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梦的起始 Traumstart
伊藤富翁2019-03-30 23:203,311

  “每56年一遇的猎户座流星雨将于本周六凌晨3点也就是10月16日凌晨来临,而且本次流星雨来势凶猛,是继1897年以来最大的一次猎户座流星雨,我国乌鲁木齐以东至美国洛杉矶以北的地区均可以肉眼观察到这一天文奇观……”

  “武夷山将是我省最佳观赏地点,而且今天省内天气情况良好,可于武夷山天文台享受这一盛景……”

  张紫静无奈的看着一次又一次播放着本次流星雨相关新闻的张谦。

  “够了吧,我亲爱的弟弟。你已经看了快二十遍这几条一样的新闻了。都多大的人了,难不成你还相信向流星雨许愿能实现愿望?”说完便把右手迅速伸到张谦额头前,明显是想要弹额头。

  “首先,我只看了6遍,而且只是为了再确定一次是不是真的是今天。然后,本少爷再大也比你个十岁的老太婆小个三岁。最后,兴致勃勃的提议我们全家一起到武夷来看流星雨的是哪位兄台来着”张谦无力地红着脸反驳并顺便躲开了这记打了他快六年的“弹指神通”,不过他确实很难否定因为流星雨这件事而展现出的积极性。

  “你个臭小子说谁老太婆呢!”随后张谦和姐姐又一如既往的“打成一片”。

  爸爸和妈妈在默默的一旁看着他们俩基本每天都要来的戏码,并没有上来阻止,因为多年来的经验告诉他们,比起直接上前阻止他们,等他们自己闹够了会轻松的多。周围的人们看到他们的监护人的样子也没来管我们,反倒颇有兴趣的看着这场在流星雨降临前的暖场演出。

  没错,张谦一家四口现在就在武夷山上,再准确一点说是武夷山天文台附近。不知道张紫静是真的有很想实现的愿望还是因为受到了她同学们的挑拨,便硬拉上全家来到这里。当然,张谦也没怎么反抗就遵循女王殿下的旨意,因为他也有很想实现的愿望,便来试试这流星雨能不能真的实现。虽然两位大人并不相信向流星许愿的相关传说,也对这个天文奇观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但看姐弟俩这样也只好乖乖的带他们过来。

  —————————————————————————————————————

  凌晨2点54分,姐弟俩自然早就累的倒在妈妈为了怕他们着凉而铺好的毛毯上。

  “喂,你想实现什么愿望”张紫静继续对张谦用着这种一点都不“静”的口气说话。

  “一般不是应该问你有没有想实现的愿望吗……算了,你要我说我就说,我岂不是很没面?”对于她这种女王大人般的口气,张谦也从来没给她好脸色看过,虽然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

  “嗯?你的面子在你美丽的姐姐大人面前值个一块钱吗!嘿嘿,而且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吗?”她一把捏住张谦的右脸,并露出狡猾的笑容。“不就是你想弄回被杰夫抢走的玩具吗,都多大的人了还在意这些东西,别在外面和其他人说你是我弟。”

  杰夫是张谦二伯的儿子,也就是他堂哥,虽然人不坏但是老是喜欢从他的东西给弄走。而且杰夫他是加拿大国籍,这几年也正式准备移民到加拿大,因此他和张谦的关系也更加疏远了。

  “哼。”心中事被说中后,本来就被掐红的脸变的更红了,知道这位姐姐性子的张谦也不敢再继续嘴硬。

  张谦瞥了眼姐姐手上的手表,把她手给弹开,“把你的臭手拿开,别掐了!已经2点59分,该做好准备了,流星雨应该马上就要……”他话还没说完,一束微弱的光芒划过漆黑的夜。紧接着成片的光束仿佛赶走了黑夜,照亮了整片天空。

  流星雨来了!

  张谦和张紫静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美丽的画面,虽然流星雨不如太阳般灿烂,也没有恒星那样永恒的闪耀,但这片光华带给我们的蓝色光芒的美丽也是它们永远无法触及的。

  “流星啊,流星。虽然我的弟弟是笨蛋,爸爸妈妈又很固执……”看到这一幕,张紫静也懒着和张谦对嘴,摆出祈祷的姿势,“但是,请您让他们永远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嗯?

  这一瞬间张谦愣住了,但他随后又对着姐姐一笑,也摆出祈祷的姿势。

  我许的愿望才不会比你差!

  “流星啊,流星……”张谦突然停下了,仿佛浑身无力连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回事啊,明明就快要说出口了!怎么能在这里停下来!

  周围的人们并未发现张谦的异样,全身心的关注着天上还未流逝的流星雨。自然,他们也并未注意到周围包括张谦在内的每一个孩子的异样以及所笼罩在他们身边的蓝光……。

  “流星啊求求你……”张谦拼尽全身的力气低吟出,似乎马上就要倒下。

  他又看了一眼似乎被他的低吟声吵到的姐姐和沉醉在流星下的父母,静静地说:“请不要让我再失去任何东西。”

  “嗯?小谦你怎么了?臭小子快醒醒啊!”听到张谦的低吟声后,张紫静微睁右眼,便看到了弟弟摇摇欲坠还强撑着的样子。

  平静的说完自己的愿望后张谦便倒下了。与此同时,全世界有2.3亿的未成年人先后倒下……。

  接下来的数年里,依然没有人知道这次的事为什么发生,或者是否真的与流星雨有关。但随着所有昏迷的人在一至三天内醒来,这件事渐渐的被世人所遗忘,直到——

  十年后。

  —————————————————————————————————————

  铁桦树,别称赛黑桦,主要分布在朝鲜与中国接壤处,其他地方虽然也不是没有,但早以因为其具有珍贵的药材价值早已被大规模砍伐,世上早已没有了第二个地方能有漫山遍野的铁桦树。

  可是此处狂风烈日,炎阳炙人,根本不是人能存活的地方,虽然鸭绿江那一带的气候也很恶劣,但也不至于此。而且此处的树虽是铁桦树,但却有所不同。

  正常的铁桦树的树皮是暗红色或者灰白色,而此处的铁桦树却从上到下,从叶子到根,全是仿佛能将人吞噬,比夜色还要暗黑的深黑色。因此从远处看这些树就仿佛是某些能吓哭小女生的鬼故事里那些会杀人或者是古代神话里能张口说出罪恶之语的恶魔树。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想证明这里并不是鸭绿江一带只需要一点——-那里并没有长着人头却又有着翅膀,身上长满鹰类羽毛的怪物。

  而此时它们正疯狂的追赶着它们的猎物———一个手持木弓,身穿黑色戎装的黑发少女。

  黑发少女跑的速度绝对不慢,尽管此时已经伤痕累累,但仍能堪比一般人的冲刺跑,鹰人怪物们也受到了铁桦树林的一定影响而被迫改变它们的速度,但少女依然远慢于怪物们,眼看就要被追上。

  “切。”少女咬紧牙关,硬是借助树的枝干急速转身,面向怪物们后停下自己的动作,从背后取出一支箭用一看就知道是外行人的姿势瞄准了其中一头离她最近的鹰人怪物。那头鹰人怪物也趁着少女转身的瞬间加速冲向了她。双方距离已不足五米————外行人都能射中靶子的距离。

  咻。

  “嘶嘶嘶!”少女的箭成功的射入那张丑陋的脸,但鹰人怪物脚上的利爪仍然深深地划过了她的肩膀,顿时鲜血四溅————本来应该是这样。少女肩膀上的伤口只流出了相对所受到的创伤来说很少的血,伤口也不是正常的血肉模糊,而是仿佛打了马赛克一样,用肉眼根本看不清楚伤口的内部。

  少女仿佛并没有感到这种足以让人疼到休克的伤害,只是嘴角略微抽搐,仿佛事先打了麻药一样。

  剩下的四头鹰人怪物也没放过这个机会,分别断绝了少女的退路,在她的四周打转,仿佛在宣告着下一波攻击便是最后一击。

  无路可退的少女将弓挂至身后并从背后的箭筒里最后七支箭中抽出两支,左右手分别持有。少女的箭很特殊,虽然这种箭和一般的长度差不多,都是七十厘米左右,但并没有正常弓箭必要的箭头,而是像铁钉一样的螺旋头,并和箭柄完全一体。箭尾倒是像正常的弓箭一样有着箭羽,但却多了像图钉一样的圆形底座,虽然看上去能帮助新手上弦,但明显会增大箭所受到的阻力。这种箭无论是长度还是握持都不适合做为近战武器,但无路可退又没有其他武器的少女显然别无选择。

  “啊啊啊啊啊!”决定放手一搏的少女将其中一支箭举过头顶,向离她最近的一头鹰人怪物插去。

  就算又死一次,也要再拉一头畜生垫背!

  另外三头早已料到少女行动的鹰人怪物朝着她围攻过去。少女虽然成功的再次插死一头鹰人怪物,但之前就受过创伤的右手臂也被其的临死反扑给撕裂。只剩下一只手的少女已无力反抗剩下三头鹰人怪物的围攻,便躺下等死,仿佛早已习惯死亡的到来。

  “这次解决掉了四头啊,我干的还不错嘛。”倒在地上的少女苦笑般的说完遗言后便淡然地闭上了双眼。随后,鹰人怪物们在一个呼吸间将少女撕碎。

继续阅读:第一章 梦?Traum oder?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界特兰姆维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