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茶清受伤
茶衣2019-04-02 15:412,769

  “侧王妃。凝王爷来王府了。”

  “他与什么人来的?”

  “就带了两个侍卫。”

  “与王爷见面了?”

  “见了,凝王爷好像本来是来找那个女人的,不过那个女人一早就出去了,现在二王爷与王爷去书房了。”

  “那个女人一早就出去了?”

  “是的。侧王妃,依属下看,两位王爷商量的事情更让人在意。”

  “不,两件事都很让人在意。”

  这是茶清此刻听到的一段对话。本来她是窝在一块假山后歇息的,因为这假山后面正好是一大片梅花林,粉色的花海美不胜收,她正欣赏着呢,就听见后方传来了严肃的对话。听着话语,似乎有些告不得人?于是她加入了偷听的行列,而本身就是雪白的毛,再加上下了几天的雪堆积起来的厚度,茶清往深雪里拱了拱,瞬间将自己与白雪融为了一体,而这也苦了歌叶与莲溪两人了,愣是找了茶清大半个时辰才找到她。

  “去查查她出王府有没有带人,那两个一直跟着的丫鬟有没有一起出王府。再派人去书房偷听,务必第一时间告诉本王妃他们谈了些什么。”

  “属下明白,不过侧王妃,那女人身边的两个丫鬟刚刚属下看到正在满王府找那女人养的狐狸呢。”

  “哦?是嘛?出门没带那两女人?再派人一并去把那只狐狸抓来,别让人瞧见,明白吗?”

  “是。”

  “下去吧。”看来,那天下迷迭香的人与这侧王妃是脱离不了干系了。

  “小姐,你说王爷会不会怀疑我们。”

  “哼,怀疑又怎样,有证据吗?而且这香可不是我下的,虽然我也出了注意。更何况,你觉得现在王爷会把本王妃怎样?若是我被休,那在朝堂之上,王爷更无立足之地。最近王上身体越来越差,下个王者的人选可是迫在眉睫。我们最主要的是巩固太子哥哥的地位。”

  “小姐,咱们不是该帮衬着王爷吗?”

  “真是笨,跟本妃到现在了还不懂吗?王爷什么时候把我放在心上了?以前我都是自欺欺人,自那个女人到来之后,一切都明白了,他不过是利用我去对付其他送上门的女人而已。呵呵,那我定不会让他们任何一人好过!”女子的笑越发的阴冷,听的茶清都打了个寒颤,即便不冷。

  “小姐这些年也委屈了,幸好太子殿下待小姐依旧如初。”

  “是啊,若是当初坚持嫁给太子哥哥就好了。而且,我堂堂一宫之主在江湖上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哪能受如此委屈……”说着一阵的感叹。茶清无奈,她可怜这个女人,因为她确实被离墨裳利用了,但是更可怜她的心。不过,她说她是一宫之主?在江湖上也令人闻风丧胆,她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而这个身份被她很好的隐瞒了起来,想必连离墨裳也不知?

  “小姐,天冷,我们还是快些回屋吧。”

  “嗯。”不远处,也传来了歌叶与莲溪的声响。但是茶清没有动一下,她还不想被人找到,这样的躺在雪地里,倒还能让她最近不平静的心稳当一些。

  “小主子~~小主子~~~”声音已近在咫尺。而她们的唤,也唤住了本想回屋的两个女人。

  “她们是在找那只畜生吗?”柳眉回过头皱着眉头看着自家丫鬟。

  “应该是吧。”丫鬟望了望不远处跑来的歌叶与莲溪,点了点头。

  “小主子,您在这儿,让我们好找。”歌叶与莲溪是不知道刚刚的事的,也未察觉到柳眉她们,所以直接跑向了一半身子都钻到雪里的茶清身边,若不是她的尾巴动了动,她们几乎没有察觉到,那雪白的雪地里,还有一只雪白的狐狸。

  “主子,它刚刚好像一直在。”丫鬟朝着柳眉低声说着。

  “不用你说,我看出来了。”柳眉一甩身上的披风径直走向了茶清,脸上的表情狰狞万分。她在心里恨恨的想着,这只畜生刚刚偷听她们的说话?

  “畜生!”走到茶清的身前,柳眉怒意的一吼。歌叶与莲溪两人立马俯身参拜,神经却时刻的绷紧着,生怕这个女人突然对茶清不利,但是她们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这个女人的发飙。一个抬腿,就这样朝着茶清的肚子踢去,而她们的身子则是被两个眼疾手快的丫鬟给制住了。这两个丫鬟从何而来她们并不知,而且她们之前也从未见过王府内有这两号人物,内力非常高深!其实这两个从暗处出现的丫鬟是太子最近从百花宫调派到柳眉身边的,暗中保护她用的,当然亦是派来监视离墨裳的。刚刚她们以为这两个丫鬟要出手,所以立马现身制止了。

  茶清未来得及反应,自己已经被一个力道踢飞,若不是及时的运功让自己落地轻柔些,想必一定会受内伤。要知道现在她的身体很是虚弱。她抬起头,蓝眸怒目的瞪着嚣张的女子,这一抹眼神如能看透真相一般让柳眉打心底里感觉到了颤意。她深深觉得,这只狐狸听懂了刚刚她与手下的对话。那么它绝对不能留!哪怕是畜生!而且她非常不喜欢这只畜生现在的眼神!

  “侧王妃,您做什么!”莲溪两人努力挣脱着,可是完全没有用,随即又被点住了穴道让她们动弹不得。

  “让这两人的嘴巴也闭起来!”一声令下,架住莲溪的两人立马又点住了她们的哑穴,害的她们只能用眼神不断的提示着茶清快些离开。茶清担心的看了她们一眼,又看向了眼前跋扈的几个女子,脑海里又一次闪现了一个红衣女子。

  -离茶清,你以为你是谁?倾廉只不过是利用你才和你在一起的,他爱的一直是我。今天这两个巴掌只是警告你的而已,你最近太嚣张了。若是委屈,你大可去告诉倾廉,看他是信你还是信我。

  红衣,终是能灼人的眼球,就如眼前女子的披风一样。灼烧着的眸。

  “畜生,不逃吗?”茶清收回思绪,又看了看莲溪她们担心的眼神,终是决定先离开,毕竟她这个样子,谁也帮助不了,反而会害了别人,她也无法冒险动用自己仅存的一些力量,她不想被人视作妖怪,那样的滋味,极度不好受,她这辈子,不要再尝第二次。可是,她的脚步终是被两条腿给挡住了。只见柳眉脱下自己身上的红色披风,解掉了挂在脖子里的绷带,还动了动自己的手腕。这个举动让她明白,这个女人也非一般人,她的手早已好了或者根本没有受伤过,之前都是在演戏,结合刚刚她们的对话,这绝对有可能。“刚刚给了你机会,现在,你逃不了了。即便你只是一只畜生,只要听到我的秘密那便只能死。” 她间接承认了刚刚他们对话的真实性,茶清无奈的想着,回头得把今天知道的这些告诉离墨裳。可是…

  -倾廉,红细雨压根就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和你弟弟都被骗了!

  -清儿,不能因为嫉妒而去诋毁别人。

  -我没有乱说,而且她刚刚打了我两巴掌,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的脸还红吗?

  -清儿,我不想再听了,这些话不要让我弟弟听到,他会很伤心。而且我了解细雨,她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你们之间肯定有误会,细雨自小就温柔善解人意,你好好与她相处。

  这便是下场。茶清讽刺的在心底冷笑。抬眸又对视上了已在咫尺的女人,她一手吊住她脖颈后的皮毛,那尖利的指甲深深掐进了她的肉里,然后重重的将她摔向一旁的假山,速度快的来不及让她运用法力减轻撞击的重力,她已狠狠的幢向假山石,瞬间吐出了一口鲜血。她能感觉到,刚刚那一甩加上了她的内力,这股内力她好像曾经也受过,在红细雨那里受过。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柳妹妹,别来无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