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去舰队机关演讲
刘海军2019-04-07 02:415,349

  医院急诊走廊。李茹给吴健伟办出院手续,从病房出来,手里拎一个大塑料袋(吴健伟住院的东西),李茹和郭巧巧走了一个对头。郭巧巧想问林海涛的联系方式,又怕引起李茹的误会,话就咽了回去。

  医院急诊办公室。郭巧巧拿连衣裙在自己身上比划,金悦进来。

  金悦问:“衣服还没送回去?”

  郭巧巧说:“吴健伟出院了,酒蒙子也没来。”

  金悦说:“刚才来个女的,给吴健伟办理出院手续,你快去追。”

  金悦从窗户往外看,金悦说:“走了,你晚一步。”

  郭巧巧说:“吴健伟走了,也不知道酒蒙子能不能回来。”

  金悦埋怨地说:“你呀,就怪你磨磨蹭蹭的。”

  郭巧巧说:“要是找不到酒蒙子,你就留下穿吧!”郭巧巧放下衣服。

  金悦没说话,郭巧巧晃晃悠悠走了。

  金悦拿连衣裙仔仔细细的看,嫣然一笑。

  远洋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吴健伟坐在沙发里,双手抱头,说:“孟欣,李和祥那面怎么样了?”

  孟欣放下手里的电话听筒,说:“还在了解;健伟,回忆回忆这几年,每次和奥特莱谈合同,他总能最后拿住我们,这个家伙像是能掐会算似的,你说是不是呀!”

  吴健伟把头往沙发靠背上一仰,激恼地说:“可不是怎么地,每次价格谈判都是以我们的底线成交,你说说,看着一块大肥肉挺诱人,咬上去都是骨头,吐出去又舍不得,咽下去都是眼泪。 ”

  孟欣感慨地说:“越怕越躲越出岔呀!”

  吴健伟说:“可不是咋地,我都怕他了,老奸巨猾成精了。”

  孟欣看着吴健伟说:“奥特莱说,他走了,你就好了,健伟,你装病的事,林海涛没发现,大夫护士没发现,奥特莱怎么能地发现呢?”

  李茹从办公室门前走过。

  吴健伟看李茹的背影,说:“是呀!问题出在哪呢!”

  林海涛坐在公共汽车上,手机铃声响起来,林海涛看来电显示是孟欣的电话,林海涛接电话。

  林海涛气哼哼地说:“讲话”。

  电话里,传来孟欣的声音,“海涛,你回家了?”

  林海涛回答说:“没。”

  远洋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孟欣捂住电话听筒,对吴健伟说,“林海涛真生气了。”

  吴健伟说:“劝劝。”孟欣点头。

  孟欣对电话听筒说:“好啦!多大点事,你忘了欺负人家吴健伟的时候了。”

  电话里,传来林海涛的声音,“越想越来气,欠揍的玩应。”

  吴健伟起身要接电话,孟欣躲开,说:“你消消气,都是老同学,谁跟谁呀!”

  吴健伟对电话听筒喊,“海涛,我请你吃饭。”

  电话里,传来林海涛的骂声,“兔崽子,滚犊子。”

  林海涛把手机关了。

  孟欣放下电话听筒,说:“撂了,看看,就这驴脾气,你惹呼他干嘛!”

  吴健伟撇嘴说:“从小到大,他欺负我行,我稍微反抗一下,他就不愿意,他怎么就能霸道,我怎么就不能扬眉吐气一把。”

  孟欣手机响,孟欣连忙接电话,孟欣焦急地说:“等你电话呢,快说。”

  吴健伟凑近孟欣,听手机里传来的说话声。

  公共汽车到终点站,林海涛下车。不远处是舰队机关的大门岗。

  林海涛整理一下军容,大步向舰队机关大门走去。

  孟欣办公室。孟欣放下手机,说:“健伟,最新消息,李和祥碧海公司租远洋渔船了。”

  吴健伟急切地问:“几条。”

  孟欣回答说:“三条,都是一千多吨的。”

  吴健伟一拍大腿,说:“你看看,你看看,奥特莱真和李和祥联系上了,我们公司彻底没戏了,这可怎么办呀!”吴健伟从沙发上跳起来,在办公室里打起转转。

  孟欣拿起手机,示意吴健伟别说话,孟欣拨通电话,说:“刘船长,最近有招远洋船员的消息吗?嗯,对,嗯,注意收集这方面的消息,嗯,有消息告诉我,撂了。”

  吴健伟灰心丧气地说:“完了,完了,傲慢轻敌,大意失荆州。”

  孟欣说:“健伟,你别遇点事就唉声叹气的,你不想想,李和祥光租船有什么用,远洋船员从哪来?”

  吴健伟满脸愁云地说:“招呗!那还不简单。”

  孟欣说:“你说的轻巧,你以为谁上船都能干活?招一帮不熟练的船员,还不如不去,去了也白去。”

  吴健伟的脸色马上多云转晴,说:“对呀!我把这茬忘了。”

  孟欣说:“有船没有人,等于零,干不好,还得赔钱,账面变负数。”

  吴健伟笑眯眯地说:“孟欣,你这一说,我心就宽敞多了。”

  孟欣说:“不能麻痹大意,看住我们的船员,防止碧海挖墙角。”

  吴健伟说:“嗯,你说的对,先看住我们的人,叫李和祥有船没人。”

  孟欣说:“你给各船长打电话,有辞职不干的,马上报公司,查明原因,想尽一切办法留人。”

  吴健伟给孟欣竖大拇指,吴健伟拿起手机打电话。

  舰队大会议室。王司令和程政委坐在主席台,台下是几百名舰队机关干部。

  王司令说:“海军装备会议的内容就这些,请政委作指示。”

  程政委说:“同志们,我们踏入了海军大发展的历史关头,时代催人奋进呀!但是,我们不能被喜悦冲昏头脑,新舰艇陆陆续续装备部队,新装备新武器就是新课题,四部机关要下到舰艇的各个战位,查隐患,找苗头,尽快制定完善新式武器装备安全操作规程守则,……

  林海涛突然出现在主席台上,林海涛说:“报告,长海舰舰长林海涛,有话要说。”

  程政委看了一眼林海涛,说:“会议马上就结束了,你等一会。”

  林海涛又向前跨了一步,说:“等不了了,再等我就爆炸了。”

  程政委面露愠色,说:“不懂规矩。”

  林海涛说:“我军三大民住,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政治民住,我有发言权。”

  程政委火了,说:“林海涛,我命令你,下去。”

  王司令开口说话了,“叫他说。”

  林海涛说:“战友们,有人说我林海涛矫性,不识时务。是的,舰长当的顺风顺水的,干嘛要得罪人?干嘛要自不量力出风头?干嘛要给上级找麻烦?战友们,我老做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我是大清海军铁甲舰上一名炮手,可能在东海,也可能在黄海,海面上煤烟翻滚,看不见太阳,海面是黑色的,敌舰黑压压一片,海面上炮声隆隆,砸过来的炮弹如电闪雷鸣,敌舰向我压过来,越来越近,我声嘶力竭的喊开炮开炮,我们的炮弹打不出去,炮弹是木头的,在我手里轻飘飘的,一使劲直掉木头渣,我经常被这样的噩梦惊醒,吓出一身冷汗;还好,这只是一个梦,手里握的是枕头。战友们,我老有种冲动,那就是向敌舰开炮,打沉它狗日的。战友们,我把演习当真了,演习就是演习,干嘛要当真,比划比划,你好我好,就完了,干嘛要脸红脖子粗的争个长短论个输赢,你们说是不是?

  会场一片寂静。

  林海涛在星海广场下车,林海涛一个人漫步在海边。眉头紧锁,漫无目的地走。

  手机响起来,是孟欣来的电话,林海涛把手机关了,向海边走去。

  孟欣家。林博文心不在焉地写作业,侧耳听孟欣打电话。

  孟欣把电话放下。

  林博文问:“还不接电话?”

  孟欣说:“真愁人,我这看着你学习,还得挂着你不懂事的爹。”

  林博文说:“不怨我爸,吴叔做的太过分了,装病,装吐血,我爸能不着急吗!怨吴叔。”

  孟欣问:“博文,你爸能在哪?”

  林博文说:“回部队了,肯定回部队了。”

  孟欣不放心地问:“他能不能去找吴健伟算账?”

  林博文说:“不能,吴叔闹的事,在我爸眼里都是小事。”

  孟欣说:“我得给吴健伟打个电话问一问。”孟欣打吴健伟手机,孟欣说:“健伟,林海涛去没去你那?”

  电话里,吴健伟说:“没,海涛没回家?”

  孟欣抱怨地说:“深更半夜不回家,这算怎么回事;小的不省心,老的也不省心,还有你,能惹事不能承事的玩应。”

  电话里,吴健伟说:“你就能指责我,我跟他开个小玩笑,他就火了,瞪眼扒皮的,至于吗?”

  孟欣说:“林海涛什么脾气你不知道?你有意耍弄他,他能不火冒三丈吗?”

  电话里,吴健伟说:“他灌我酒就有理了?驴脾气一点没改。”

  孟欣说:“你们俩都不是省油的灯。”

  电话里,吴健伟说:“嗨!孟欣,也难为你了,就林海涛这臭脾气,这么些年,你怎么和他过的。”

  孟欣说:“怎么过,几个月见不了一次面,没等打起来,人就走了,没有机会打。”

  电话里,吴健伟说:“嗯,我看了,就让他在部队呆着吧!”

  孟欣说:“叫你说的,林海涛还能当一辈子兵?我还能老过牛郎织女的生活?”

  电话里,吴健伟说:“林海涛这个家伙毛病太多,而且改不了,我是替你着急呀!你说说,当初要是……

  孟欣说:“你别瞎操心了,撂了。”

  电话里,吴健伟说:“孟欣,海涛回来了,你给我来个电话,我有点不放心了。”

  孟欣说:“老实睡你的觉吧!”

  孟欣放下电话。自言自语说:“俩二呼蛋子。”

  远洋渔业公司吴健伟办公室。吴健伟面前摆两桶方便面,吴健伟放下手机,说:“孟欣嫁给林海涛,一点福都没享着,你说是不是?”

  李茹在桌子上写东西,假装没听见。

  吴健伟用怀疑的眼神看李茹,说:“李茹,你说,奥特莱怎么能猜出我装病?”

  李茹头都没抬,继续写东西,说:“不知道。”

  吴健伟吃了口方便面,眉头紧锁,吴健伟手机响,吴健伟没好气的接电话,说:“说话,明天问孟总,我不知道,你当我是鼻子耳朵插电线万事通呀!孟欣知道,你问她。”

  吴健伟放下电话,刚刚想吃方便面,电话又响起来。

  吴健伟接电话,不耐烦地说:“找孟欣去,她知道,噢,牛总,说,我干什么?我吃饭呢!天天吃燕窝鱼翅得吃死,我吃方便面呢,你听。”吴健伟哧溜哧溜吃方便面,吴健伟说:不是海参,真是方便面,桶面,多少钱?我不知道,骗你干什么。”

  吴健伟问:“李茹,多少钱一桶?”

  李茹说:“四块八。”

  电话里,牛成利说:“吴总,告诉你个好消息,范区长关系打通了,明天去看地,我给你引荐一下,你有没有时间?”

  吴健伟惊喜,说:“有时间,你真行。”

  电话里,牛成利说:“高尔夫球场见。”

  吴健伟连忙答应,说:“好,好,咱们球场见。”

  吴健伟放下手机,说:“新来个区长,牛总给约出来了。”吴健伟吃完一桶方便面,又拿起另一桶。

  李茹边写东西边笑,偷偷笑。

  吴健伟把方便面筒放下,说:“我知道你笑什么,吐血的事,是不是?”

  李茹用讽刺的口吻说:“您挺机智。”

  吴健伟说:“啊,你是没见到那场面,林海涛一杆子冲进门,吓我一跳,眉毛立着,凶神恶煞似的用手指着我,我一激灵,坏了,这是来找茬的,怎么办呢!跑,不行,跑不出去,门叫他堵上了;喝,不行,我喝不过他;打,不行,从小到大我没占过便宜,竞他打我;找人救场,电话叫林海涛抢去了,我是内无保镖,外无救兵,林海涛二话不说,打开一瓶白酒,一人半斤,要干。

  李茹一咧嘴,说:“我的妈呀!要死人的。”

  吴健伟说:“啊,硬头皮喝。”

  李茹说:“姐夫酒量够厉害。”

  吴健伟说:“这还没完,讲了不到三句话,咔嚓,第二瓶白酒打开。”

  李茹吓的一激灵,说:“妈呀!”

  吴健伟说:“你说说,不喝不行,讽刺挖苦还骂人,逼你喝,林海涛看我喝倒了,大摇大摆地走了,没人证没物证,死都白死,想什么办法赖上他呢,找啥呢,嗨,天无绝人之路,我给孟欣定的生日蛋糕上有三朵小红花,奶油的,通红通红的,我把小红花吃了,接着就出溜桌子底下了。”

  闪回。林海涛掐腰看吴健伟把酒喝了,吴健伟扑通一声倒地,林海涛微微一笑扭头走了,吴健伟晃晃悠悠爬起来,扶桌子打开生日蛋糕,抓起三朵小红花吃下,晃晃悠悠倒地,人事不省,女服务业进来,大吃一惊,女服务业喊:“吴总,吴总,哎呀!来人那,吴总吐血了。”

  闪回完。

  李茹捂嘴乐,说:“哎呦!真有你的。”

  吴健伟说:“吃完小红花就倒了,什么不知道了。”

  李茹有点惊奇林海涛的酒量,“姐夫没事?”

  吴健伟说:“没事,他能喝,一瓶半没事。”

  李茹说:“太可怕了。”

  吴健伟说:“不讲理,霸道,我上学的时候,叫他欺负毁了,当个破体委,咋咋呼呼,说一不二;要不叫孟欣收留我,学习小组都没人敢要我。”

  李茹说:“怪不得你对孟欣姐好。”

  吴健伟遗憾地说:“好有啥用,给林海涛生儿子了,嗨,你说说,孟欣要是跟我,我还不打板给她供起来。”

  李茹不高兴了,把手里的笔一摔,起身走了。

  吴健伟一耸肩,讨个没趣,吴健伟自言自语说:“傻丫头,你怎么能和孟欣比呀!”

  孟欣家。晚上九点了,林海涛还没有消息,孟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心神不宁。

  林博文说:“妈,你别晃了,我都晕了;我爸又不是小孩,没事的。”

  孟欣说:“废话,啥叫没事,有事就晚了。”

  林博文说:“要不,要不你就开车去部队看看,两个小时就到了。”

  孟欣说:“他不在部队怎么办?给你爸丢人现眼呀!”

  林博文说:“也是,这可怎么办,有了,给副舰长孙叔叔打电话。”

  孟欣说:“我没有孙叔叔的电话号码。”

  林博文说:“我有。”林博文煞有介事的翻出自己小通讯录,通讯录封面上写保密二字。

  林博文说:“记好了,130……”

  孟欣说:“只好这样了。”孟欣按手机键,给孙副舰长打电话,电话嘟嘟响。

  林博文嘱咐孟欣说:“注意保密,别叫职务,别说舰艇舷号,别说和部队有关的事。”

  孟欣把手机递给林博文,说:“我不会说,博文,你说。”

  林博文说:“手机给我,我说。”

  林博文接过手机。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绝不低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