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司令要追究责任
刘海军2019-04-11 08:395,900

  牛成利手握球杆和林海涛对视,林海涛毫不示弱地瞪着牛成利。<p>  牛成利看着林海涛一身的肌肉疙瘩,口气软了,说:“当兵的,我懒得理你;吴健伟,眼看就成的事毁了,别怨我。”<p>  牛成利把球杆使劲摔在地上,气哼哼地走了。吴健伟傻眼了。<p>  林海涛诚恳地说:“健伟,做生意诚信是根本,尊章守法是底线。”<p>  吴健伟满腔的愤怒突然爆发,暴跳如雷地骂道:“你懂个屁呀!林海涛,海上买卖说完就完了,海上干不下去了,我怎么办,不囤点土地,我喝西北风去呀!你呀!赶紧给我滚。”<p>  林海涛耐着性子说:“健伟,小心那个姓牛的。”<p>  吴健伟愤怒到了极点,大喊一声,“滚。”<p>  驱逐舰支队长办公室。韩政委急匆匆走进来,韩边走边说:“坏了,坏了。”<p>  杨支队长也一愣, 韩政委很少说坏了两个字,而且连说两个坏了,“怎么了?”<p>  韩政委抓心挠肝地说:“林海涛昨天跑舰队演讲去了,当着二百多机关干部的面,大放厥词,你说说,这小子是不是彪了?”<p>  杨支队长火了,杨支队长大声说:“过分了。”<p>  韩政委说:“王司令程政委就在台上坐着,下不了台了,大眼瞪小眼,气的干嘎巴嘴,林海涛这回是在劫难逃了。”<p>  杨支队长也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说:“林海涛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p>  韩政委说:“老杨,快想办法呀!”<p>  杨支队长无奈地说:“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我能有什么办法。”<p>  韩政委恼怒地说:“林海涛我不管了,交给你管吧!”<p>  杨支队长一噘嘴说:“你是政委,你不管谁管?”<p>  韩政委哎呀一声,说:“破裤子缠腿了,我怎么摊上这么个玩应。”韩政委摔门走了。<p>  杨支队长长叹一口气。<p>  远洋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李茹一脸不高兴地给孟欣贴膏药。<p>  孟欣细声细语地说:“李茹,我这几天说话有点重,你别记恨我。”<p>  李茹嘴不对心地说:“不记恨。”<p>  孟欣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吴健伟和公司,希望你能理解我。”<p>  李茹敷衍着所:“我理解。”<p>  孟欣语重心长地说:“吴健伟的买卖越做越大,风险也越来越大,我们稍不留神,就可能倒闭破产,所以,你和我都得瞪起眼睛加倍小心。”<p>  李茹这就话听进去了,也诚恳地回答,“嗯,我听你的。”<p>  孟欣看了一眼李茹,说:“我把你推荐给吴健伟,就是想叫公司能长治久安,有我在公司,你的地位没问题,以后我不干了,你的地位就不好说了,老吴家人成帮成伙的,你弄不了他们。”<p>  李茹回答的很干脆,说:“你不干了,我就走了。”<p>  孟欣眉头一皱说:“别说傻话,远洋渔业和别的公司不一样,老话讲,家有万贯,长毛带草的不算,何况在海上找食,吴健伟不能出一点闪失,每一次决策都得规避风险,我相信你能行,关键是你得把位置占住,最保险的办法就是和吴健伟结婚。”<p>  李茹脸一下子红了,小声说:“吴总不搭理我。”<p>  孟欣用埋怨的口气说:“你呀!你就不能主动点。”<p>  李茹娇羞地说:“主动多别扭,多难为情。”<p>  孟欣说:“在一起时间长了,就有感情了,吴健伟的为人你放心,我太了解他了。”<p>  李茹一脸的傻呆萌,小声说:“全靠孟姐了。”<p>  孟欣一听就来气来,心想:一天安排你十几个小时围着吴健伟转,我还得怎么帮你。孟欣说:“你呀!给他开两年车,算是白开了。”<p>  李茹支支吾吾地说:“可能,可能不开车更好。”<p>  孟欣嘿嘿一笑说:“傻话,你不给他开车,你知道他一天都接触什么人,满街的诱惑,我们不得不防。”<p>  李茹使劲点头,说:“我懂了。”<p>  孟欣说:“多交流,多沟通,别一天冷冰冰的。”<p>  李茹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p>  丙商场。林海涛急急忙忙来到商场买衣服。<p>  林海涛问:“服务员,我前天买的连衣裙,还有吗?”<p>  服务员问:“什么款式的?”<p>  林海涛说:“水粉色,你推荐给我的。”<p>  服务员恍然大悟,说:“噢,我想起来了,没有了,卖完了,你太有眼光了。”<p>  林海涛遗憾地看着服务员说:“糟糕,这可怎么办?我还想要一件。”<p>  服务员又拿起一件连衣裙说:“先生,您再看看这一款,最新款的,还便宜三百圆。”<p>  林海涛连忙否定,说:“不行,我要和上一件一模一样的。”<p>  服务员说:“抱歉,卖完了,实在是没办法帮您。”<p>  林海涛又问:“别的商场有没有?”<p>  服务员说:“没有,这是专卖店,本市就一家。”<p>  林海涛还是不死心,说:“有没有跟这个款式差不多的,水粉色的?”<p>  服务员摇头说:“没有,你看看别的牌子吧,去别的店找一找。”<p>  林海涛说:“好吧!我再转一转。”林海涛在商场转悠,愁眉苦脸的转悠。<p>  突然,林海涛手机铃声响,来电是个陌生电话号码。<p>  林海涛接电话,林海涛说:“我是林海涛,您是哪位?”<p>  电话里,金悦说:“我是医院金大夫,林先生,请你来医院一趟。”<p>  林海涛没弄清是哪个金大夫,问:“有事么?”<p>  电话里,金悦说:“请您把衣服拿走。”<p>  林海涛一听是叫去拿衣服,马上就明白了,连忙说:“好,好,我马上就到,等着我,我马上就到。”林海涛欣喜若狂,大步流星往外走。<p>  医院急诊办公室。金悦放下手机。<p>  郭巧巧吃惊地问:“金姐,酒蒙子真来拿衣服?”<p>  金悦说:“啊,马上过来。”<p>  郭巧巧一脸的嫌弃,说:“什么人那!大忽悠,大骗子。”<p>  金悦鄙视地看着郭巧巧,说:“你呀!给个棒槌就当针(真),人家跟你客气客气,你还真收下了。”<p>  郭巧巧露出玩世不恭地神情,说:“金姐,你说,现在的男人,啊!别说男子汉气概了,就拉屎往回坐的劲头,连个娘们都赶不上。”<p>  金悦瞪了郭巧巧一眼,说:“东西就不是你的,你凭什么留下。”<p>  郭巧巧说:“他应该赔的,凭什么不要?连衣裙被吐的一塌糊涂,啊,前胸吐的都是,恶心死了。”<p>  金悦火:“洗洗再穿呗!”<p>  郭巧巧做出呕吐地口型,说:“叫我,我可不干,马上就扔了,你不膈应,你可真行。”<p>  话音未落,咣当一声响,门被撞开,小混混黄大鹏闯进来。金悦郭巧巧吓一跳。<p>  黄大鹏撇嘴瞪眼,大喝一声:“躲这了。”<p>  郭巧巧小心翼翼地问:“干吗?”<p>  黄大鹏恶狠狠地说:“找你。”黄大鹏把手上的纱布揭开,露出又红又肿的伤口。”<p>  黄大鹏把手伸到郭巧巧眼前,说:“你看看你干的好事。”<p>  郭巧巧自知理亏,说:“去处置室。”郭巧巧和黄大鹏去急诊处置室。<p>  驱逐舰支队支队长办公室。杨支队长说:“老韩,林海涛在舰队机关演讲的事,肯定是闯祸了,躲是躲不掉了,走,咱俩去见王司令程政委。”<p>  韩政委马上反对,说:“你是林海涛老舰长,你自己去吧!”<p>  杨支队长尴尬一笑,说:“话说的,林海涛军校毕业上舰报到,还是你给我送来的呢。”<p>  韩政委说:“还有七个学员呢,哪个像他,满头是刺,一身歪歪毛病。”<p>  杨支队长说:“走。”<p>  韩政委说:“不去。”<p>  杨支队长说:“你陪我去,王司令训我,不会训你的。”<p>  韩政委说:“程政委能饶了我?我不上你当,我不去。”<p>  座机电话响,杨支队长看电话,说:“王司令来的电话。”<p>  韩政委急忙往外走,说:“说我不在。”韩政委想走,杨支队长抓住韩政委。<p>  杨支队长接电话,说:“司令员好,是我,请首张指示。”杨支队长示意韩政委听电话,韩政委凑近电话听筒。<p>  电话里,王司令口气严厉地说:“杨志坚,林海涛当着舰队司政后装全体军官的面,给我和程政委上了一课,你知道不知道? ”<p>  杨支队长故作惊讶,说:“这还了得,我批评他,严肃批评他。”<p>  韩政委一脸的惊恐。<p>  电话里,王司令说:“韩学文哪去了?”<p>  杨支队长看了韩政委一眼,说:“在这,听您做指示呢。”韩政委瞪了杨支队长一眼。<p>  韩政委凑近电话听筒,韩政委毕恭毕敬地说:“司令员好,我是韩学文。”<p>  电话里,王司令说:“你们俩的舰长能耐越来越大呀!啊,打沉我的功勋舰还不算完,还跑舰队机关来给我上一课,舞舞喳喳,一通长篇大论,你们俩教育部署有一套呀!”<p>  杨支队长连忙说:“报告首张,功勋舰是我叫打的,要批就批我吧!”<p>  电话里,王司令大声说:“上课也是你叫来的?护犊子有你这么护的?杨志坚韩学文,你们俩准备怎么处理林海涛?”<p>  杨支队长被噎住了,说:“这个……”<p>  电话里,王司令说:“我等你们俩电话,三十分钟做出处理决定。”<p>  王司令撂电话。<p>  韩政委幸灾乐祸地说:“王司令要处理结果,我看你怎么办。”<p>  杨支队长没精打采地说:“我得问一问林海涛,他都讲什么了。”杨支队长给林海涛打电话,一会,电话接通。<p>  杨支队长说:“林海涛,你怎么能跑舰队去发牢骚呢?”<p>  电话里,林海涛说:“支队长,我没发牢骚,我摆事实讲道理去了。”<p>  杨支队长说:“你去抢王司令程政委的话筒,就是严重的错误,就得严厉批评。”<p>  街头。林海涛边走边说:“最该批评的是上级机关,训练大纲十年不变,因循守旧麻木不仁,机关有一批人在位置上混日子。”<p>  电话里,杨支队长说:“你个混小子,我见司令政委都毕恭毕敬的,你算哪根葱?”<p>  林海涛说:“我也毕恭毕敬的给他们俩上了一课,台下一片掌声,司令政委眼睛都绿了,效果挺好。”<p>  电话里,杨支队长骂了句,“混蛋。”<p>  林海涛关上电话,林海涛自言自语说,“混蛋干大事。”<p>  医院急诊办公室。林海涛急急忙忙进来。<p>  林海涛急迫地说:“金大夫,我来了。”<p>  金悦拿出连衣裙,说:“林先生,衣服在这,你把衣服拿走。”<p>  林海涛看到连衣裙,像看见了救命稻草,说:“太好了,太及时了,金大夫,我把衣服拿走,但是,我还要赔给你一件同等质量的。”<p>  金悦说:“不用赔,你走吧!”<p>  林海涛说:“事出突然,实在是没招了,我不得不出此下策,您别生气。”<p>  金悦扑哧一笑,说:“我生什么气,你的衣服你拿走,咱们两清了,你走吧!”<p>  林海涛固执地说:“我说话算话,再给你买一件。”<p>  金悦说:“没人要你承诺什么,你走吧!以后不用往这跑了。”<p>  林海涛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说:“谢谢,对了,吴健伟的心脏病有没有办法治?”<p>  金悦说:“有办法,吃药治疗,饮酒注意量,最好戒酒。”<p>  林海涛感激地看金悦,说:“好,我提醒他。”<p>  杨支队长办公室。杨支队长气的鼓鼓地说:“韩政委,你怎么处分林海涛我都没意见。”<p>  韩政委学杨支队长的口气,说:“林海涛敢于挑战条条框框,林海涛是个人才,你不是欣赏的不得了吗?”<p>  杨支队长怒气冲冲地说:“当着舰队首张的面,大放厥词,太不像话了。”<p>  韩政委说:“这回叫你知道知道林海涛有多绞牙了。”<p>  杨支队长嘟囔说:“处理他,处理他。”<p>  韩政委说:“还是看看林海涛都说了什么吧!”<p>  急诊处置室。黄大鹏疼的龇牙咧嘴,说:“你看看,你看看,伤口感染了。”<p>  黄大鹏用镊子把不锈钢盘敲的叮当响。<p>  郭巧巧焦急地看黄大鹏的伤口,说:“你怨不得我,伤口没处理完,是你自己要走的。”<p>  黄大鹏唧唧歪歪地说:“这个伤口是不是你处理的?你还想抵赖是怎么着?”<p>  郭巧巧说:“是我缝的不假,我还没缝完,你就跑了,你说是不是?”<p>  黄大鹏说:“慢慢腾腾,磨磨叽叽,没缝完也怨你,没缝完就是你的责任,感染了,你说怎么办?”<p>  郭巧巧推脱说,说:“不怨我,你自己要走的。”<p>  黄大鹏说:“就怨你,赔钱。”<p>  郭巧巧见势不妙,转身就走,说:“你赖不着我。”<p>  黄大鹏抓住郭护士的手,气急败坏地说:“走,找你们医院办公室说理去。”<p>  郭护士一听找院办公室,郭巧巧害怕了,开始大喊大叫,“你放开我,你干吗呀!来人呀!快叫保安呀!”<p>  黄大鹏说:“保安算个鸟,走,找医院办公室去说理。”<p>  郭巧巧拼命挣脱,歇斯底里地大喊:“哎呀!来人哪,救命呀!救命呀!”<p>  金悦推门进来。<p>  金悦一把推开黄大鹏,把郭巧巧拉到身边,说:“放开她,你想干什么?”<p>  黄大鹏反问道:“干什么?你看看。”<p>  黄大鹏把伤口给金悦看,金悦也大吃一惊。<p>  金悦说:“我再给你处理一下,打几针消炎药。”<p>  黄大鹏烦了,说:“别想糊弄我,走,见院办头去。”<p>  金悦往后躲,黄大鹏抓住金悦的衣服袖子,黄大黄一使劲,把衣服袖子拽掉了。<p>  金悦大叫一声,“妈呀!”金悦双手护住前胸。<p>  这时,林海涛一个箭步冲进来,一把抓住黄大鹏的手,怒斥道:“臭小子,无法无天了。”<p>  黄大鹏斜眼看林海涛,说:“松手,你谁呀!”<p>  林海涛说:“给大夫道歉。”<p>  黄大鹏根本不吃林海涛这套,说:“小子,你想管闲事?”黄大鹏挥起拳头,直奔林海涛的面门砸来,林海涛手疾眼快,一把抓住黄大鹏的手腕子。<p>  林海涛火了,说:“我不但要管闲事,我还要揍你。”<p>  林海涛一脚把黄大鹏踹出老远,黄大鹏冲上来,林海涛又一脚踹倒黄大鹏,黄大鹏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冲向林海涛,林海涛又是一脚,黄大鹏摔出老远,趴在地上(踢这三脚的画面,被急诊室监控拍下,后面有用)。金悦吓的得瑟瑟发抖,金悦喊道:“别打了,别打了。”郭巧巧兴高采烈地拍手欢呼,说:“打得好,打得好。”<p>  黄大鹏坐地上大喊:“麻杆,麻杆。”急诊室冲进来四个小混混。<p>  黄大鹏说:“哥几个,给我动手,打他,打他。”麻杆等四个小流混混围上林海涛就打。<p>  监控盲区里。<p>  林海涛左右开弓,三拳两脚把小混混打倒在地,几件医疗器械掉地上,叮当直响。小流忙见势不妙撒腿就跑,黄大鹏爬起来要跑,被林海涛抓住。<p>  林海涛把黄大鹏按地上,说:“臭小子,服不服?”<p>  黄大鹏说:“大哥,别打了,你放了我,我不找你事。”<p>  金悦对林海涛说:“放他走吧!”<p>  林海涛说:“不能放,得治一治他一身的歪歪毛病,把他交给敬茶处理。”<p>  黄大鹏急了,说:“你放开我,放开我。”<p>  金悦催促林海涛,“叫他走,快松手。”<p>  林海涛问:“服不服?”<p>  黄大鹏发起狠来,说:“你等着,咱们后会有期。”<p>  林海涛用嘲笑的口吻说:“小样,别等了,现在就来吧!”<p>  外面传来警车响。<p>  金悦说:“大哥,叫他走吧!”<p>  林海涛断然拒绝说:“不行,把他交给敬茶。”<p>  黄大鹏见势不妙,哀求说:“哥们,放我走,以后见面还是朋友。”<p>  林海涛鄙视地一笑,说:“谁是你朋友?我能和混混交朋友?”黄大鹏一听跑不了了,就势趟地上,哼哼唧唧地叫唤起来。<p>  金悦看黄大鹏要放赖,小声提醒林海涛说:“敬茶来了,你别乱说话。”<p>  林海涛满不在乎地说:“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干的事,我一个人承担,跟你们大夫护士没关系。”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急诊室救美女大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