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4 张寡妇之死
花梨唬少2019-05-29 09:333,299

  翌曰,周平从修炼中醒来,安抚一下自己早上的自然反应,拉开房门。

  恰巧碰到身穿黑色冰丝睡裙的凌若空,本就轻薄的睡裙最上面的领口还开着,里面部分隐约可见。

  加上清晨起床散发着一股别样的韵味,令周平的内心有些微微的冲动。

  睡意朦胧的凌若空也看见刚走出来的周平,脸上又是一阵羞红,她竟然忘记家里多了一个男人,刚想退回屋里。

  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紧接着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村长,村长,张寡妇家出事了,您快去看看!”

  凌若空本想退回屋里,心里一急就赶紧向外走去。

  “你先进屋穿衣服吧!我去开门就行。”周平拦下凌若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她身上穿得睡裙,提醒道。

  凌若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上穿得是睡裙,又是一阵羞红涌了上来。

  幸好周平提醒了自己,要不自己走光,这村长以后可咋当。

  另一边周平走了出去,赶紧把大门打开。

  “李牛?”周平吃惊地门外的人。

  “小平哥!”李牛也同样吃惊地看着周平。

  “你还活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两个人又同时说道。

  “你这什么话,啥叫我还活着,我难道应该死了!”李牛有些不满。

  “先别没用的,我得赶紧找村长去,村里死人了!”

  周平盯着从身边走过的李牛,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李牛身上是活人的气息。

  “既然李牛没有事,那我昨夜在山岗之上看见得是谁?”周平紧锁这眉头。

  凌若空穿好衣服走出来,撞上了刚想进屋的李牛:“李牛,你刚才说是张姨出事了,怎么回事?”

  李牛支支吾吾了一会,也没说清楚什么,最后只好焦急地一跺脚说道:“诶呀!我也说不清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凌若空看了一眼周平说:“你自己先找点吃得吧!我得去看看。”随后便跟着李牛走了出去。

  这对于凌若空可算得上是一件大事,不仅村子的经济没搞起来,现在还莫名其妙的死了人,若是被家里父母知道,自己别想在这再待下去了。

  “我也跟你去看看吧!”周平哪里还有心思吃饭,也跟了上去。

  沟子村是依山而建,从西山的山腰处一直排到山脚的地方。

  张寡妇家住在西山和南山脚下中间位置,离周平家不远,一行三人顺着小路,五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地方。

  平时没有多少人的张寡妇家此时却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不少人。

  “都让让,让让,村长来了,让村长看看咋回事!”李牛呼喊道。

  听见村长来了,密集的人群赶紧让出一条道,自然也看到了跟在凌若空身后的周平。

  “这不是周奉武的孙子周平吗?走了好些年了,怎么回来了?”

  周平也只好向四周的村民打招呼,一番客套之后进到张寡妇家里。

  周平在经过院子的时候,瞥见了一根染着红漆的木棍:”这是赶尸棍,顾名思义就是赶尸所用的器具,张寡妇家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还来不及细想就被凌若空拉进了屋内。

  张寡妇原名张桂凤,男人在早前些年打工出车祸死了,房子也是那种落魄的土培房,一进屋便是厨房。

  张桂凤早已没有了呼吸,面色有些发黑,半仰着躺在地上,身边还胡乱地堆这一把秸秆,两耳的耳根呈现出一种诡异地紫红色。

  凌若空也经历过不少大场面,这种场景却第一次见,虽然天色放亮,但她还是有些心惊胆战,整个身体也慢慢地向着周平靠过去。

  “啊!”凌若空突然惊呼了一下,整个身体本就是向着周平缓缓靠去,这一下更是整个人都扎在了他的怀里。

  周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匆忙伸手托一下凌若空的身体。

  周平这伸手一托不要紧,入手却是一片柔软富有弹性,纵使心性在坚定,在这一刻也有些心猿意马。

  凌若空自然也感觉到周平的手碰到了自己比较敏感的地方,口中却是不受控制地发出“嗯哼”的一声。

  “咳咳!”周平在站稳之后赶紧缩回双手,故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问道:“咋地了?”

  凌若空有些惊魂未定地咽了口吐沫,有些恐惧地说道:“我……刚才好像有东西抓住了我的脚!”

  周平还有些心猿意马的心在这一瞬间变得透心凉,向着凌弱空的脚下一望,哪有什么东西抓她的脚。

  但他的后背这时已经布满汗珠,凌若空脚下正是在院子中看见的赶尸棍。

  呼出一口气,看似轻松地怂了怂肩,指着脚下,说:“胆子还这么小,你看你脚下是啥?”

  凌若空闻言向下看去,原来是一根带着红漆的木棍绊她一下,没有注意到在周平轻松语气下凝重的眼神。

  李牛也走进来,对着周平说道:“小平哥,你继承了你爷爷的医术,也是小名医,你快看看张寡妇究竟是咋回事,不能是闹鬼了吧!”

  说到最后,李牛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竟有些噤若寒声的意味,可外面的村民却瞬间炸了锅。

  “早感觉张寡妇不太正常,哪有给死人连上七天坟的。”

  “嘘,你小点声说,小心张寡妇找上你!”

  …… ……

  “别胡说,这个世界没有鬼。”周平说道。爷爷虽教他一些玄异之术,但告诉他的第一诫就是这个世界没有鬼。

  周平蹲在张寡妇尸体旁,过了一会,说:“张寡妇面色发黑,耳根是紫红色,应是死于心梗,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还懂医?”凌若空这才感觉自己面前的青年人并没有表面那么平凡。

  周平自嘲一笑:“您高看我了,不过以前跟我爷爷学了一点皮毛。”

  话罢,周平嘿嘿一笑,走了出去,眼神在院子里漫无目的飘着。

  果然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那根赶尸棍,没了!

  周平猛得看向刚才凌若空摔倒的地方,但地上空无一物,哪里还有赶尸棍。

  “凌若空,刚才拌倒你的木棍,怎么没有了。”周平舔了一下变干的嘴唇,问道。

  “什么!我啥时候被拌倒了,你糊涂了吧?”凌若空没好气的回了一声。

  又补充道:“你刚才好像多动症似得,一下一下动弹个不停。”

  周平听完凌若空的话,全身上下又一股冷意传过,再也不感觉那一声嗯哼有多么诱人。

  深吸一口,现在他倒觉得刚才在自己怀里的人和昨天的鬼新娘有点相似,再想起昨天的一幕幕,周平知道自己恐怕已经入局了!

  “喂。你怎么了,快给殡仪馆打电话。”凌若空看着周平六神无主的样子,高声招呼道。

  “这么热的天,张婶也没个儿女,下葬的事,村里就先把这笔钱垫上吧!”凌若空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既入局,那我破了便是!”这种事对周平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倒是听见凌若空的一声叹息后,起了打趣的心思:“我说大村长,你这安顿村民这点钱还这么难啊!”

  谁知凌若空在听完这句话后,狠狠地瞪他一眼,颇为幽怨地说:“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完,恨恨地跺了下脚,扭头就走了出去。

  周平看着凌若空幽怨的背影摊了摊手,表示我就是随口一说嘛!

  …… ……

  转眼已是中午的时间,周平从张寡妇家离开后,直接去了他爷爷的墓地。

  当年爷爷有事外出,很长一顿时间没有消息,回来后便重病身亡。

  那一年他十六岁,还在念高二,一直到高三也没有把父母盼回来,只有一个好好安葬爷爷的口信。

  十几年积压下来对父爱母爱的渴望在那一瞬间转变成了一种滔天的恨意,既然你们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

  在那之后,他便立下绝誓一定要把父母找回来,让他们亲自给爷爷守孝。

  还在爷爷的坟周围用白石垒了一道坟档,意为自己如果做不到,就随爷爷而去。

  周平准备来坟前告诉爷爷一声他父母还活着,然后就离开沟子村去海市完成信中的条件。

  可现在坟档塌了很多,在加上他不知什么因果入了局。

  “一段因果,一段劫,一劫易解,万劫难逃。”说得便是既入局,就要破,不然一局套一局,最后变成死局,大罗神仙也难以回天。

  反正距离公事员考试还有一段时间,自己不如给爷爷修修坟档,顺手破局。

  不知不觉间周平走到家门口,凌若空也忙完了张寡妇的事,在家准备好了午饭。

  看着她衣服袖口有些淡淡地脏痕,还有满屋的焦糊味,明显不会做饭,周平没猜错的话,凌若空应该是一个富家小姐。

  让他感觉好奇的是富家小姐居然来沟子村这种偏僻的地方当村长,而且一待就是四个月!

  凌若空白皙细腻的脸上此时已经初有蜡黄的痕迹,显然是营养不良导致的。

  周平对沟子村的情况也算熟悉,这地方完全就是烂摊子,出什么事都是村长顶上去,村委会根本不存在。

继续阅读:0005 九星印之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