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连衣裙露馅了
刘海军2019-04-09 09:595,768

  孟欣趟床上辗转反侧,她实在是理解不了林海涛今天的反常举动。林海涛和吴健伟之间打打闹闹几十年,上午吵下午好是家常便饭。别说和吴健伟出去吃饭,一块去外市出差住宾馆,林海涛都知道,他也没说什么呀!林海涛这几天是怎么了?突然变得小心眼了。

  天亮了。林海涛把早饭做好,孟欣和林博文吃饭,林海涛打扫厨房卫生。

  林博文问:“爸,你几点回来的?”

  林海涛支支吾吾地说:“几点,……我……没注意。”

  孟欣狠丢丢地说:“十二点,闹腾到十二点,林海涛,我和博文十点准时睡觉,你在家休假,要遵守我和博文的作息时间。”

  林海涛嗯了一声。

  林博文说:“爸,孙叔说你回部队了,到门岗后又走了,为什么?”

  林海涛吓一跳,连忙追问:“孙叔还说什么了?”

  林博文说:“没说什么,就说你去赴餐了。”

  林海涛没明白赴餐是什么意思,问了句,“赴餐?”

  林博文解释说:“吃饭。”

  林海涛长出一口气,说:“没事别给孙叔打电话,他很忙。”

  孟欣不高兴地插话说:“不打电话,谁知道你跑哪去了。”

  林海涛看了孟欣一眼,没接茬。

  孟欣说:“今天别乱跑,在家等吴健伟。”

  林海涛想着部队的事,想着自己的前途事业,哪有心情陪吴健伟扯淡,说:“不去,没心情陪他打什么高尔夫。”

  林博文连忙插话说:“爸,你就去看看呗!地老大了,草坪,绿树,养鱼池,空气还好。”

  林海涛问:“你去过?”

  林博文炫耀地说:“去过,我打得还挺好呢,吴叔说我有培养价值。”

  林海涛一听就火了,说:“吴健伟混蛋玩意,教我儿子打高尔夫,他安的什么心。”

  林博文不满地说:“你别怨吴叔,我自己愿意去,吴叔说要培养我的贵族精神。”

  林海涛狠批儿子的歪歪理,说:“屁话,打高尔夫的都是些游手好闲的人,培养寄生虫还差不多,我告诉你,以后不许去,离吴健伟远点。”

  林博文不高兴了,使劲放下筷子,不吃了。林海涛想发作。

  孟欣见势不妙,赶紧灭火,说:“海涛,你长年累月不在家,吴健伟拿出宝贵的时间陪你儿子玩,你得感谢人家。”

  林海涛见孟欣说的有理,只好说:“玩可以,别教孩子打高尔夫。”

  孟欣苦笑一下,说:“别说打高尔夫,他就是陪孩子弹玻璃球,我都感谢人家吴健伟,男孩子不得找个男的陪着玩,还不废了。”

  林海涛话里带着火药味,说:“找谁别找吴健伟。”

  孟欣不高兴地说:“林海涛,你怎么回事,专门回来和我们娘俩打架来了。”

  林海涛唧唧歪歪地说:“没心情和你打架,赶紧上班吧!”

  孟欣彻底火了,说:“林海涛,你几个月不回来一趟,好容易把你盼回来了,你说你,到家没几个小时,和我没说几句话,你就跑出去喝大酒,还把人家都喝医院去了,你想干什么?”

  林海涛阴沉着脸说:“给你纠正一下,吴健伟装病。”

  孟欣狠狠瞪了林海涛一眼,说:“装病也是你给整医院的,不知好歹,爱去不去;林博文,走。”

  林海涛没法接茬,去厨房刷碗,林博文跑到厨房,给林海涛台阶下。

  林博文说:“爸,我妈说啥,你就听着,你老呛着她干啥。”

  林海涛说:“她老替吴健伟说话。”

  林博文安慰道:“你别多心,有我在,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还不相信我是咋的。”

  林海涛说:“看吴健伟就来气。”林海涛拿吴健伟说事,实际是排解心中的苦闷。

  林博文说:“情理之中,意料之中,没有节外生枝。”

  林海涛缓和一下语气说:“上学去吧!”林海涛继续收拾厨房卫生。

  林博文跑到门口,讨好地喊了一声,“爸,你给我妈买的连衣裙哪去了?快叫我妈穿上呀!”

  林海涛从厨房跑出来,林海涛一愣,说:“啊!连衣裙,什么连衣裙?”

  林博文以为林海涛还没消气,说:“水粉色的连衣裙,昨天放鞋架下面的,爸,叫我妈试试呀!”

  林海涛吓一跳,心想:连衣裙啥时候叫她们娘俩发现了,林海涛磕磕巴巴说:“那……,来不及了,回来试,快走。”

  孟欣见林海涛不愿意把连衣裙拿出来,感到很恼火,说:“我不穿,走。”

  孟欣气哼哼地领林博文走了。

  林海涛关上门,林海涛自言自语说:“坏了,坏了。”

  林海涛扒窗户看孟欣和林博文上车走了,急急忙忙穿衣服。

  美丽苑景小区大门口。林海涛急匆匆走出大门岗,刚走几步,后面有人喊他。

  林海涛不用回头看,就知道吴健伟来了,心里暗暗叫苦。

  吴健伟的奔驰车斜停,挡住林海涛的去路,林海涛骂了句,“又来烦我。”

  林海涛绕过奔驰轿车要走。

  吴健伟边打电话边下车,说:“我马上过去,好了,挂了。”吴健伟紧跑几步,一把拉住林海涛。

  吴健伟说:“海涛,上车。”

  林海涛甩开吴健伟的手,说:“放手。”

  吴健伟说:“说好打高尔夫球!你忘了?”

  林海涛决绝地说:“我不去。”林海涛扭头就走,心想:连衣裙的事要是暴露了,自己的脸面就彻底丢尽了,赶紧去商场再买一件。

  吴健伟堵住林海涛,大气地说:“有事不要紧,我送你去,上车。”

  林海涛缓和一下口气说:“不用,你忙你的去吧!”林海涛又要走。

  吴健伟说:“你看看,我起大早来接你,你咋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林海涛眉头一皱,说:“天刚亮,你就来纠缠我,你还有完没完?”

  吴健伟委屈地说:“叫你说的,上学那几年,哪天不是我在你们家楼下等你,春夏秋冬,天天不落,我还得给你背书包;现在条件好了,车接车送,你还想咋的,走。”

  林海涛不情愿地上车,吴健伟傻傻一笑。

  奔驰车行驶在街头。

  林海涛面无表情地说:“前面停车。”

  吴健伟得意一笑,说:“孟欣说了,你今天跟我混。”

  林海涛说:“我有事。”

  吴健伟的黏糊劲上来了, 开始刨根问底,“啥事,说,我陪你去办。”

  林海涛冷冷地说:“我去医院。”

  吴健伟饶有兴趣地问:“哪个医院?我送你去。”

  林海涛说:“市人民医院。”林海涛故意气吴健伟。

  吴健伟有点火了,唧唧歪歪地说:“林海涛,你没完了是不是?你真要去问大夫?”

  林海涛说:“对,问大夫。”

  吴健伟说:“海涛,间歇性房颤,心电图已经查出来了,你不用去了。”

  林海涛说:“哪……,我更得去问问大夫,房颤能不能死人。”

  吴健伟说:“死不了,我活的好好的,你别瞎操心了,练练高尔夫,呼呼新鲜空气,什么病都好了。”

  林海涛说:“停车。”

  吴健伟嘴角露出笑意,说:“有本事你就跳车。”

  林海涛说:“吴健伟,你这黏人的劲一点没改。”

  吴健伟反驳说:“我黏你,还是你黏我?你急三火四跑新兰大酒店灌我酒,谁黏谁?”

  林海涛意味深长地说:“我真不该回来休假。”

  吴健伟哼了一声,说:“回部队好哇!我这就给你送回去。”

  林海涛说:“你想吧!”

  吴健伟说:“海涛,真生气了?”

  林海涛说:“跟你犯不上。”林海涛心想,部队那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那有心情和你置气。

  吴健伟说:“什么态度,我给你们家扛了十五年的活,感情,你一点不领情。”

  林海涛说:“我可没请你,你自己屁颠屁颠的愿意干。”

  吴健伟哎了一声,说:“林海涛,你拍良心说,孟欣跟你十五年了,孟欣享福没?”

  吴健伟提孟欣,林海涛最不愿意听,林海涛说:“什么意思?难道孟欣跟我遭罪了?”

  吴健伟咬牙说:“遭罪了,确实遭罪了,孟欣天天抱博文挤公交车上班,一抱三四年,春夏秋冬,你抱过一次吗?”

  林海涛不冷不热地说:“孩子都是妈带大的。”

  吴健伟火了,吴健伟说:“混账逻辑,孟欣下岗回家后,送过报纸,推销过锅碗瓢盆,招了多少白眼,受了多少气,你知道吗?”

  这些林海涛都知道,妻子受的苦,林海涛怎么那不知道,吴健伟提这些,就是要显摆自己的能耐,林海涛说:“孟欣今天风光了,开着宝马轿车进进出出,得感谢你呀!”

  吴健伟说:“错,孟欣有能力有水平,该有这个待遇,她谁都不用感谢;但是,你,林海涛,你得感谢我。”

  林海涛说:“我凭什么感谢你?”

  吴健伟说:“你,一年到头漂泊海上,碧海蓝天云游四方,我,长年累月给你们家当伙计,博文小的时候有病有灾的,我开着小破夏利,半夜三更抱你儿子上医院,对了,还扛煤气罐上你们家六楼,一个月一个,我扛了十年;对了,你们家买新房贷款,首付三十万用的是积蓄,肯定有你的钱,但是,新房装修,都是孟欣张罗的钱,我要拿,孟欣不干,孟欣有志气,咱服气,你一个指头没动,我给孟欣当参谋,我请工程师给你们家画图纸,找装修公司,选材料,新房装修好了,你夹个包颠颠回来了,你自己说,你该不该感谢我?”

  林海涛被问住。

  吴健伟说:“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林海涛不是老自诩顶天立地吗,对这个家,你出力了吗?你说,你该不该感谢我?”

  林海涛不得不点头,说:“我承认,你对我们家的帮助很大。”

  吴健伟激动了,说:“海涛,你以为我看你面子?你是我体委,光屁股长大的哥们?啊呸,是孟欣的人格打动了我,背着三岁的博文,蹲马路边卖锅碗瓢盆,他们娘俩遭了多少罪?你知道不知道?你扛个大肩牌子有屁用?”吴健伟眼泪包眼圈。

  林海涛眼圈也红了,说:“卖锅碗瓢盆我知道,在路边卖我不知道。”

  吴健伟擦一把眼泪,说:“叫城管撵的直跑,博文吓的哇哇哭,可怜呀!孟欣太不容易了。”

  林海涛也大吃一惊,说:“孟欣说在土杂商店干活呀!”

  吴健伟说:“怕你分心呗!海涛,孟欣嫁给谁,也不至于吃这么多苦,嗨!嫁给你,半年,一年,见不到人影,和守活寡有什么两样,孟欣遭老罪了,林海涛,你欠老婆的,你欠孩子的。”

  林海涛委屈地说:“我不是在部队执行任务吗!”

  吴健伟说:“你执行任务该孟欣屁事,孟欣找的是丈夫,不是任务。”

  林海涛低头小声说:“健伟,谢谢你。”

  吴健伟摇头晃脑地说:“真心的?”

  林海涛点头说:“真心的。”

  吴健伟笑了,说:“我不用你谢,你得感谢孟欣,千里挑一好女孩,嫁给你了,你多有福,班花,不,校花,跟你了,你得珍惜她呀!”

  林海涛直愣愣地问:“你叫我怎么办?离开部队回家?”

  吴健伟满怀豪情地说:“海涛,最难是时候都过去了,你在部队好好干,争取当个大官,也算孟欣没白跟你一回。”

  林海涛叹口气说:“要是当不上大官怎么办?”

  吴健伟狠狠地说:“那你就是饼子,你天天骂我是饼子,你爬不上去,你就是饼子,孟欣嫁了个饼子。”

  林海涛心虚气短地说:“健伟,我的脾气你知道,老得罪人,怕是没机会了。”

  吴健伟瞪了林海涛一眼,说:“你少来,不许打退堂鼓,必须往前冲,卯足了劲的往前冲,当个大官给我看看,别叫我瞧不你。”

  林海涛长长叹口气,吴健伟鼓励道:“别泄气,你能行。”

  高尔夫球场。林海涛下车,林海涛说:“地方不小呀!”

  吴健伟说:“一般般,五百亩地,小型高尔夫球场,九个洞,算是我给精英们提供一个交流见面的场所吧!”

  林海涛一愣,问道:“这是你的球场?”

  吴健伟做个鬼脸,说:“啊,不是我的,我能领你来,下一步,看见没,对面那一片庄稼地都买下,往大了干。”

  林海涛说:“政府规定,不让建高尔夫球场呀!”

  吴健伟说:“以建影视基地的名义买下来,一点一点往外扩。”

  林海涛说:“能行吗?”

  吴健伟从车上拿下两包球杆,吴健伟喊球童。

  球童跑过来,接过球杆包,吴健伟拿出一副球杆,吴健伟说:“海涛,拿着。”

  林海涛接过球杆。

  林海涛问:“怎么打?”

  吴健伟说:“我教你。”

  吴健伟教林海涛打高尔夫,两个人手把手,比比划划的,像是两个亲兄弟。

  一会,两辆车开过来,在球场边上停下,牛成利和范区长有说有笑地走过来,牛成利和吴健伟打招呼,吴健伟快步走过去。

  牛成利满脸笑容地说:“吴总,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的父母官,范区长。”

  吴健伟点头哈腰地说:“范区长好。”

  范区长彬彬有礼地说:“你好。”

  牛成利说:“范区长,这就是风帆远洋渔业公司吴健伟总经理,这位是?”牛成利看见林海涛。

  吴健伟把林海涛拉过来,吴健伟:“林海涛,我同学,中国海军护卫舰舰长,中校,两杠两星,去过亚丁湾呢。”

  林海涛很有礼貌的和范区长牛成利握手。

  范区长说:“牛总,建影视基地是好事,政府支持,这块地得上千万,你花花影视有钱吗?”

  牛成利胸有成竹地说:“有,风帆远洋渔业公司是我的合作伙伴,资金没问题。”

  吴健伟点头表示认可,说:“这一点清范区长放心。”

  范区长说:“风帆远洋的口碑很好,吴总也是长海市响当当的人物。”

  吴健伟不好意思了,说:“都是区委区政府领到的好。”

  牛成利拿出规划图,牛成利说:“那是,范区长,您看,影视城将打造成山城小镇,拍戏,观光旅游,餐饮服务,土特产品销售一条龙服务,影视城一定是长海市一个新的文化旅游亮点。”

  范区长说:“不错,等我回去和书计汇报一下,今天就到这,规划资料我拿走。”

  牛成利说:“范区长,您好容易来一回,打几杆。”

  范区长推脱说:“不允许的。”范区长要走。

  林海涛忽然冒了一句,“范区长,你等一下,现在还让不让建高尔夫球场?”

  范区长说:“不让,政府有规定。”

  林海涛说:“假如有人假借建影视基地的名义,建高尔夫球场怎么办?”

  范区长态度坚决地说:“绝对不容许。”范区长转头看牛成利,问:“牛成利,怎么回事……”

  牛成利一愣,牛成利没底气地说:“没有……的事。”

  范区长气哼哼地走了。牛成利喊道:“范区长,您听我说……”

  范区长走远了。

  牛成利回头问吴健伟,“吴健伟,他是怎么知道的?”

  吴健伟不好意思地低头说:“我说的。”

  牛成利恼羞成怒,骂道:“吴健伟,你嘴上有没有把门的?你彪了?”牛成利拿球杆敲吴健伟的肩膀。

  林海涛一把夺下球杆,扔出老远,林海涛说:“有本事冲我来。”

  牛成利转身对林海涛说:“你嘴可够欠的。”

  林海涛说:“你心可够黑的,区长都敢骗。”牛成利往上冲,要跟林海涛动手,吴健伟拉住牛成利。

  林海涛鄙视地看着牛成利,说:“张牙舞爪的。”

  牛成利大喊大叫,“老子今天要揍你。”

  林海涛也火了,说:“打就打,来吧!”两个人剑拔弩张要动手。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司令要追究责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