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涉嫌故意伤害案
刘海军2019-04-13 13:325,597

  派出所所长办公室。秦警官继续查公按网络信息,突然,屏幕上出现一个和林海涛相似的头像,秦警官吓一跳,说:“所长,网上有个逃犯,和假林海涛体貌特征相似。”

  王所长看电脑屏幕,也吓一跳。

  王所长说:“我的天呀!这是相似吗?嗯,这就是刚才那个家伙,持枪抢劫案嫌疑人;要出大事,报市局指挥中心,严密监控火车站、汽车站、机场码头,不能叫这个假林海涛跑了。”

  王所长抓起桌子上的有线电话,王所长说:“指挥中心,我是胜利广场派出所王建国……”

  老菜馆饭店。金悦端饭碗细嚼慢咽,仔细观察林海涛的举止言行。

  林海涛不耐烦了,说:“你是不是也……”

  金悦笑眯眯地说:“林海涛,为了我们今天的胜利,来,干杯。”金悦端起水杯。

  林海涛哼了一声,说:“胜利?作伪证骗人,违背了做人的原则,特别扭。”

  金悦不满地说:“这不叫骗人,这叫技术。”

  林海涛说:“新鲜,做人的原则变成了技术。”

  金悦一脸无辜地说:“那怎么办?实话实说,今天你就得惹麻烦。”

  金悦的话,激发了林海涛的交谈欲望,“金大夫,如果医院的监控视频拿到派出所,我是不是得负法律责任?”

  金悦点头说:“是的,公共场所殴打他人,重了治安拘留,轻了治安警告,罚款二百圆。”

  林海涛说:“我打的是坏人,我的行为属于见义勇为呀!”

  金悦说:“现行法律规定,坏人也不能打,打坏了坏人,你得负责赔偿。”

  林海涛追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金悦说:“可以制止违法行为,但是,不能动手打人。”

  林海涛火了,大声说:“不用武力能制止违法犯罪?靠嘴说能制止坏人闹医院?痴人说梦,敬茶别配枪了,拿个喇叭就能抓坏人;瘸子打猎坐地喊。”

  金悦也提高了嗓门说:“法律层面,没有好人坏人之分,只有行为能力人。”

  林海涛笑了,无奈地笑了,“金大夫,你还别说,我能从派出所全身而退,确实是一场不大不小的胜……算,胜算来之不易,来,干杯。”

  金悦纠正说:“应该是胜利,为胜利干杯。”

  林海涛严肃地说:“你别亵渎胜利这个词,这个词太重,不能乱用。”

  金悦只好点头说:“胜算就胜算吧!干。”林海涛举水杯和金悦碰了一下。

  林海涛说:“金大夫,通过今天的事看,你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

  金悦说:“不是智慧是技术,林海涛,在中国活着需要技术。”

  林海涛对技术两个字很感兴趣,说:“请解释解释你的技术理论?”

  金悦说:“假如你的钱包落在了医院,你回去找,千万别对大夫说,看见我的钱包了吗?大夫处于本能,肯定回答没看见,因为,大夫也不知道你是真是假,怕你冒领;你要说,大夫,我钱包落在你这,什么什么样的,请还给我。”

  林海涛感概地说:“又学一招。”

  金悦继续说:“这就是技术,女人打架,一定要说自己怀孕了。”

  林海涛问:“为什么?”

  金悦说:“索要更多的赔偿,这也是技术。”

  林海涛问:“金大夫,这都是谁教你的?”

  金悦说:“干急诊什么人都能碰上,想不学都不行。”

  林海涛说:“急诊大夫见多识广。”

  金悦意味深长地说:“我干急诊三年了,挨过无数次的骂,没有人同情,你,是一个不多见的好人。”

  林海涛微微一笑说:“承蒙夸奖。”

  金悦真诚地说:“真的,你的出现,叫我看到了希望,这个世道还有好人。”

  林海涛说:“我见不得倚强凌弱。”

  金悦眼眶有点湿润,说:“三年了,头一次碰到出手相助的人,急诊的大夫护士都很感动,大伙叫我好好感谢你。”

  林海涛说:“好人比坏人多,这一点要坚信。”

  金悦说:“我心里暖暖的,真的,受了无数的伤害,今天碰上你,释然了,觉得三年没白忙活,还有人帮我们。”

  林海涛赶紧转移金悦的注意力,说:“也可能我和黄毛有缘。”

  金悦对林海涛的敷衍很不满意,说:“你挺幽默。”金悦一不小心,把菜汤撒连衣裙上一个小点。

  金悦哎呦一声。

  林海涛看金悦连衣裙上的汤点,泄气地说:“完,彻底玩完(拿不走了)。”

  金悦嘿嘿一笑,眼珠一转说:“我不是故意的。”

  林海涛后悔了,说:“我就不该吃这顿饭。”

  金悦轻描淡写地、一语双关地说:“也许是天意。”

  胜利广场派出所询问室。王所长焦急地问黄大鹏,“你们四个人没打过假林海涛?”

  黄大鹏可怜兮兮地说:“这小子练过,下手挺狠,三拳两脚就把我的人打趴下了,一脚把我鼻梁骨踢碎了,肯定干过大案。 ”

  王所长问:“黄大鹏,你在设汇上混了好几年了,有没有仇家?”

  黄大鹏一脸地无辜,说:“没有,我又没干啥坏事。”

  王所长继续追问:“黄大鹏,你觉得假林海涛和金大夫是什么关系?”

  黄大鹏说:“大夫花钱雇的杀手呗!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秦警官说:“屁话,一脑袋流忙逻辑。”

  黄大鹏说:“流忙也是人,流忙也得活着;王所长,我要他给我赔钱。”

  王所长嘟囔一句,“等着吧!”

  黄大鹏说:“找不到人,我就投诉你们,告你们派出所贪赃枉法不作为。”

  秦警官怒不可遏地说:“你人不大,一肚子坏水,该揍,揍你就对了。”

  黄大鹏一脸坏笑地说:“欢迎光临,不过吗,打完得给钱。”

  王所长叹息道:“黄大鹏,这两年你快练成滚刀肉了。”

  黄大鹏说:“设汇磨练人,不练都不成。”

  王所长说:“啥时候是个头,我都替你愁。”

  黄大鹏摇头晃脑地说:“我活的好好的,不用你愁,快找打我的凶手;找不到,有你们好看。”

  王所长说:“秦警官,去医院。”

  王所长和秦警官走了。

  警车停在人民医院大门口,秦警官坐在驾驶位置,王所长坐副驾驶位置。

  王所长用手机通话,说:“是的,我在医院找证人,正在核实情况。”

  王所长放下手机。

  王所长说:“分局指挥中心说假林海涛可能是携枪逃犯,居长指示,注意安全,必要时可以开枪。”

  秦警官说:“那个。。,万一抓不到怎么办?”

  王所长说:“追究我的责任,包括你。”秦警官无奈的低头。

  徐警官从医院大门里跑出来,徐警官上警车,说:“所长,金悦不在医院,这是金悦一家人的情况。”徐警官给王所长一张纸。

  王所长看纸,说:“金悦,女, 35岁,未婚,临床学博士后,在急诊工作三年,父母都是海南岛三亚市某大学教授,未婚?假林海涛是金悦谈的对象?”

  徐警官说:“我问郭巧巧了,郭巧巧说不认识林海涛,但是,郭巧巧又改口了,说林海涛踢黄大鹏三脚。”

  秦警官插话说:“录完口供一个小时不到,这就改口了。”

  王所长问:“医院有假林海涛的挂号纪录?”

  徐警官说:“没有,假林海涛没在医院看过病。”

  王所长自言自语说:“假林海涛跑医院去干什么?”

  徐警官说:“王所长,这是金悦的电话号码,给金悦打个电话问一问?”

  王所长马上否定,说:“不行,我们不知道他们俩是什么关系,盲目打电话,嫌疑人假林海涛跑了怎么办?”

  秦警官说:“王所长,定位金悦的手机,兴许能找到假林海涛。”

  王所长点头表示同意,“只能这样了。”

  老菜馆饭店结算台。林海涛掏钱,金悦说:“我来。”

  林海涛说:“你不是没拿钱吗?”

  金悦在收银台用手机扫码,说:“微信付款。”

  林海涛说:“又上当了。”

  林海涛金悦从饭店出来,林海涛说:“再见。”

  金悦说:“你等等,我有话要说。”

  警车行驶在街头。

  王所长用手机通话,“技术科,老马,我是胜利广场派出所王建国,需要定位一部手机,你记一下手机号,现在,快点,案件性质……,抓网逃。”

  街头(老菜馆附近)。金悦凝视林海涛,林海涛说:“有什么话?不说我就走了。”

  金悦羞红了脸,小声说:“林海涛,我们能常联系吗?”

  林海涛断然拒绝,“不能。”

  金悦有点失望,“为什么?”

  林海涛说:“我有家室。”

  金悦探到了林海涛的底,还是不死心,说:“做朋友和你有家室没有关系的,我不会影响你的家庭,你可以把小日子过的安安稳稳。”

  林海涛说:“我不想把我的设汇关系搞的太复杂。”

  金悦说:“你还挺保守。”

  林海涛自嘲一笑,说:“保守,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说我保守,我要是真保守就好了,省去了一堆的麻烦。”

  金悦问:“你在干什么工作?”

  林海涛说:“海上,漂泊不定。”

  金悦说:“船员,浪漫,太浪漫了,我说的吗,你今天的出现,很像从海浪上飘过来的风,带来一股清新,带来一种坚定和勇敢。”

  林海涛说:“金大夫,我想说,有话改日再说。”

  金悦说:“留一个电话号码,或者加我微信。”

  林海涛说:“没有微信,可以给你电话号码,1390000000,对了,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金悦说:“晚上不会给你打电话的。”

  林海涛说:“白天也少打。”

  金悦说:“那可不一定,我喜欢打电话。”

  林海涛说:“有事你就打。”

  金悦说:“男人打电话是因为有事,女人打电话吗!恰恰是因为没事。”

  林海涛说:“给我打电话,你得有心理准备,我有时冷言冷语,可能要伤你的自尊心。”

  金悦说:“急诊大夫的自尊心很强大。”

  金悦手机铃声响起来,金悦接电话,“郭护士,说,嗯,嗯,你说不知道,对,对,喂,喂,郭巧巧,我告诉你……”手机信号中断,金悦说:“我手机没电了,敬茶刚才去医院了,问我哪去了。”

  林海涛说:“敬茶吃饱了撑的。”

  警车行驶在街头,秦警官开车,王所长手拿对讲机,说:“老马,你道是快点呀!没吃草是怎么着?”

  对讲机里,男人声音:“吃草是偶蹄类动物,我十个手指紧忙活呢!”

  王所长说:“别抱怨,哪天我请你吃肉。”

  对讲机里,男人声音:“这还差不多,王所长,手机信号在北京街基站出现了三十几秒,现在又消失了。”

  王所长说:“北京街大了,你得给我一个收索范围呀!”

  对讲机里,男人声音:“手机关机了,我也没办法呀

  王所长说:“查关机前的信号位置。”

  对讲机里,男人声音:“好吧!”

  王所长关上对讲机,说:“假林海涛要是跑了,分局都得跟着吃苍蝇,还有你们俩,办案好几年了,最起码的步骤都敢忽略,想什么那?公按工作,针对的是人,真真切切的人,人的真实身份是办案最关键一步,核实身份,核实身份,这是办案最起码的常识,你们俩想什么那?嗯,想什么那?”

  秦警官一脸无辜地说:“看见黄大鹏,就觉得责任应该在黄大鹏身上。”

  王所长说:“戴有色眼镜看人,黄大鹏一点都没说错,年轻的敬茶同志,这样下去不行,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不能想当然。”

  秦警官嘟囔说:“我知道了。”

  徐警官说:“教训深刻。”

  对讲机里,男人声音:王所长,我是技术科老马,手机最后一次通话在北京街老菜馆饭店。”

  王所长说:“收到。”王所长放下对讲机,说:“北京街老菜馆饭店,子弹上膛。”

  王所长徐警官掏出手枪,顶上子弹。

  秦警官开车,警车急速前进。

  街头(老菜馆附近)。林海涛说:“我走了。”林海涛扭头就走。

  金悦严肃地说:“林海涛,你说,敬茶为什么又去医院找你?”林海涛转过身,身后,王所长的警车飞驰而过。

  林海涛说:“我哪知道。”

  金悦说:“郭护士说,敬茶问我们俩是什么关系。”

  林海涛说:“敬茶脑袋有病。”

  老菜馆饭店门口。警车停在北京街老菜馆饭店门口。

  王所长拎枪带秦警官徐警官进饭店,饭店里没几个人吃饭。

  王所长问服务员,“一男一女,男的大高个,女的穿粉色连衣裙。”

  服务员说:“有,坐那吃的,刚走。”服务员指了一下空位子。

  王所长问:“往哪走了?”

  服务员说:“没注意。”

  王所长问:“用过的碗筷呢?”

  服务员说:“洗了。”

  三个敬茶快速出饭店,上警车。

  警车上。王所长用对讲机,说:“技术科,老马,收到请回答。”

  对讲机里,男人声音:“收到,请讲。”

  王所长说:“我的位置,老菜馆饭店门口,调天眼,以老菜馆饭店门口为中心,东南西北,一千米范围搜索,女人穿粉色连衣裙,男人身高一米八,穿蓝色裤子,白色体恤衫。”

  对讲机里,男人声音:“老马明白。”

  街头(老菜馆附近)。林海涛和金悦走在街头,边走边说话。

  警车内。王所长手拿电台,对讲机响,男人声音:“王建国,目标出现在长春路,目标向南走,步行速度,一男一女,符合你提供的体貌特征。”

  王所长说:“知道了。”王所长放下对讲机,说:“长春路向南方向。”

  风帆远洋渔业公司吴健伟办公室。电话座机响,吴健伟不敢接电话,吴健伟看孟欣。

  孟欣犹豫一下,接电话,孟欣说:“是我,风帆远洋渔业公司副总经理孟欣,请讲。”

  电话里,男人声音:“孟欣,我是范区长,你说的对,果务院的规定是2004年1月以后不准建高尔夫球场,1月以前建的高尔夫球场合法,正福对1月以前建的体育公园用途没有规定。”

  孟欣激动了,说:“谢谢。”

  孟欣放下电话,吴健伟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

  长春路上。林海涛停下,说:“金大夫,日光太足,别把你晒坏了,请回吧。”

  金悦依依不舍地问:“我给你打电话,你不能不接吧!”

  林海涛说:“有时候不接,我可能在很远的地方。”

  林海涛转身走了,金悦久久凝视林海涛的背影,一股惆怅充满心头。

  金悦转过身往回走,低头走,若有所思。

  金悦身后,街头突然出现一辆警车,敬茶迅速下车,从后面扑向林海涛。

  林海涛被三个敬茶扑倒在地,林海涛的手机摔在地上,秦警官徐警官拉起林海涛上警车,王所长捡起林海涛的手机,王所长上车,警车开走了。

  短短十几秒,街头恢复平静。

  金悦停下,扭身看林海涛走远的方向,林海涛没有了。

  金悦先是吃惊,接着就笑了,金悦摇摇头,自言自语说:“真是风,来无影去无踪。”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再次被抓进派出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