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Traum oder?
伊藤富翁2019-03-31 12:003,586

  在一间普通的房间里,张谦张开了双眼,却并没有正常熬了一夜的人刚睡醒的疲惫,反而异常的精神。

  张谦看了眼闹钟,并在三十秒后他所讨厌的滴滴声响起前拍下闹钟的按钮。

  “果然是六点十九分醒来吗,看来开学继续使用这种梦也不错……”张谦洗漱完,在出去帮父母买早餐的路上喃喃自语道。

  ——————————————————————————-——————————

  张谦已经不是第一次梦到,或者说变成一个少女在另一个世界随意穿行,每当他在凌晨三点后才睡觉就会这样。第一次这样是在上个月19日陪伴他从新加坡回来过节的表哥,两人熬夜打游戏打到凌晨三点多后才睡觉,结果一睁眼自己就站在没有一个人的奇怪街道上,周围都是奇怪的树,自己身上还穿着奇怪的黑色服装,拿着普通的木弓。最重要的是————变成了女人!

  张谦看的各种影视作品和小说绝对不少,自然知道“穿越”这一说,但他可一点都不渴望这种穿越后的生活,因为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在那种世界生存下去,就算有幸生存上去并变成了什么王子皇帝也不认为古代这些贵族会比现代的老百姓生活的舒适,就和五年前最贵的智能机也未必比得上如今最普通的智能机一样。

  但当他疯狂自虐,甚至拿出了一支箭插进自己的手臂后,发现最多也只有被针扎的微弱痛感后他放心了。

  只是梦!绝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张谦自我安慰后又对这个梦感到好奇,因为他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不会做梦了,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周围的人不会做梦的也不止他一个,上网搜索后说是因为什么精神压力,心理疲惫,反正不是什么病,之后也没把这放在心上。

  张谦看到远处的铁桦树林中有个金字塔一样的建筑便向那里走去。他虽然是个怕麻烦的人,但可觉得等自己睡醒更麻烦。

  刚踏进铁桦树林没几步便结束了他第一次做这种梦的经历,不过并不是因为他后来发现每次在这个世界只能待一个小时左右,而是因为他好奇树上的鹰人怪物是个什么东西,然后就默默地让其靠近自己,等反应过来其脚上的利爪锋利到能在他来这树林之前用箭划了很久也只能留下一道很浅的痕迹的铁桦树上轻松的留下了痕迹后,已经被它撕碎了。

  随后张谦便醒来了,不是真的穿越让他终于放心了,他可还想在现代再多宅个几年。接下来的几天他并没有再做过梦,直到一周后。

  ————————————————————————————————————

  1月27日那天,张谦陪他最好的朋友冯魏君在网上聊的很晚。他们以前是在北京的病院里认识的,具体是因为什么病才去的张谦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点印象,甚至连两人为什么成为好友都忘了,只记得自己是没有什么病或者很快就好的病,而冯魏君却得了渐冻症这种绝症。张谦并不想和他说自己忘了这些事,一是不想因此失去自己最好的朋友,二是不想让命不久矣的好友再感到伤心。两人虽然是可以谈心的好友,不过张谦并没有把20日那天凌晨的荒唐梦告诉冯魏君,他并不喜欢把真正困扰自己的事告诉别人,哪怕是自己的亲人或者最好的朋友也一样,除了嫌解释这些很麻烦以外就是不喜欢别人因为自己感到困扰。

  可当他们聊到快凌晨三点时,张谦越发觉得冯魏君在刻意拖时间而随便扯一些话题,但想到可能是因为渐冻症的关系,冯魏君下半身已经完全动不了了,听说马上就连话都要不能说了,想要有人多陪他说说话吧,张谦想到这里便没有放在心上。

  ——你有做过梦吗?

  嗯?

  张谦对他这莫名其妙的问题感到奇怪,不过也没多想就回复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没有了,不过上周熬夜的时候倒是难得做了奇怪的梦

  ——果然你也是Iomnambulater(梦游症患者)呢,呵呵

  ——嗯?我没梦游过。你在说啥子?

  ——二点五十九分以后再睡觉,如果死了以后一周后就可再来。我们会再见的。呵呵

  ——你在说什么?喂?

  接下来张谦不管怎么@他他都没有回复,虽然对这奇怪的要求和条件还有这道别般的结尾感到疑惑,但怕麻烦的张谦并不想思考太多也不想怀疑自己最好的朋友,再加上知道冯魏君虽然命不久矣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撑不下去,因此便按他的话去睡觉。

  于是,张谦再次来到”那个世界”。

  此后,四次的实验和冯魏君的话让张谦稍微认识到了”那个世界”的一点规则:

  1、每天凌晨两点五十九分后再睡觉才可以进入”那个世界”,每次可以进来差不多一小时,醒来后的时间是早上六点十九分

  2、在”那个世界”受到的伤害不会太过剧烈,但仍然会死,死后的一周内无法再次进入那个世界

  3、在现实中锻炼的话,在”那个世界”的体力也会明显一起增加

  之后张谦在网上搜索了数次“Iomnambulater”,但并没有任何收获,除了什么新加坡博士弗雷德的什么什么狂言乱语根本没有任何有关的内容。

  张谦也联系不上冯魏君,虽然听说他凭着父亲的家业赚了一大笔钱,甚至上了热搜,但张谦并不觉得是因为他工作太忙才联系不上这么简单,毕竟那个告别一样的结尾让张谦一直难以忘怀。

  张谦虽然之后懂得了自由进入“那个世界”的方法,但为了即将来临的高考,也为了不让“那个世界”过于影响自己,毕竟他真的怀疑过这一切是不是自己疯了或者得了妄想症什么的,而给自己立了规矩,每周只进入那个世界一次。因此他每次进入“那个世界”都直接走向那个金字塔一样的建筑,找那群鹰人怪物厮杀。

  —————————————————————————————————————

  想到这里,张谦已经买完早餐并跑回所住的公寓楼下。自从中考体育没考好后张谦就经常晨跑,发现了在现实锻炼对在“那个世界”也有用后更是加强了锻炼的量。

  张谦看到门口摆了许多他出门前还没有的纸箱,但怕麻烦的他并没有在意这些,便绕过这些上楼去了。这时,一个少女正好从三楼门口出来。她虽然带着个金框眼镜,但仍然遮盖不了她清丽的面孔,身上的运动服和挂在肩上的秀发倒是显得更加青春。

  张谦不自觉的看着少女美丽的面貌,但发现她也在看向自己后便迅速挪开自己有些不礼貌的视线,连招呼都不打的继续上楼离去。

  在张谦离开以后,少女也停下了脚步,望向他离去的方向。“他就是‘无虑之棒’吗?还是其他的梦者呢?会不会就这么成为我的学生呢……”

  已经到家的张谦显然没听到她的呢喃细语,倒是自顾自的想道,“她穿的应该是全市最好的一中的运动服吧,和我这种人根本不是一个宇宙的不打好关系也没事吧。不过我为什么会情不自禁的看向她呢,明明又不是没见过这种程度美女。可能我也到了关注女孩子的年纪了?”想到这里张谦自嘲的摇了摇头。

  ————————————————————————————————————————

  “你呀,就不能再多学习一下学海和杰夫吗?”张醒又数落着自己的儿子张谦。

  学海和杰夫都是张谦的堂哥,他们一个考上了新加坡的大学,一个考上了加拿大的大学,个个都前途无量,而连重点高中都没考上的张谦自然显得十分逊色。但这都不是关键,在他们俩个出国前成绩都不如张谦,也难怪好胜心强的家长会觉得不甘心。

  “你呀,嗨……算了,算了。”张醒看自己的儿子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样子也懒着在继续说他了。张谦倒是觉得奇怪,以前母亲从来都会说到自己吃完饭为止,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只有稍微抱怨几句了,仿佛担心他会因为受不了而崩溃一样,难不成是知道了对自己没用就放弃了,还是因为自己没考上重点高中而对自己失望到放弃自己了?

  “对了,妈。”张谦赶在妈妈继续数落自己之前抢先提起新话题,“楼下是不是搬来了一家人?”

  “是啊,不过听说好像只有一个姓蔡的女孩子搬来,而且好像原本就住在我们小区,应该是后面的其他几栋楼吧,可能只是有钱人随便玩玩吧。”张谦所在的小区虽然不是什么大别墅群,但好歹也是学区房,可不是一般人随便能买了玩玩的。“哦对了,本来在楼下的阿斌几天前醒来了,不过好像脑痴……”

  “哦,就这样吧”张谦打断了妈妈的话,并收拾碗筷走人,显然并不想听到所说的那个人的相关消息。

  阿斌本名黄斌,原本住在张谦家楼下,但和张谦的关系并不好,因为他很喜欢惹是生非。以前不服输的张谦经常和他动手。前段时间黄斌却因为不知道得罪什么人而被打成了植物人。想到警察都不敢管这事,他的父母因为感到害怕便搬走了。张谦也因此开心了许久。

  ————————————————————————————————————————

  一周后,2月17日凌晨,虽然是开学的第一天,但张谦并没有早睡早起,而是在努力着做着仰卧起坐,因为等待两点五十九分的到来是真的无聊,又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学习,又担心自己会不会在这之前睡着,于是他便在时间到来之前开始各种锻炼。

  “……呼呼……哈,时间要到了。”

  张谦拿毛巾擦干汗水后便躺在床上,等待着睡着的时候。

  “‘那个世界’,我又来了!”说完他便闭上了双眼。

继续阅读:第二章 老师 Ausbilder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界特兰姆维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