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2 真没脸
花梨唬少2019-05-29 09:332,438

  “难道这就是男女交合的感觉吗?这么清凉,好舒服啊!”

  “算了,既然我已经将她拿下,灵点没了就没了吧。我会对你负责的。”周平在心中狠狠地暗道。

  感受着身上的清凉,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全身衣服变得湿漉漉的,头顶还有一股股凉水落下来。

  再一看周围,哪里有什么女人,自己分明就是在浴室里被凉水冲!

  这时,浴室的玻璃门被哗啦一下拉开,露出两个女人的俏脸,两人齐声道:“你醒了?”

  周平抬手关闭头顶水源,抹一下脸上的水,身体微微颤抖,脑子里好似都蒙上了一层浆糊,什么都想不起来。

  过了好一会,脑海才渐渐恢复清明,看着两个女人,强忍着笑意,想起刚才梦中的感觉。

  本就因药力而变红的皮肤,仿佛更红了。

  “这次脸可丢大了!”周平心中暗道。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简单的收拾之后,周平裹着一身浴袍走了出来。

  这时,他才看清除了舒曼之外,另一个女子竟然是林灵。

  “你怎么来了?”周平有些惊愕。

  “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嘛?还报了地址,我还以为怎么了。原来是……”

  说完还用眼神左右俏皮地看了舒曼和周平,只不过那眼神怎么看都有些许醋意。

  周平这才想起来,自己在药力发挥作用之前,好像随意打了一个电话号码,没想到,居然打林灵手机。

  “自己失去意识的时候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吧?”周平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赶紧看向舒曼。

  这一看,也不知道是药效存留还是自然生理反应,某个地方瞬间支起一顶大型帐篷。

  舒曼的连衣裙本就是薄纱材料,本就撕碎不少在加上先前冷水一冲,紧贴在粉白的肌肤上,露出雪白纤细的大长腿笔直you人。

  在套房颇有情调的灯光照耀下,顿时显得美艳不可方物,妩媚不可描述。

  还没等他继续欣赏这种湿身you惑,林灵也看见了周平那种火热的目光,下意识的倔下嘴。

  一步跨到周平和舒曼的中心,挡住两人的目光,插话道:“现场情况已经了解清楚,警队也在路上,不过还需要舒曼小姐跟我走一趟,回去录份口供。”

  周平微微皱眉,他还想趁热打铁,在舒曼最感激的时候把灵点要过来。

  没想到林灵竟然要带舒曼回去录口供,虽知道她有点以公谋私的嫌疑,但这个做法确实没错,周平也不好阻拦。

  “林灵,林灵,你在哪呢,我的姑奶奶呀,咋又自己跑出来了。”一道有些耳熟的男子声传过来。

  林灵听完向着周平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赶紧向着门外跑去:“马叔,我在这呢!”

  来的人正是上次周平看见的那名警督,这也引起周平的疑惑,这样的事情恐怕还没到警督亲自出马的地步吧?

  第一次死了人还有情可原,可这次不过是一个小案件,看来这林灵也不是表面这样简单,能让警督级别的警员常伴身边,怎么可能没有实力?

  不过这都不是周平所考虑的事情,看过一眼之后就抛在脑后,他现在要想得是怎么把舒曼身上的灵点搞到手。

  好在这名警署来了之后,并没有要求将舒曼带走。

  简单的询问之后,便将那名导演,还有电梯里的十几个带着棍棒的人带上了警车。

  令周平不适应得是这一次警署看他目光。

  虽然掩饰得很好,但周平的敏锐超出常人,自然也察觉到了与上次的目光完全变了一个味道,惊讶、疑惑中还夹着一丝恐惧。

  林灵临走之时显得有些不开心,对着二人说今夜可能随时来询问情况,显然怕两人在她走后做一些你侬我侬的事情。

  现在正值全国扫黑打黑,十几人持械的后果可以说是很严重了。

  但黄正走的时候很狂妄,给周平放下狠话自己不超过三天就能出来,到时候让周平知道惹自己的后果。

  周平对他的话自然嗅之以鼻,他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退一万步,就算他报复周平,以周平的实力会怕吗?

  至于那些被困在电梯里的十几人,不用想也知道是李辛所做,整个格阳豪泰目前就他知道周平的地位。

  处理完所有的事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不过周平却没有再去欣赏湿身you感,而是转身走进侧卧的浴室拧开淋浴,冲了个热水澡。

  刚才自己被冷水冲个遍,又没有衣服换,着实被冻得不轻。

  十几分钟后,周平裹着浴巾出来,走进客厅,到了他夹恩胁报的时候了,要不是为了灵点,他都不会管这件事。

  舒曼不愧是某圈大腕,一定心理素质还是有的,事情过后,很快便恢复了镇定。

  此时在茶几上已经泡好热茶,顺手递给周平一杯。

  “谢谢。”

  周平接过茶杯,开口道,顺势坐在了舒曼对面的沙发上。

  而舒曼则是偷偷打量了一眼周平,确认自己从未见过,但他刚才的所作所为确实给自己很大的震撼。

  想起刚才周平一顿操作猛如虎的身手,舒曼的心中莫名地出现一个念头:“若是他对我起了什么不好的心思,我岂不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舒曼刚才优雅的泡茶动作微微一僵,她倒是想走,本就轻薄的连衣裙不仅碎的不成样子,还湿得透透的。

  自己要这样出去,说不准第二天关于自己的各种八卦就漫天飞舞。

  这时,周平强忍着心中猫爪的痒痒说道: “我救你一命,你满足我的需求,咱俩算两清。”

  此话一出,舒曼的动作当时凝固在半空,杯中的茶水溢出来也全然不知,呆滞地看着对面的周平,俏脸蒙上一层寒霜。

  眼中闪过一抹坚决,她现在有些绝望,刚出狼窟,又入虎穴,看来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

  泪水划过脸颊,舒曼轻闭双眼,抬头嘲讽道:“需求?呵,天下男人都是狗,来吧!”

  周平现在一半注意力在抑制体内再次爆发的药性,没有注意她说的话。

  手一抖,引灵丝落在手中。指尖划过另一只手的手掌中央,一抹血红瞬间出现,引灵丝缠绕其中,双指一弹,一串鲜血迸上半空。

  轻甩引灵丝,丝头微点之间,竟在空中隐隐划出一道印记。

  周平见引灵符已成,冷喝道:“按照我的要求摆姿势,不然感觉不舒服。”

  “姿势?你还要我摆姿势!”舒曼的眼泪再一次滑落,捏紧手中不知从何而来的小刀片。

  见舒曼无动于衷,周平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误解。

  看着半空之中逐渐变淡的血符,情急之下,周平喊道:“谁说要你的身体了,真没脸,下面按我说的话做。”

继续阅读:0013 啥时候住一起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