我的话,问我说总觉得婶子对我和奶奶不是很好。<p>  不懂事的我说婶子不是不是很好,是很坏。她跟皇后一样,我和奶奶跟奴才一样把她供着。眼睛瞪大得可以吃下一只老虎,吓死人了。还说天下女人那么多,叔叔怎么会选她……<p>  很快这话传到了叔叔的耳朵里,婶子也听到了我说她是毒皇后、眼睛大得吓死老虎的话。<p>  那些人笑笑地叫叔叔要好好和婶子说,笑笑地和婶子说做人的媳妇不容易啊,对婆婆好一点……<p>  然后婶子就像吃了炸药一样,回到家哐当一声爆炸了——她用力地推开厨房门。<p>  我和奶奶都吓呆了,愣愣地看着她,还没从那一声的巨响回过神来。<p>  然后她力大如牛,一手拉开正在锅旁的奶奶,奶奶就像不倒翁一样转。<p>  她“pia”的一声。用力地把瓢子推进锅里,水惊慌得溢得到处都是,然后她用力的舀起,水就像施了魔力一样飞起来,飞向在灶台的我,我马上爬起来跑,椅子都吓得四脚朝天,最终水朝着椅子当头浇下……<p>  好吧,瓢子里的水还哪有水呢,她意识到自己用力过猛,然后收一点力,还是“pia”的一声把瓢子推进锅里,还是用力地舀,然后轻一点举起瓢子。<p>  她用力的踏着脚,感觉地球都要被她踩穿透,那时还挺瘦的她,脸上的肉肉都被她那样弄下垂了,摇摇欲坠。<p>  就像和空气抢东西一样,她迅猛地夺过脸盆,然后要把脸盆定在架子上,脸盆可能也看她不爽,极力逃脱,哐当一声翻了一下身,掉在了地上。<p>  想想我都好无语,有必要这样吗?这么用力,东西都反抗她,我都替她感到累。<p>  (°ー°〃)<p>  她再次弯腰把脸盆从地上捡起来,然后收一点力把脸盆定在架子上。然后“pia”的一声,用力把瓢子里的水倒进脸盆里,水高最终摆脱这个凶神恶煞,高兴得几乎全部从脸盆里飞出……好吧,倒得她自己都一身湿了。<p>  “啊!!!!!”婶子超级抓狂,举起脸盆,把水全部外泼,然后命令道“给我倒点水来。”<p>  我立刻马上装了一瓢小跑送到她身边,她用力地夺过我手中的水,水又全部都倒在了我和她的身上,她鼓起眼睛瞪着我,我马上接过她手中的瓢子,再次回到厨房。<p>  一大锅的水,被她这样弄一下所剩无几……<p>  物极必反,凡事都要有个度吧,过了这个度,就没什么用处,或者还会带来不好的。就比如婶子用力过猛,拿个水都拿不来,所以凡事要有个度……<p>  我看她如此失控,就惊悚地看了一下她的脸色,然后马上收起眼神,然后帮她把水倒进脸盆。<p>  她两手放在脸盆边沿,看着脸盆里的水,哦,好像也不知道自己要水干嘛,我想她应该是气过头了,忘了自己干嘛……<p>  叔叔来到她身边,抱着她,“好了别生气了。”<p>  婶子用力的挣开她。<p>  我还不知道我的灾难要来了,叔叔对我白眼,吓得像是看了恐怖片……<p>  晚上,婶子想盛饭,叔叔夺过她手中的碗,“好了,我来。”然后帮她盛了放在桌子上,<p>  “你一定饿了,过来吃了老婆。”叔叔讨好着婶子。<p>  婶子和叔叔已经坐在桌子上了,我和奶奶还在灶旁边,我烧火,奶奶煮,我等奶奶,然后两个人一起吃饭。<p>  婶子大口大口的吃,叔叔在旁边一直安慰,“好了,别生气了老婆。”<p>  我和奶奶终于坐在了桌子上吃饭了,婶子看到了我俩,火再次燃烧,菜夹得到处都是。<p>  “好了老婆,别生气了。”<p>  “离婚”<p>  我惊得停下筷子,饭含在嘴里都忘记咽下去。<p>  “离婚,你找别的老婆。”婶子说着,珍珠的眼泪吧嗒滑落。<p>  “说什么呢傻瓜,我永远不会跟你离,我只要你,我还上哪去找啊。”婶子听了叔叔的话,呜呜的哭了更大声了。<p>  “别哭了,别哭了,都是我的错。”叔叔安慰着把婶子抱进了怀里。<p>  婶子的眼泪已经失去控制了,我自觉地下桌,还想着不打扰他们,“你干嘛去?!”叔叔看到我要离开,突然间大声喝问道。<p>  我吓到了d(ŐдŐ๑),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吗?回过头,看着叔叔。<p>  “你干嘛去?!”<p>  我吓得不敢回答,见我没回答,叔叔怒吼着,“你说你干嘛去?!”<p>  奶奶拉了一下叔叔,叔叔甩开她,食指枪直对着我射击,“我问你干嘛去哈?!我问你干嘛去你说。”<p>  我呆呆的摇摇头。<p>  “想想我就来气,都是你这个害人精!”叔叔着急的眼睛四处乱串,然后看到了棍子,马上过去抓起来,“我今天不打死你,我枉为人。”<p>  人有时候很奇怪,明明很害怕,却在原地一动不动,干等着恐惧来袭,也许是吓得不知所措了吧。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怎么就不懂得跑了,奶奶马上过来推我,“你快跑啊,还愣着干嘛。”<p>  我这才意识到腿要动,赶快跑。<p>  奶奶拦着叔叔,“干嘛啊你,怎么好好的,对他发什么火。”<p>  叔叔推开奶奶,“都是他嘴巴乱说,看我不把他打哑。”<p>  也许恐惧的包袱太重了,我的腿跑不动,我真的很努力跑了,还是没跑多远,叔叔已经追上来了,棍子无情地扑向我,我抱着头蹲趴下,棍子打在了我的手上,我趴在地上,右手的肘碰到了石头,应该是骨头和石头的直角处相撞了,那个痛,真的叫做痛彻心扉好痛,真的好痛,痛到没法呼吸,流个眼泪的力气都没有,我动不了了,真的超级痛的,不是因为叔叔的那棍子痛,叔叔那棍子跟这个比起来真的算不上什么……<p>  奶奶出来抱住叔叔,“你想把他打死啊。”<p>  “我就是要打死他,都是因为他,凡事都堵心。”<p>  “打死人要坐牢的,你就不怕坐牢吗。”<p>  叔叔愣了一下。奶奶迅速夺过叔叔手中的棍子,“干嘛好好的这么生气你们两。”<p>  “你问她和别人都乱说啥。”<p>  “小默。你干嘛了?!”奶奶问我。<p>  我脑子一片轰轰闹腾……<p>  “他说他婶子是毒皇后,他还说世上女人那么多,怎么娶他婶子。越想越来气,我还是打死他。”叔叔夺过奶奶手中的棍子。<p>  我要窒息了,轻轻地呼了一下吸,婶子跑来,“算了,我不想你坐牢。我们回房间睡觉吧。”<p>  叔叔哼的一声把棍子丢在了地上,“下次再乱说,我把你卖了。”然后搂着婶子走了。<p>  “小默,你没事吧?”奶奶冲过来。<p>  我真的没知觉了,连看一下奶奶的眼神都没有,目光空洞。<p>  “完了,完了,你叔怎么心这么狠也不知道,打成这样。”奶奶在那里抹眼泪。<p>  我使出浑身的知觉,摇了摇头。<p>  奶奶要抱我起来,我抬起左手示意不要,我想静静坐一会儿,我大口大口的喘气,脑子想终于可以呼吸了。憋了好久,跟奶奶慢慢地、轻轻地说,“我摔疼了。让我坐一会儿。”<p>  “好好好,没事就好,好好坐着缓缓。”<p>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我能动了,慢慢地在奶奶的搀扶下爬起来,然后慢慢地走回房间。<p>  房间里,奶奶帮我擦着左手臂的棍伤,还要右手肘上的伤,默默地流眼泪。“这个天杀的,没良心,怎么这么狠心也不知道,真是造孽啊……”“奶奶对不起你,奶奶没用,奶奶不能保护好你。”“你是奶奶的孙子,你叔叔是奶奶的儿子,奶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p>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终于算是正常了,迟到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p>  “奶奶,刚刚是因为摔着了,肘碰到了石头上,骨头好痛,真的好痛,全身都散了感觉,连呼吸都难,所以我没法回答你。”<p>  奶奶含着眼泪点点头,“以后要知道,有的话不能说的。”<p>  我点点头,伸手去摸奶奶褶皱的脸,看她哭、为我担心、为我软弱,我心痛,我的眼泪瞬间蒸发了,我发誓以后宁可做个哑巴,对外人也不多说一个字了……<p>  所以无论别人怎么和我搭讪、套话,我的答案只有是非和空气,话几乎控制在两个字以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也许我是悲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