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离茶清与离墨裳的过去
茶衣2019-04-01 11:453,143

  直到第五日傍晚,茶清才再次睁开眼眸,她不知自己失去一条尾巴会让自己如此的虚弱。而她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依旧是那个说自己叫离墨裳的男子。

  “离墨裳…”茶清高兴的唤着,他怎么看自己看的如此认真?这般凝视的眼神让她都有些羞涩了。

  “为何要救我。”他一手扶起她让她靠着墙边,一手将水递给了她。

  “救你?毕竟谁也不能见死不救。”茶清想了一会说着,但是见着他表情依旧严肃,这才继续道,“或许是为了报答你帮我取了名字,这样吧,若是你也想报恩,就告诉我,怎么下山可好?”她觉得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愧疚。

  “你下不了山。”

  “为什么?”似乎是脱口而出,因为下山可是她祈盼了许久许久的!怎么能就这么被否定掉。

  “你的法力不足。别忘了,你藏不住自己的尾巴。”这一下倒是提醒到了点上,茶清这才意识到这真的是严重性,然后再看向自己的狐尾,孤零零的剩下两条在那边晃着,好似有些伤感,不过不痛了呢~~

  “你如今只有两条狐尾,想必无法一直维持人形,所以你无法一个人下山。”这下茶清直接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难道说她又要在这山上在这间小破屋里面呆上n久吗?

  离墨裳看着茶清揪着的脸,心里涌现一丝不忍。

  “我带你离开。”虽然知道,将她带在自己身边真的不是他的风格,他可从不让女人近他的身,可是这个小女子,是个例外。显然,听到有人带她离开,茶清高兴的直起了身子。

  “你要带我离开嘛?你的意思是让我跟着你吗?”

  “是。”离墨裳简单的点了点头答着。

  “太好了,太谢谢你了。”茶清高兴的一下就扑进了他的怀里,要知道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实在是棒呆了!而后感受到的僵硬身体才让她知道自己此刻的动作不太合适,只好又尴尬的退出他的怀抱。“不好意思,太激动了。”

  “没事。”离墨裳冷淡的看着她歉意的表情站起身,“休息好了就带你离开,做好准备,跟在我身边,可不比别人。”

  “好,知道了,离墨裳。”茶清高兴的差点在床上打转了,若不是屋子里还有男士的话。

  “离墨裳,我们要去哪?”

  “离墨裳,我能一直跟着你吗?”

  “离墨裳,你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

  “离墨裳,我的尾巴又跑出来了,你帮我变掉好不好?”

  “离墨裳,离墨裳……”一路上,茶清不断的跟他说话,可是离墨裳总是爱理不理,气的她终于也打算不理他。要知道她可不是啰嗦的人,不过是想化解两人之间沉默的尴尬罢了,她至于让自己这么讨好他么!于是,茶清终于下了狠招,在离墨裳沐浴的时候,她偷偷的偷偷的潜进了他的屋子,然后一手拿过了他的衣服,她本来是想偷钱的,可是兜里没有掏到一分,于是只能将他的衣服拿走,他的衣服因为大,她可以直接披在外面,再有自己改装了一下,终于可以把自己的尾巴暂时盖住,虽然真的有些热。可是她不知道,她的举动,离墨裳都看在眼里。

  他们住在一间客栈里,茶清整理好着装后便下了楼,本想着去找些吃的,但是被几声优美的古琴声响吸引了过去,不知是谁在拨弄古琴呢?听着那声响,她的心都痒了,要知道她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再也没有碰过琴了。寻着声响,茶清在客栈里饶了好几圈,终于在客栈的院子里的亭子内,看到了古琴,然后才注意到,抚弄着古琴的,是一个男子。犹豫了一下,茶清还是决定上前。

  “那个。。不好意思…”优美的曲子在她一步步靠近下终于停下。男子抬起头,俊逸的面庞平静的似是在观察着茶清的脸,让她觉得怪不好意思,但是基本的礼仪还是让她保持着冷静。“实在不好意思,我听着这曲子实在好听,不觉就被吸引过来了,若是打扰到公子了,实在抱歉,您可以继续的,如若不介意,可以让我在边上听听吗?”

  “你会古琴。”男子依旧淡默的看着她,而说出的话,已经是肯定,可想刚刚他一直在观察着她,认真的听着她的话语,这才能说出如此话。

  “嗯。曾经学过,不过许久未弹。”茶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语气表现的是多么想要去碰碰这把古琴。显然男子是心细谨慎之人,他一下便看出了她的心思。在她的眼神终于离开古琴时站起了身,“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能听赏到姑娘的琴音。”

  “真的可以让我弹弹您的琴吗?”茶清稍显激动的又走向前几步,发觉失态才微微欠了欠身。男子淡淡一笑让开了座位,茶清微笑的坐在了男子本来坐的位置上,然,双手如春风里的柳枝一般,轻柔的抚弄起琴弦,瞬时,周围的一切都静默无声。手指尖轻拨出的声响,仿佛天外来音,男子震惊的看着茶清,不远处的离墨裳亦是,他一直以为她是个调皮又失大雅的女孩,没想到,她还能如此美丽,真是应正了一句,动如脱兔,静如处子。

  一曲终了。茶清留恋的又无声的碰了碰琴弦,这才站起身,很有礼貌的谢着男子。“刚刚小女子献丑了,琴艺拙劣,希望公子别介意。”

  “姑娘说笑了,姑娘的琴声如此动听,在下都甘拜下风,怎么能以拙劣自称呢?”

  “公子过奖了。”茶清很礼貌的再次欠了欠身。这一切动作与寒暄都看在了离墨裳的眼里,这些礼仪与客套话,怎么也想不到是一只从未下过山的狐狸说出的,他之前还决定着,以后要注意下这妖狐初下山而惹出祸端,看来是他过于担心了。

  “敢问姑娘芳名?在下炎倾廉。”炎倾廉?茶清抬起头,与着面前的男子对视了一眼,因为她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

  “炎公子,小女子离茶清。”这是一个容貌相当俊美的男人,虽然他的身上比起离墨裳少了几分妖孽,但是亦是个让人无法忘记的男子。

  离?炎倾廉一怔,离这个姓,很是少见,除了他知道的那几个人之外。不过,他的疑问未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继续镇定的说道,“离姑娘,在下见姑娘十分喜爱这把古琴,姑娘又能弹出如此动听的乐曲,若是姑娘不介意,这把古琴便赠予你用之。”

  “你是说你要送我?”茶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天下有这样的好事儿?不会真给她遇到了吧?

  “是的,不嫌弃的话请收下,因为只有姑娘,才能拥有这样的琴,因为在姑娘的手里,才能让我们听到天籁之音。”炎倾廉的赞美很高,他也未说一句假话,刚刚她弹得曲子,确实弹到了他的心里,他还从未听过这般好听的曲子。

  “那茶清真的谢过公子了,茶清何其有幸可以得到公子的馈赠,请问公子何许人也?茶清以后若是发达了,定去找公子相谢今日之礼。”发达?炎倾廉不解的想着,这个女子还真是奇特。

  “在下居不定所,若是以后有缘定能再遇,倒是姑娘再弹一曲作为谢礼在下便很是感激,这个约定可好。”

  “好。”茶清很爽快的答应了,因为高兴,她的笑显得格外的清爽而美丽,而这抹笑一瞬间便走入了两人的心里,一个是面前的炎倾廉,一个,则是不远处的离墨裳。

  “我们走了。”茶清还想再说两句时,身后已经多出了一个身影,若不是已听出离墨裳的声音,差点就叫出声了,哪有人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无声无息的。这人究竟是什么生物,这么厉害。

  “那个,我的琴,还有…”茶清指了指桌上的古琴,离墨裳看了一眼茶清眼里的尴尬,一手将它抱起,一手依旧揽住她,随后未去看面前的炎倾廉一眼,便离开了。只留下炎倾廉气愤的面容。这离墨裳,老友多年未见,竟然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这么走了,而且他什么时候gou引到了这么一个有趣的小姑娘?不过,果不其然,与他想的一样,这个姓离的姑娘,果真与他有关系。而这个小姑娘,身上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让人舒服至极。

  “殿下。”身后,一个灰衣男子抱拳俯着身。

  “何事。”收回跟着飘远的思绪,炎倾廉回头看下了自己的属下。

  “二公子出事了。”说完,炎倾廉便也消失在了庭院之内。

  雪花突然开始洒落在青石台阶上,院落里宁静万分,偶尔会从前屋里传来,打尖还是住店。偶尔的也会传来些许碎语,但是这座院子,已然没有了方才的邂逅。

  一切归于平静,好像之前压根就没有出现过那能惊天动地的三人。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回忆戛然而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