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和娘们沟通就是难啊
午小俊2019-04-21 09:413,270

  “你……”清风被气得面色铁青:“我劝你们不要太嚣张,我们是雪兰宗的人,你们要是不把我们师姐交出来,等出了这迷幻森林,我们雪兰宗会要你们好看。”

  而就在麟逸检查一半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麟逸起身来到山洞门口,望着眼前众人,正是雨欣以及雪兰宗的众人。

  “没本事就一边呆着去,别老是我们雪兰宗、我们雪兰宗的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既然双方各执意见,那么就用成年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打一场吧,你说,怎样呢?”皇灵鼠站在陈少羽的肩膀上看着女子,摇了摇头说。

  “诶,这个提议好啊,来吧,打一场,怎样?”周天鸣心情本就郁闷,此时却是一脸兴奋地看向对面雪兰宗的弟子。

  陈少羽看到周天鸣一脸兴奋的样子,连忙跳了出来,说道:“别这样,别这样,大家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伤了和气,呵呵,呵呵”

  “你们……”清风看着周天鸣和皇灵鼠,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而就在麟逸检查一半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麟逸起身来到山洞门口,望着眼前众人,正是雨欣以及雪兰宗的众人。

  看着麟逸出来,一个女子看着麟逸,恶狠狠地说道:“你们把我们师姐怎样了,要是师姐有什么不测,我们雪兰宗不会放过你们的。”

  “又是我们雪兰宗,就不能以个人的名义来说事么……哎……果然,和娘们沟通就是难啊!”皇灵鼠一脸无奈地说。

  嘣

  “哎呦……”

  话刚说完,麟逸便一个爆头板栗朝它敲了下去。

  “你这是敲上瘾啦你”皇灵鼠转过身捂着头眼睛通红地望着麟逸。

  一边的周天鸣听到那声响,也不自觉地捂住自己的头,看着皇灵鼠的表情,他就知道,刚刚那一下真的是好痛、好痛。

  “够了!”这时雨欣和徐玉蓝从远处走来,大声吼到,雪兰宗的众人也是一愣,这小师妹平时都是很温柔的,大话都不敢说一句,怎么现在???

  看着师姐们都安静下来了,雨欣走到麟逸的面前,行了一礼,说:“抱歉啊,许大哥,我这位师姐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大师姐现在怎样了呢?”

  麟逸摇了摇头,对雨欣说:“你们叫几个人跟我进来吧,里面还有其他伤患,不要太多人。”

  随后,雨欣便让清风带领着雪兰宗的众人在原地扎营,而自己带着徐玉蓝和落月两人准备进去看她们师姐,而这时,清风却跳了出来,说:“小心他们有诈。”

  而这时,徐玉蓝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就算他们没有诈,要拿下我们,我们也没得反抗。”

  “这……”清风紧皱眉头。

  “唉……”徐玉蓝这时叹了口气,对她说:“刚刚和你斗嘴的是陈家三少爷陈少羽,道境三重巅峰修为;而那边那位是周家天才周天鸣,道境二重境界;这些人,看他们的服饰,应该是皇家的人,而这次皇家来人,秦玉大小姐也跟过来了,我想就在这附近吧,秦玉大小姐现在已经是道境五重,还有眼前这位,能够带着我们师姐从疾星狼王手下逃走,你觉得他会比别人差多少呢?且不说他们,就拿最后我们逃走时,那个在疾星狼群众爆炸的东西,你觉得如果那东西往我们这里一丢,有多少人能活下来呢?”

  “这……”清风听了徐玉蓝的话,面色阴沉得可以挤出水来,心里突然感觉有十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五大家族的天才就那么几个,这里居然出现了两个,而且,那个谁都不愿意得罪的陈少羽,今天居然被自己指着鼻子大骂……

  徐玉蓝拍了拍清风的肩膀,温柔地看着她说道:“别想太多了,我们先去看看大师姐怎样,你带着师妹们在这外面等消息。安分点,许兄弟他们是我们的恩人,不是坏人。”

  “呵,没想到你还会替我说好话。”麟逸看着徐玉蓝轻微一笑地说。

  而徐玉蓝这时看向麟逸,眼神瞬间一转,赶忙将雨欣护在一边,由温柔变成了鄙夷,说:“即便是恩人,但还是改不了你是个色胚子的本性!”

  “啊……许兄弟,你这是做了什么好事啦?”陈少羽听了以后,一脸玩味地盯着麟逸。

  麟逸此时额头满是黑线地盯着徐玉蓝看着。

  “那个,许大哥,我师姐现在怎样啦?”雨欣焦急地问道。

  “雨丫头,你说你师姐?不会是冯雪儿那死丫头吧?”陈少羽这时好像想起什么事情来。

  徐玉蓝这时点了点头回答道:“嗯,就是你的前未婚妻,我的师姐。”

  “那个,许兄,我媳妇怎样啦?”陈少羽此时焦急地说到。

  “哦……原来还是弟妹啊……”麟逸看着陈少羽那紧张的样子,略有玩味地说。

  “许兄,赶紧说,雪儿究竟怎样了?”陈少羽很是着急地说到。

  “走吧,一起来,自己看看就知道了……情况不是很好……”麟逸边走边跟他们说,将冯雪儿现在的情况都跟他们说了一遍。

  看着冯雪儿躺在那石床上,雨欣她们则是红了眼睛。

  陈少羽走过去抓住冯雪儿的手,感觉到了冯雪儿浑身冷如冰块,自己的心仿佛被千万把刀割着一样,眼睛也是瞬间红了起来。

  陈少羽问着在场的众人:“为什么会这样?”

  其他几个女孩已经泣不成声,麟逸摇了摇头,把他看到的、知道的情况大致跟陈少羽说了一遍。

  麟逸摇了摇头,说:“应该是她们雪兰宗的禁忌秘术导致的。”

  “有办法救她么?”陈少羽一直握着冯雪儿的手,看着她的脸,平静地问道。

  麟逸摇了摇头,眼角斜着看了一眼雪兰宗的人,说:“不知道。”

  陈少羽忽然站了起来,朝雪兰宗的几人说:“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下。”

  “凭什……”雪兰宗的人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被陈少羽以强烈的威压给震了开来,将她们几人给“请”了出去。

  陈少羽看到雪兰宗的人都出去了,立马单膝跪在了麟逸的前面,对麟逸说:“许兄,我知道你有办法是不是?只要你肯救雪儿,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而眼看陈少羽跪了下来,麟逸也是跳开,将他扶了起来,说:“别这样啊,这般大礼我可受不了。

  其实我也未必就能治啊,要治她,首先我要知道她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个牵扯到她们雪兰宗的禁忌秘法,你觉得她们会给我么?如果真的能救,我还需要一大堆的修炼资源,因为现在我的境界不够没法为她洗脉;最后一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想要让她完全恢复,需要的东西太难找了。”

  在麟逸说完,陈少羽从身上取出了二十几个储物袋,里面满满的都是修炼资源和丹药,然后他对麟逸说:“这是我身上所有的东西,你先拿去用,不够的再想办法,雪兰宗的禁忌秘术我会想办法给你弄来。”

  说完,陈少羽转身,握着冯雪儿说道:“等等我,一会我就回来。”接着便朝着山洞外面走去。

  麟逸看着地上的东西,一脸懵逼,脑子里突然多出了十万个为什么……什么情况什么鬼?自己也就说一说,然后……要是治不好呢?怎么办?还有,在这鬼都不灵的地方你怎么想办法?

  而没过多久,雨欣便走了进来,带着哭腔,朝麟逸问道:“许大哥,你真的能够救我师姐么?”

  麟逸摇了摇头,说:“不一定能够救,但有一半的机会。”

  “既然你能够救师姐,我把门派的禁忌秘术给你,但你要保密哦,不能让别人知道。”雨欣说完,便将雪兰宗的禁忌秘术修炼的功法化成一道神识射向麟逸。

  麟逸感受到雨欣的神识没有任何恶意,便打开了识海接受。

  这时,在麟逸的识海中出现了《八门剑心诀》:以身为鞘,以心为锁,八方经门,脉冲为界,炼于神,力以为,灵海散,聚于心。

  而后,在麟逸的脑海里又多出了一门功法《奇脉八门》,麟逸看了以后,也是着实吓到了,这根本就是一本一次性武技嘛!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才能创造出这样的武技来呢?而且麟逸很好奇,当年创造武技的人究竟是怎样演练,才能将这样的武技完整地创造出来。

  这武技,就是将人体由内至外,划分为八门,分别为: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而八门之中,每开一门,周身的灵力将会不受控制地在那部分经脉中游荡,激发出一定程度的潜力,将人体的潜能激发出来。

  《奇脉八门》,每开一门,身体里的灵力便会强上一分,而这种强,便是将自身经脉打开,让灵力通遍全身,使自身的速度或者攻击威力短期变得更加强悍。

  只是,这样子,会对自身的经脉也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而用的时间一久自身的经脉必然会受到不可磨灭的伤害。

  毕竟,人的身体强度可以锻炼,可是人的内脏和经脉,大多都是天生,想要变强变厚,很难很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国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国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