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孟欣得了焦虑症
刘海军2019-06-13 15:454,582

  林海涛火了,“你这个人怎么不听劝呢,脑子有问题还了得,早发现问题早治疗,耽误了怎么办?”

  孟欣不耐烦了,说:“我说没事就没事。”

  林海涛的犟劲上来了,“不行,我不能听你的,大夫,你给开核磁共振。”

  孟欣急着说:“我不做。”

  夫妻俩就这样僵持着。

  潘医生说话了,“我判断呀!不像是脑血管的问题,道像是精神紧张造成的,我建议做一个心理测试。”

  孟欣一听就生气了,心想:这大夫会不会说话,这不是说我有精神病吗。孟欣嘟囔着说:“我心理没问题。”

  林海涛觉得大夫说的有道理,“做一个,没有事更好。”

  孟欣犟不过林海涛,只好答应。

  医院心里测试门诊。林海涛等在门口,孟欣拿一张检测报告出来,一脸的不高兴,林海涛接过报告一看,“我的天呀!”

  医院急诊室。潘医生说:“孟欣有轻度焦虑症。”

  林海涛反问道:“什么是焦虑症?”

  潘医生说:“长期的情绪低落,工作环境复杂,精神紧张等等,都会对人心理产生影响,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林海涛说:“我在君对工作。”

  潘医生说:“你看看,你常年不在家,妻子一个人带孩子承担家务,肯定有压力呀!”

  林海涛承认,“是,我对家管的少。”

  潘医生说:“轻度焦虑不要紧,多和家人交流,放下思想包袱,都可以缓解病情。”

  林海涛连忙点头说:“是,以后我多陪她。”

  潘医生说:“先吃点调解神经紧张的药,吃一周以后,再来医院看看。”

  孟欣也觉得大夫说的有道理,说:“那你就给我开点口服药。”

  林海涛问道:“我平时应该注意什么?”

  潘医生说:“多陪妻子,多承担家务,不要给她思想负担,长期焦虑对人的身体健康危害很大,能导致植物神经紊乱。”

  林海涛又问道:“吃药有副作用吗?”

  潘医生说:“有,是药三分毒。”林海涛小声叹口气,心里不托底。

  宝马轿车停在医院停车场,林海涛搀扶孟欣上车,手里拿了几盒药。林海涛没发动轿车,用手机在网上搜索大夫开的药名。

  林海涛看了一会,说:“这个药是治疗焦虑症的,副作用太大,你还是别吃了。”

  孟欣说:“大夫说吃几天没事。”

  林海涛还是不放心,说:“我领你去看中医。”

  孟欣推脱说:“不用,吃几天药看看,不行再去看中医。”

  林海涛说:“西药副作用大,还是请中医看看,你听我的。”

  孟欣满心的不愿意,林海涛一再坚持,只能说也好,林海涛开动宝马轿车。

  中医诊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中医给孟欣把脉。

  老中医缓缓地问道:“哪不好?”

  孟欣说:“心慌,睡不踏实。”孟欣睡眠不好,已经有几年了,实在睡不着了,就吃片安眠药。

  老中医说:“脉多弦细,精神紧张,还有腹胀嗳气的表现,爱打嗝,不思饮食,没有食欲。”

  孟欣连忙点头表示同意,“是,不爱吃东西,胃口也不舒服。”

  老中医说:“治疗以疏肝理气为主,灸甘草,灸枳实,柴胡,白芍各3克,你先吃一副,每天一剂,分三次服下,副药吃完,再来看看。”

  孟欣说好。

  林海涛不放心,问道:“大夫,这几味药有什么功效?”

  老中医说:“柴胡散热解表,疏肝解郁,白芍药平肝潜阳,养血敛阴,缓急止痛,枳实破气消积,消痰除痞,可泻脾气之壅气而调中焦之运化,甘草补中益气清热解毒,缓急止痛,又可调和诸药。”

  林海涛怀疑地问道:“能管用吗?”

  老中医说:“先吃三副,吃完再来,看脉象调整方剂。”

  林海涛又问道:“有副作用吗?”

  老中医说:“是药三分毒。”林海涛听了不舒服,虽然对老中医开的中药不满意,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先吃三副中药再说吧,不想再吃西药,林海涛是这样想的。

  中医医院大门口。林海涛拎三大包中药,搀扶孟欣出医院。

  孟欣用试探的口吻说:“海涛,我没事了,你去海南岛吧!”

  林海涛心疼地说:“你都这样了,我还去海南岛干啥,我哪都不去,在家陪你。”

  孟欣一块石头落了地,露出得意的神情,“海涛,我又耽误你的事了。”

  林海涛体贴地说:“说什么那,结婚十七年,没陪你来几次医院,我都自责了。”

  孟欣说:“我不怨你,你在部队回不来。”

  林海涛说:“我知道,以前都是吴健伟陪你来医院。”

  孟欣笑着说:“也没几次,生博文时,吴健伟确实忙前忙后,博文睁眼看见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吴健伟。”

  林海涛自嘲地一笑,说:“我说的吗!博文啥事都听吴健伟的。”

  孟欣煞有介事地说:“听老辈人说,小孩第一眼看见谁像谁,我真担心博文长的像吴健伟。”

  林海涛露出厌恶的表情说:“就吴健伟那五短三粗大脑袋样,我儿子能像他,笑话。”

  孟欣说:“我不是担心吗!”

  林海涛安慰道:“长的不像,你别担心,但是,这小子的思维模式倒是很像,认钱。”

  孟欣得意地说:“认钱有什么不好,市场经济,资本运作,钱就是资本,我要叫我儿子学金融。”

  林海涛催促说:“上车。”

  宝马轿车行驶在街道上,林海涛开车,

  孟欣拿着一大包药看,高兴地说:“海涛,把这些药吃了,我的病就好了。”

  林海涛嘱咐说:“给吴健伟打个电话,回家休息。”

  孟欣说:“别,今天还有很多事,还是去公司吧!”

  林海涛嘱咐说:“你要劳逸结合,别把自己搞的太累了。”

  孟欣说:“除了用钱的事,别的我基本不管了,叫吴健伟折腾去吧!”

  林海涛说:“吴健伟的钱,你也别太操心,管多了,人家未必领情。”

  孟欣沾沾自喜地说:“吴健伟有一个优点,也是他成功的秘诀。”

  林海涛问道:“什么优点?”

  孟欣说:“听话。”

  林海涛笑了,“确切说是听你的话。”

  孟欣说:“对,听我话,听别人的话,吴健伟就没有今天。”

  林海涛说:“吴健伟从小到大听你的,怪了,你有什么招法降服了他?”

  孟欣说:“因为我一贯正确,海涛,听你妻子的话,下决心走吧!”

  林海涛点头说:“我已经下决心了。”

  孟欣深情地说:“你把军舰看得比我比博文还重,一下子离开,心情一定很难平静,我能理解。海涛,军舰不能呆一辈子,早早晚晚得离开,今年不走,明年还得走,你说是不是?

  林海涛瞬间热泪盈眶,妻子的话触动了他灵魂深处的痛。

  孟欣把头靠在林海涛的肩膀上,脸上洋溢着幸福。

  远洋渔业公司大门口。林海涛把车停下,扶孟欣下车,把车钥匙递给孟欣,孟欣说:“海涛,你把车开回去,晚上来接我下班。”

  林海涛问道:“你用车怎么办?”

  孟欣说:“有办公车。”

  林海涛说:“下班我来接你。”林海涛打开车门,刚想上车,这时,吴健伟的奔驰车开进公司大院,停在宝马车边上。

  吴健伟伸出脑袋,急切地说:“海涛,你别走,咱俩说会话。”

  林海涛甩了一句,“没时间。”林海涛开车走了。

  吴健伟这时已经下车,指着宝马车的方向说:“给你牛的,那是我的宝马轿车。”

  孟欣正往楼里走,听了吴健伟说的话,孟欣转身说:“我明天不干了,今天就把车还给你。”

  吴健伟一噘嘴说:“你开行,林海涛开,不行,这是公司给你配的车。”

  孟欣眼珠一转,盛气凌人地说:“我雇林海涛开车,你得给林海涛开工资。”

  吴健伟噗哧一声笑了,掐着圆筒腰,摇头晃脑地说:“你们两口子,就能合起伙来欺负我,也不知道我上辈子欠你的,还是欠林海涛的。”

  孟欣转身上楼,边走边说:“都欠。”

  吴健伟紧追几步,问道:“孟欣,林海涛怎么又回来了?”

  孟欣没回答吴健伟,说:“你上来,我有话说。”

  远洋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孟欣指着剧本说:“健伟,女一豪走出学校以后写的不好,太浪了,太市侩;矜持,含蓄,睿智,这才是剧中女一豪应该具备的品质和性格,你说是不是?”

  吴健伟一摆手,说:“算了,不搞了。”

  孟欣以为吴健伟在开玩笑,问道:“什么意思?”

  吴健伟说:“咱是渔业公司,还是老老实实干自己的活吧!”

  孟欣吃惊不小,问道:“拍电视剧不是你的想法吗?”

  吴健伟两手一摊,说:“拍完卖不出去,几千万就打水漂了。”

  孟欣有点心虚了,争辩道:“怎么能卖不出去呢!现在都市家庭剧多火,健伟,这个剧本太好了,你就下决心拍吧!听我的没错。”

  吴健伟说:“影视圈水太深,趁现在没有投入,不干了。”

  孟欣露出惊恐的眼神,喃喃地说:“剧本钱我都付了。”

  吴健伟大吃一惊,“啊!你……,啥时候付的?”

  孟欣小声说:“牛成利昨天下午来公司,你早就答应的,说是给编剧的钱,我就给了。”

  吴健伟火了,大声问:“你,你有什么权力批钱。”

  李茹听见吴健伟的喊叫声,推门进来。

  孟欣胆怯地说:“我是财务总监,你认可的。”

  吴健伟没好气地问道:“你给了多少钱?”

  孟欣说:“八十万。”

  吴健伟一巴掌拍在桌子,大喊大叫,“岂有此理,八十万说给就给了,你……,全他妈的乱套了,我不管了,你们搞吧!”吴健伟愤怒地摔门而去。

  孟欣呆若木鸡,愣了一会,拿起手机给牛成利打电话,牛成利手机关机。

  孟欣委屈地趴在桌子上恸哭。

  李茹劝解道:“孟姐,你别着急,这事不怨你。”

  孟欣气愤地说:“吴健伟怎么能这样,说的好好的拍电视剧,做事怎么能出尔反尔。”

  孟欣家。林海涛在厨房忙活,又煎中药,又洗菜。

  中药在陶锅里熬,陶锅盖冒着气,林海涛洗菜,洗鱼。

  林海涛看墙上的挂钟,快四点了。

  林海涛关上煤气开关,拿上车钥匙,刚想出门。

  没想到,孟欣开门进来,哭丧着脸,进门把包扔一边。

  林海涛觉察到孟欣的情绪不对劲,问道:“不是说好接你吗?”

  孟欣嗔着脸说:“公司没事了,我就回来了。”

  孟欣心急火燎地进卧室,给牛成利打电话,牛成利关机。

  孟欣气愤地骂了一句,“他妈的。”

  林海涛看着孟欣的反常举动,小心翼翼地走进卧室,说:“孟欣,吃饭吧。”

  孟欣没好气地说:“头疼。”

  林海涛用商量的口吻说:“吃饭,吃完饭喝中药。”

  孟欣大喊一声,“你烦不烦,关门。”

  林海涛被莫名其妙的呵斥,搞不清事情缘由,只好默默地关上卧室门。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林海涛坐餐桌前等孟欣,孟欣还是躲在卧室不出来。

  林海涛开卧室门,卧室门是锁死的。

  林海涛关切地问:“孟欣,头还疼吗?”

  画外音,孟欣说:“我睡觉了。”

  林海涛温柔地说:“吃完饭再睡。”

  画外音,孟欣说:“不吃了。”

  林海涛火了,一巴掌拍在卧室门上,怒气冲冲地说:“开门。”

  孟欣开门,一下扑到林海涛身上恸哭起来。

  林海涛吓一跳,忙问道:“咋地了,这是……,有事说事。”

  孟欣哭哭唧唧地说:“海涛,我犯错了。”

  林海涛吃惊地问:“芝麻大的错,还是西瓜大的错,多大的错?”

  孟欣抽泣着说:“我没经过吴健伟同意,把剧本钱给付了。”

  林海涛明白了,是钱的事,“你和吴健伟天天捣鼓的剧本?”

  孟欣点头说:“嗯,他又不想拍电视剧了,变卦了。”

  林海涛开导说:“别着急,把钱要回来就是了。”

  孟欣泣不成声地说:“牛成利不接电话。”

  林海涛一听牛成利三个字,气就不打一处来,“牛成利,鬼头蛤蟆眼的,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孟欣摇晃着林海涛,问道:“海涛,怎么办呀!”

  林海涛咬着牙根说:“老婆,别怕,先吃饭,天塌了,我顶着。”

继续阅读:第六十九章 孟欣要跳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