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比茶清还要虚弱的柳侧妃
茶衣2019-04-01 21:062,581

  “太子哥哥~~~”一声柔到不能再柔的音调从不远处传来,声音里还夹杂着丫鬟们的担心声。

  “侧王妃,您走得慢些,还发着烧呢~~”茶清看着身披着玫红色披风的女子,女子面色苍白万分,比她离茶清还要看着虚弱。走近些后,柳侧妃才继续道,“二哥也在。妹妹这是在给太子哥哥和二哥弹琴吗?”妹妹?怎么听着有些刺耳。茶清不悦的看着这个林妹妹般的人物,可惜性格倒不像林妹妹了,反而有些像知书达理的林宝钗了。这不。

  “妹妹啊,这天冷,太子哥哥与二哥是男人,你是个女子,怎能呆在这船坊里呢?着了凉可不好,到时王爷可要心疼了,歌叶莲溪!你们是怎么照顾主子的!快去给你们主子再添件衣裳!”

  “侧王妃。”茶清机械性的露着笑,若是这个女人想让她喊姐姐的话,那如意算盘可是打错了,若真要按照辈分来,她估计能做她祖宗了。“民女身子还算硬朗,不碍事。侧王妃您倒是该呆在屋子里多歇着,刚听说还在发烧,吃药了吗?对了,侧王妃您的手,好些了吗?”茶清这是哪壶不提开哪壶,揭人伤疤呢。某人一听那脸色就不对了。可是这人前的功夫,做的也是够足。

  “妹妹多虑了,姐姐的手好些了,烧也退了些,这不听到妹妹刚刚弹得琴很好听,所以姐姐便寻着来了。”姐姐妹妹的,茶清真的觉得想吐了。真想挖个洞,把这些闲杂人等都埋进去,或者自己钻进去也行,只要离开这种场所,她真的疲于应付。可能离凝深感觉到了茶清的厌恶,转过了话题。

  “柳妹妹,就是听闻你一直病着,便与皇兄一道来看你,走,咱们进厅说。”从前柳眉是跟着他与太子的,所以他到现在为止还是喊柳眉为柳妹妹,也或许,他是一直不承认她是自己弟妹吧,因为从很久以前,他就没有看顺眼过她。

  “二哥,呜呜,就知道还有二哥和太子哥哥疼我。”

  “傻柳儿,除了本太子和二弟,不是还有别人疼你吗?走,去屋内,这儿冷,又开始下雪了,别再冻着了。”说着,还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披在了某妃的身上。瞧那两人的粉红泡泡,茶清真想说四个字,‘不知廉耻’。

  “皇兄,要不这样,你先带着柳妹妹回屋用膳,二弟过会过来,突然想起有些琴艺方面的问题要请教茶清姑娘。”

  “好,那本太子先带着柳儿过去了,你们慢聊。”离凝深的话似乎正符合太子的期望,高兴的挥了挥手头也没回便不避嫌的扶住美丽虚弱的柳妹妹离开了。

  “真是感情甚好的兄妹。”在两人身影终于看不见后,茶清好笑的感叹着。这话倒是真真实实的讽刺。

  “他两可是表兄妹,当然关系好。”身旁的人无形的补了一刀,随即让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这么一句话,便让茶清将他定义在了自己这一边,因为他的话比她还要讽刺。

  “呵呵~~怎么,二王爷不去陪陪那对兄妹吗?听二王爷对柳侧妃的唤,关系也是极好的。”开刷的功夫,她还是有的。

  “嗯,倒是想着,怕是本王的太子皇兄不高兴,就让他两兄妹呆着,幸好三弟不在。”他故意这般说着,边说着眼角还瞥向了某女子,期望着她脸上有什么变化,可惜的是,茶清的脸上没有他预期的嫉妒反而又狠狠的插了一刀。

  “希望王爷不要往坏处想,毕竟男人多了一顶乱七八糟的帽子,可不是高兴事儿。”

  “哈哈~~”离凝深高兴的笑着,这女子,实在是有趣。怎么他没有遇到,反而是三弟那妖孽给遇到了呢。因着他的感染,茶清的笑也开朗了许多。她转身又一次坐下。

  “凝王爷若是不介意,可许茶清再弹一曲。”因为她又想到一首曲子,特能形容此刻的心境。

  “好。这可是本王的荣幸。直待姑娘弹累了便可。”离凝深很是暧昧的趴在了茶清古琴对面,就这样两人只相隔了一个古琴的距离,这让茶清有些尴尬。

  “凝王爷?”他突然这样是作何?也和离墨裳那般喜欢调戏她了?刚觉得他是个很好的友人呢,怎么也变得如此轻浮了?轻浮?茶清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满自己的形容词。而脑海,闪现了离墨裳温柔的模样。

  “凝王爷。”歌叶与莲溪两人见着情形赶紧上前,她们似乎感觉到了凝王爷暧昧的眼神,这可不妙,小姐是主子的,哪怕是凝王爷,也不得窥视啊!

  “怎么。”离凝深微微眯着眼,表情里含着些许怒意,好似她的声响打扰了他与茶清的对视了。而他,即使是这么两个字,却也掩饰不住他的威严,这股威严似乎要比离墨裳还要来的凌厉。吓得歌叶与莲溪两人是面面相觑的不敢吱声,要说她们怕谁,除了主子之外,便是眼前这位主了。茶清瞧着两人脸上些许怯意淡淡一笑道。

  “凝王爷,雪貌似越来越大了,一会堆积了过多的雪怕是走不了,茶清下回再弹曲儿给您听,今儿个要先回了。”

  “可你刚刚答应要给本王弹曲子的,这不是出尔反尔?”显然,离凝深不太愿意放过她,不过,他也不想太勉强于人,毕竟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不得留着坏印象不是,即使他久经沙场,可他亦不是个粗人不懂礼数。“那罢了,本王也未用餐,歌叶你下去另准备一桌酒菜,本王今天就在这儿用了,莲溪你快带茶清姑娘回屋吧。”

  “可是凝王爷,我们这儿就两把伞…要不让歌叶先送您到饭厅…”莲溪有些为难的看着一边她们早已准备的纸伞,毕竟她们准备的时候谁会知道有爷会出现呢?

  “小事而已,本王与茶清姑娘一道去饭厅,你两去准备些饭菜。”

  “凝王爷。”没等两人开口,茶清便先说道,“二王爷您先用吧,茶清习惯了在屋里用餐的。”

  “这么不给面子吗?好歹本王在这墨王府也是客人,茶清姑娘不招待一下。”真没想到,这个女子竟是一口回绝。

  “凝王爷说笑了,茶清并不是墨王府内什么人,自然不能招待殿下,若是殿下需要的话叫莲溪去唤侧王妃来便是。”她边说着眉头边皱着,因为,真不少人误会了她与离墨裳的关系…

  离凝深不语,而神情更是显得高深莫测,一手却已拿过绿色的油纸伞撑起。

  “那本王送你回屋。”这语气不容人拒绝。茶清抬头看了看面前脸色凝重的男子,这一眼才让她看到,男人的眼角,似乎有一条长长的疤痕,那道疤即便淡了,也能看出当年有多疼。眼神又落向了他撑着伞的五指上,他的手背上,亦有着一条长长的疤痕,隐约还能瞧见些许变得更淡了的小疤痕。这才让她察觉,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正然。怕是,他是个身经百战的王爷吧,那指尖的茧子便可知,毕竟皇子这等身份,除了外出打仗之外,定不会布满疤痕与老茧。

  “好。那有劳二王爷了。”肃然起敬的情愫终于让她不去拘泥于小结,其实这本来也没什么,只是怕有些人误会罢了,现在她与离墨裳就已经被误会成那样了,她可想过太平日子呢。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中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