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
熊雄2019-05-19 17:374,843

  黄赌毒三事把黄排在首位简直太看得起黄了。赌和赌若陷得太深最终结局均可导致的死亡。至于黄,而不见某某去嫖了个娼后愧疚得要自杀的。<p>         陆晓明从不嫖娼更不吸毒,五年来,行尸走肉般进进出出澳门。赢时乘兴而往,不分昼夜;输时拼命再来,不顾饥寒。长此而往,三千万人民币以及自己的生心健康一齐消耗在澳门。陆晓明输的钱流入赌场,赌场再以赌收的形式上缴税金到澳门政府,为澳门的建设以及繁荣经济添砖加瓦。这也算是实现了陆晓明小时候课堂上被挂嘴边那句“长大后要为zuguo母亲做出贡献”的誓言------当然,虽说没直接孝敬到zuguo母亲,但澳门作为儿子,母子情深不分你我,相信母亲也是可以理解的。<p>         赌博的人常常有赌徒、赌鬼亦或是赌棍之称。多数普通的赌客都可称作为赌徒,他们虽说因为赌迷乱了生活,苟且地活着,但不至于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赌鬼则更多的是指一部分上瘾的病态赌客,尽管已经穷困潦倒,但凡兜里有个二文也会迫不及待地赌上两把以缓解赌瘾。至于陆晓明则是个纯正的赌棍,赌起来是不计生死的,每次赌局无论赢了多少也不会停,总是在输完最后一个筹码后麻木地离开赌场。然后用尽各种方法继续筹措赌资,而后继续输到麻木不仁。总之无论是赌徒赌鬼赌棍没有一个不是以悲剧收场的------当然除了电影里的dushen肾赌圣赌侠外------由此可见,电影是件多不靠谱的事,同理,我们的观众也是群多不靠谱的人。不靠谱的人看不靠谱的事一直以来支撑着中国电影事业的繁荣促进着电影事业的发展。<p>           当这次输完最后唯一能弄到的一笔二十万后,陆晓明唯一活下去的理由就是他需要活着找一种恰当且体面的方式自杀。因为类似像海明威或者梵高那种用枪击自己肉体的残忍方式结束生命陆晓明是接受不了的。若想死后留个全尸的自杀方式倒是可以参考下三毛,用丝袜在卫生间上吊自尽,死也死得这么优雅和让人怀恋。可思来想去唯一让晓明疑惑的是,在这个山寨丛生的网购年代到哪还能买到一双质量这么好的丝袜,万一上吊过程中因自杀工具质量不过关而导致自杀失败,那岂不是尴尬之极。<p>           陆晓明自知自己罪孽深重,这些年不仅把陆父遗留给自己的资产输完还欠下了不少外债,如今打开手机通讯录,除了岑晓娴外几乎每个人都成了自己的债主。其实人穷得叮当响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穷得只剩下了一推债务。<p>           如今的自己俨然已变成了那只过街的老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己都对自己上火。对于赌博和吸毒这两类游走在社会边缘的群体而言,陆晓明自认为赌博的人某些方面来说是要比吸毒的人更为悲哀和可恨的。悲哀在于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他们,在祖国大地各地至少有个叫戒毒所的机构可以收留挽救吸毒者,而你从未听说过有个叫戒赌所的机构存在;可恨在于对钱财方面的消耗,我们用具体数字明了化地打一个比方,给你一个亿,毒的话相信你钱还没吸完人估计早就吸挂了吧,而赌你这一亿输完后人却还活着,活着就会为了赌资继续坑蒙拐骗危害他人。<p>  李敖说当他想要找崇拜的人的时候他就去照照镜子,此时的陆晓明若要找最罪痛恨的人也可以去照照镜子。这次晓明知道他是真不会赌了,不是什么要改过自新从头再来,对于一个输了很多钱的问题赌徒而言能正真戒赌唯一的原因就是确实再也找不到任何赌资了。<p>  翻看了下兜里的钱包,零整加起来仅剩820元。昏暗中陆晓明走向杂乱的街脚,在一家移动式的岗亭杂货铺花了20元买了包香烟。岗亭右边蹲着个年过六旬青鞋布袜的卖菜老妇,失望地望着身前菜箩里那些马上腐烂但仍还未卖出去的蔬菜。岗亭右边站着个浓妆艳抹的失足少女,伴着初来的夜幕只能看清她的半边脸。陆晓明抽出一支刚买的香烟点燃深吸一口,把剩下的800元一分为二,老妇和少女一人给了400。对老妇说了句:“老人家,快回去吧,天晚了,打个车,注意安全。”<p>  “菜,这菜……”老妇支吾道。<p>  “菜我不要了,我没家啊,没地方烧菜,您看着处理吧。”说完晓明转身向街中央踱去。<p>  这时少女也追了上来:“老板,你给这钱不对呀,如果是快餐我得退你一百,如果包夜你还得补我二百呀。”<p>  “不快餐也不包夜。”说完晓明加快步伐甩开少女向街的深处继续走去。<p>  见少女没追上来陆晓明也随之放慢了脚步,这下也算轻松解脱了,一分钱没有了,抽完这包烟或许就得去见莎士比亚,一同探讨那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了,是生还是死。<p>  晓明刚抽出第二支烟准备点上,突然从身旁又冒出个青年小伙:“老板,来来来,我给您点,我给您点。”说完赶忙点燃打火机。<p>  “我没钱。”没管小伙出于何种目的陆晓明冰冷地回了句。<p>  “老板,哪里的话,看你这行头就是个大富之人,怎么会没钱,不要去旁边我们会所喝上两杯,今天搞活动大酬宾友情价给你个八五折。”<p>  “我真没钱。”<p>  “老板谦虚了,我刚还看到你给了那个卖菜的老人和站街那女人一人400块呢,老板真是大方。但我替你不值啊,给老人算你有爱心,没话说,给站街那女的何必呢,他们一天做没本买卖好着呢。”青年小伙原来一直观察着晓明的一举一动。<p>  “你这话我不认同,都是劳动人民,都光荣。小女孩肯定也是家里条件不好遇到什么困难才出来做。而且她们也不是什么没本买卖,买个化妆品买个避孕套运气不好得个妇科病进医院什么的都是成本啊。”晓明反驳道。<p>            “老板果然有见地,真是一片善心。真巧,我们会所一大推这样为生活所迫的姑娘正等着老板你这样有正义感的男士去解救呢。走吧---”<p>            晓明还没来得及反映,就被小伙带到了会所前,稍一抬头见门头六个大字“金凤凰夜总会”,再一愣,道:“夜总会?还金凤凰?”<p>            “不错,本人正是金凤凰夜总会官方正式任命的销售经理,嗯---由于这个任命文件昨天才下的,我也还没来得及印名片,老板你就叫我黄毛吧。”小伙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自己染成的一头黄发介绍自己道。<p>            “黄毛经理,我可是真没钱,不但没钱我现在可还有一千多万的负债。”<p>            “老板,欠点钱算个什么事,我看新闻上说美国政府还欠这么债呢,走走走,先上楼喝两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睡瞌睡。”<p>            “你这人倒是挺开朗。”陆晓明说着心想,自己反正也是只求一死,上去狂饮乱喝一番,麻醉下自己,说不定弄个酒精中毒而亡也算种解脱呢。接着道:“你说上去喝两杯,这么小气,要喝的话能不能喝两瓶啊?”<p>            “两卡车都没问题!走。”<p>            随后陆晓明在黄毛和几名迎宾的簇拥下走进了金凤凰夜总会。<p>            话说成功男士一天到晚总是离不开开会,白天在单位会议室开会讨论如何赚钱,到了晚上都在夜总会研究如何花钱。晓明被黄毛一行人直接带到了二楼一个叫“不了情”的包房。进房后陆晓明对其他人道:“你们都出去吧,给我拿点酒来就行。”<p>            “老板给您上什么酒呢?”一旁一个服务员拿着酒水单礼貌问道。<p>            “先来几瓶二锅头。”晓明酒水单都没瞄一眼直截了当道。<p>            服务员先是一愣,后又有点懵,不知所措。这时黄毛接过酒水单走到陆晓明跟前道:“老板开玩笑呢,像我们这样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场所怎么会卖白酒呢,还二锅头,呵呵。”接着指着酒水单,“你看,马爹利、人头马、路易十三、轩尼诗、威士忌,应有尽有。全是洋玩意。”<p>            “别给我扯那没用的,一件青岛,赶紧的。”陆晓明对黄毛道。<p>            “得勒,‘不了情’青岛一件。”黄毛吩咐一旁服务员道。<p>            见服务员去取酒水后,黄毛在陆晓明身旁坐下,神情诡秘且严峻,仿佛毒品交易中的毒贩,十分谨慎,而后鬼头滑脑地将嘴凑近晓明耳旁小声道:“老板,我们这里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包房公主喔,不要不叫几个来陪陪你,唱歌,喝酒,完事你直接带回家都可以。”<p>            人们小时候公主都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直到长大后才陡然发现公主原来都生活在包房里。陆晓明也略有兴致地调侃道:“我也不是啥王子,公主就不要了。你如果真这么热心,一会坐下来陪我喝几瓶。”<p>       黄毛干的是销售,也就是说客人消费得越多他的提成就越高。见洋酒和公主这两个利润最暴利的东西都没推销出去,既然现在客人邀请自己陪他喝酒,那唯有破釜沉舟,使劲喝。别人喝酒花钱,自己喝酒赚钱,把客人的酒喝得越多自己拿到的提成就越高。随后应声道:“老板,今晚咱不醉不归。”<p>       “对了,鄙人姓陆,不姓板,你也甭叫我老板了,可以叫我老陆。”<p>       “老陆…看你应该比我大两岁,我还是叫你哥吧…哥,自从遇到你到现在怎么感觉你整个人心事重重的?”<p>       “不是和你说了我欠了一千多万,整个人心无所往,生无可恋。实不相瞒,刚才你看到我的时候准备吧兜里仅有的几百块钱送出去后找个方式自杀了结自己呢。”<p>       听罢黄毛吓了一跳,赶紧站了起来,支吾道:“哥…我们这就洋酒和包房公主的消费稍微高点,几瓶青岛真花不了几个钱的,你别用自杀来吓唬我啊。”<p>       “黄毛,哥真没吓唬你,两年前哥就死了。我的人生就在两年前其实已经终结了……”<p>       还没等陆晓明把话说完,黄毛吓了第二跳,“撞鬼咯,两年前你就死了?那现在你……”<p>       “你误会我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其实两年前我就已经觉得活着没什么意义了,当时之所以还没做什么看不开的事,是因为我还有一笔还可观的资产。”<p>       “噢,那后来呢?”<p>       “后来无意中我去了澳门,当时觉得只有在把筹码几万几十万的推上赌桌而后开牌那一瞬间才能让我忘掉所有伤痛。就这么又折腾了两年,直到弹尽粮绝。”<p>       “哥,你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变态的伤痛要用如此奇葩的方式去忘记他。不过话说回来,欠一千块的滋味我倒体会过,欠一千万嘛……。别人也不借我呀,我还没那个资格欠。所以你也算成功人士了,看开点。就算没有钱生活中还有许多些值得留恋的人吧,比如说你女朋友呢。”<p>       “两年前嫁人了”<p>       “那好兄弟呢,男人谁没一两个一起扛过枪一起嫖娼的铁哥们呢。”黄毛又问。<p>       “也是两年前,背叛我了,把我卖得一塌糊涂。”<p>       “哎,看来别人还是不可靠,只有家人,对,你也得为你父母考虑下吧。”黄毛叹息道。<p>       “同样还是在两年前,一场车祸……”<p>       “我……我……”黄毛被晓明一连串的遭遇听得悲痛万分,抑郁之情恨不得要和陆晓明一起去自杀。内心稍微平静下来才说:“哥,今晚不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了,来,喝酒。”说完顺手把服务员拿来的酒打开递了一瓶给陆晓明。<p>       “喝!”两人一饮而尽。<p>    几瓶酒下肚后晓明原本沉重且压抑的心情稍许放松下来。和黄毛无意间的几句对话让这几个人从新浮现在自己脑海里。两年前,岑晓娴嫁了个比自己大二十岁的男人。冯仑逆袭成功做大款后若不是考虑到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女人还在上幼稚园否则硬要让她们傍一傍以显示自己实力。至于陆父陆母那场意外车祸的离逝更是成为了压垮陆晓明的最后一根稻草。<p>  “那你呢,在这做销售经理多久了。”晓明问黄毛。<p>  “我也才来两三天,但我很珍惜这份工作噢,因为除了上小学时做过小组长收过作业本,经理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大的官了。我做梦也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还能当官喔。”黄毛道。<p>  “继续努力,总有一天组织还会提拔你的,今后当个董事长也说不定。”晓明对黄毛道。<p>  “董事长不懂事怎么能长?而我从小到大就没懂事过,给家里淘了不少气。现在我就想好好工作挣够二十万就回老家盖个新房给我爸妈享享清福。”黄毛道。<p>      <p>      <p>      <p>      <p>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事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