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儿子救驾
刘海军2019-04-01 22:236,965

  林海涛林博文悄悄开门进家,林海涛要开大厅的灯,被林博文制止。

  林海涛蹲地上找大号运动鞋。林博文警告林海涛,说:“别出动静,我妈醒了,没你好果子吃。”

  林海涛爬地上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找到运动鞋,林海涛指地上的运动鞋(以为是吴健伟的),林海涛小声地问:“博文,谁的运动鞋?”

  林博文回答说:“我的,刚买的。”

  林海涛有点不信,说:“42码的?”

  林博文不耐烦地回答:“嗯,睡觉,睡觉。”

  林海涛看看鞋,又看看林博文的脚,说:“你的脚长得也太快了。”

  林博文说:“踢球踢的,睡觉,去我房间睡觉。”

  林海涛点头同意。林海涛蹑手蹑脚的进林博文卧室,趟床上,林博文给林海涛脱衣服,用毛巾给林海涛擦脸。

  林博文轻轻关上房门。

  林博文说:“爸,我得说你几句,你不是年轻人了,别拼酒了,喝坏了身体怎么办。”

  林海涛很不以为然地说:“嫌你爸老了?”

  林博文正色道:“我跟你说正经的,喝酒害人害己,别叫我为你担心。”

  林海涛冲林博文一竖大拇指,说:“儿子说的对,喝多了是难受,肚子里翻江倒海,头晕目眩,比晕船还难受。”

  林博文板起脸,说:“下不为例。”

  林海涛叹口气说:“吴健伟贼心不死呀!你说,我能不灌他吗?”

  林博文自信的一仰脖,说:“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林海涛还是不相信,说:“真没事?”

  林博文一拍胸脯,说:“有我在,能有什么事。”

  林海涛用命令的口吻说:“瞪大眼睛。”

  林博文说:“我是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把心放肚子里,爸,老老实实在我的房间睡觉,不许闹腾。”

  林海涛讨好地说:“不闹,不闹,博文,我喝大的事,千万别说出去,掉价。”

  林博文用讨价还价的声调说:“听话,给你保密。”

  林海涛很满意儿子的表现,赞许地说:“还是儿子好,和老爸一条心。”

  林博文说:“我去客厅睡觉。”林博文关门走了,林海涛笑呵呵的闭上眼。

  医院急诊病房。孟欣守在吴健伟病床边上。吴健伟睡着了,金悦进来,给吴健伟检查一番。

  孟欣问:“大夫,他怎么样了?”

  金悦说:“比预想的要好,脉搏基本恢复正常,心跳也正常了,房颤减轻了。”

  孟欣说:“谢天谢地,大夫,谢谢你。”

  金悦关系地说:“你得管管你老公了,交友要谨慎,送他来的那个人,往死的灌他,一看就没安好心。”

  孟欣点头说:“是,是得谨慎。”

  金悦走到门口,回头说:“我在隔壁,有事叫我。”

  孟欣说:“谢谢大夫。”

  孟欣家。林海涛睡着了,林博文用智能手机给林海涛拍照。

  林博文给孟欣发微信:“妈,我爸睡着了,你要是困了,就趴床头睡一会?”

  医院急诊病房。孟欣的手机响了一下,孟欣打开手机,看到林海涛睡觉的照片。

  孟欣回微信,“儿子,谢谢你,时候不早了,睡吧!”

  林博文回微信,“妈,你辛苦了。”

  孟欣回微信,“妈知道了。”

  林博文回微信,“老爸睡着了,一切按计划进行。”

  孟欣回微信,“你比你爸懂事。”

  林博文回微信,“别抱怨,男人都有一颗童心。”

  孟欣回微信,“站稳立场,不许替他说话。”

  林博文回微信,“儿臣遵旨。”

  孟欣回微信,“睡觉。”

  林博文回微信,发个小胖孩睡觉的图案。孟欣眼泪含眼圈。

  孟欣家。林博文看熟睡中的林海涛,无奈的摇摇头,林博文关上房门,去客厅睡觉。

  军港灯火阑珊,杨支队长和李洪明从战舰上下来,走在码头上。

  杨支队长问:“李干事,基层部队有什么反应?”

  李洪明回答说:“说什么的都有。”

  杨支队长说:“讲给我听听,讲不好听的。”

  李洪明犹豫了,说:“这个吗……”

  杨支队长用鼓励的眼神看李洪明,说:“说实话,别加修饰,我想听真的。”

  李洪明鼓足了勇气,说:“骂你和政委。”

  杨支队长微微一笑,说:“骂我们俩眼瞎,自作自受。”

  李洪明没说话,表示默认。杨支队长说:“李干事,你站在公正的角度说话,林海涛错在哪?”

  李洪明大声回答说:“不识时务,挑战全支队官兵的心里底线。”

  杨支队长语重心长地说:“不识时务不是错,军人不能太世故;打破了官兵的心里底线也没有错,军人应该有挑战旧思维旧模式的勇气,林海涛难能可贵的就是这一点。”

  李洪明不服气地说:“功勋舰传承了几代水面舰艇人的光荣传统,是活的课堂,是我们支队的跟。”

  杨支队长问:“林海涛为什么还要打沉它?”

  李洪明说:“说是演习程序太假,锻炼不了部队;办展览馆是念旧,不想往前看;打沉功勋舰,给上上下下敲敲警钟。”

  杨支队长提高了声调说:“林海涛说的一点没错,光荣传统不是摆设,是精神;实战演习太假,需要揭短呀!难为林海涛了,关键时刻,自己的前途都不顾了,谁有这个勇气?”

  李洪明愣了,他没想到支队长赞同林海涛的观点,李洪明没敢说话。

  杨支队长继续说:“驱逐舰支队就林海涛有这个勇气,难能可贵呀!”

  李洪明问:“杨支队长,林海涛能不能做检查?”

  杨支队长反问道:“林海涛视荣誉如生命,你说能不能?”

  李洪明用同情的眼神看杨支队长,惴惴不安地说:“您和韩政委就难办了。”

  杨支队长没说话。

  码头武装更在远处喊了一句:“口令。”

  杨支队长回答:“东海,回令。”

  武装更回答:“南海。”

  武装更给杨支队长敬礼,杨支队长还礼。

  杨支队长和李洪明并排走出码头。

  杨支队长意味深长地说:“夜深人静呀!李干事,此时此刻想到了什么?”

  李洪明挺起胸脯,坚定地说:“人民和平安宁的生活需要我们保卫。”

  杨支队长继续问:“困不困?”

  李洪明回答说:“不困,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杨支队长说:“我困了,回去。”

  李洪明不好意思起来。

  杨支队长边走边说:“军人说话不要加修饰,要一是一,二是二,真实才是军人应该具备的第一品质。”

  李洪明尴尬一笑,说:“是,我们都习惯说豪言壮语了。”

  杨支队长继续说:“演习也是一样,接近实战,才能练出战斗力,都喜欢听好听的,都喜欢看好看的,打起仗来,敌人给你好听的,敌人给你好看的?”

  李洪明如梦方醒,说:“我懂了。”

  杨支队长又问李洪明,问道:“李干事,你说,林海涛能写检查吗?”

  李洪明大声回答说:“应该能。”

  杨支队长反问,说:“为什么?”

  李洪明说:“正团副参谋长的位置。”

  杨支队长笑了,说:“小李,你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里话,也是实话,林海涛可不是大多数人。”

  李洪明听了杨支队长的话,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医院急诊病房。吴健伟哼哼了几声,没动静了,呼吸都停了。

  孟欣急了,孟欣喊:“健伟,健伟,你怎么了?孟欣推吴健伟,吴健伟又哼了一声,又开始呼吸了。

  孟欣急忙按通知医生的铃。

  一会,金悦郭巧巧跑过来,孟欣一脸的不高兴,孟欣说:“你们能不能快点?”

  金悦没说话,郭巧巧不愿意听了,冒了句:“飞呀!”

  孟欣顿时就火了,说:“什么态度?有没有点敬业精神?”

  郭巧巧不服气地说:“眼皮都抬不起来,哪来的精神,怎么了?”

  孟欣指吴健伟说:“他刚才不喘气了?为什么呀?”

  郭巧巧不屑一顾的撇了一眼吴健伟,说:“猪肘子吃多了。”

  孟欣彻底火了,说:“你什么素质,你太不像话了。”

  金悦推开郭巧巧,金悦说:“吸暂停综合症,肥胖引起的;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发现呼吸暂停,你就叫他,病人需要减肥了。”

  金悦拉郭巧巧走,郭巧巧和孟欣互相瞪一眼走了。孟欣也觉得大夫护士辛苦,就没和她们计较。

  天亮了。孟欣坐床边打瞌睡,吴健伟说话了。

  吴健伟发出微弱的声音:“孟欣,孟欣。”

  孟欣猛然醒了,一把抓住吴健伟的手说:“健伟,你可醒了,太吓人了,我去叫大夫。”

  吴健伟抓住孟欣的手说:“孟欣,我想吐。”吴健伟想起来。

  孟欣按住吴健伟,说:“你别动,我拿脸盆。”孟欣拿过来脸盆。

  吴健伟呕了几下,没吐出来,吴健伟说:“吐不出来,头疼,上不来气。”

  孟欣说:“健伟,大夫说你有心脏病,呼吸暂停综合征,你以后可别这么喝了。”

  吴健伟突然想起林海涛,左右看看,带着怨气问:“林海涛哪去了?”

  孟欣说:“回家了。”

  吴健伟恶狠狠地说:“两瓶白酒,六十度;林海涛良心大大的坏了,往死的灌我。”

  孟欣装糊涂地说:“不对呀!健伟,你不是和奥特莱在一起吗?”

  吴健伟说:“李茹和奥特莱出去吃了。”

  孟欣一听就来气了,埋怨起吴德伟:“胡闹,奥特莱大老远来中国谈业务,你叫李茹去接待他,你是怎么想的?”

  吴健伟唐塞说:“奥特莱喜欢年轻姑娘,李茹去陪正好吗!”

  孟欣训斥吴健伟,说:“屁话,奥特莱是来找姑娘的?还是来谈生意的?你脑袋进水了?”

  吴健伟没回答孟欣的问话,说:“孟欣,林海涛怎么知道我在新兰酒店?”

  孟欣说:“你左一遍右一遍的给我打电话,叫林海涛听见了。”

  吴健伟感慨地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呀!林海涛就是我的冤家对头,往死的灌我。”

  孟欣怒怼吴健伟说:“灌你你就喝?你傻呀!”

  吴健伟委屈起来,说:“不喝行吗!掐脖子往里灌,你们家林海涛你还不知道,喝酒像土匪,咋咋呼呼的,了不得了。”

  孟欣只好说:“你们俩见面就掐,哎哟!我真服了,掐三十年了,还没掐够,哪来的精神头?”

  吴健伟不愿意听了,说:“你别问我,你得去问林海涛,他老死磕我干什么?”

  孟欣说:“你们俩别见面,记住了,别见面。”

  吴健伟说:“你当我愿意见他,我请你吃饭,你不去,这事怨你。”

  孟欣一点不领情地说:“怨你自己,该请的人不请。”

  吴健伟哼了一声说:“怨林海涛不请自到。”

  孟欣幸灾乐祸地说:“偷鸡不成蚀把米,灌你酒活该。”

  吴健伟气笑了,说:“不讲理,你们两口子都不讲理。”

  孟欣起来说:“不跟你说了,我去找大夫。”

  孟欣去叫大夫。一会,金悦大夫来了。

  金悦和蔼地问:“吴健伟,现在有什么感觉?”

  吴健伟说:“头疼,头晕,还想吐。”

  金悦看心电监护仪,金悦说:“以前查过心脏?”

  吴健伟说:“以前有过房颤,好几年前的事了。”

  金悦嘱咐吴健伟说:“吴健伟,你有间歇性房颤,还比较严重,赶紧把酒戒了,要不然会引起并发症的,有生命危险。”

  吴健伟连忙说:“是,是,我控制酒;大夫,我啥时候出院?”

  金悦说:“住院观察几天,病情稳定了再说。”

  吴健伟眼珠一转,斜眼看了孟欣一眼,吴健伟说:“大夫,有那么严重吗?”

  金悦说:“很严重,昨天晚上很危险,晚来一会,后果无法想象。”

  吴健伟来了精神,说:“孟欣,你听听,我差点叫林海涛灌死。”

  金悦扑哧一笑,说:“酒是你自己喝的,怨你自己没有原则,我看了,对你这种人就得严加看管。”

  金悦走了。

  吴健伟笑了,吴健伟说:“孟欣,大夫叫你管着我点。”

  孟欣一噘嘴说:“不管,管不起,自己管自己。”

  吴健伟笑呵呵地说:“大夫把我们俩当一家人了,可惜呀!天不遂人愿呀!你说说,我这命;我哪比林海涛差。”

  孟欣正色说到:“别绕圈子,大夫说了,你真不能喝酒了。”

  吴健伟坐起来说:“听大夫吓唬人,酒厂早黄了;我这没事了,你再辛苦辛苦,今天上午,你还得和奥特莱见面,告诉他,我病了。”

  孟欣有点为难地说:“健伟,和奥特莱谈合同,我有点打怵;要不,我把奥特莱请医院来,你看怎么样?”

  吴健伟马上发对说:“叫人家来医院谈,恐怕不好吧!你先和他谈。”

  孟欣对吴德伟的想法很不理解,拒绝说:“你是公司老总,我算哪盘菜?不行,我谈不合适。”

  吴健伟坚持自己的想法,说:“怎么不行?你是公司副总呀!再说了,我以前和奥特莱的谈判你都参加了,我的套路你都了解,一个字,拖,你能行。”

  孟欣还是不愿意:“你去。”

  吴健伟又开始拿林海涛说事,说:“我叫你们家林海涛差点灌死,你不去谁去?”

  孟欣被逼的无可奈何了,说:“叫你赖上了,好吧!我去,谈判底线。”

  吴健伟煞有介事地想了一下,掰着手指头说:“上涨百分之十。”

  孟欣一听吓一跳,说:“我的天呀!你凭什么上涨百分之十?”

  吴健伟叽咕叽咕小眼睛,说:“先打百分之十的牌,看奥特莱的反应。”

  孟欣觉得吴健伟是喝糊涂了,说:“健伟,你是不是脑袋喝坏了?”

  吴健伟不耐烦了,说:“我清醒的很,你放心,我有我的安排,你去吧!叫李茹把电脑给我拿来。”

  孟欣心里没底,说:“能行吗!”

  吴健伟把话题岔开说:“对了,你叫林海涛过来。”

  孟欣不解地问:“叫他来干嘛?”

  吴健伟用命令的口气说:“过来和我说话。”

  孟欣立即反对,说:“你算了吧!林海涛再想出点什么妖蛾子招数整治你,你就别想出院了。”

  吴健伟摇头晃脑地说:“林海涛敢闹事,我就给你打电话,你收拾他。”

  孟欣没答应,说:“不行,我没功夫和他治气。”

  孟欣要往外走。

  吴健伟喊住孟欣,说:“你等待,林海涛一个人在家没事干,来医院陪陪我,这不挺好吗?”

  吴健伟上来黏糊劲了,孟欣拿他也没办法,只好说:“我有话在先,你别刺激林海涛,别没事找事。”

  吴健伟马上表态:“不能,你放心,叫林海涛给我带点好吃的。”

  孟欣走了。

  吴健伟嘿嘿一笑,趟在病床上,露出很是满足的样子。

  孟欣家楼下。孟欣的宝马车悄无声息的停下,孟欣下车。

  孟欣疲惫的走进家门,孟欣脱去外衣,进卫生间洗脸化妆。

  儿子卧室传出林海涛的声音。孟欣眉头一皱,强压怒火。

  林海涛看见孟欣在卫生间里洗脸,林海涛说:“你起来了?”

  孟欣没好气的回了一个字:“啊!”孟欣换衣服。

  林海涛在屋子里看了一圈,林博文上学去了。

  林海涛看见孟欣后背的麝香虎骨膏,眉头微微一皱。林海涛问:“肩周炎犯了?”

  孟欣没说话。

  林海涛从后面抱住孟欣,孟欣甩开林海涛。

  林海涛说:“儿子上学走了。”

  林海涛又从后面抱住孟欣,孟欣甩开林海涛。

  孟欣强压怒火,孟欣问:“你喝酒了?”

  林海涛一愣,撒谎说:“那个,那个,接博文,碰上个老战友,喝了点酒。”

  孟欣怒目圆睁,说:“喝点酒?两瓶白酒,60度白酒,你可真能作呀!”

  林海涛松开孟欣的腰,说:“吴健伟嘴真快,狗肚子藏不了二两香油,屁大的事,转身就打我小报告,看我怎么收拾他。”

  孟欣大声斥责林海涛,说:林海涛,告诉你,我刚从医院回来,你作的有点没边了。”

  林海涛有点摸不着头脑,说:“医院?吴健伟在医院?博文说吴健伟回家了。”

  孟欣开始埋怨林海涛,说:林海涛,你想喝死吴健伟是不是?

  林海涛有点害怕了,林海涛问:“吴健伟咋的了?”

  孟欣气急败坏地说:“你说咋的了,吴健伟昨天晚上差点死过去,你回家睡大觉,你没事了,我在医院呆一个晚上,林海涛,你四十多岁了,能不能干点有层次的事?”

  林海涛吓冒汗了,林海涛磕磕巴巴地说:“我喝断片了,我想一想,对了,我坐120送吴健伟去医院,后来吴健伟走了,博文把我接回来,我不知道你在医院,孟欣,我真不知道。”

  孟欣急赤白脸地说:“你喝的不省人事,还得儿子接你,儿子马上就考高中了,林海涛,你能不能叫我省点心。”孟欣把钥匙摔桌子上。

  林海涛追问道:“吴健伟要不要紧?”

  孟欣说:“吐血了,心脏病犯了,你说要不要紧。”

  林海涛眨巴眨巴眼,小声锁:“不是红酒吗?”

  孟欣开始穿外衣,说:“林海涛,你不回来挺好,我和博文安安稳稳过日子,你一回来,家里就乱套,回回是这样,你能不能长长记性?”

  林海涛开始埋怨吴健伟了,说:“吴健伟也是,喝不了就算呗,逞什么能。”

  一句逞能,点燃孟欣的满腔怒火,声色俱厉地说:“谁逞能,你逞能,你瞎逞能,你老跟吴健伟死磕,有意思吗?”

  林海涛小声嘟囔一句:“还不是因为你。”

  孟欣说:“你去医院看看。”

  林海涛连忙答应,说:“我去,我这就去。”

  林海涛急急忙忙穿衣服,孟欣在一旁继续数落林海涛。

  孟欣说:“外商一年来一次,成败在此一举,公司上上下下忙的很,在这节骨眼上,吴健伟叫你给整住院了,你说你,耽误多少事。”

  林海涛说:“怨我,行了吧!”林海涛不得不承认错误。

  孟欣又唠叨起来,发泄不愿意见奥特莱的不满,说:“不怨你怨谁?一切都叫你给打乱了,你说你,酒有什么好喝的,拼了命的喝,喝的爹妈不认。”

  林海涛只好说:“我后悔了,不去就好了,眼不见心不烦吗!”

  孟欣没听出林海涛的画外音,说:“你有那记性就好了;公司的人都在忙,我脑子里都是事,一切都乱糟糟的,你去医院给吴健伟送饭陪护。”

  林海涛勉强答应说:“好吧!”

  孟欣嘱咐道:“不准发脾气,不准发牢骚,一切听吴健伟的。”

  林海涛不情愿地嗯了一声。林海涛开始收拾东西。

  孟欣要出门,林海涛说:“你等我一会。”

  孟欣冒了一句:“你自己打车去。”孟欣摔门走了,林海涛急急忙忙穿衣服,边穿衣服边自言自语:“吴健伟这个丧门星,回回跟老婆吵架,都是因为他。”

继续阅读:第七章 初识女大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