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离墨裳的侧妃
茶衣2019-03-30 00:263,379

  离墨裳离开了,并且气愤的离开了,这让茶清万分的不解,而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解开他的法力,现在,茶清依旧是人的模样,而她怎么解,也无法解开,她也不能一直这么光着身子躺着,若是一会有人进来可不好,只能聚精的使用法力变了一套衣服出来穿上。可是脑海,却又怎么也忘不了他最后一抹看着自己的眼神,那一抹眼神,仿若那天,她将狐尾丹药放入他的体内时,他身体内的巨龙苏醒时与她对望的眼神,瞬时,灼烫了她的心,她不知道,这一刻,悸动的感觉从何而来,只知,心跳加快了,越发的快。

  不知过了多久,没有任何人走进屋,似乎是到了近傍晚,离墨裳也没有回来。茶清有些寂寞,掀开被子起了身。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尾巴,又变了一套披风出来将自己披着。只是自己都忘了没有变双鞋穿穿。也或许茶清觉得,这般从脚底传来的凉意才能抚平内心突然而来的悸动。

  “你是谁!”门才推开,茶清就感觉到了有一股锋芒来到了自己的脖颈之下。面前已然多出了几个侍卫且正拿着长剑对着她,她也才反应过来,这幅模样从屋内出现,确实不太妥,她怎么会如此大意。而她刚想解释,就看到面前的人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利剑。而他们的目光全部落到了自己右耳上,这是之前离墨裳给她硬戴上的耳饰。这回反而是要谢谢他了,看他们的表情,绝对是认识这个耳饰的。

  “姑娘,失礼了,王爷出去了。”茶清皱起眉头,她也没说要找离墨裳啊!不过现下她也没有办法,不能让他们把她认作了可疑之人。

  “我只是出来走走。”微微点点头以示礼貌,茶清便走向了不远处,而落在眼里的废墟让她有些惊骇,是谁让此处变成这般的?难道是方才那一声巨响吗?是离墨裳?

  而突然王府内多出了一名女子,还是从王爷屋内走出的女子立马传遍了整个王府,要知道除了婢女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出入王爷的屋内,婢女也只有一直跟在王爷身边的那两位才可,而且那两位也是王爷身边侍卫的妻子们,所以才可近身王爷,不然王爷这等洁癖是绝对不允许有女子靠近他屋的。

  茶清在湖边坐了一会,因为有些冷,便站起了身,才走了两步,便感觉到脚底有些异样,果然,脚底被划破了,皱了皱眉头,刚想给自己变双鞋,对面便走来了两个人,这让她不得不收起了手。

  “还不给侧妃请安!”严厉的声响突然就传入了茶清的双耳,茶清抬起头,打量着面前抬着高昂的下巴一副轻蔑的看着她的女子,微微欠了欠身。女子看着茶清这般知礼数很是满意,而她嘴边的笑也更加轻蔑了。

  “你就是从王爷屋内出来的女子?本王妃还以为是何等的狐媚之人。”的确,茶清长得并不狐媚,即便她是狐狸,因为之前修炼之时,她便朝着自己真实的面容,曾经在现代时的面容修炼的,曾经的自己并不倾国倾城,但是也算是美女的,当然,也还没有到狐媚那般的姿色。

  “不过这双眸子倒是跟我们王爷挺像的。怎么,你这等女子就想攀上王爷飞上枝头吗?”听完她的话,茶清紧锁的眉头慢慢松开,而唇边则是挂上了真正不屑的笑容。

  “侧王妃,民女只是普通女子,与王爷也并无其他,请王妃不要误会,民女更没有飞上枝头的心愿,您放心,等王爷回来了,民女自会跟他说离开这里,定不会叨扰王妃与王爷。”现在的茶清,已经身心俱疲了,没有兴趣再去应付这种女人,她本想,既然这个男人救了她未让她自生自灭,那么她便稍微养养身体,待康复了,便离开这里,寻着一片深山便可,然现在,知道这府中还有女主人,那便罢了,勾心斗角不适合她,被人误会更让人难受,所以,即刻离开吧。

  “这嘴巴倒是会说,但是行为确是出入,若是你与王爷没什么,怎么就从他屋子出来了,还戴上了那本是王爷的耳饰!说!你究竟是何人!竟然勾引王爷!难不成还想王爷收你做小妾吗!贱人!”这女子是越说越激动,脸色都有些狰狞了。茶清赶忙道。

  “王妃您言重了。若是王妃没什么事,民女便先告退了。”她的脚底可是火辣辣的疼啊。

  “拉住她。”而茶清刚想离开时,突来的两个女子极速的扣住了她的双臂,使得她动弹不得。

  “侧王妃,这是何意。”茶清抬眸,冷然的问着。而她脸上的这份淡然却是更加激怒了女子的心。

  “贱人,你知道项来勾引王爷的下场是什么吗?本王妃对付的女人多了去了,把她带入地牢!”

  女子的脸上显出了一丝狠戾,使得周围吹上来的风似乎更加的阴冷了。但是这些所谓的恐惧对于已经千年的茶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甚至都不及她脚底传来的痛意。

  “侧王妃。”扣住她的一个女子突然出声提醒着,“侧王妃,这个女子应该是王爷的人,我们这样做等王爷回来了会不会啊!!”女子还未说完便被这位狰狞着脸的侧王妃一个巴掌摔在了地上。

  “你看到过哪次本王妃教训女人王爷插手过!贱人我告诉你!”女子抬起头,嘴角抽蓄着笑,“你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希望了,别指望着王爷回来救你,之前有一个女子,可是王爷的师妹,可她竟然勾引王爷,本王妃知道了立马将她推入死牢接受酷刑,现今半身不遂,王爷知道了,一句话也未说,更未怪罪于我,那个女人可是王爷师傅的女儿,更何况你这种来历不明的女人,来人,拉下去!”

  “侧王妃。”茶清终是开口了,本想着由着她将自己拉下去的,但是,她不喜她人触碰她的底线,这个女人的话句句刺耳,好似她在勾引他人是的。“侧王妃是真的不等王爷了吗?”而这个女人既然要这么说,那便顺水推舟。

  “你配吗?”

  “是,民女或许不配,但是,民女觉得,民女还是有点特殊的,对于王爷。”

  “闭嘴!”一个巴掌瞬时就甩了下来,茶清无奈一笑,继而抬起头。

  “侧王妃可以把民女压下地牢,但是希望侧王妃可以看下民女的耳饰,您应该知道,王爷耳上也有一个与我一样的吧?既然王爷可以与民女佩戴同一款,可见王爷现今是倾心于我的,既然如此,若是侧王妃将民女打入地牢,您也看到了,民女身体不好,而因此加重了病情,王爷势必会恼怒,那么,恐怕这次绝对是怪罪王妃了,而您说的那位小师妹。应是王爷对她无任何好感罢,而若王妃想要一赌,也无事,反正民女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最好让自己伤着了,或者死了,这样也能王爷伤心阵子,说不定还能惩罚侧王妃,也是赚的了一些。”茶清的话落,面前女子的表情更加的狰狞了,随即一个巴掌刚要甩过去,自己却已飞出百米,吓得架住茶清的人连忙的飞奔而去,而茶清,已经落入了一个蓝衣男子的怀里。

  “离儿。”来者正是离墨裳。他看着脸有些红肿的茶清心疼万分,更是察觉到了她脚底的异样,一个拦腰将她抱起,“怎地这般不注意?嗯?”茶清对视着咫尺男人的眼眸,他的关怀让她显得有些讽刺。

  “可把我放下。”

  “光着脚岂能把你放下?”

  “离墨裳!”茶清气的大喊了一声,他这是故意的吗?明知有人在不满他们。

  “离儿很喜欢这个名字吗?”离墨裳一手抚上了茶清的脚底,害的她直觉的一缩,反条件的说道,“脏。”他怎么能摸自己的脚底?虽然她知道他正在愈合自己的伤口。

  “别动。一会就不疼了。”离墨裳皱着眉头,轻柔的愈合着茶清的伤口,一股暖意从伤口处慢慢的扬至身体。

  “王爷,你该去帮助你的妻子。”茶清眼角余光瞄到了从地上痛苦爬起的女子。不自在的说着。

  “叫我名字。”他讨厌听到她喊他王爷,太过生分。而且,“她不是我妻子。”

  “她怎么会不是你妻子?她们不是唤她侧王妃?”

  “那也不是我妻子。”离墨裳很倔强的说着。可是这份坚定却让她觉得更讽刺。

  “你们男人,要娶几个女人才会觉得是自己的妻子?”

  “离儿,她只是…”

  “不用跟我解释,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你若是想要帮我,便别这般抱着我,会让你的侧王妃误会,这样苦的依旧是我。”

  “离儿,我会保护你。”

  “呵~”茶清冷笑,保护?她现今不会相信任何人说的保护。

  转眼间,他两已经回到了之前的屋子。回屋后,茶清便盘坐而下自己运功准备变回狐狸的样子,可是却急火攻心而吐出了鲜血。吓得离墨裳赶紧跑向前将她扶在怀里。

  “若是离儿这般不愿这样呆在我身边,我让你成为狐狸便是。”说罢,一挥手,茶清便成了一只白狐的样子。茶清并未吱声,只是前爪子擦着自己的脸,然后跳下床走到一个角落蜷缩着准备入睡,这一回,离墨裳也未向前将她抱起,只是这么的看着她,直到她入睡了,他才轻声走向前,温柔的帮她擦拭着身上的血渍,温柔的沾着水替她擦干净,然后为她擦干,再将她放置床上。

  “离儿…”他柔意而痛苦的唤着她,唤着这个日夜思念却早已忘了他的人。

继续阅读:第四章 他的宠爱,狐狸遭遇的嫉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