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寻找
七郎2019-03-27 21:333,082

  我,颜洲,吴小磊,火柴,住一个宿舍。颜洲学习成绩一般,好奇心强,啥都想尝试一下。吴小磊名字里有小,人却高高大大,粗壮结实。火柴原名李朝征,干枯瘦小,性格安稳随和,沉默寡言,没事就往床上一躺,捂上被子,翻看手机。三人嫌他名字拗口,干脆叫他火柴,他竟然爽快的答应。

  特别介绍一下颜洲,他和我是前后桌,还在一个宿舍上下铺,关系铁的没话说。他的爸爸原来在国土资源局上班,后来精简机构,他爸爸被精简,在家待业。后来镇上往外承包荒山,他依靠自己的那点人脉,以每年三万五的价格,承包了两座荒山。种了果树,还圈出几亩地,养上了山鸡,山羊,开办农家乐,活羊现杀,活鸡现逮,生意火爆。

  颜洲每次回家,他爸爸就叫他在农家乐后厨帮忙,弄得一身油水和葱花味。搞得颜洲不愿意回家。我们仨回家的很勤,就数颜洲,一个月也不回家一趟。

  星期天没事,颜洲常去湖滨公园玩,那里有下棋的,跳舞的,算卦的,颜洲每次去公园,最喜欢看一个姓吴的瞎子算卦,一看就是一整天。那吴瞎子不知是有真本事咋的,经常有人找他算卦。大部分人都被他忽悠的点头似鸡啄米,心甘情愿奉上卦资。

  颜洲就是这样一个人,特别喜欢有点神秘的东西,喜欢猎奇。而且胆子贼大,还不服气,啥都敢干。他曾经带着被窝,在一个没人敢去的凶宅里,独自住了两个晚上,只为寻找灵体。但是啥事没有。也曾经晚上十点多独自一人去火葬场边上,找了块空地,一边抽烟一边拉屎,足足抽了三只烟,才提上裤子,蹬着自行车回学校。一路平安无事。

  渐渐的,这些已经满足不了他的猎奇心理了,进而寻找更刺激的方法。我都劝他,不信可以,但要有一颗敬畏的心,我说他就是翻着花样作死。他嗤之以鼻:切,这世界哪里有什么鬼神,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人往往都是这样,年轻,莽撞,以为自己很厉害,世界踩在脚下,但真遇上事,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弱小……而颜洲的轻率,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并且为此,后悔一生。

  那年九月底,他又从别人那里,听来了几种更刺激的寻灵方法。

  这是他听说几种方法后,回宿舍眉飞色舞跟我们讲的。第一种:十五月圆之夜,必须有月亮,拿一捆烧纸,一面镜子,到一个小巷的十字路口,把烧纸放到月亮地里,把镜子放到拐角处,调好位置,能看到烧纸。然后,把烧纸点燃,人转过街角去,不要被火光照到,然后等烧纸烧完,用两片薄土豆片擦擦眼睛,……然后通过镜子看那边烧纸的灰烬。据说能看见一些东西。

  第二种:也是晚上,拿三炷香,煮好一碗水饺,到陵园或者是坟地附近,把三炷香点燃,插好,把水饺放在香前,等香烧完,端起水饺就走,找一个角落,四周撒上石灰,然后把水饺吃完。这个据说能在石灰上看见脚印。

  第三种:找一面年代久远的镜子,也是晚上,在一间空屋子里,对着镜子削苹果,心里默念,快来找我,快来找我。注意苹果皮不能削断,要削成完整的一条。这样大约就能有效果。如果还不行,再找一支铅笔,对着镜子用铅笔刀削铅笔,慢慢削,很快就能见到你想见到的,据说不是镜仙,就是笔仙……

  颜洲得意洋洋的说完,问我们三人谁愿意陪他去。听他说完我们已经吓得毛孔直竖,纷纷摇头,他见我们三人都不愿意和他去,气的直骂我仨懦夫。然后他去准备了烧纸镜子等物,准备每一种都尝试一下……

  颜洲试的第一个是对着镜子削苹果。他从村里花30块钱买了一面时间比较长一点的镜子,上面还有图案,用红漆印着:工农兵大团结万岁。可能是6,70年代的,他本来想找年代更久远的,可惜搞不到。

  吃完晚饭他就出门了,也不知去哪儿了。

  颜洲当晚十点多回到宿舍,我们三人都还没睡,他回来后以后眉飞色舞,谈笑风生,啥情况也没有。他得意的向我们炫耀,他又战胜了一个谎言。

  他试的第二个是坟场召灵。那天晚上他特意没吃饭,从水饺店买了一斤水饺,从纸草店买了一管香。在宿舍呆到9点半多,用火柴的电饭锅把水饺煮出来,用饭盒盛好,方便袋提溜着,拿着打火机和香就出门了。

  学校附近不远就有个坟场,现在比较邪门的是学校不是建在坟场上面,就是建在坟场旁边,这事实际都是人为的,不过也不得不说,这事情做的比较混账。

  因为前面几次颜洲都平安回来,我们也没拿着当事,斗了一会地主,各自睡觉了。

  那晚颜洲回来的时候大约有十一点多,我睡的朦朦胧胧的,他进屋把我吵醒了,火柴也醒了,和他打了个招呼:回来了?颜洲嗯了一声,我接着沉沉睡去,火柴可能也睡着了,吴小磊睡得更死,醒都没醒。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阵电话铃声把我吵醒了,我看见颜洲在卫生间接电话,我正是熟睡,困得睁不开眼睛,也没细听,翻了个身就再次睡过去。

  睡着睡着,有人推我:“于得水,于得水,醒醒!醒醒!”我睁开眼,看见是火柴。他在那张床的上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的床前,焦急的看着我。他看见我醒了,他又去推吴小磊:“吴小磊,快起来!”我一看,两点多种,不禁有点生气,睡着的人被打扰,那肯定不高兴。问他:“火柴你干啥,不让人睡觉。”

  吴小磊也醒了,火柴接下来带着哭腔的话,让我和吴小磊陷入了深深地恐惧:“刚才颜洲回来,在床上躺了一会,就去洗手间了,我在上铺看的真真的,他拿出那面他找来的镜子,一边照一边往嘴上涂口红。于得水,吓死我了,洗手间灯都没开!头扭过来扭过去的照,照了有半个钟头,来了个电话,他就出去了。”

  我知道事情不好,赶紧穿上衣服,叫着他两急急赶往警卫室。

  警卫睡眼惺忪的被我们叫起来,老大不愿意,我们急忙解释,跟他说明了来意。

  他听完后,说:“刚才是有个学生出去了,我给开的门,也没太注意,他说有东西掉在校外了。”

  我和火柴,吴小磊急忙往外跑,想出去找颜洲,警卫叫住了我们仨:“同学,你的朋友有点奇怪,别的人让我开门,都是陪着笑脸,他……脸上一点表情没有……”

  三人也不敢分开找,沿着学校附近的路,一边喊,一边找,但是徒劳无功。

  火柴突然想起给他打电话,结果电话竟然打通了,但里面的声音更加深了我们三人的恐惧:没人说话,只有一种类似于感冒后鼻子不透气的吭哧吭哧的声音。

  三人一直找到天亮,最后垂头丧气的回了学校。

  直到上课时间,班主任来到学校,我们三人立刻去找到班主任,和他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班主任马上和我们去了警卫室,要求查看昨晚的录像。

  在录像里,我们看到颜洲提着方便袋出去,然后一个多小时提着回来,然后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他又直挺挺的出去了,走路的姿势有点异常,但也看不出什么问题。警卫说:”就看到这儿吧,实在不行就报警……”话音未落,火柴指着屏幕惊呼:“那是什么?!”我们一看,视频正常。火柴哆嗦着几乎说不出话来:“倒、倒、倒回去,倒回去看。”警卫把录像倒回去,我们看见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在颜洲刚出去不久,从视频的右上角,抬着头,在颜洲后面跟着,爬出去了……

  颜洲失踪了,班主任通知了家里。然后报了案。

  他的父母很快赶到了学校,派出所,学校,还有他的家里人,一共三十多人,分头寻找,找了整整三天。最后在一个废弃的地下仓库里,找到了他。地下仓库原来是个水果贩子放水果的地方。后来要拆迁,水果贩子搬走了。可能是 拆迁手续没办好,房子都腾空了,一直没拆。

  当时是我和吴小磊发现的他。那里垃圾遍地,粪便到处都是,两扇破烂的木门虚掩着,找到他的时候,吴小磊在外面大喊:“颜洲!颜洲!”接着听见颜洲那想喊却喊不出来声音答应。接着听见玻璃杯破碎的声音。吴小磊推开木门,拿手电朝里一照,大喊一声:“在这里!”

  等到我和吴小磊进入地下室,看到的是让人惊悚的一幕:

  关注,未完待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寻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