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喝醉的茶清
茶衣2019-03-30 01:151,904

  “离儿~~”离墨裳一怔,看着她此刻痛苦的模样,自己的表情也渐渐暗下,她知道,离儿有这般的表情,定是想到了某个男人!心里对炎倾廉的恨又多了几分。

  “离墨裳,求你了,我真的很想醉一场。”她想放纵自己,就这么一次,她想活的没有任何伪装。离墨裳不知自己是如何凝视着这双恳求的眸子,只知道此刻内心如被猛兽狠狠的咬了一口一般,疼痛、难过,心疼。半响,他抬起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

  “歌叶,去拿两壶千年醉来。”门口的歌叶吓了一跳,以为是听错了,敲了敲门,只听离墨裳又重复了一遍。两壶千年醉。歌叶看了看身旁的歌飞他们,见他们也点了点头,便俯身下去了。虽然她不解,为何主子要拿那么烈的酒。

  在歌叶去拿酒的期间,茶清并没有再吃东西,而是走到了窗边,无声的看向窗外,脑海依旧不自主的想起了炎倾廉的身影,那个爱穿着一身白衣长袍的男子,那个曾只许她一人的男子。

  “主子,酒来了。”歌叶的声响终于打断了茶清悲伤的思绪,她转过头,正好对视了歌叶担心望着她的眼神,不禁有些诧异,毕竟她自觉与这个女子,不太熟。

  “你先回去吩咐人备好热水醒酒的汤。我们半个时辰后便回。”

  “离墨裳。”茶清有些不满的拉了拉他,谁说半个时辰后就回?她明明要醉酒一夜。但她未曾想到,这酒的厉害,不是一般的酒可以去匹敌的。这不,才三杯入肚,她已神志不清。瞧着,面前妖孽的男子都看成了那个负了她的男人,以至于现下,她不断的咒骂着他。

  “炎倾廉,你个混蛋!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烂嘴!你明明说过喜爱我的!明明说真心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了她可以那么做!为什么要骗取我的信任然后砍断了我的尾巴…你明明知道…”茶清边说边落着泪,一手依旧不死心的抓着酒杯不让身旁的人夺了去。“你明明知道,尾巴是我的命,可你为何还要无情的斩断…你若是问我要,我会给你…可是你混蛋!你不得好死!为什么要把我折磨的这么痛!呜呜!”

  这一声声的怨,一声声的哭诉,都如锥子一样直刺着离墨裳的心,刺的他甚至都开始无法呼吸,她不知,此刻他比她更痛。

  “离儿~~”他撕心的唤着她,隐忍着从心肺间涌起的疼痛…“离儿,以后,我保护你,好不好?”

  “不要!”茶清怒意的一甩,“炎倾廉,我告诉你,现在你的话我一句也不信!”说着茶清又一口饮尽了刚倒的酒,“你不是说过她只是你的弟弟的爱人,为什么要骗我,明明就是你喜欢的人。说,为什么要骗我…”茶清哭的更厉害了,那声响屋外的人都能听清。但立马屋外的人便感知到了离墨裳的仙力,四人随即退至一定距离远。

  “炎倾廉,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当时为什么不把我所有的尾巴都拿去呢,我宁愿在那天,直接死去也不愿醒来承认这样的事实。”太痛了,即使现在自己思绪都是恍惚的,但是还是能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在疼痛。

  “离儿,怎能说这般话?我不允许你死。”还有谁比离墨裳还要痛?听到这些话,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飞上天将整个天地翻遍,将那个万恶的人揪出来。

  “你没有资格说不让我死,炎倾廉,你对我这么做了,怎么还有资格这么允许?你是炎倾廉吗?炎倾廉从不会对我露出这样的表情…你是…”茶清伸出手想要抚摸上这张有些陌生的脸庞,但可能因为醉酒关系,她的手有些颤,几次感觉自己要触摸到,却都未曾碰到。最终终是一双有着双温暖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引领着她来到了他的面庞,由着她不自觉的抚摸。“你,不是炎倾廉…”

  “我不是。”离墨裳无奈的答着。

  “你不是,那你是谁?”一瞬间,茶清止住了哭泣,头稍稍歪斜着,瞪着那双我见犹怜的湿润眼眸,看的离墨裳的心都要化了。

  “我叫离墨裳。”

  “离墨裳?你也姓离,对了我叫什么?”可见现在的茶清,真的是醉的不轻,连自己都不知叫什么了。

  “你叫离茶清。”对于茶清,离墨裳永远都会有耐性。

  “茶清?离茶清?为什么我叫这个名字?”如一只无辜的小白兔一样,茶清皱着眉头,可爱又单纯。

  “你说,你为什么叫离茶清呢?”离墨裳故意的问着,一手撩起茶清面额前的几缕发丝。

  “你是笨蛋吗?”突然茶清又不爽般的拍去了离墨裳的手,“我不都说了我不知道了,在问你,你怎么反而问我呢?”离墨裳终于笑出了声,如此可爱的茶清,他真的爱惨了。

  “我是笨蛋,在离儿面前,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说着伸出一手揽上了茶清的腰,让她有些晃动的脑袋倒在他的怀里。

  “你做什么拉我到你怀里,你果然是笨蛋。”

  茶清也未反抗,因为她已经沉沉的睡过去了。离墨裳无奈的用手背碰了碰茶清通红的脸庞,爱怜的又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这才将她拦腰抱起。

  他的离儿醉的不轻,若这是她想要的,他便依着她,只是,离儿,你说,你为什么叫离茶清呢?

继续阅读:第十章 离茶清名字的由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