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回家受排挤
刘海军2019-04-04 09:366,303

  驱逐舰支队会议室。杨支队长和胡参谋长谈话,话题内容自然是林海涛。

  两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杨支队长讲了很多。胡参谋长双唇紧闭,就是不说话,显然对提拔林海涛为副参谋长的事持不同意见。

  韩政委办公室。韩政委和政治部刘主任谈话,说到激动处,韩政委站起来说,连说带比划,把政治部刘主任紧绷的脸说笑了,刘主任被韩政委说动了。

  孟欣家。孟欣和林博文一同进屋,看见林海涛在厨房忙活做饭做菜。

  林博文喊了句,“爸,我饿了。”

  林海涛急忙回答,“马上就好。”

  林博文跑到厨房查看,说:“爸,做啥好吃的?”

  林海涛说:“都是你爱吃的,米饭,家焖大头宝,鱼香肉丝,炝西芹。”

  林博文赞许地点点头,说:“不错,都是我爱吃的。”

  孟欣在客厅喊了句,“猪肉白菜卷。”

  林海涛冷冷地回答,“不会。”

  孟欣知道林海涛的赌气原因,自己在吴健伟面前逼林海涛道歉,林

  海涛心里肯定不痛快。

  孟欣讨了个没趣,只好自我解围地说:“不会做就不会做吧!”

  林海涛对母子二人说:“洗手吃饭。”林海涛把饭菜摆好,一人一个大餐盘,三个菜分三堆摆放在盘子里。

  林博文惊喜地说:“分餐制,好,新鲜。”

  孟欣不高兴了,有点责备意思地说:“海涛,这是家,不是部队,搞分餐干吗?”

  林海涛冷冷地回了句,“体现现代就餐文明。”

  孟欣小声自言自语说:“两个月回来一趟,回家就分餐,什么意思。”

  林博文察觉家里的气氛有点不妙,便和稀泥地说:“妈,老师说了,分餐对身体好,能避免口腔疾病、消化道疾病的传播,是文明就餐方式,应该推广的。”

  林博文替林海涛说话,惹恼了孟欣,“一边去;分居得了,离远远的,更利索。”

  林海涛不满地斜了孟欣一眼,没敢接茬,他知道,接了孟欣的茬,免不了一通争吵,假是休不好了。

  一家三口吃饭。

  林博文说:“好吃,爸,你要是天天做菜就好了。”

  林海涛无厘头地冒了句,“你妈做的不好吃?”

  林博文吱吱唔唔地说:“和你比吧……!”

  孟欣冒了句,“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显然是针对林海涛的挑衅。

  林博文马上转向说:“我妈做的好吃。”

  孟欣开始发牢骚,实际是说给林海涛听,说:“我一天起早贪黑伺候你吃、伺候你穿,一把屎,一把尿的,我容易吗,你还不满足,你还想怎么着?”

  林博文有点吃惊孟欣的态度,说:“我的妈呀!我啥时候用你抓屎抓尿了。”

  孟欣看了一眼林海涛,说:“你小的时候,洗尿布,能吃能拉,一天好几包,你爸一点没干,你看看我这手,凉水泡的,手指都变形了。”

  林博文没法不承认,只能说:“多少年前的事,还拿出来说事。”

  孟欣看着对面一对父子说:“对你们爷俩就得经常进行家庭传统教育,经常敲打。”

  林海涛自知在带孩子问题上,自己是没有发言权的,只能说:“你和你儿子研究屎尿问题,也忘不了把我捎带上。”

  林海涛能接话茬,是孟欣求之不得的,孟欣直截了当地说:“说的就是你,分餐是什么意思?厌恶我们娘俩了?”

  孟欣一句话,点到了林海涛的穴位上,林海涛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分餐,可能是在军舰食堂就餐习惯了,林海涛连忙说:“明天不分了。”

  孟欣继续点林海涛的穴位,说:“说好的白菜卷那去了?”

  白菜卷是吴健伟吩咐做的,林海涛肯定不能做。孟欣既然问起白菜卷,林海涛再做白菜卷,意义就不同了,林海涛忙说:“明天补上,怎么样?”男人那,都想给老婆孩子做顿可口的饭菜,老婆孩子吃饱喝好,男人内心能得到满足。

  林博文连忙称赞道:“对,补上,好饭不怕晚。”

  孟欣奚落儿子说:“马屁精,马上就考试了,你给我用点功。”

  林博文连忙表态:“儿臣遵命。”

  林海涛说:“儿子,你得好好考呀!你要是考不好,你妈还得怨我呀!”

  林海涛这句话,惹恼了孟欣,孟欣说:“就怨你,孩子从小到大,学习你管过吗?上好幼儿园,是我剜门子捣洞找人安排的,上重点小学,是吴……找人联系的,上重点初中,强强巴巴考上的,你管过什么?”

  林海涛自知说走了嘴,连忙对孟欣妥协,说:“都是你的功劳,我都认账,这行了吧!”

  林博文打着圆场说:“我老爸给了不少精神上的鼓励,功不可没,功不可没。”

  孟欣回击儿子没有原则的搭腔,说:“林博文,少拍马屁,别以为撑腰的回来了,你就可以浑水摸鱼。”

  林博文说:“不敢,儿臣不敢。”

  林海涛把碗使劲放桌子上,发泄对孟欣的不满。

  孟欣直截了当地问:“林海涛,有话就说,用不着摔摔打打。”

  林海涛也直来直去,说:“孟欣,撑腰是什么意思?”

  孟欣说:“你惯孩子,你一回来,他就跟我梗梗,你长眼看不见是咋的?”

  林海涛说:“现在家家都一个孩子,都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各个都有小脾气,哪家舍得打、舍得骂?家家都这样,你怎么能说我惯孩子了。”

  孟欣说:“你别偷换概念,我没叫你打骂孩子,我说的是你管孩子没有原则,他想干什么,你就由着他干,踢球,整天文望远镜,都是你教的,和学习一点都不搭边,没教一点有用的。”

  林海涛说:“男孩子,总得有点业余爱好呀!动动手,动动脑,多学点自然科学,有什么不好。”

  孟欣说:“眼下最要紧的是考高中,考大学,你听哪个学校考足球了,哪个学校考天文,好学校都按分分配,差一分都不行,差一分就得进破学校,进破学校就耽误孩子的后半生,我说的对不对?”

  林海涛没法反驳,说:“好,好,都听你的,博文,从现在开始放弃一切业余爱好,专心致志学习。”

  林博文小声回了句:“哪天没专心致志。”

  孟欣用嘲讽的声调说:“全年级排六十名,你还说什么,快吃吧,吃完了学习。”

  林博文放下半碗饭,站起来就走,孟欣问:“你干什么去?”

  林博文嘴一撇,林博文说:“我学习去。”林博文晃晃悠悠地走了。

  孟欣说提高了声调,说:“你看看,我说的没错吧!你一回来,林博文脾气立马见长,敢给我脸色看了,林博文,你给我回来。”

  林海涛阻止孟欣,小声地说:“点到为止,别伤孩子自尊。”

  孟欣下降了声调,说:“惯的,就是你惯的,你快点吃,吃完督导他学习。”

  林海涛赶紧把碗里的饭扒拉到嘴里,站起来就走,孟欣问:“你干啥去?”

  林海涛说:“我吃完了。”

  孟欣说:“看着他学,逼他学,不学就动手。”

  林博文房间。林博文写作业。

  林海涛坐一边翻看学习资料,说:“儿子,你也不容易呀!”

  林博文说:“怪了,你一回来,她就跟我发火,你不回来,我们娘俩可好了。”

  林海涛说:“都是吴健伟闹的,白菜卷就是吴健伟安排的,我偏不做。”

  林博文央求林海涛,说:“爸,你回来呆不了几天,别故意气我妈,就算委屈你几天,我求你了。”

  林海涛说:“自从吴健伟叫你妈当上远洋渔业公司的副总,脾气大了去了。”

  林博文说:“脾气大,你也不能反抗,你反抗,我遭罪。”

  林海涛说:“我不当顺民。”

  林博文说:“为了我,你就当回顺民吧!”

  林海涛继续拿吴健伟说事,说:“我们爷俩地位下降,怨吴健伟,吴健伟把你妈的地位抬的太高,你说是不是?”

  林博文提出反对意见,说:“我妈在公司的地位是自己干出来的;渔船船长可难管了,一个个火爆脾气,说一不二的,吴叔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听,都听我妈的。”

  林海涛点头表示同意,说:“可也是,你妈上学就当班长,管人有一套;吴健伟那两下子我还不知道,得得嗖嗖晃晃悠悠,能惹事不能安事的东西,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

  林博文说:“吴叔也有优点。”

  林海涛反问:“什么优点?”

  林博文说:“听话。”

  林海涛猜测说:“听你妈的话?”

  林博文一叽咕眼说:“对头。”

  林海涛说:“对个屁,哄你妈给他干活。”

  外面传来孟欣的说话声,“别说话,快学习。”

  林博文回了句,“知道了。”

  林博文示意林海涛别说话,林博文小声说:“耳朵可尖了,为了看着我,电视都不看。”

  林海涛点头示意,说:“小点声,别叫她听见。”

  突然,孟欣戴黑色面膜的脸出现在门口,孟欣说:“叫你监督学习,不是唠嗑。”

  林海涛回头一看,吓一跳,孟欣戴黑色面膜的脸,阴森恐怖。

  林海涛说:“你吓我一跳,套个塑料袋干什么?”

  孟欣扭头走了。

  驱逐舰支队会议室。杨支队长和胡参谋长继续谈话。

  杨支队长表情凝重,胡参谋长说的慷慨激昂。胡参谋长说:“林海涛的做法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功勋舰是我支队的第一艘国产主力战舰,虽然没打过海战,但是,在护渔护航战备巡逻中,为国家、为人民立下过汗马功劳,是我支队光荣传统的标志,林海涛脑袋一热,说打沉就打沉了,损失无法弥补,错误不可饶恕。”

  杨支队长说:“光荣传统是一种精神力量,不是一个物件,你说,我们要是把老舰艇老装备都留下,军港码头还不成破烂市场了。”

  胡参谋长不同意杨支队长的说法,说:“光荣传统需要载体,功勋舰是最好的载体,不可替代,林海涛的做法不对。”

  杨支队长说:“载体固然是重要的,但是,光荣传统的发扬光大还需要我们一代一代官兵的言传身教,指望一个空壳传承不了光荣传统。”

  胡参谋长说:“功勋舰看得见摸得着,官兵需要这个真实载体。”

  杨支队长说:“好,你说说,我支队的光荣传统是什么?”

  胡参谋长说:“海上拼刺刀,小艇打大舰。”

  杨支队长说:“参谋长同志,小艇哪去了?是不是当初应该把小艇也留下?摆在老码头?”

  胡参谋长被噎住了,杨支队长继续说:“海上拼刺刀是精神,这种精神要保留要传承,但是,我们现在急需的是军事思想变革、武器装备更新,这是客观规律,也是这个时代的要求。”

  胡参谋长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说:“看见林海涛,就想起功勋舰,我认为林海涛给我当副职不合适。”

  杨支队长问:“你不同意?”

  胡参谋长回答的干脆利索:“不同意,我提名舰长高远。”

  机关大楼门口。门口大厅的灯光明亮,韩政委和政治部刘主任站在灯光下,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唠的热火。

  刘主任说:“韩政委,你说的对,传承光荣传统也需要勇气,林海涛打沉功勋舰,恰恰说明他具备这种勇气,我同意。”

  韩政委说:“我的内心世界也在做激烈斗争,老上级交代的事没办好,我生林海涛的气,但是,真把功勋舰纪念馆摆在老码头,你说,我这个政委是不是得变成招待所所长?变成纪念馆馆长?”

  刘主任说:“老码头有可能变成长海市旅游景点。”

  韩政委意味深长地说:“所以说,要想集中精力抓训练,只能牺牲功勋舰。”

  刘主任说:“理是这么个理,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

  李洪明从机关大楼出来,给韩政委敬礼,李洪明说:“报告政委,舰队干部处来电话找您。”

  韩政委嗯了一声,上楼回自己办公室接电话。

  李洪明凑近刘主任,小声说:“刘主任,你妥协了?”

  刘主任没正面回答李洪明,说了句,“林海涛副团五年了,不能再等了。”

  李洪明想知道刘主任对林海涛的真实态度,说:“要是换了别人呢?”

  刘主任回了句,“话多。”刘主任瞪了李洪明一眼,急匆匆进办公楼,李洪明尴尬的一笑。

  韩政委办公室。韩政委手拿电话听筒,说:“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和杨支队长说,嗯,再见。”

  韩政委放下电话。

  驱逐舰支队会议室。韩政委来到会议室,杨支队长和几个军官在看海图,韩政委进来,其它军官都走出会议室。

  韩政委说:“舰队干部处来电话了,要副参谋长的人选,今天晚上必须上报。”

  杨支队长说:“胡参谋长的工作没做通。”

  韩政委说:“政治部刘主任的工作通了,副支队长副政委都通了,支队长,不能等了,今晚开会吧!”

  杨支队长说:“行,本着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开党委会。”

  孟欣家。林博文在卫生间洗脸,孟欣走过来,孟欣脸上是黑面膜,林博文脸上是香皂沫,一白一黑,画面很搞笑。

  孟欣问:“海涛,作业题都对吗?”

  林海涛回话,“题目太难,你给看看?”

  孟欣说:“故弄玄虚,好啦!都洗洗睡觉吧!”

  驱逐舰支队会议室。七个常委开会。杨支队长和韩政委坐中间。

  韩政委说:“今天党委会就一个议题,集体讨论司令部付参谋长的人选,政治部提出两个人选,一个是长海舰舰长林海涛,一个是东海舰舰长高远,两个人都是我们支队成长起来的舰长,任副团职务都超过五年,都符合调正团的规定,大伙都说说,畅所欲言。”

  杨支队长说:“林海涛担任护卫舰舰长五年,航程十五万海里,出访过六个国家,八个海外港口,多次执行重大任务,特别是亚丁湾护航,海外撤侨,受到上级表扬,思想上政治上自觉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别我一个人说,大伙都说说。”

  刘主任说:“我是政治部主任,负责全面考核干部,林海涛业务能力没问题,我不多说;常委们都知道演习的事,林海涛用背水一战的方式,向旧的条条框框宣战,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勇气,精神难能可贵,就凭这一点,我同意报林海涛。”

  胡参谋长说:“打沉功勋舰的事,我不想说了;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林海涛不执行演习命令,在全舰队造成很坏的影响,到现在没做检查,我不同意林海涛,我同意舰长高远当司令部副参谋长。”

  韩政委说:“举手表决,同意林海涛的请举手。”

  七常委,六人举手,胡参谋长没举手。

  韩政委说:“通过,形成党委决议,马上发电传上报舰队党委。”

  孟欣家。林海涛在卫生间洗漱。孟欣拿自己的枕头去林博文房间,把林博文推出卧室。

  林博文一噘嘴,说:“妈,你怎么跑我房间来了?”

  孟欣说:“你和你爸睡吧!把你的枕头拿走。”

  林博文冲林海涛做了一个鬼脸,林海涛也很无奈。

  孟欣关上房门。

  林博文说:“爸,你说你,回家也不好好表现,叫人给撵出来了。”

  林海涛说:“我给你们娘俩做饭,陪你写作业,我还得怎么表现?”

  林博文叹口气说:“饭做了不假,你别搞分餐呀!你这一分,我妈就不高兴了,白菜卷还没做,显然不重视她,她还不跟你搞两室分居?”

  林海涛挠挠下巴说:“分就分。”

  林博文小声说:“别嘴硬,悄不声地搬进去,不就涛声依旧了吗!”

  林海涛用手比划一个篮球暂停的动作,说:“我不能糊里糊涂的低头认错。”

  林博文说:“不开窍,我妈一天跟我哼哈的惯了,你得适应,听着就是了,别老想反抗。”

  林海涛觉得冤枉,说:“我,我,我还没反抗呢!”

  林博文说:“不听她叨叨,就是反抗,懂不,不能唱反调,要符合,要奉承,要阿谀,明白没?”

  林海涛叉腰说:“儿子,我看出来了,你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呀!”

  林博文吓得赶紧关卫生间的门,说:“小声点,老爸,小点声,叫皇太后听见了,可了不得,有谋反的嫌疑呀!轻者罚没零花钱,重者周六周日要收监的。”

  林海涛看着可怜兮兮的儿子说:“儿,你遭罪了。”

  林博文说:“啊,皇太后狠那!圣旨一下,我就惨了,别说话,出来了。”

  林博文制止林海涛说话。

  林博文开卫生间门,做出太监听圣旨的姿态,两手低垂,卑躬屈膝。

  孟欣果然开了卧室门,探出头等林博文从卫生间出来。

  孟欣说:“谁都别打扰我,昨天晚上一宿没睡,别不知趣,找不自在。”孟欣关门,回手把门反锁上。

  林博文学电视剧里太监的腔调说话,“儿臣遵旨。”

  林海涛看不惯孟欣的做派,林海涛说:“呵,够厉害的。”

  林博文偷笑,林博文说:“锁门了,彻底没戏了。”林博文站在父母卧室门口,把手扶在门框上,林博文说:“爸,你最好睡沙发。”

  林海涛一听儿子的话,冒了句,“你也撵我走?我混得这么惨?”

继续阅读:第十章 提升有希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