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识女大夫
刘海军2019-04-03 18:587,145

  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孟欣在打电话,秘书李茹笑呵呵地进来,孟欣看了李茹一眼,没好气地扔下手里的电话听筒。

  李茹快步走到孟欣眼前,说:“孟总,吴总没来,打电话不接,我跟你说吧!”

  孟欣咬牙根回了句:“说。”

  李茹说:“奥特莱先生今天要见吴总,你给安排一下?”

  孟欣冷脸问道:“你领奥特莱出去了?”

  李茹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不妥,李茹木讷地回答:“啊,吴总安排的,吃海鲜,泡酒吧。”

  孟欣加重语气说:“李茹,我说你几次了,吴健伟安排的事,你得跟我汇报,你为什么不汇报?”

  李茹觉得有点冤,说:“吴总说他和你在一起,我就没敢给你打电话。”

  孟欣盯着李茹说:“放着重要客户不见,打发秘书去应付,自己出去喝大酒,谁家总经理这么干?你告诉我,谁家总经理会这么干?”

  李茹明白了,孟欣是借吴健伟的事,拿自己出气,李茹勉强地说:“我错了。”

  孟欣说:“我再说一遍,汇报,听见了?”

  李茹小声回答:“知道了。”

  孟欣缓和了一下语气说:“吴总在市人民医院急诊病房住院,你把笔记本电脑送去。”

  李茹一惊,问道:“吴总怎么了?”

  孟欣和蔼地说:“去了就知道了,别让公司其他人知道。”

  李茹点头应允。

  孟欣说了句:“去吧!”孟欣转身坐到大转椅上。

  李茹又问了一句,说:“奥特莱先生怎么办?”

  孟欣无可奈何地回答:“还能怎么办?我见他呗!”

  李茹急匆匆地走了。

  医院大门口。李茹把奔驰车停下,李茹下车。李茹25岁,年轻漂亮,具有中国古典美女的容貌和性格,有点小孩子脾气,遇到难事爱哭,处处听命于孟欣。李茹手拎笔记本电脑包,走进医院急诊大楼。

  美丽苑景小区大门口。林海涛手拎大塑料袋,塑料袋里是饭盒,急匆匆走出小区大门,挥手打车。

  徐天奇从保安室走出来,徐天奇问:“林舰长,您出去呀!”

  林海涛啊了一声。

  徐天奇走近一步,说:“昨天实在是对不起,闹误会了。”

  林海涛心虚地解释起来,说:“开奔驰的是我同学,我哥们,我们仨一块长大的,发小。”

  徐天奇恍然大悟,笑着说:“我说的吗,你们家装修那阵子,奔驰天天来,真够哥们意思。”

  林海涛摆出牛哄哄的派头说:“我叫他来的,他敢不来。”

  徐天奇连忙附和说:“那是,那是。”

  林海涛小声自言自语说:“天天来,兔崽子,不拿自己当外人。”

  医院急诊病房。吴健伟躺病床上闭目养神,李茹急匆匆进来。

  李茹把笔记本电脑包重重的放桌子上,一言不发,一脸的不高兴。

  吴健伟眉头一皱说:“也不问问老总是否龙体欠安,怎么当的秘书呀?”

  李茹用责备的口吻说:“都是你安排的好事,孟姐把我说贬损一通,我冤不冤?”

  吴健伟笑了,吴健伟说:“别往心里去,孟欣冲我来的。”

  李茹耍起小孩子气,说:“以后有事别指使我。”

  吴健伟哈哈一笑,说:“替总经理受过,你这秘书加司机当的多好多称职,表扬。”

  李茹小嘴一撅,说:“副总经理挑我毛病。”

  吴健伟意味深长地说:“那是副总经理不懂我的战术,电脑打开,我要和我的美女高参研究研究战略战术问题,研究研究奥特莱脑袋里在想什么。”吴健伟几句话把李茹说高兴了。李茹愉快地把笔记本电脑打开。

  李茹说:“这是南美海产品市场的行情,批发价,零售价,都在这里,价格没有变化,销量下降了。”

  吴健伟眼珠一转,说:“我的美女高参,奥特莱今年来的早,你说,他为什么来这么早那?”

  李茹一脸的懵懂,说:“ 我不知道呢。”

  吴健伟示意李茹的耳朵近一点,李茹往前凑了凑,吴健伟故弄玄虚地小声说:“说明今年的国际市场价格将有大的波动,奥特莱闻风而动,他着急了。”

  李茹连忙点头,说:“奥特莱想探我们的价格底线?”

  吴健伟满意地点点头,说:“对了,高参所言极是,俗话说无利不起早,奥特莱来这么早,肯定要和我们杀价,我不见他,我要先刹刹他的锐气。”

  李茹还是有点不懂吴健伟的战略战术,说:“早早晚晚要见面呀!”

  吴健伟胸有成竹地说:“见,谁说不见啦,先叫孟欣和他谈,奥特莱着急,我不着急,先在气势上压倒他,你看怎么样?”

  李茹摇头说:“我不懂。”

  吴健伟说:“一点一点学,慢慢就懂了。”

  李茹嗯了一声。

  吴健伟提高了嗓门说:“奥特莱问我,你就说我心脏病犯了,很严重的心脏病,住院治疗,我暂时见不了他。”

  李茹说:“是。”

  吴健伟嘱咐道:“你要关注国际市场价格的变化,随时随地报给我,我要把握见奥特莱的时机。”

  李茹点头说:“是。”

  李茹从电脑包里拿出几张纸和签字笔,李茹说:“吴总,这是船检的报告,请您签字。”

  吴健伟说:“好。”吴健伟在几张单据上签字。

  李茹毕恭毕敬地站好,说:“吴总,还有事吗?”

  吴健伟满意地看着李茹说:“没了,你回去吧!”

  李茹拿起几张纸,高高兴兴地起身走了。

  吴健伟起床,背手在病房里转悠起来,哼起了流行歌曲,做几个歌星的动作。

  医院大门口。李茹开奔驰走了,不一会,林海涛下出租车,林海涛拎饭盒,急匆匆进医院。

  医院急诊病房走廊。林海涛拎饭盒急匆匆的进来。

  迎面碰上郭巧巧,林海涛东张西望找吴健伟病房。

  林海涛看郭巧巧没说话,绕过郭巧巧,继续找吴健伟病房。

  郭巧巧转过身,阴森森地冒了句:“站住,说你那。”

  林海涛回头,莫名其妙地问:“说我吗?”

  郭巧巧用手指点着林海涛,说:“怎么,不认识我了?

  林海涛一时想不起来,说:“你……是。。?”

  郭巧巧一撇嘴,说:“你什么你,你把金大夫的连衣裙吐脏了,想装糊涂呀。”

  林海涛反问道:“谁吐的?”

  郭巧巧大声说:“昨天晚上你吐的,怎么的,想耍赖呀!”

  林海涛有点发蒙,自言自语道:“没呀!”

  郭巧巧鄙视地一笑,说:“不承认?早料到你会来这一手,看看。郭巧巧拿出手机,播放手机里的视频。郭巧巧说:“你好看了,是不是你?”

  林海涛看了手机视频,连忙承认说:“我赔,求您了,把这段视频删除,给我留点面子。”

  郭巧巧熟练地把手机揣进白大衣口袋,说:“把新连衣裙拿来,我就删。”

  林海涛点头承认,说:“赔,我认,吴健伟在哪?”

  郭巧巧板着面孔说:“给我留电话。”

  林海涛说出电话号码。

  郭巧巧一努嘴说:“在前面病房。”

  林海涛恳求道:“护士,保密,视频的事千万别传出去。”

  郭巧巧斜眼看林海涛,说:“见到连衣裙,再说保密的事。”

  林海涛说:“一定,决不食言。”林海涛急匆匆的走了。

  郭巧巧嘴角一撇,晃晃悠悠走了。

  医院急诊病房。林海涛小心翼翼来到急诊病房,吴健伟趟病床上双目紧闭,输液管在静静的滴药。

  林海涛几步奔到病床前,焦急地问:“健伟,你怎么样了?”吴健伟没反应。

  林海涛抓住吴健伟的手,说:“健伟,健伟,你醒一醒,是我,林海涛,你看看我。”

  吴健伟没有应答,林海涛激动了,回头喊起来:“大夫,大夫。”

  吴健伟慢慢睁开眼睛,吴健伟一脸难受的表情说:“林海涛,你来了。”

  林海涛见吴健伟醒了,情绪平静下来,说:“健伟,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吴健伟喘起粗气来,说:“吐了半盆血,还能没事?”

  吴健伟做出呕吐状态,林海涛忙上前给吴健伟捶背,吴健伟一口呕吐物,吐在林海涛的裤子上,林海涛皱皱眉头,用餐巾纸擦掉裤子上的呕吐物,仔仔细细看里面是否有血丝。

  吴健伟继续说:“吐一个晚上了,快吐死了。”

  林海涛关切地问:“健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吴健伟说:“浑身无力,呼吸困难,胸痛胸闷,头痛欲裂。林海涛,你把我扔医院,你跑了,你小子,太不是东西了。”

  林海涛陪着笑脸说:“健伟,我昨天也喝大了,稀里糊涂就跟博文回家了,不知道你在这住院。”

  吴健伟一听林海涛的话,马上就不愿意了,说:“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把我送来的,转身你就没了,跑的比兔子都快,我在医院一通抢救,林海涛,有你这么干的吗?”

  林海涛只好说:“断片了,喝断片了。”

  吴健伟开始挖苦林海涛,说:“还是大军官厉害呀,一个回合,就把我喝吐血了,心脏都给整坏了,你可够狠的。”

  林海涛推卸责任地说:“健伟,你也是,不能喝就别喝呗!”

  吴健伟激动起来,开始怒斥林海涛:“你的意思是我彪呗?你都快把我灌死了,还指责我!林海涛,你还有没有良心?”

  林海涛见吴健伟动怒了,不得不认错说:“都是我的错。”

  吴健伟又逼问一句,说:“你有错吗?”

  林海涛小声回答:“有,我错了,我不该劝你喝酒。”

  吴健伟气的嘴唇直哆嗦,说:“那是劝吗?那是逼;把我灌倒了,你跑了,你回家睡大觉,我差点死了,林海涛,你太过分了,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吴健伟装模作样的挤出几滴眼泪。

  林海涛也眼泪包眼圈,吴健伟毕竟是自己的发小,昨天晚上是过分了,林海涛说:“健伟,你一定要挺住,你可不能有事呀!我就你一个好兄弟。”

  吴健伟叹口气说:“大夫说了,心脏房颤,随时随地就完了。”

  林海涛擦了一下眼角的泪珠,说:“不能,健伟,你不会有事的!”

  吴健伟挣扎着坐起来,说:“死也得死个干干净净,海涛,我好几天没洗脚了,我脚老臭了,你给我洗一洗脚。”

  林海涛犹豫了一下,吴健伟说:“咋的,你不愿意?”

  林海涛连忙说:“愿意,你等着。”

  林海涛拿水盆到卫生间打水,吴健伟露出得意的微笑。一会,林海涛端水回来,脱掉吴健伟的袜子,蹲下给吴健伟洗脚。

  吴健伟拉长了声说:“水有点热。”

  林海涛起身,说:“我兑点凉水。”林海涛往盆里兑凉水。

  吴健伟又说:“水又凉了。”林海涛又往水盆里兑热水。

  吴健伟意味深长地问:“海涛,我要是死了,你是不是老高兴了?”

  林海涛面色凝重地说:“叫你说的,同学好几十个,能跟我推心置腹的,还有谁?不就是你吗!我怎么能希望你死那。”

  吴健伟说:“林海涛,破坏军婚是什么意思?”

  林海涛一愣,说:“玩笑话。”

  吴健伟认真起来,一脸的严肃,说:“拿老婆开玩笑?”

  林海涛没说话。

  吴健伟慷慨激昂起来,说:“林海涛呀!你这是侮辱孟欣呀!孟欣是什么人?女神,我心里的女神,你怎么能怀疑孟欣?”

  林海涛嘟囔一句:“我相信孟欣。”

  吴健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吼起来:“那就是不相信我,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吴健伟一句话,把林海涛噎住了,吴健伟对孟欣好,这是有目共睹的,从上小学开始,吴健伟就一直和孟欣同班。三十年了,吴健伟确实没对孟欣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但是,吴健伟四十多岁不结婚,天天和孟欣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这叫林海涛如鲠在喉。昨天晚上事的起因是博文的大号运动鞋,尤其是吴健伟撒谎说有外国大老板在场,激怒了林海涛,还是怨自己多心吧!

  林海涛说:“孟欣下岗待业,是你给了孟欣工作的机会,我应该感谢你。”

  吴健伟说:“你从来没有谢的意思呀!从来没说过谢字呀!”

  林海涛自嘲地说:“我这个人是驴脾气,没说过软话,你就别挑我了。”

  吴健伟对林海涛的回答并不满意,说:“我挑,我为什么不挑,我给孟欣配宝马,给孟欣高薪,你凭什么还瞧不起?”

  林海涛说:“我承认,有时对你冷言冷语的,但是,决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你是我们同学里的佼佼者。”

  吴健伟把嘴一撇,说:“你是大舰长,大盖帽扣着,扛个大肩牌子,白皮鞋程亮,白军服威风凛凛,你多牛哇!”

  林海涛说:“我一个穷当兵的怎么能和有上亿资产的大老板比。”

  吴健伟还是不依不饶地说:“我是饼子,你是龙,这是不是你说的?”

  林海涛想了一会,林海涛说:“健伟,我郑重其事说声,对不起。”

  吴健伟凑近林海涛说:“我没听见。”

  林海涛低头说:“对不起。”

  吴健伟心满意足了,说:“蚊子大的动静,行,有动静就行,海涛,我饿了。”

  林海涛连忙说:“我给你拿早餐了。”

  吴健伟一摆手,说:“不要,我不吃你准备的饭,我要吃饭店的。”

  林海涛站起来,端走水盆,说:“这就给你买。”

  医院急诊病房走廊。林海涛在走廊左看右看,突然看见金悦的背影,林海涛跑过去。

  林海涛问金悦,说:“大夫,给5床的吴健伟吃什么饭?”

  金悦回头,说:“流食,是你,你醒酒了。”

  林海涛看见金悦的脸,不好意思起来,说:“你是……连衣裙我陪。”林海涛的眼睛下意识地在金悦身上扫来扫去,寻找呕吐的痕迹。

  扫的金悦很不自在,说了句:“以后少喝酒。”金悦扭头想走,林海涛说:“等等,您贵姓。”

  金悦说:“我姓金。”

  林海涛凑近金悦说:“金大夫,那个,衣服多少钱?我给你钱。”

  金悦说:“算了。”金悦扭头走了。

  林海涛追了几步,说:“您等等,衣服在哪买的?”

  金悦面无表情地说:“忘了。”

  金悦进换衣间,金悦把门关上。

  林海涛站在走廊傻愣着,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时,郭巧巧从后面拍了林海涛一下。郭巧巧说:“快去买连衣裙呀!”

  林海涛接着问:“金大夫的衣服多少钱?”

  郭巧巧说:“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反正挺贵的。”

  林海涛问:“衣服在哪买的?”

  郭巧巧说:“商场有卖的,L号,你去买吧!”

  林海涛说:“我去,我这就去。”

  林海涛拎饭盒走了,金悦从更衣室出来,金悦说:“我下班,你啥时候走?”

  郭巧巧说:“我给别人替半天班,下午走,酒蒙子答应给你陪衣服。”

  金悦说:“不要。”金悦下班,背包走了。

  郭巧巧自言自语说:“凭什么不要,不能便宜他。”

  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奥特莱跷着二郎腿,堆坐在沙发里,傲慢冷峻。孟欣殷勤地说:“奥特莱先生,请喝茶。”

  奥特莱用生硬的中国话说:“谢谢,孟总,吴总的病要不要紧呀?”

  孟欣连忙回话,说:“在治疗中,会很快康复的。”

  奥特莱说:“请转达我的问候。”

  孟欣回答说:“一定,我替吴总谢谢你。”

  奥特莱连说带比划,说:“本以为能见到吴总,看来,今天是没什么可谈的啦!”

  孟欣满脸陪笑说:“我全权代表吴总。”

  奥特莱露出吃惊的表情,说:“你?”

  孟欣点头说:“我,请奥特莱先生多多指教。”

  奥特莱双手交叉,搭在下巴上,慢悠悠地说:“好吧!既然吴总叫你代表他,那就请把吴总的想法说出来吧!”

  孟欣缓缓道来:“我们预测了南美海产品市场,今年前景还是很乐观的,全球经济复苏,海产品零售市场需求旺盛,销量应该比去年增加两层,您说是不是?”

  奥特莱用否定的手势反对孟欣的讲话,说:“销售量和价格是两码事,我作为批发商,我更关心进货的价格,也就是从你们手里的拿货价。”

  孟欣回答说:“我们也重视价格,价格关系到我们公司的利润。”

  奥特莱直截了当地说:“请说出你们的想法。”

  孟欣说:“燃油在涨,渔船维护费用在涨,人工费等各种费用都在涨,给你的价格自然要涨。”

  奥特莱瞪大眼睛问:“涨多少呢?”

  孟欣停顿了一会,说:“这个数字现在还定不了,要看国际市场的价格。”

  奥特莱感觉到孟欣不好对付,说:“孟总很谨慎呀!”

  孟欣微微一笑,说:“您是大客户,我们当然很慎重。”

  奥特莱穷追不舍对问:“好,给我一个我认为合理的范围。”

  孟欣说:“我们认为,比去年涨百分之十左右。”

  奥特莱态度马上就变了,说:“不,不不,你们这是毫无道理的涨价,我反对。”

  孟欣不紧不慢地说:“反对是要有理由的,请奥特莱先生谈一谈您的理由。”

  奥特莱不满意的站起来,奥特莱说:“我有市场,这就是理由。”

  孟欣没接茬,奥特莱说的没有错,商品经济的基础是需求市场。

  奥特莱厉声说道:“市场决定一切,市场在我手里,你们想上涨百分之十?吴健伟昏头了,吴健伟打发你来,就是想告诉我上涨百分之十?”

  孟欣连忙解释说:“我们还可以谈。”

  奥特莱用蔑视的眼神看孟欣,说:“上来就百分之十,还怎么谈?我看明白了,吴健伟没有一点诚意,你转告吴健伟,想好了再说话。我还有事,告辞了。”

  奥特莱站起来就走,孟欣跟出办公室,孟欣说:“我还有话。”

  白云面馆。林海涛拎饭盒进白云面馆。

  风帆远洋渔业公司大门口,孟欣送奥特莱出门。

  孟欣说:“奥特莱先生,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

  奥特莱头都没回说:“不必了,今天晚上我要见一个朋友。”

  孟欣说:“那就安排在明天。”

  奥特莱上出租车走了,孟欣尴尬的站在院大门口,李茹开奔驰车进大院。

  李茹开车窗,说:“孟姐,我回来了。”

  孟欣没好气地说:“吴总什么时候见奥特莱?”

  李茹说:“他没说。”

  孟欣开始对李茹发牢骚,说:“这个时候住院,岂有此理;我要是知道你和奥特莱在一起,吴健伟就喝不成大酒,你说你,把公司的大事都耽误。”

  李茹一噘嘴,要掉眼泪,李茹说:“孟姐,都是我的错。”

  李茹一掉泪,孟欣心就软,孟欣语重心长地说:“李茹,你来公司两年了,该长点心了。海上捕捞,风险和收益相辅相成,一个捕鱼期没有收入,公司就得倒闭,你说是不是?”

  李茹点头称是。

  孟欣说:“一个捕鱼期的鱼卖不出好价钱,公司还得倒闭,这么些年,我一天天如履薄冰,算计来算计去,李茹,以后都指望你挑重担呀!”

  李茹连忙说:“我不行,我啥都不懂。”

  孟欣恶狠狠的说:“不懂就学,一天就知道浪,浪都浪不到正地方。”

  孟欣打开宝马车车门,宝马车开出公司大院门。

  李茹站在原地,眼泪包眼圈。

  街头。林海涛在街头急速行走,手拎饭盒。

继续阅读:第八章 一线生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