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前村一条龙2019-03-31 17:021,325

  澳门回归不久之后,刘水长小学毕业了。

  刘水长一家住在小镇子上,叫海边镇。镇上两个村子——海前村和海后村。海前村边依大海大多出海捕鱼为生,海后村背靠国道都以卖鱼为业。海后村的自认为世代经商,瞧不起海前村打渔的苦力,海前村大船在握,也看不上海后村的鱼贩子。

  海边镇中小学建在两村之间,刘水长的父亲是中学老师,一家住在之间的中间。

  早在上小学后的第一个春节,刘水长眼见过一场两村30公斤以下级别的帮派火拼,场面激烈比动画片还要精彩,令他激情澎湃,但不知加入哪边好,就问父亲:“咱家是海前村?还是海后村?”

  刘父对此表示不屑:“那些个没文化的——我们是海中人。”

  刘水长在小镇上生长了十来年没见过海水模样,刘父从来不许他去。每年镇上的小孩去游海,总有个别的就永远地成了海中人。而今,刘水长处在发育学习的关键时期,呆在镇子上不安全也不利于进步。刘父决定把水长送去县的寄宿学校,远离了打渔卖鱼的,而且县城的学校靠在山上,杜绝被淹死的可能。

  县城的山多,此地老祖先们爱好在山上挖洞葬身其中。刘水长要去的学校叫金山学校。

  金山未能免去被凿洞的幸运,这幸运更有幸被宣传成学校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刘父没有顾及历史人文情怀,只为这学校寄宿全封闭,即使学生生活不能自理,只要交钱皆可全权代理。刘父交钱了事,叮嘱刘水长好好学习数学英语物理化学,便功成身退。

  刘水长下铺是个比他高1.185圆润1.835倍的大笨钟,一直在眼皮子底下认真数钱,数了一遍一遍再一遍:“六百七百八百九百······一百二百三百四百——”

  “十百。”刘水长很确定地说。

  “这是我零花钱。”大笨钟解释道,“我们家几兆亿呢!”

  刘水长的数学水平局限于个十百,听肉体的口气是大数目,不敢反驳。以往在小镇同龄中,有哥哥在部队当兵,或者舅舅是公安警察,很少涉及经济领域的比拼。

  刘水长的同桌也是个小伙,但不忍这么描写,考虑到人生中刘水长都没个异性同桌,今后唱《同桌的你》肯定尴尬,赐予他一个女同桌吧,希望刘水长好好珍惜。

  班主任大学将将毕业,教数学,眼镜片万分厚重,看起来学习成绩要命的好,好的只能当老师。

  相比,英语老师的背影像初一同学,但面相老辣,看起来不友善,而且真的不友善。

  教语文的老师,是真的老师,年纪该超过两个数学加英语,业已退休多年,被学校返聘,因为是特级教师。

  作为一所寄宿学校,金山学校宣传的是军事化管理,最有力的证据,学校里有教官的干活。

  无论怎样,对于刚上初中的孩子只有接受,因为too young。比如对男女的概念,刘水长的认识是上厕所的不同。刘母说,小孩子都是当妈的从海里捡的,那就应该是吧。大笨钟说,不是,是从山里捡的。也有说树上结的。刘水长还是相信他妈的,那些淹死的小伙伴其实都是回到海里了。

  那为什么会有男人和女人?基督教的说法,上帝造了亚当,怕他寂寞。古人认为,万物分阴阳,男人是太阳,女人是月亮。刘水长觉着,女人的存在是为了给男人抄作业的。到底初一的孩子是这么实在。上了初二的男生就有理想主义情怀,开始在情书里生死相许惊动天地。再到初三渐显成熟,现实与理想相结合,泡到一个妞,帮自己写作业。

继续阅读: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水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