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在派出所成功脱身
刘海军2019-04-13 05:175,727

  林海涛指着王所长说:“王所长,我得说道说道,环卫工一个月挣二千多块,一个嘴巴五百,是挺合适,哈,挨四个嘴巴这个月就不用干活了,这就是你们敬茶说的平等?”

  王所长有点恼怒了,说:“那……,你说怎么办?”

  林海涛说:“他不是开保时捷有钱吗?拿十万赔给人家,这才叫公平。”

  王所长摇头说:“十万,说不过去。”

  林海涛说:“环卫工打环卫工赔五百,行,都是平民,五百块扯平。有钱人打人,想拿五百块了事,不行,这么下去,有钱人都可以随便打人,有钱任性,花钱消费打人玩,这还有天理吗?”

  周云平恼羞成怒地说:“你是不是成心和我过不去?”

  林海涛怒怼周云平说:“你给我闭嘴,我懒得和你说话。”

  林海涛和颜悦色地对环卫工人说:“老哥,你不要伍佰元赔偿,叫派出所拘留他三天,叫他也知道知道什么叫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省得他总想拿钱消灾。”

  环卫工人使劲点点头。

  周云平见环卫工人反悔,这下真害怕了,说:“别,我认,我认。”周云平掏出一叠钱,周云平说:“口袋里的钱都在这,三千,怎么样?”

  林海涛鄙视地看周云平,说:“你买东西呢,还怎么样?讨价还价呀!三万也不好使。”

  周云平双手作揖,说:“对不起了,我错了,我口袋里就三千,赔您三千,请您原谅,我明天去外国谈生意,你总不能因为挨一个嘴巴,就耽误我千万的合同,你说是不是?”

  环卫工人看林海涛,林海涛说:“老哥,你自己拿主意。”

  环卫工人点头说行。

  周云平把钱扔桌子上,环卫工人想拿钱,林海涛拉住环卫工人,林海涛怒视周云平。周云平无奈,捡起钱,单手递给环卫工人。

  林海涛示意环卫工人不接。周云平无奈,双手把钱递给环卫工人。

  环卫工人看林海涛,林海涛背手走向窗户。

  环卫工人接过钱。徐警官说:“这是调解书,双方签字。”

  环卫工人签字,周云平签完字,脸色立马就变了,把笔扔桌子上,瞪了林海涛一眼,周云平挑衅地说:“小子,你挺横,咱们走着瞧。”

  林海涛大声说:“我很期待。”

  周云平拍着手里的大皮包说:“别急。”

  林海涛双手叉腰,说:“我现在就着急了。”周云平灰溜溜地走了。

  金悦拽林海涛说:“我们也走。”

  林海涛说:“等我把话说完,你们敬茶呀!绞尽脑汁调解治安案件,调解完了,双方当事人还骂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王所长一脸的迷惑,“为什么?”

  林海涛说:“你们没有立场。”

  王所长抱屈地说:“我们一天累得要死要活的,一年到头没有节假日,拼死拼活的干,怎么就没有立场了?”

  林海涛义正词严地说:“保护维护守法的弱者,才能彰显你们敬茶的伟大,什么是弱者,底层老百姓,辛辛苦苦干活的人,他们老老实实干活吃饭,不想惹事,胆小怕事;他们被坏人欺负了,就指望你们敬茶给撑腰出气,但是,你们搞的所谓公平调解,实则是叫有钱人花钱消灾逃避打击,所以,累死你们,老百姓也不领情。”

  王所长嘎巴几下嘴,说:“不说了,都是眼泪。”

  林海涛对环卫工人说:“老哥,叫你受委屈了。”

  环卫工人给林海涛鞠躬,说:“谢谢,你是好人。”

  林海涛扶住环卫工人,说:“你是好人,城市这么干净,都是你们辛勤劳动的成果,我给你鞠一躬。”

  环卫工人制止林海涛鞠躬,说:“使不得,使不得。”环卫工眼泪包眼圈。

  金悦拉起林海涛郭巧巧要走。

  王所长说:“慢,林海涛不能走。”

  金悦一脸的焦急,问:“为什么?”

  王所长说:“等医院的监控视频,看视频确定林海涛打没打人。”

  金悦勃然大怒,说:“我对你们派出所执法有意见,法律不单单是维护公平正义,法律还要保护弱者,医护人员就是弱者。”

  王所长反驳说:“林海涛不是弱者。”

  金悦说:“林海涛保护了弱者,你们在执法中没体现出保护弱者,连最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我很失望,我有意见。”

  郭巧巧冒了句,“我抗议。”

  秦警官贴近王所长的耳朵小声说:“所长,医院吴科长来电话了,监控坏了。”

  王所长露出为难的表情,碍于大夫护士的不满情绪,只好说:“林海涛,你得保证随叫随到。”

  金悦抢先回答:“我们能。”

  金悦拉起林海涛郭巧巧就走。

  胜利广场派出所附近街头。郭巧巧举起手说:“太解气了,一看你就是设汇大哥,击掌庆祝。”

  林海涛和郭巧巧举手击掌,林海涛说:“我是老百姓。”

  郭巧巧说:“佩服,金姐,我得回去上班,我先走了。”

  金悦说:“告诉主任,我晚一会回去。”

  郭巧巧说:“知道了。”郭巧巧急匆匆地走了。

  林海涛说:“金大夫,我走了。”

  金悦莞尔一笑,说:“慢着,林海涛,今天你碰到了我,算你幸运。”

  林海涛强装笑脸说:“那天不碰上你,我更幸运。”

  金悦噘嘴说:“今天你可是自己找上门的呦!”

  林海涛说:“你给我打的电话。”

  金悦露出幸灾落祸的表情,说:“你可以不来呀!”

  林海涛没法回答金悦,说:“我看明白了,好人真不能当。”

  金悦说:“当好人得有技术,技术不好真把自己搭上。”

  林海涛问:“我技术怎么样?”

  金悦说:“你是一个学徒工,何谈技术。”

  林海涛点头同意,说:“你和郭护士的技术挺高,一会傻呆萌,一会横眉冷对。”

  金悦得意地说:“那是,在急诊室练的,走。”

  风帆远洋渔业公司吴健伟办公室。孟欣拿起文件说:“范区长,这是正福的正式批文呀!我们没有违规呀!”

  范区长说:“风帆远洋渔业公司假借办体育公园买地,实质办高尔夫球场,这就是违规。”

  孟欣辩驳道:“范区长,我记得果务院规定是2004年1月份以后不准建高尔夫球场。我们公司是2003年12月拿到的正福批文,正福同意我们建体育公园,也就是说2003年1 2月前建的高尔夫球场是合法的,因为正福没有禁止体育公园改建高尔夫球场。”

  范区长一惊,说:“奥,我回去查一下文件。”

  孟欣说:“请尽快给我们答复,如果我们违反了正福规定,高尔夫球场主动上交。”

  范区长不高兴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好。”范区长带人走了。

  吴健伟忐忑地问:“孟欣,果务院真有2004 年1月以后不准建高尔夫球场的文件?”

  孟欣说:“我也记不准了。”

  吴健伟气急败坏地说:“五百万又打水漂了,你们家林海涛老害我干嘛?”

  孟欣说:“林海涛去高尔夫球场是你领去的,你自己找的。”

  吴健伟无奈地说:“你说的对,是我自己找的,我彪。”

  孟欣拿出手机,给林海涛打电话,孟欣说:“海涛,你在哪?”

  电话里,林海涛说:“我一会就回家了。”

  金悦、林海涛并肩走在街头。林海涛收起手机。

  林海涛看金悦穿的水粉色连衣裙(林海涛赔给金悦的衣服),眉头紧皱。

  林海涛说:“走,你跟我去商场。”

  金悦一歪头,问:“干吗?”

  林海涛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再给你买一件,你把这件脱下来。”

  金悦假装不高兴,说:“不要。”

  林海涛提高了声调说:“没听明白是不是,去商场再给你买一件别的样式的,同等质量的,明白?”

  金悦一噘嘴说:“别的不好看。”

  林海涛说:“你没去商场选,你怎么知道不好看呢?”

  金悦看着身上的连衣裙说:“这件最好,我喜欢。”

  林海涛以为金悦不愿意去商场,说:“不去商场也可以,回医院,把衣服脱下来。”

  金悦倔强地说:“不脱。”

  林海涛怒目圆睁,说:“你别耍赖,不脱不行。”

  金悦假装生气说:“谁耍赖,这是你赔给我的,凭什么往回要。”

  林海涛无可奈何地说:“你说的对,是不能往回要,这样,我花钱买,我买回来。”

  林海涛掏出钱,说:“再给你一千二,把衣服卖给我。”

  金悦偷笑说:“不卖。”

  林海涛火了,“不卖不行。”

  金悦假装恼怒了,说:“再纠馋我,我就报警。”

  林海涛扭头就走,金悦在后面紧跟,金悦说:“你别火呀!我脱还不行吗?等等,我脱。”

  周围看眼的老百姓哄堂大笑,金悦心无旁骛地说:“我脱,我脱。”

  林海涛站下,脸都红了,小声说:“别喊了,不嫌丢人那!”

  金悦小声说:“你逼我脱的,我有什么办法?”

  林海涛把脸一沉,说:“不要了。”林海涛扭头就走,金悦追林海涛:“你等等。”

  林海涛转身回来,愤怒地说:“烦不烦人,我怎么碰上你这个倒霉蛋。”

  金悦厉声说:“你敢走,我还喊。”

  林海涛压住火,问道:“你想干什么?”

  金悦说:“我饿了,我要吃饭。”

  林海涛说:“街对面就是饭店。”

  金悦说:“我没带钱。”

  林海涛说:“我也没……”

  金悦说:“你口袋里有钱,我看见了。”

  胜利广场派出所所长办公室。秦警官进来。

  秦警官说:“所长,拘留黄大鹏的批复下来了,拘留十五天。”

  王所长说:“押看守所执行拘留,对了,通知他爷爷奶奶。”

  秦警官说:“是。”

  胜利广场派出所询问室。秦警官拿拘留文件进来,说:“黄大鹏,你乌如谩骂女大夫女护士,撕破女大夫的衣服,扰乱医院医疗秩序,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对你行政拘留十五天。”

  黄大鹏低下头说:“倒霉。”

  胜利广场派出所大门口。黄大鹏被押出派出所,准备上警车,黄大鹏说:“冤枉呀!大夫护士不讲理,敬茶更不讲理。”

  秦警官说:“黄大鹏,你记住了,遇事别动手,别跟女人动手,特别是女大夫、女护士,动手你就没理了。”

  黄大鹏问:“打我的人怎么办?”

  秦警官说:“没人给你作证。”

  黄大鹏说:“有监控,你看监控呀!”

  秦警官说:“监控死角看不见。”

  黄大鹏说了声倒霉,一拍脑门子,正拍在鼻子上,黄大鹏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徐警官看了一眼黄大鹏,想安慰他几句,这一看不要紧,徐警官发现问题了,问:“黄大鹏,你鼻子怎么歪了?”

  黄大鹏吓一跳,说:“鼻子?”

  徐警官说:“你别动,我看看。”秦警官轻轻摸黄大鹏的鼻子,黄大鹏说:“别碰,疼,疼。”

  徐警官犹犹豫豫地说:“可能是……鼻骨……骨折。”

  黄大鹏如梦初醒,“就是那个叫林海涛的家伙打的。”

  秦警官在一旁吓一跳,说:“什么,你为什么不早说?”

  黄大鹏大喊大叫:“你们放跑了刑事犯嫌疑人呀!我要告你们,我要投诉你们,我要告你们。”

  秦警官和徐警官有点不知所措,王所长从派出所走出来。

  王所长说:“黄大鹏,喊什么?拘留你十五日是不是轻了?”

  黄大鹏哭哭唧唧地说:“王所长,我鼻梁骨骨折了,那个家伙打的,你们把打我的人放了,我要告你们,我要找督察。”

  王所长仔仔细细端详看黄大鹏的鼻子,吃惊不小,王所长回头对秦警官小声说:“鼻子歪了。”

  秦警官问:“王所长,还去不去拘留所?”

  王所长把秦警官拉一边说:“别去了,鼻骨骨折,够轻伤害了;放跑林海涛,我们有渎职嫌疑,查林海涛的住处,把林海涛抓回来,快。”

  秦警官说:“是。”

  老菜馆饭店。饭桌子上放三碗米饭,两个炒菜,一个汤。

  林海涛示意金悦吃饭,林海涛说:“你不是饿了吗?吃吧!”

  金悦说:“你先吃,我看你吃。”

  林海涛几口吃掉一碗饭,林海涛又端起一碗。

  金悦强忍住笑,说:“林海涛,你和住院的吴健伟是同事?”

  林海涛说:“同学。”

  金悦说:“你酒量可以。”

  林海涛说:“一般般。”

  金悦问:“练过武功?”

  林海涛说:“没。”金悦想搞清楚林海涛的身世,林海涛代答不理的态度,叫金悦很恼火,她想刺激一下林海涛。

  金悦问:“为什么要把这件连衣裙要回去?”

  林海涛没有正面回答,说:“吃饭别说话,快吃。”

  金悦继续刺激林海涛,说:“我猜,一定是叫恋人,或者妻子看见了,没法交差了,是不是?”

  林海涛火了,“吃饭堵不住嘴。”

  林海涛被激怒,金悦猜出了事情的大概,金悦说:“你要是说实话,我就把连衣裙还给你。”

  林海涛瞪着眼说:“不要了。”

  金悦心想:嘴说不要,眼瞪老大,还是想往回要。金悦故意打岔说:“今天,为什么要出手相救?”

  林海涛嘟囔一句,“碰上了。”

  金悦说出了心里话:“问觉得,你挺有正义感。”

  林海涛不想和金悦谈什么正义感,说:“今天气不顺,都赶到一块了,机缘巧合,快点吃。”

  林海涛不经意的一句机缘巧合,令金悦十分感动,金悦意味深长地说:“机缘巧合,我喜欢这句话,把今天发生的事的来龙去脉都概况了。”

  林海涛冒了一句,“真不该回来。”

  金悦说:“命里注定你今天要出现在医院。”

  林海涛说:“最后一次。”

  金悦说:“那可不一定。”

  林海涛烦了,“快点吃,我着急走。”

  金悦会心地一笑,说:“催促别人吃饭不礼貌哟!”

  林海涛说:“你吃的太慢。”

  林海涛又吃完一碗饭。

  金悦笑了,金悦说:“细嚼慢咽有利消化;我跟你说,你吃饭太快了,这样下去对胃口不好,你得改,要记住医生说的话呦。”

  林海涛愤愤地说:“真不该去医院。”

  远洋渔业公司吴健伟办公室。吴健伟如热锅上的蚂蚁,满屋子转圈,孟欣眉头紧皱。

  李茹看桌子上的电话机。

  吴健伟怒不可遏地说:“就怨你们家林海涛,多嘴多舌。”

  孟欣怒怼吴健伟:“怨你自己不务正业,海上的事都忙不过来,你这又要上山折腾,有没有点数了?”

  吴健伟无言以对。

  胜利广场派出所所长办公室。秦警官操作电脑,王所长徐警官看电脑。

  王所长催促道:“快点。”

  秦警官头上冒汗了,说:“坏了,所长,公按信息网上没有林海涛这个人。”

  王所长问:“身份证号码输错了?”

  秦警官有点发蒙,说:“没有林海涛的身份证号码。”

  王所长瞪起眼睛,惊诧地问:“你没核实林海涛的身份?”

  秦警官战战兢兢地说:“还没来得及。”

  王所长火冒三丈,说:“秦学智,还有你,徐兵,你们俩是干什么吃的,当事人身份不核实清楚就敢结案,你们俩昏头了。”

  秦警官委屈地说:“所长,都是叫女大夫女护士闹的,蛮不讲理,胡搅蛮缠,一口一个督察,给我脑袋搅和乱了。”

  王所长埋怨地说:“失误,严重失误,查公按部陶犯信息,头像比对。”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涉嫌故意伤害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